现在会专门点开屏蔽了的亲戚的朋友圈看,感受一些异质性的生活。

Camuses boosted

『被北京冬奧會改變命運的小城,與城裏的人』
常住人口10萬的崇禮,擁有兩座高鐵站、七家滑雪場,牛肉麵賣得和北京一樣貴;但城裏的人說:今年一分錢掙不到。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20

#theinitium #端傳媒

Camuses boosted

『端開麥:(粵語)看見與解放,我們願為友善動物政策付出多少成本?』
什麼是「害獸」?人對人都是「害獸」。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20

#theinitium #端傳媒

Camuses boosted
Camuses boosted

《时代革命》看完了。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愧疚”:作为纳粹国家的公民看着自己的政府不可拒绝的暴行的愧疚;作为成年人看着比自己年轻的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朋友走上前线抗争的愧疚;作为一直不切实际地希望能“和理非”,认为暴力不能带来任何结果的人对那些愿意玉石俱焚的人的愧疚,以及作为早已对推翻暴政本身不抱什么希望的人对那些还具有信心的人们的愧疚。

看的过程中我在想,片子中出现的这些人们,在卷入这场运动之前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他们有的人是农民,有的是学生,有的是上班族……为什么这些人最终会不得不走上街头,学会怎么制作燃烧瓶,学会用砖头筑起街垒,学会用牛奶清洗眼睛……为什么呢?就像港中文围城那一个镜头里,大学生质问校长:“你是校长,你的社会地位这么高,这么有影响力,这么特殊,为什么是我,一个学生,穿着防弹背心站在这个地方,来抗争?”

为什么呢?

我自认不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包括对抗议本身也没有那么直白的触动——但我的情绪反而会因此陷入死结出不来: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人会不得不在这种境况中生活,尤其是这种境况完全是另一群人制造出来的?

为什么呢?

Camuses boosted

每次政府蓝V搞出令人无j8语的热搜还问“你怎么看”,我:

Camuses boosted
Camuses boosted

@prob 目前一本都没读所以也推荐不了什么,但是花一下午网上冲浪整理了下朝鲜相关书籍。(因为个人不喜欢宏大叙事,只想关注时代洪流中的个体所以没有历史类的。)可以挑评分高和感兴趣的阅读。
以下仅供参考:

- 记者记录
Nothing to envy/我们最幸福(美)
我想活得像个人(韩)
不平静的江河(中)

- 当事人记录
In order to live/为了活下去(女性视角)
The girl with seven names/拥有七个名字的女孩(女性视角和特权阶级)
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童年(因饥荒脱北)
Dear leader/敬爱的领袖(反情报官员和诗人)
平壤水族馆(精英家庭没落)
黄长烨回忆录(高干)

- 外国人视角
Without you there is no us/没有您就没有我们
(韩裔美国英文教师)
North of the DMZ/非军事区之北
The real north Korea
(苏联赴朝鲜交换生)
诱拐与决断
(被绑架的日本人)

- 猎奇花边小料
父亲金正日与我
金正日の料理师(仅有网友翻译版)

Camuses boosted

第 58 屆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得主:《時代革命》。

頒獎禮台上播放導演周冠威的得獎感言,他表示要多謝每一個在這套電影裡接受訪問和拍攝的所有人。

周冠威表示,其中一個,是一個 16 歲的中學生,他是一個勇武手足,周和他在理工大學一起困了好幾天,之後他回到他的中學,他的身份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他很戰戰競競地入到班房。他好驚,但是他入到班房後,每一個同學包括老師都向他擁抱,全個班房都是眼淚,全個班房都是哭泣聲。

「我很想將這個畫面放在《時代革命》這套電影裡,但是我不能做到,但是我好希望時代革命都好似這一份擁抱。我在製作電影的過程哭過很多次,我好似都靠著這部電影去自我安慰,去宣洩我的憤怒仇恨,去面對我的恐懼和創傷。」

周冠威最後稱,「仍然留在香港的,包括我,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現在在監獄裡面的朋友,縱使你們未有機會看得到,但是我祈求天父,單單是這套電影的存在,都可以給你一份安慰、一份擁抱,多謝。」

Camuses boosted

我父母在57岁时,因我是跨性别,认为我不能算作人,于是在广东代孕一对龙凤胎。最近从亲戚处得到消息让我避一避,他们已确定继承人没问题了,要弄死我。我在试图办理护照异地拉户口本时发现有代孕,然后得知“继承人没问题”的意思。我已和他们没有联系三年了,已手术改证,经济完全独立。他们不让我迁出户口。我爸的说法是这是我绝经7年,52岁的母亲专程去广东生的。

我父母在知道我是跨性别后立刻完全断绝来往,近5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他们在北医六院殴打医生,并有数次试图抓我的行动,如在杭州调动两面包车特警围我租住的楼(港湾家园2号楼)。均有记录,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默许或者不激烈反对,从来没有妥协过。

我爸曾经在饭桌上吹嘘他让金星这个人妖滚出浙江。好像对跨性别有特别的厌恶。他是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的党组副书记单烈,所以能够调动电视节目方面的人员。

他要弄死我的原因是我会对他代孕的子女造成不良影响;同时他对我老家方面的亲戚一直以来的对我不回去的说法是我死了,如果我活着会让他在老家颜面扫地。他现在突然要弄死我的原因,亲戚那边是说现在能确定代孕的婴儿健康了,我猜测也有要在失去实权之前做的原因。

Camuses boosted

⚠️请注意,长沙橘子洲头声援张展的一位大学女生失踪。
她昨天被校方约谈,今天又被当局带走,还请大家帮忙关注。

Show thread
Camuses boosted

这篇豆瓣译文(译自youtube主播Jammidodger的视频)详细阐述了罗琳在跨性别问题上传播的观念是如何误导了观众并损害了跨性别群体的权益。看完感觉,罗琳其实保守得毫无新意,她擅长用不真实的数据、或者她听说的一些例子来得出个人偏见式的结论,这些结论不符合跨性别者生存的实情。跨儿的性别扭转过程是很漫长的,在英国,科学的设计(如心理学家、性别研究学者的介入)保障这个不可逆转过程不会是轻率的。“罗琳试图营造一种话语,即跨性别权利运动对儿童权利和安全造成了威胁,这是她毫无科学印证的臆测。”douban.com/note/769986412/

Camuses boosted
Camuses boosted

国际奥委会现在完全成了中共的大外宣组织。它太害怕国际社会抵制冬奥会,影响自己的利益,于是把自己和中共深度绑定。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再加上几个和网球界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和彭帅进行了半小时的视频通话,这很奇怪不是吗?最关心她的WTA主席为什么没法和彭帅通话?因为很显然他会问一些彭帅没法自由回答的问题。彭帅说希望自己的隐私得到尊重,这太可笑了,因为这些隐私是她自己首先曝出来的。

网球界的诉求有两个,一是彭帅的人身安全和自由,二是她的指控得到完整公正的调查。国际奥委会现在迫不及待的搅浑水,彭帅的人身安全应该是有了(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怀疑她会被杀掉),但是对于彭帅是否自由的问题呢,奥委会则在装傻。至于希望指控得到完整公正的调查,那就更不用想了。大外宣的机器已经开始启动了,说任何不符合西方期待的的,西方都不会信,又把事情变成一个us vs them的叙事。毫无疑问这个事情的热度也会慢慢下降,因为很多人看到她还活着,也就不会继续关心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了解中共的手法。要我说,这次中共又赢了,国际奥委会这个垃圾组织不得好死。

Camuses boosted

现今是这样的,我的阅读速度,大大慢于海外作品辱华的速度……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辱

Camuses boosted

github.com/acacess/awesome-imm

没想到这个长期签证列表已经超过三百颗星了!

目前已经搜集了16个国家的25种技术移民签证,8个国家的创业签证。

最近也收到不少贡献,欢迎大家添砖加瓦,帮助更多的朋友肉身翻墙。

更多精彩内容都在生产力日报 letters.acacess.com/#/portal/s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Camuses boosted

BBC的长篇报道,讲述朝鲜绑架日本人事件,读来沉重动容。原来在七八十年代,朝鲜方面曾经在日本沿海行动,绑架日本平民作为间谍训练的工具(日本政府披露的数字是17人,真实情况可能更多),全部是在沿海散步时被突然掳走,绑上小船,从此音讯全无。其中年纪最小的是一名十三岁少女,在离家几百米处失踪,家人找了她很多年。那时谁也没能想到,这离奇的失踪竟然事关他国。到八十年代末,有消息传来,这些人可能在朝鲜。但当时两国关系紧张,没有谈判空间,一直到2002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访朝,朝鲜方面终于承认对绑架事件有责任,并称事件“由特别行动组织发起,盲目受爱国主义鼓动,和被误导的英雄主义”。这时候距离那名少女失踪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朝方称她已于1994年自杀身亡,再也无法回到故乡了。最终,只有五名人质生还,在2002年10月回到日本。(接下)

Camuses boosted

无意中看到有关横田惠祈愿会在日本新潟市召开的消息,才了解到朝鲜政府在1977到1988年间,全世界绑架他国公民的事情。大部分发生在日本,还有一些发生在欧洲。都是隐藏在各国的朝鲜特务所为。这里面最有名的就是这位叫做横田惠的女士,她在1977年被绑架时年仅13岁。此前朝鲜政府都矢口否认绑架事件,直到2002年才承认了部分绑架名单,并允许部分人质和他们在朝鲜的家人返日。但朝鲜宣称横田惠的女士已经死亡了无法回家。对此横田惠的家人是无法接受的,依然每年在11月15日举办祈愿会,今年已经是第44周年的祈愿会了。
很难相信朝鲜特务是如何将一个大活人从那么远的地方运到朝鲜的,哪怕朝鲜已经宣布杜绝此类事情发生,但光是想想有这样一个独裁国家依然存在这个世界,就不免背脊发凉。更恐怖的是,朝鲜西边的一个大国,正在加速迈向朝鲜模式。

Camuses boosted

『早報:中國被囚公民記者張展獲得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獎勇氣獎』
2021年無國界記者(RSF)新聞自由獎 昨日公布,勇氣獎授予中國公民記者張展,獨立性獎授予巴勒斯坦記者哈索那(Majdoleen Hassona),影響力獎授予「飛馬計劃」。

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111

#theinitium #端傳媒

Camuses boosted

大坂直美为彭帅发声,但墙内一些社交平台连“网球”、“tennis”甚至🎾emoji都发不出来。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