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自从fuji rock festival以来我已经完全对TENDOUJI上头了 :0520:

又想起马勒。

我在世界上消失了/在那世上我曾虚度太多时光。/他们久未听到我的音讯,/他们会认定我已死去。/如果这世界认为我已死去,/我实在觉得无所谓。/我不能去否认它,/因为对于这世界,我真的已经死去。//对于这个喧嚣的世界,我已死去,/我在宁静的王国里休憩。/我只身活在我的天国里,/我的爱里,我的歌里。

Show thread

有人说这是在暗示水谷已经去世,不太希望这是真的。不过感觉水谷对生死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如果他真的在意,为什么潜藏于人间如此之深仿佛自己早已不在人间了呢。

今天学校让重新填个人信息啥的,说是调查学生信息做通讯录还是什么用,我啥都没想开始编不怎么住的家庭地址,以及早已停用的电话号码,个人电话和即时通讯也是填的假的…… 但是我突然反应过来,我为什么这件事做的这么熟练啊???左思右想我才意识到,这是因为我有一个神奇的爹…… (故事略长折叠一下) 

我爸一直以身作则的教育我说,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个人信息,因为有人能找到你就会占用你的个人时间,而没有什么是比时间自由更宝贵的。而且不知道这些人会对这些信息做什么,所以非必要的话要找机会糊弄过去。

只要我爸需要去某个单位谈业务需要在门口登记,他永远都是先淡定编一段自己的身份证号,然后淡定编一段自己的电话号码,最后随便编一个奇怪的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名字放上去。然后他也不告诉别人自己在做什么工作,在什么地方工作,以至于出现过他的好几个朋友一起聊他的工作发现他们已知的我爸的工作都是不同的工作???而且他从来不否定别人的猜测,比方说别人猜测他在医院工作,他就点点头说对,别人猜他在报社工作,他也点点头说对,别人说他目前在书法协会担任职务,他也点点头说对。虽然他并没有撒谎,总是有业务相关的地方,但是这些答案却都不是真正的正确答案。

而且我爸有变态级别的亲和力,真的很变态,只要是看到他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讨厌他(除非是出于嫉妒)。所以即使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也能与对方进行非常愉快的聊天,并且与对方称兄道弟。而且这个亲和力是不分人的,所以我爸有时候也会参加收垃圾的老人孩子家的婚礼,或者是做路灯装饰的人叫他一起钓鱼,对方也完全不会感觉任何不适,完全融入???

感觉他已经快成为我们家这边的江湖传说了,神出鬼没……

主要是感觉最近有些懈怠,要保持好的状态继续 :111263:

这几句台词太微妙了。在累累白骨之后竟然说这种话,你在干什么呢?暴力又为了什么呢?虚妄之虚妄。

Show thread

杀完人又说这话,透支别人的明天然后让别人为自己负责,人啊

Show thread

敕使河原宏的《砂之女》,给我看破防了……这一幕难道不是现在国内人类的生存困境吗? :aru_2050: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