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四格漫画《聪子与娜妲》 

聪子与沙特室友娜妲的逗趣美国留学生活!
(个人Tag:女性、异文化交流、伊斯兰文化、culture shock)

sai-zen-sen.jp/comics/twi4/SAT

Pinned toot

费兰特 《碎片》 

每晚读一点,不定期摘录。

护封侧的解说:

本书标题“碎片”(La frantumaglia)来自作者的母亲常用的那不勒斯方言词汇,指遭遇矛盾和混乱的个体所体会到的那种破坏性的力量。作家将其发展为自己的文学主题,并尝试在多年的创作中释放这个词汇的解放力量:作家要利用这种旋涡般的力量,直面失控的风险,抵达令自己、令读者陌生的真实体验。

Pinned toot

《光·影·移动》 施隆多夫 张晏·译 

我立即飞往多伦多去见玛格丽塔·阿特伍德,之前我已经在电话里向她讲述了我和品特的见面。我想她会很高兴插手此事,因为品特那种极端的改编方式删掉了所有的感情戏,她应该不会喜欢吧。她的家位于多伦多大学区,有一个典型的美式厨房,我们就坐在小餐台边,一个个场景地读一遍脚本。

“我犹豫了三年才写了这本书,因为我觉得它过于偏执了。直到有次我去了柏林,站在柏林墙的阴影里,才开始······我们写这样的书,是为了找到漂流的方向,然后看看,我们是否想去那里······《使女的故事》里所有的一切都曾经在历史上真实地发生过。尤其是您,作为德国人,您应该能懂。”

美国社会各阶层的女性都被迫依赖于男人,为此她感到十分愤怒,她说还没离开纽约呢,到处都是男权主义者在统治。

只是因为现在女性也能挣钱了,她们才得到了认可。信用卡就是她们通往自由的钥匙。西格妮·韦弗也说过这样的话,阿特伍德继续说道,在小说和电影里,一开始就把所有女性的信用卡都冻结掉是很重要的一个细节。这样她们就沦为那些男权主义者的掌中之物。品特作为一个男人是无法理解这一点的,她指责道。连我也得承认当初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中略)
她说自己可以改写脚本,我尽量避免对这个建议作出回应。这件事还是留给我来吧。

Show thread
Pinned toot

《光·影·移动》 施隆多夫 张晏·译 

女性主义的插曲

“这是使女凯特的故事。它发生在不久的将来,在一个遥远的国家,这里曾是美利坚合众国,现在则被《圣经旧约》的法律所统治。环境灾难使得绝大多数的女性都失去了生育能力。剩下少数一些能生孩子的女人被称为使女,被分配给那些统治者的家庭。”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这本书听起来像是一部恐怖片,她在美国的几所大学里工作了多年,饱受男权社会和沙文主义的折磨,于是她笔下的故事就很有攻击性,还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和哈罗德·品特都是这方面的高手。书中也有很强的视觉元素:那些“使女”都穿着拖到脚面的红色长裙,戴着一块红纱。“已婚妇女们”穿着素淡的蓝色,其他居民则穿着褐色的衣服。

在美国,阿特伍德的长篇小说成了畅销书。它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因为这本书触碰到了一个伤口,就是当时已经非常普及的新保守主义运动。它的起因并不只是犯罪和艾滋病,还有日益严重的贫困,美国人因为在世界上丧失了权力地位而产生了一种普遍的不安全感。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比布什早很多年就说过:“一旦狂潮涌向权力,旧约就要发挥作用。”

我并没有把她的担忧当回事。当时我认为,威胁美国的并不是宗教秩序,而是无政府主义。我那些自由派的纽约朋友,例如女画家詹妮弗·巴莱特,还有参与了电影拍摄的西格妮·韦弗都不同意我的观点。哈罗德·品特撰写了电影脚本,把原来多处显得幼稚的四百多页的小说变成了紧凑的八十页。那些讽刺尖刻的对话让人想起他早期的话剧作品。
(中略)
最终我们谈到了他的电影脚本,他把故事缩短到了极限,虽然去掉了长篇小说中那些冗长的部分,可是现有的材料却不够拍出一部电影。经历了这场噩梦的年轻女子凯特采用的那种电报式叙述方式也很难让观众产生共鸣。我小心地问道,他是否可以修改脚本,能否允许我和他一起通读一下脚本。他让我去伦敦,说我们可以一起做这件事。

到了预先约定的日期,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去拜访了他。我仔细地阅读了小说和脚本,那些被他删除,可我像在电影里用到的场景和对话我都画了线,在书面和口头上准备好了其他的建议。
(中略)
我们举杯预祝合作愉快,然后他说,他也把脚本又读了一遍,就在昨天晚上,他觉得写得很好,非常完美,没有什么可以修改的地方。我指出结尾有些仓促,他说:“是啊,观众希望看到爱人之间那种经典的分手场景,可是这样不好,生活是残忍的,没有这样的告别!”我们又碰了一次杯。我喝光了杯里的酒,试着提出一些修改的建议,可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儿已经结束了。
(中略)
告别时我问他,如果电影真的太短的话,我是否可以将小说中的几个插曲放进去。
“您最好在拍摄时再看看,”他说。我觉得这也算是默许了吧。酒瓶已经空了,拜访也该结束了。

Pinned toot

谁要是停下脚步,就会止步不前 

谁要是停下脚步,就会止步不前

摘自:P481-484《光·影·移动》施隆多夫·著 张晏·译

2005年8月30日,世界各国的国家元首和诺贝尔奖得主齐聚格但斯克,庆祝“团结工会”成立二十五周年。而当时引发了罢工的那位妇女却没有坐在主席台上。

她叫安娜·瓦伦托诺维克,身材矮小,孤儿,没上过学,是一个私生子的母亲,波兰天主教徒,工作中的社会主义英雄,电焊工和天车工。她工作努力认真,据她自己说,如果一条焊缝在风暴中开裂,就会导致船只沉没和很多人的死亡。因此她对自己和别人都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特别是对党提出要求,无论是甲板,安全还是热汤或是为船厂里的女工争取厕所。她敏捷而幽默地引用政客和大师的话。她亲眼目睹了一场事故中十八名工人被烧死的惨状,于是指名道姓地点出应该负责任的人,并为死难工人的家署争取到了赔偿。一些人讨厌她,而另外一些人则拥戴她。她坐在一座巨大的吊车的驾驶室里,俯瞰着整个造船厂,操控那些重物晃晃悠悠地落向船体,这里年复一年地造船,焊接、铆接,让造好的船下水。造船厂领导多次找茬儿,想让这个爱惹麻烦的女工靠边站,可都没有奏效。终于有一天,他们找来一个不足挂齿的借口把她开除了。安娜·瓦伦托诺维克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现在她最后一次穿过工厂的大门,于是与她同班组的同事们发起了罢工,船厂其他人也都参加了进来,其他的企业也随即罢工。船厂的厂长问道:“为什么?难道是出于团结?”于是就用“团结”来命名整个运动。几周之后,政府让步了:团结自由工会得到了批准。莱赫·瓦文萨用安娜那支超大的钢笔签署文件的时候,这位女英雄搬离了格但斯克,让别人去搞政治。

到底是谁创造了历史?是那些“伟大的人物”比如斯大林、丘吉尔、毛泽东、拿破仑吗?或者历史来自阶级斗争,来自于社会内部各种势力之间的游戏?或者是黑格尔所说的时代精神?列宁造船厂的这场罢工,从长期来看影响了苏联的经济改革和柏林墙的倒塌,也就是说真正的世界历史的发展,却是由一个人的态度引发的,而她甚至连纲领都没有。我问自己,历史会不会像进化一样,是通过微小的突变造成的呢?

制片人于尔根·哈泽曾把这份素材呈送给多位波兰导演。他们说,在波兰没有人还想和团结工会扯上任何关系。这些曾经光辉的初期活动和莱赫·瓦文萨获得的诺贝尔奖都很快被人遗忘了。现在提起这个名字只能让人想到一个腐败的政党,还没有获得权力就很快垮台了。(中略)安杰依·瓦依达认为,恰恰是我这样的一个外人才能讲述这段历史。只不过我得里安娜·瓦伦托诺维克这位榜样远一点儿,因为很可惜,她已经糊涂了。
(中略)
尽管如此详细,可是“安娜奶奶”就是与整个拍摄格格不入。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我才意识到背后的原因。自从两德统一后,大概十年的时间,她一直在进行反对莱赫·瓦文萨的圣战。在她眼里,莱赫·瓦文萨是个叛徒,是克格勃安插进来的奸细,居然不公平地被国际社会拥戴为自由战士。她的怒火主要集中在瓦文萨担任波兰国家总统的那段时间,他叛离了团结工会的目标。(中略)我喜欢这个老太太身上的那种执着,我的很多问题她都敏捷而幽默地回答了,就像早年一样。
(中略)
(试映后)我们和格但斯克市长阿达莫维茨以及公民权拥护者们一起坐到了深夜,他们认为,这部电影正确评价了这座城市、造船厂和波兰人。在华沙来时放映时我才清醒过来,尽管卡蒂(卡特琳娜·塔巴赫)将这位格但斯克的女英雄塑造地既有斗争精神又很人性化,很敏捷,可是安娜·瓦伦托诺维克却对这幅肖像画不满意。她在广播里大骂,说这些德国人把波兰人演得都像是酒鬼,而把她演得像一个有失体面的母亲,这部电影是国际上的阴谋诡计。

“呼叫总部,吐槽弹药告急,请求火力支援。再重复一遍,请求火力支援。”
@plazadeflora

Show thread

索尼音乐中国的B站账号。

真正的宝藏,可是播放量和关注量完全和地位不匹配啊!!

space.bilibili.com/486906719

凸(艹皿艹 ),看样子这些20块一张就是盗版的。

↓而且这种盗版十年前就有了。😂

hd.zol.com.cn/192/1926181.html

四格漫画《聪子与娜妲》 

聪子与沙特室友娜妲的逗趣美国留学生活!
(个人Tag:女性、异文化交流、伊斯兰文化、culture shock)

sai-zen-sen.jp/comics/twi4/SAT

费兰特 《碎片》1991-2003 

1-好巫婆的礼物

我不打算为《烦人的爱》做任何宣传,也不想参与任何公众活动。我为这部长篇小说已经做得够多了:我把它写了出来,如果这本书有价值,那就够了。假如将来有人邀请我参加研讨会和辩论会,我不会去参加。即使颁奖给我,我也不会去领奖。我永远不会去推广我的书,尤其在电视上,不管在意大利还是在国外。我只想通过文字和读者交流,即使是通过文字,我也希望尽可能少参与。我下了很大决心,家人也支持我,我不希望被迫改变决定。我知道这会给出版社带来一些困难,我从一开始就很喜欢你们,很欣赏你们的工作,我不希望给你们增添任何麻烦。如果你们无法支持我的决定,请马上告诉我,我理解你们,我也不是非要出版这本书。

我与自己打了一个小小的赌,我要坚持我的信念。我相信,书写出来之后,就不需要作者了。如果一本书有内涵,它迟早都会找到读者;假如它没什么价值,那就算了。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我喜欢从古到今那些作者无法考证、很神秘却充满生命力的书。对我来说,这就像是夜晚发生的奇迹,就像小时候在主显节晚上等待礼物一样,夜里异常激动地上床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能看到礼物,但从来没见过送礼物的老巫婆“贝法娜”···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才是真正的奇迹。我保留了这份天真的念想,到现在,我还渴望见证大大小小的奇迹。

亲爱的桑德拉,因此我要明确告诉你:如果《烦人的爱》没有带来任何反响,那也没什么,这说明我们错了。如果它带来了极大反响,那它要表达的都很清楚了,我们只能感谢我们的读者,感谢他们的耐心,他们捕捉到了这本书里的信息。

此外,宣传难道不是很花钱吗?不参加这些活动,我会是出版社最省钱的作者,我的出场也省了。

(写于1991年9月21日)

Show thread

把Reddit网友对线内容自动转化成《逆转裁判》法庭对线的bot。

颤抖吧,人类。

youtu.be/rvFk8hapDZY

github.com/micah5/ace-attorney

福柯《反俄狄浦斯》序言 

最后,但不是最无足轻重的敌手,这个战略的敌手是法西斯主义(《反俄狄浦斯》所面对的其他敌手更多的是战术上的敌手),不仅仅是历史上的法西斯主义(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能够极为有效地激发和利用芸芸众生的欲望),而且还是居于我们大家的身上,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的行为中的法西斯主义。这种法西斯主义导致我们去热爱权力,渴望获得那正宰制和剥削我们的东西。”

查了一下贾樟柯《在北美遇见“爱国者”》的写作时间,是在2010年,在豆瓣找见了原文。
甚至在评论区还能一睹十年前的豆瓣状况。

site.douban.com/109134/widget/

费兰特 《碎片》 

每晚读一点,不定期摘录。

护封侧的解说:

本书标题“碎片”(La frantumaglia)来自作者的母亲常用的那不勒斯方言词汇,指遭遇矛盾和混乱的个体所体会到的那种破坏性的力量。作家将其发展为自己的文学主题,并尝试在多年的创作中释放这个词汇的解放力量:作家要利用这种旋涡般的力量,直面失控的风险,抵达令自己、令读者陌生的真实体验。

《休伦港宣言》,1962年。

电影《芝加哥七君子审判》里提到过,主角之一正是起草人,其内容今天看也并不过时。

douban.com/note/771911921/

来自“人间说明书bot”,发了之后不多久就被新浪微博删了。

Show thread

2020GamingLife小结 

好吧我也来写一个

1 今年玩得最多的是什么类型的游戏
ARPG

2 今年玩过的时间最长的游戏
《黑暗之魂3年度版》 ,过年期间买了数字版,接着18年坑掉的实体盘存档继续玩。打通DLC之后有点意犹未尽,又迅速打穿了二周目···终于可以很坦然地说自己通关了PS4上魂系列的全部作品···

3 今年玩过的剧本最有意思的游戏
《十三机兵防卫圈》。PSN上的朋友强力推荐,但只游玩了体验版的Demo,好期待下面的剧情

4 今年玩过的游戏机制最有意思的游戏
《BABA is You》,非常有趣。

5 今年玩过的不怎么喜欢的游戏
疫情期间索尼赠送的《神秘海域合集》,毕竟是PS3游戏的高清重制冷饭,同样的桥段过去十多年里在《古墓丽影》和《刺客信条》里体验太多遍了···

6 今年玩过的超出购买预期的游戏
《风之旅人》。

7 今年退款/卖盘的游戏
没有。

8 今年让你的同人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的游戏是?
没有。

9 希望明年能玩到的游戏是?
首选当然是《Elden Ring》!!
有时间的话也想玩《极乐迪斯科》、《十三机兵防卫圈》和《赛博朋克2077》!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10 如果一定要选一个的话,你的年度游戏是?
《死亡搁浅》。我很喜欢“重建人与人之间的链接(联系)”这个概念,但去年打完之后其实是有点失望的,感觉故事和系统机制上似乎不如小岛鸽鸽当初在宣讲会上许诺的那样具有“革命性”······直到疫情爆发。
什么叫科幻现实主义啊?

“我在生物系遇到的女同学,个个才华横溢,不论学习还是做实验都非常出色。系里的男女生比例也大致相当。所以在生物系时,从没见到哪个老师持有“男强女弱”的想法。但当我保送到北大哲学系读硕士之后,反而感受到了非常腐朽落后的文化。当时北大哲学系基本都是男老师,仅有的几位女老师在系里也很被边缘化。不少男老师毫不掩饰自己对女性的歧视,动辄在课堂内外宣称女人“感性思维”不适合搞哲学、系里的女生都是来混文凭之类。后来发现不仅是北大哲学系如此,整个“哲学圈”都充斥这种厌女文化。比如前几年有学者声称“女人研究哲学,既毁了女人又毁了哲学”云云,就是这种文化的代表。”

——《是男性,是父亲,也是女权主义者》 林垚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Show more

书虫Gaia's choices: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