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谁要是停下脚步,就会止步不前 

谁要是停下脚步,就会止步不前

摘自:P481-484《光·影·移动》施隆多夫·著 张晏·译

2005年8月30日,世界各国的国家元首和诺贝尔奖得主齐聚格但斯克,庆祝“团结工会”成立二十五周年。而当时引发了罢工的那位妇女却没有坐在主席台上。

她叫安娜·瓦伦托诺维克,身材矮小,孤儿,没上过学,是一个私生子的母亲,波兰天主教徒,工作中的社会主义英雄,电焊工和天车工。她工作努力认真,据她自己说,如果一条焊缝在风暴中开裂,就会导致船只沉没和很多人的死亡。因此她对自己和别人都提出非常严格的要求,特别是对党提出要求,无论是甲板,安全还是热汤或是为船厂里的女工争取厕所。她敏捷而幽默地引用政客和大师的话。她亲眼目睹了一场事故中十八名工人被烧死的惨状,于是指名道姓地点出应该负责任的人,并为死难工人的家署争取到了赔偿。一些人讨厌她,而另外一些人则拥戴她。她坐在一座巨大的吊车的驾驶室里,俯瞰着整个造船厂,操控那些重物晃晃悠悠地落向船体,这里年复一年地造船,焊接、铆接,让造好的船下水。造船厂领导多次找茬儿,想让这个爱惹麻烦的女工靠边站,可都没有奏效。终于有一天,他们找来一个不足挂齿的借口把她开除了。安娜·瓦伦托诺维克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现在她最后一次穿过工厂的大门,于是与她同班组的同事们发起了罢工,船厂其他人也都参加了进来,其他的企业也随即罢工。船厂的厂长问道:“为什么?难道是出于团结?”于是就用“团结”来命名整个运动。几周之后,政府让步了:团结自由工会得到了批准。莱赫·瓦文萨用安娜那支超大的钢笔签署文件的时候,这位女英雄搬离了格但斯克,让别人去搞政治。

到底是谁创造了历史?是那些“伟大的人物”比如斯大林、丘吉尔、毛泽东、拿破仑吗?或者历史来自阶级斗争,来自于社会内部各种势力之间的游戏?或者是黑格尔所说的时代精神?列宁造船厂的这场罢工,从长期来看影响了苏联的经济改革和柏林墙的倒塌,也就是说真正的世界历史的发展,却是由一个人的态度引发的,而她甚至连纲领都没有。我问自己,历史会不会像进化一样,是通过微小的突变造成的呢?

制片人于尔根·哈泽曾把这份素材呈送给多位波兰导演。他们说,在波兰没有人还想和团结工会扯上任何关系。这些曾经光辉的初期活动和莱赫·瓦文萨获得的诺贝尔奖都很快被人遗忘了。现在提起这个名字只能让人想到一个腐败的政党,还没有获得权力就很快垮台了。(中略)安杰依·瓦依达认为,恰恰是我这样的一个外人才能讲述这段历史。只不过我得里安娜·瓦伦托诺维克这位榜样远一点儿,因为很可惜,她已经糊涂了。
(中略)
尽管如此详细,可是“安娜奶奶”就是与整个拍摄格格不入。过了相当长的时间我才意识到背后的原因。自从两德统一后,大概十年的时间,她一直在进行反对莱赫·瓦文萨的圣战。在她眼里,莱赫·瓦文萨是个叛徒,是克格勃安插进来的奸细,居然不公平地被国际社会拥戴为自由战士。她的怒火主要集中在瓦文萨担任波兰国家总统的那段时间,他叛离了团结工会的目标。(中略)我喜欢这个老太太身上的那种执着,我的很多问题她都敏捷而幽默地回答了,就像早年一样。
(中略)
(试映后)我们和格但斯克市长阿达莫维茨以及公民权拥护者们一起坐到了深夜,他们认为,这部电影正确评价了这座城市、造船厂和波兰人。在华沙来时放映时我才清醒过来,尽管卡蒂(卡特琳娜·塔巴赫)将这位格但斯克的女英雄塑造地既有斗争精神又很人性化,很敏捷,可是安娜·瓦伦托诺维克却对这幅肖像画不满意。她在广播里大骂,说这些德国人把波兰人演得都像是酒鬼,而把她演得像一个有失体面的母亲,这部电影是国际上的阴谋诡计。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