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福柯《反俄狄浦斯》序言 

最后,但不是最无足轻重的敌手,这个战略的敌手是法西斯主义(《反俄狄浦斯》所面对的其他敌手更多的是战术上的敌手),不仅仅是历史上的法西斯主义(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能够极为有效地激发和利用芸芸众生的欲望),而且还是居于我们大家的身上,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的行为中的法西斯主义。这种法西斯主义导致我们去热爱权力,渴望获得那正宰制和剥削我们的东西。”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