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圈不论文理说到底永远是social优先,这是一个很残酷的事实。至于和既成学术圈气质不合的人到底该如何【做学术】,实话说我也不知道,尤其是理科,基本等于是不可能的事,参见束星北,因为到最后果然没有成就的话,一切存在过的关于天赋、前途的可能都会被合乎逻辑地抹杀。我目前作为一个衰落文科出身的后来也修了一门欣欣向荣理科学位的普通学生,对于中国的学界态度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始终很矛盾且警惕,一方面很佩服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专注,怀着近乎问心无愧地坦荡搞技术科研、精神面貌倍儿好的人,一方面我真怀疑危墙下欣然筑巢的人智商是不是有点问题。。而且无论你多么超然,多么天才,也不可能跳出建制的影响。就好比今晚去听数据分析的课,老师是一个能力杰出的实干家,很陶然,讲的非常精彩,当然也就不免讲很多“学术圈内人特供”消息(maybe这是每个在学界混的好的知识分子都热衷于口口相传的,我就不展开说了。。maybe全世界都是一样,毕竟学术圈至今还是一个高度人治小部落),然后他完全无意识地插了很长一段性别偏见的假设(无恶意,没有侮辱也没有颜色,但完全是你中国特色的男女调侃,并且“搞对象”“这句话只讲给男生听”这个要素在当前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女性受高等教育率攀升的情况下还反复出现)来具体解释例子。我作为盯着他的眼睛的听众,当时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后来他又讲到他博士论文一个水文分析的流域调查——其实是一个WTA,所以怎么划定距离和区域呢,不好判断。因此他最后采用的是——“行政区划”(当然这很practical,但是我很相信他其实根本不会去深思为什么行政区划会在一个willingness调查上很practical。。)。我听到这真是觉得 哇 今晚发生的整件事情他爹的妙绝了。。。。

Follow

有没有可能人们都还是只被眼前的体会绊住——人生中的每件事。其实大家做决定的时候,衡量标准都是以一个非常短浅的视角。即使是已经有一定智识的人。鼠目寸光的体验感才是最重要的——对于99%的人来说。只要跳出非舒适区就可以了,就很成功了。而这个非舒适区,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很窄很窄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