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到96年间,Barry Guy邀请Marilyn Crispell加入了多支自己领导或参与的长期音乐计划中。他着迷于她的钢琴,将他迷恋的声音带到自己音乐生涯中几个重要的组合中会产生何种效果,以往的音乐经验无法达成的目标是否在拥有复杂深度的琴音渗透下迸发出意想不到的主题,这都是Barry Guy富有冒险精神的创意热切期待的结果。

他的London Jazz Composers Orchestra因为有了女性音乐家的冷静触觉化解了那种一往无前的刚猛姿态。在一种有组织的结构力量之内,有一股独立的审美势头悄然增长并缓和着疾驰的乐句,乐团盲目的四处冲击逐渐被一种潜在的谋略所支配,使之变得趋向于高效准确的表现方法过渡。70年代,Barry Guy曾掌握过这种方法,但后来一度失掉了它,直到女性音乐家出现,帮助他重新获得了创作的智慧。

Follow

接下来,他又继续将女性音乐家的触觉和智慧带到了他的两支三重奏中,遗憾的是他们在瑞典的录音并没有达成各自审美的一致,Mats Gustafsson的蛮荒与Marilyn Crispell的沉静无法被Barry Guy中和,导致所有人都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他转而向Evan Parker严苛的自律系统寻求新的突破,在这里,Barry Guy和Marilyn Crispell互相找到了一种实现新的美学途径的创作苗头,倘若剥离掉Evan Parker的萨克斯,这个组合又会以一种不曾有过的即兴态势生长起来,幸运的是他们敏锐的捕捉到这一点艺术的可能性。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一头掘火的长毛象。掘出的不是掘火档案那样几周一次的大火,而是星星点点不停闪烁的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