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ECM编号1002的专辑放在50年后的今天来看仍具备着惊人的前瞻性,完全脱离文本语言的即兴演绎如何能做到散而不乱、裂而不碎,一种毫无预谋的自发性的群体组织形式如何彰显结构化的整体,Just Music早就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

1969年,年仅20岁的Alfred Harth带领他的这支非常规组合,利用刚刚创立正盲目摸索即兴美学中的ECM厂牌当做自己音乐的试验田,以精良的录音制作和简洁的后期处理一展全面即兴的抱负。次年,他们又参加了著名的法兰克福爵士音乐节,在现场又一次成功奏响了那种距离爵士风格最为遥远自由的群体即兴。

萨克斯、单簧管、小号、长号、吉它、两把大提琴、贝斯和鼓这样的配置就不是为演奏爵士乐准备的,没有哪一种乐器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也不会有任何一条盘踞多时的主题被奏出。一旦出现上述情况,就会产生风格化因素,外在历史趋势的强制就会发挥作用,作品就可能被某个声部引导过去,从而破坏掉整体平衡。

Alfred Harth和Just Music的即兴意识不要说在ECM,哪怕放到FMP都是不适应的,因此他们从不在欧洲即兴音乐的主流梯队中。80年代,Alfred Harth的音乐兴趣延伸到了RIO领域,他与Henry Cow的鼓手Chris Cutler组成了RIO第二浪潮的旗舰乐队Cassiber,这应该是他最为人熟知的一段经历。即使在先锋派的即兴音乐中,他发出的声音也是最为异质、最为先进的那一支。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一头掘火的长毛象。掘出的不是掘火档案那样几周一次的大火,而是星星点点不停闪烁的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