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 elysium 玩了几天了,一个案子都还没破,菜鸡就是我。游戏剧本令人玩着玩着就开始各种查资料了,游戏半小时,资料俩小时,已经了解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知识。昨天点开玩家群,玩家从各种政经理论讨论到哲学,我以为我进错群了。

战争纪实报告看得心塞,仿佛亡灵就附在那些字上面,哀号扑面而来,合上之后还能挣扎着钻出来。

看了华盛顿邮报那篇深度调查,the U.S. was beset by denail and dysfunction as the coronavirus raged,灾难的代价,最终都是每个个体在承受。
每次看到这种报告,依旧会羡慕一下,国外的出版言论自由尺度。最近看的那本书,《言论的边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简史》,国外出版言论自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阶段,真的不容易。不知道有没有另外一本书,或者什么文章,能解答我另一疑问,为什么有的国家能走到这个阶段,而有的还没走到甚至还要探头探脑地往回走呢?这个问题,如果要比较全面地解答,定会涉及多个层面。

李医生的微博。
评论第一条那四个鸡腿,是因为李医生说过鸡腿好吃,吃鸡腿开心。
想起一个博主的故事,那个博主清明去扫墓,看到一个墓碑前只有几块饼干和糖果,觉得这未免太寒酸,别的墓前都是大鱼大肉的,后来博主离开时,仔细看了一个那个墓碑,发现那里躺着的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瞬间明白为什么只有饼干和糖果了。
祭奠这种事情,都是相通的。
而且,好像,人类表达爱的方式之一,不就是把对方喜欢的食物留给对方么?

从去年12月开始,每月一病,每次都是上呼吸道感染引起扁桃体发炎,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我这下坡路未免开始得太早了吧?

我刚刚才意识到,我能完整的,正确的唱完the big bang theory里Sheldon的那首摇篮曲。。。。。。
soft kitty, warm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 sleepy kitty, pur~pur~pur~

所以,肖战在ins,twitter中已经社会性死亡了???RIP一排排,蜡烛也不少。
这事的发展也太吊诡了吧,编故事也不带这样编排的啊,有点想笑。

线上办公一个月了,最近手上带的产品线不错,竞价的时候拿到老板的报价范围有点恍惚,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带的产品值不值得这么高的报价,然后开始焦虑拿下来之后最后投入产出比不好看怎么办。
想一想,老板能看到一些我看不到的东西,经验比我多多了,嘞,想那么多干嘛,报呗,总归是机会嘛。。。

常用的VPN这段时间不接受新用户也暂时不对老用户进行续费了,我刚好卡在这尴尬的时间点上续不了费。。。。。。

一些服装品牌,跟一些经典动画版权搞联名款,史努比,米老鼠,芝麻街,贝蒂小姐,飞天小女警,好像挺早之前还有一波猫和老鼠(要么是我没赶上,要么就是真的还没搞过),真的是个个都踩在我的美好记忆上,长大了依旧在为童年买单,一边痛骂资本的刀子太凶残,一边疯狂下单。
鼹鼠的故事啥时候出?唐老鸭喃?兔八哥嘞?狮子王要不要也考虑考虑?蓝精灵,小熊维尼,崔弟和傻大猫,神奇宝贝,数码宝贝,大力水手,海绵宝宝啥的,美少女战士,樱桃小丸子,百变小樱也行的。
我完了,这辈子只能幼稚到死了,感觉以后七老八十了我还能看猫和老鼠看得津津有味。

哎呀呀,这一天天整的,本来不知道AO3的人现在都知道A03了。
本来不知道AO3,好好奇啊,从此打开新世界大门。
本来没打算追南方公园,结果吧,小熊维尼,南方公园追起来。
本来不知道P站的,结果喃,这个就不详细说了,反正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本来还有好多好多不知道的事,不经意间看到某个消息,然后就产生了解的欲望,很多新世界的大门就是这么打开的。
好奇心真的是一辈子的财富。

肖战粉圈举报同人文导致A03被墙,同人圈生存空间被压缩,同人圈揭竿而起,逐渐的,已经不仅是反肖战粉圈举报,创作自由的口号传播起来了。
我在猜想,如果肖战粉圈里最开始玩举报的那群人,对自由,多元化,包容性稍微了解一点,就不会干出举报这种事。
这篇微信文交代了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mp.weixin.qq.com/s/XnOn5zAvqkZ

买了火锅底料,但又犯懒。哎,想吃火锅耶,咕嘟咕嘟的那种,香辣红汤放土豆片,宽粉,藕片,虾滑,魔芋,麻辣牛肉片,芹菜牛肉卷,香豆腐;骨肉清汤放茼蒿,老豆腐,香菇,杏鲍菇,生菜。
饮料要冰镇的维E豆奶,如果你知道维E豆奶,我们就有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

接上条嘟文,财新那篇已经404的报告中提及并引用过的那篇“小山狗”原创的全文的存档链接如下:
archive.ph/zqjor

存档是当时由最可爱的网友@bgme帮忙转存的,再次感谢!

财新和财经的报告,《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和《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前者已经在自家app上404,后者有没有在自家app上404不太了解,因为我只有前者的app。财新报告中提及的“小山狗”,当时有幸(用有幸这个词我都不知道是喜还是悲)读了“小山狗”那篇的全文,我之前的嘟文有提到过这个全文,评论里好像有网友当时帮忙转存了全文。

我家乡是一个西南部省份人口四十多万的县级市(四十多万是指市区和所有乡镇的人口),市区有两个公立医院(非三甲),在其中一个医院工作的医生朋友在说,两个医院都抽调了医护赶往湖北省,感染科,呼吸科和ICU的医护。家乡医院的医护本来也不算多,够平常运转,自从下属的乡确诊出新冠肺炎病例,陆续确诊4例,还有近一百人处于观察(截至2月5日的消息),为了应对后续可能的情况,我一位在血防站工作搞检疫的朋友被抽调到县医院的发热门诊帮忙,我母亲一位因患癌长期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儿科医生也接到通知要求随时待命。尽管我一直对官方公布的数据仅作参考,实际的肯定比公布的多,但是,感觉我估计得也偏乐观了,湖北得是有多少病人,多缺医护,多缺资源啊,情况得多严重啊,连我家乡这个小地方这么个情况也要抽调医护。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