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内乱,俄罗斯说是你美国在背后搞事,美国说我没有,你乱说,这种嘴炮是惯例,像极了小学鸡吵架斗嘴。

这次生病生大发了,病歪歪直接躺了一周,恢复了一周,感觉大好了,就开了40分钟的恢复性训练,结果今天腿上肌肉酸疼,呜呜呜呜呜呜呜。

今日推送,只能说,谢谢大数据,脸上浮现快乐又罪恶的笑容。

读到一个故事,时间是明清时代,发生地在现在的贵州省,那时候还叫黔。古代,西南边陲之地,民风与中原不同,出产的人物和故事别有特色。
主角是一父母双亡且保持单身的女人,会刺绣也会骑射,没钱了就闭门在家搞刺绣,绣好了拿去卖掉,除去日常用度,富余的钱攒下来做旅游基金,攒得差不多了,就女扮男装骑马出门远游,有时候几个月不着家的。没钱就回来继续搞刺绣,循环往复。
她自由人。
“父母双亡”:无挂碍,没长辈替她决定生活;“保持单身”:挺好的,自由自在;“会刺绣”:专业技术在手,有经济来源;“会骑射”:技能傍身,相当于现代人有驾照。
比较可惜的是,女人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或者写了没流传下来),不然我们准能知道她出去玩了什么,看了什么。

无论打什么疫苗,能和月经错开就最好错开吧,你永远不知道哪一次就可能会出现不良反应。
我本来就痛经,这次打疫苗刚好月经,更痛了,吃止痛药还不管用,痛到出冷汗,在床上扭来扭去像个无自主意识的实验室人造生物,大脑一片空白,只想脱离人世神游太虚。
然后,不得了的瞎胡整基因觉醒了:止痛药让我感觉不到痛,人睡着的状态也感觉不到痛,在止痛药不管用又痛得睡不着的情况下,那么,吃安眠药帮助入睡,是不是可以?毕竟它们都能实现”感觉不到痛“的诉求。
理智:不可以!不能乱吃!

重温哈利波特死亡圣器,弹幕“斯内普要是知道自己名字和波特挨在一起,得气活”,瞬间不悲伤了 :0520:

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困,每天!
理智:你每天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醒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有脸问这种问题?

距上一次失眠还是有两个月了,还算不错。等这几天过去了就行啦。

因为发烧,所以吃了头孢类药物,因为头孢,所以不能喝酒,因为不能喝酒,所以错失一次与友友喝酒的机会。
头疼脑热能忍,但这个不能忍(但还是下次再约吧)

一到换季必感冒,一感冒就扁桃体炎,发烧,头疼,标准步骤:看病吃药,大量喝水,蒙头大睡。
别的都好,就是大量喝水和睡觉有点矛盾。

老板接了一个带有人情交易意味的小项目,想转手给我,说本来不想接的,但人家钱给得实在太到位了,你接不?你直接拿这个数。
我问几个零,老板表示这么多个零。
我承认我是金钱的奴隶!!!

看了《鱿鱼游戏》。
我的一位朋友:看完之后你也会想去玩那个游戏的。
我:并不想啊,了解完鱿鱼世界的设定之后就完全不想啊。虚伪的公平制度,人为制造的资源短缺,丛林法则,谁想待在那种环境里?!
朋友:400多亿耶!
我:你清醒点,你以为你会是那个活到最后的人吗?!你只是那个基数。
朋友:电视剧嘛,又不是真的。
我:也是,电视剧嘛。
没必要再继续聊下去,朋友本质是善良的,只是口嗨而已。想法不同,再聊下去可能会伤感情的。

等布洛芬发挥药效的时候,睡不着,干脆爬起来看书,顺手把上次买香水赠送的小样用了,喷出来的一瞬间就神经爆炸,前调好辣!一看名称,dirty English,这名字?!感觉像是被香水用脏话给骂清醒了 :11124:
中后调稍微温柔了一点,像尽管软了身子但那一对琥珀色眼睛依旧警惕打量你的小猫咪,勾得你想去撸一把但又怕它一爪给你拍开。

好像又到了周期性抑郁,不过可能也是因为季节转化带来的。
这次是脑子空空,眼前看什么也都空空,如果说以前世界是个调色盘,这几天,世界就是一片白茫茫,什么都寡淡无味。

不要再掉头发啦!要掉成秃子啦!刘海儿都薄啦!

这次的外方对接人,是个新人,但是是一个细致的新人,确认我们提供的文件时,真的有超认真看,不然也不会问我们”者“字是什么意思,用在文件中是否正确。
”作者“是一个中文词汇,单独去理解”者“字的话,肯定会觉得不正确啊朋友!
我只能委婉告诉对方From the Chinese grammar, we understand them as a whole more than separately吧啦吧啦,希望外方朋友不会感觉到我好为人师 :8081:

最近沉迷魔法觉醒揍同学。离谱的是,当你的队友隐身药水没过劲儿的时候邀其跳舞,你将收获与空气共舞一曲的奇妙经历与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尴尬。

用网图做了个喵喵头头像,越看越可爱!

上一周的这一天还想着从高楼一跃而下,但这周的今天跟朋友喝完酒,趴在路边栏杆瞎聊天,看着别人停车。
这谁能想到呢?
好像找到了跟脑子里的那个想法开始和平相处的方式。它就像一个朋友,我们平时玩得很好,只是有时候它会提出一些比较危险的主意,比如我们去没有护栏的楼顶玩耍,以前我不知道如何应对,我不想让它伤心,但现在我好像开始学会如何用另一个更好的主意来说服它了。

我在看云缓慢升起,黑瘦保安手里的卷烟,胖阿姨面前的面包,年轻女人身上的蓝色制服。手里的咖啡已经见底,商品名是“清醒黑咖”,所以,你清醒了吗?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