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二简直是我的救命曲子,怎么形容嘞,大概就是在水里无限下沉的时候,它接住你了,然后轻轻托一下你,虽不至于直接将你送回水面,但那点力量足够你借力再上潜回去。

前几天老妹儿给我发消息:“姐,快要到你生日了耶,你打算咋过啊?”
我:“懒。。。懒得过?”
其实老妹儿不给我发消息我都忘记快要到我生日了。
昨天路过甜品店,想了想,不太想吃蛋糕,生日蛋糕一般是圆的,披萨也有圆的,比起蛋糕更想吃披萨,那点个圆形的披萨吧。
今年朋友们飘散各处,但还是需要给自己表示一下——在人世间又活了365天,不知道还能有多少个365天呢。

品葱网友做的meme,觉得好笑,忽然觉得自己又不该笑。

昨天打了个快车,驾驶台上放了一尊佛,歌单是佛教音乐,就差一个香炉烧香了,一上车感觉:
这是要超渡我吗?
要是出车祸死了的话,直接就超渡了,好省事。
PS.快车司机还会跟着唱佛教音乐,然后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会给我指路边颜色正艳的红叶,说很好看让我赶紧看不然错过了的全职快车司机。

不知道发出那个动态的记者究竟是根据什么让她发出“在香港的内地师生,有条件的都去深圳避一避吧,至少避过这个周末,真的!我看他们可能要借周同学的事儿打着‘以命偿命’的口号和架势来闹了,学校里内地师生的处境真的太危险了,尤其科大,真担心会变成‘主战场’”的内容,看端传媒的照片,科大学生默哀集会,手里举的牌子上写的是“黑警还命”“查警暴”。

这段时间没太追踪hong kong的事,今天才通过一个环球日报记者的微博动态惊觉许久没有关注了(大意是呼吁科大内地生保护好自己,回内地,“逃难日”,“以命偿命”字眼出现,她个人认为有人可能要借周同学之事闹事,她在明确表明记者身份的个人账号上发布的信息是否太个人化暂且不论,就说信息内容本身,实在太容易造成恐慌感和对立情绪,这种状态下,有多少人愿意多去了解一些?就算想多了解恐怕也只能了解到被允许了解到的,看评论就知道,只有情绪,没有事实)。
到处搜了一下近期新闻,看得人实在难受,再一看到喉舌们发动舆论机器对一些群体污名化,扭曲一些事实,孜孜不倦地煽动对立情绪,绝望情绪从心底一下子升腾起来直抵脑门。
悲观就悲观吧,实在无力乐观起来。

我一直对商家的促销活动无动于衷,至于为啥,可能就是物欲低+懒得为计算最优打折方式花时间,而且知道一点促销的逻辑,任何花里胡哨的促销就都变得索然无味了。我也有特喜欢一个东西一定要买的时候,换季的时候我也喜欢买衣物鞋子,但就是,对打折、优惠之类的不敏感,至于明星代言、网红推荐更是无感。。。。。。恭喜我从消费主义中幸存。

每年双十一临近,周围人都热情高涨参与商家推出的各种活动,今年的喵铺和盖楼,这种操作进化了,更具游戏性,比直接的打折、领优惠券更能持续性地获得买家的注意力和时间,喵铺的基本玩法就是参与指定活动领取电子币来升级虚拟喵店从而获得红包,对买家来说获得了红包,对卖家来说则获得了大量的商品曝光机会,盖楼则直接融入了比赛性质,线下的人组成线上的盖楼团队,团队之间pk,哪方赢了就有团队红包,而且团队内部红包收益还会有不同,至于夺星大挑战,就是一眼就可见的“游戏-竞争-激励-获客-转化”的链条。
人类天然对在竞争中获得奖励的模式充满热爱,记得有实验发现随机性的奖励比确定的奖励更能激发动物去重复获取奖励的行为,通过对双十一的观察,这点放在人类身上似乎也是一样的,更何况双十一活动是让你知道你一定能获得奖励,但奖励大小每次都不一样。不信你看,大家一边嚷着今年的活动真复杂,一边义无反顾投身促销大业。

世界数字图书馆,今日份震撼:
马尔西利奥·费奇诺(Marsilio Ficino,1433−1499 年)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神学家、神父和医生,他最为知名的是对柏拉图著作的翻译和注释。费奇诺晚年著作之一De triplici vita(《人生三书》,1489 年)系列中的De vita coelitus comparanda(《从天体获得生命》)探究了在地球上汲取天体力量的可能性。
“在地球上汲取天体力量的可能性”,不知道费奇诺究竟设想的是怎么汲取,汲取用于什么,但是这设想太超前了啊,现在应用广泛的太阳能不就算是在地球上汲取天体力量么!

天冷了,暖气带来之前,睡觉的时候特喜欢把被子拉得高高的,堆在脖子周围,人矮,脚底下还能压一截被子,然后左翻翻,右翻翻,被子就完完全全裹住整个人了,那种被包裹的感觉就是幸福,只是这样的话,早上起来头发会有点惨不忍睹,各种翘,翘到你会认为睡觉的时候有小妖怪给你整一个它们觉得很好看的发型,必须上电吹风、电夹板来解决,但偶尔会有漏网之鱼,今天路过商店玻璃橱窗的时候,才发现后脑勺有一缕头发在风中招摇,完美诠释什么叫呆毛。

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句“夏天就是姑娘大腿上的软软绒毛”,考虑到即将立冬,这是潜意识里对夏天的怀念吗?(为此我还专门查了“茸毛”“绒毛”的区别。)

好多女孩子万圣节都是想着穿什么服装,化什么小鬼怪的妆,又美又妖,就我满脑子都是“哇,我要南瓜灯!”“哇,我要顶着床单出去要糖!”“巧克力,大白兔奶糖,QQ糖都来吧都来吧!”
哎,我这点出息喔~

早上出门,本已羊毛大衣加身,瞥见窗外在大风中张牙舞爪的树冠,果断脱掉大衣,掏出羽绒服。一上街,风就砸在脸上,但是它奈何不了羽绒服,纵然胸腹背和头颈之间存在局部温差,但整体的暖融融令我十分愉快,再次被自己那个见微知著英明果决足智多谋料事如神的脑瓜所折服(我夸我自己 :cat4: )。

另类官方影视文娱节目观赏指南:禁什么,就看什么。
已下载south park S23E02视频。

近两周的时间,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念头都是“不想工作”,倒不是“这什么破工作,不干了”这种心态,就是单纯地不想工作,想躺在床上放空发呆。搞不清楚是因为冬天要到了,还是是因为又一轮活力丧失的开始。
失去表达欲望,不想社交,只想一个人待着,完蛋。

又到了糖炒板栗的季节,经历了一周的试吃,我现在已经对居住环境周边的板栗卖家根据美味程度排出了顺序。鲜又美水果店的板栗个头适中,最为软糯,而且还有烤红薯卖,以后就这家了。(已经连续吃了一周板栗的我表示吃得有点累,歇几天,歇几天。)

一个人的生活,需要一个锚,两个锚,三个锚,四个锚,五个锚,六个锚,七个锚......

换季的时候,穿衣服就像摸宝游戏。
上上周,我从一件薄外套里摸出了一副耳机,上周周末,我从一条牛仔裤里摸出了40块钱,昨天,我从卫衣的兜兜里又发现了一副耳机,而今天,我从风衣口袋里再次扒拉出一副耳机。
从去年冬天开始,我就一直困惑我那么多耳机跑哪去了,现在,我得到了答案。

波兰作家安娜·卡明斯卡描述爱人的去世:
“小时候,我总是震惊于人们说我是一个孤儿。现在我诧异于他们称我寡妇。他没有死,他在我身边长得太高了,我够不着他。”
好美丽的方式!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