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死宅,能不出门是绝对不出门的,发展到现在,也就只有私密好友说出去喝酒才能成功引诱我。

看完展览想原路返回搭地铁,作为方向感极差的人自然是找不到路的,加之分不清东西南北,打开导航之后只能通过人体原地转动确认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走,这招一直很有效,直到遇上今天室内信号不好,完全搞不清楚该往哪边走。
“您是要去哪个展馆吗?”一善良路人上前寻问。
“啊,不是的,已经看完了,准备去搭地铁。”
“您往那边走,直走,然后一直就有指路牌啦。看您在这都原地转了好几圈了。”
“好的,谢谢,谢谢,非常感谢。”
善良路人您不用憋笑啦,真的,因为您明显已经憋不住啦!

要想食物变得很美味,第一定律:
与喜欢的人一起吃。
第二定律:
一起抢着吃会变得更加美味

“因为我们的时代虽是无神的时代,却不是无信仰的时代。‘忠实信徒’无处不在,他们昂首阔步、列队前行,要通过劝说和激烈手段,按他们的形象塑造世界。”
——《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霍弗要是能从墓地里爬出来,肯定得重新写这一段,因为他没想到,虽无神,但可以造神,然后以信徒的名义来塑造世界。

但何谓“忠实信徒”?就是指作为群众运动中坚的追随者。他们狂热地相信自己的信仰、主义绝对正确,而其他人的信仰、主义则绝对错误。很多群众运动摧枯拉朽的力量,正是来自其追随者这种确定不移的信仰。他们所以能够无比坚定,力量亦是源于此。他们不会因为危险而却步,不会因为障碍重重而气馁,不会因为有反面证据而困惑,因为他们根本否定有危险、障碍和反面证据的存在。诚如法国哲学家Bergson所说:“信仰的力量不表现在能支使人移山,而在于能让人看不到有山要移。”
——《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埃里克·霍弗
这番操作很眼熟,似乎发生过类似的事,不过我们的历史书上对那曾经的一些事寥寥数笔带过甚至只字不提。

风开始变凉了,吹向白杨树林,夏季尾巴上的绿叶子哗啦哗啦,我能听上一整天 :blobheartcat:

建个墙,然后再开一个门,进出安检,没收违禁物品,收钱肯定也是要收的,最后还告诉你,你看,我们在争取更加开放的政策。
绝了,真的绝了,剧本都没这想象力。

前几天,我戴着耳机,啃一个脆生生的苹果啃得很欢快,伴随着咔嗤的声音,一块块丰脆多汁酸甜酸甜的果肉就被我一口一口咬了下来,啃苹果的声音在戴耳机的加持下令我成了一个聋子,浑然不觉老板和一个客人从会议室一边往外走一边聊然后停在了我身后站定继续聊了一会儿。
今天上午,这位客人又来了,看到我,颇有长者风范笑眯眯地说:“啊,我记得你,你就是吃苹果吃得很香的那个小姑娘。”
我愣了一下,将“您要尝尝吗?我这还有”这句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改说:“嗯,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
说完才觉得这句貌似也不咋地:0520: :0520: :0520:

在我个人的长毛象时间线上,已经有“此男子就是大陆公安人员假扮旅客”的观点出现。
而就我接触到的信息来看,无论是港媒(立场新闻,香港01)还是大陆媒体,目前没有确切消息确认男子身份。
你看,人很多时候还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几个视频一起看,有戴口罩或者头盔的暴徒攻击他,也有戴口罩或者头盔的示威者试图用身体保护他。

相煎何太急。
看现场视频,旅客男子倒地后有戴口罩男从背后做出十分清晰的锁喉动作,随后一群人一拥而上,很难想象旅客男子经历了什么。。。。。。
用激进示威者来形容这群人确实已经不合适了。

昨天一个老友群里忽然谈到hong kong的话题,总的来说,朋友们讨论主调就是hong kong现在好乱,港独分子不安好心,该被关起来,被煽动起来搞游行示威的民众很蠢,打警察很不对,一群废青该被教做人。
当有朋友用“废青”“闹事”等词汇试图概括香港市民和整个事件的时候,我忍不住了,意识到他们接触到信息仅来自于墙内各种新闻、媒体,我想他们多了解一些信息就能改变一些看法,至少不会将此次事件简单地视为“闹事”,遂将一些报道、时评截图过去,然而整个群里我势单力薄,很快就被淹没。
尤其是当我在指出这场运动是政治诉求得不到合理回应和解决而发酵到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有人用“是不让他们投票了还是没人权了,福利待遇够好了”作为回应,我被呛得没话说,而看到这种回应,我也明白我接下来再说多少都是无用的。
很悲哀,对不,而我也只能跑到长毛象这里来牢骚几句。

这是一份借助网络资源梳理了2019年6月到8月5日发生在香港的主要事件时间线,全文共计2万余自,24条网络链接。
时间、精力和我能接触到的信息范围有限,有很多事件并未列入,参考角度也并不算宽广,所以此时间线仅做参考。另外,除时间线分享的内容,不代表个人观点,复制粘贴提供链接仅做分享。(刚才一顿操作误删了此前的一条嘟文,感觉对不起认真收藏了那条嘟文的网友,所以再唠叨一下发了此嘟文,打扰关注我的网友了,谢谢大家容忍我废话多)
dropbox.com/s/xpozmjs6gxgzci9/

我,一顿操作,然后误删了一条嘟文,感觉对不起收藏了那条嘟文的网友,我错了。。。。。。

阿栓 boosted

2019年6月到8月初香港近期主要事件的时间线的文档,有小伙伴@Astrian建议试试dropbox,现在上传了文档做了链接,第一次使用,不知道能否顺利打开?
dropbox.com/s/xpozmjs6gxgzci9/

2019年6月到8月初香港近期主要事件的时间线的文档,有小伙伴@Astrian建议试试dropbox,现在上传了文档做了链接,第一次使用,不知道能否顺利打开?
dropbox.com/s/xpozmjs6gxgzci9/

公司组织大家开party,空调打得很低,短袖短裤的我冻得瑟瑟发抖,从民宿的衣柜里找出空调被,裹住自己,于是,裹成粽子的一坨我,像蘑菇一样栽在party里,然后露一个头两只手坚持不懈地从外界获取热量。

上周老板决定本周四要带着大家出去吃一顿,一起玩耍,在民宿住一晚第二天再返回。
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时不时焦虑此事,这种工作关系相聚的场合,埋头默默吃是本社交残废唯一拿手的事 :0520: :0520: :0520:

微博上关注的一位博主提到了“香港第一课”,万年潜水的我因为也在看这个连载,于是在评论中写了几句读后感,现在这个评论竟然有人赞还有人转发,甚至还有人关注了我,虽然得到陌生人的赞同是一件蛮高兴的事,但是,请不要关注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一长期沙雕偶尔正经一回的那种网络混子:0520: :0520: :0520:

这段时间在看《塔兰图》,“我”在贫民窟成为赤脚医生给穷人看病,医疗用品是从黑市的小偷卖家那里买的,买医疗用品的钱是来自于作为掮客的交易抽成(外国游客总想在这里买大麻,违禁药和性),“我”总会收到新鲜水果,一个小板凳,一顿做好的早餐或者烧好的干净热水等等,因为看病的穷人无钱支付费用。加之“我”所看到的在贫民窟发生的各种事件,可一窥贫民窟的运作方式。
看着看着,脑子忽然清醒,这他妈不就是种共产主义么。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