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是一个西南部省份人口四十多万的县级市(四十多万是指市区和所有乡镇的人口),市区有两个公立医院(非三甲),在其中一个医院工作的医生朋友在说,两个医院都抽调了医护赶往湖北省,感染科,呼吸科和ICU的医护。家乡医院的医护本来也不算多,够平常运转,自从下属的乡确诊出新冠肺炎病例,陆续确诊4例,还有近一百人处于观察(截至2月5日的消息),为了应对后续可能的情况,我一位在血防站工作搞检疫的朋友被抽调到县医院的发热门诊帮忙,我母亲一位因患癌长期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儿科医生也接到通知要求随时待命。尽管我一直对官方公布的数据仅作参考,实际的肯定比公布的多,但是,感觉我估计得也偏乐观了,湖北得是有多少病人,多缺医护,多缺资源啊,情况得多严重啊,连我家乡这个小地方这么个情况也要抽调医护。

他连个公正的结果没等到就死了,带着那份训诫书死了。

李文亮医生被训诫,是否是被拘留的8个人之一?如果不是,那现在那8个人在哪里?他们得到了什么样的结果?

这稍微撕开的一点口子,很快就又要被重新缝上了,华丽的丝袍将继续掩盖藏在里面的人骨和虱子。

我真的。我甚至犹豫过要不要转发这种消息,太难受了,转发之后会要是看到的人也很难受怎么办。
转念一想,难受就对了,难受就记住了,越难受就记得越久,长期记忆,是生存武器。

接上一条。
《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中第一和第二大点的事实可以试图解释我个人看完《武汉大瘟疫,国字头专家们贡献了什么?》之后给自己提出的几个问题,为什么政府,卫健委等发布的官方消息同专家组的论文和结论差距这么大?地方政府,各级疾控中心,媒体和专家组在这个信息差距之间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如果疾控中心和专家组确实如实向卫健委,政府报告了,那么捏,从法律法规上来说,这个信息差距就是政府造成的;媒体对专家下的科学事实的解读,特别是央媒,有些解读也出现了一定曲解,至于监督作用,则更是一个笑话。至于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已经不仅仅一个地方或者一个环节出问题了,我已经看不太懂了,各位见仁见智吧。
两篇文章链接: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mp.weixin.qq.com/s/G_7W3JTRT1k

《请停止冤枉疾控中心》一文里面,作者表达了不少情绪,也用了不少主观性很浓厚的词语,但提出的一,二两大点事实非常有意思,也非常重要。
第一大点直接指出疾控中心发布疫情相关信息是违法,法律法规规定了疾控中心的组织性质,它是卫健委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职责履行第八点明确“提供技术支持”,疫情如何发布?疾控中心向政府报告,政府向社会公布。第二大点则更进一步,直接点明疾控中心甚至没有权力下结论,但隐去了没有权力下什么样的结论,后文中则可以清晰看到,在我国,科学家(或者说专家)和疾控中心有在科学事实上下结论的权力,但没有在社会认知上下结论的权力,谁有权在社会认知上下结论?是政府。
疫情公布和防控的这口锅,看这篇文章的话,从武汉市市长甩锅开始,最终还是甩回到政府头上了。原文链接: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整个的甩锅表演,“对上负责”的体系可见一斑。至于言论自由什么的,就不提了,毕竟从来不存在的东西,提它干什么呢。

我爹选了精灵鼠小弟全家一起看(虽然有点不懂这是什么操作),然后意外发现“老熟人”,第一次看见如此鲜嫩的豪斯医生!Σ(・ω・ノ)ノ
第四张是19年演员本人参加Emmys的照片,感觉还是有胡子好看:blobcathissing: :blobcathissing:

根据使用疫情初始阶段41个病例,于1月24日在《柳叶刀》发表的那篇论文,作者抽取了41个病例的分布时间,与同时段各官方渠道对公众发布的消息进行了对比,做了非常清晰的图标,有两个重要节点,12月31日和1月11日,现如今看来,不说12月31日,在1月11日在这个节点对外公布的信息中及时提示公众,恐怕都会好很多。且还注意到23日封城后,1月24日,论文发表(大家还可以瞧瞧论文各作者),湖北启动一级响应。文章中的三个疑问,作者没有直接写出答案,但看看作者梳理的时间线,大家心中自己就会有正确答案了。链接如下: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昨天链接了一篇《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后来作者公众号“小山狗”中找不到了,今天看到作者关于删文的声明。

《武汉大瘟疫,国字头专家们贡献了什么?》比较详细的对比梳理了几篇论文内容,发表时间和武汉政府,武汉卫健委,国家卫健委,媒体发布消息的时间线。
文章做了对比梳理,作者提供了单个观点“赢了论文,输了履职”,但希望大家看了之后能自己多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履职失败的问题?为什么政府,卫健委等发布的官方消息同专家组的论文和结论差距这么大?地方政府,各级疾控中心,媒体和专家组在这个信息差距之间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多问几个为什么,就会看见,不仅仅是“赢了论文,输了履职”的问题。文章链接:
mp.weixin.qq.com/s/G_7W3JTRT1k

上一个嘟文的链接失效,可能是我链接格式没对。重新附一下链接,原作者的公众号“小山狗”里已经找不到文章了,现在链接中署名变成了新民晚报。我先后的截图也附上。
m.weibo.cn/2987102112/44663040
或者
search.weixin.qq.com/k/RVZbWld

看到有消息说国家卫健委一月初有专家组到武汉,带走大量数据资料,回去之后忙着发paper,带队的名叫高福,根据网络上能看到的履历,头衔很多,其中之一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目前无官方信息能证实其真实性,但从我个人看到的信息和向来不忌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官场的主观意志,我个人以为是可信的。
而在一篇名叫《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经历》的文中,作者以及作者所在组织应该是某商业机构,在一个他们的聊天记录上,有人问是不是可能发case,另一人回答,这都不是case的问题了,比鼠疫还严重,可能需要尽快提示,隔离,防止人间传播。然后作者也提及了与武汉,武汉疾控中心的沟通。
这篇内容很好,可以看到科学研究过程以及作者作为个人的担当,附上链接mp.weixin.qq.com/s/KMKSVFnNCik

互联网没有记忆,互联网背后的人是有记忆的,记忆是一种强有力的武器,尤其是公共记忆。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