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的梦境,梦里,我的好朋友找了一个长得好看还特别体贴人的老公,醒了之后满脑子问号,这是怎么回事?我就为好朋友操心到这个程度了吗?梦里都是她???这事不能告诉她,她要是知道了准得笑我!一想到她笑我的嘴脸我就想绝交!

当两根手臂长的法棍戳在矮矮的小纸袋里送上门的时候,这种视觉冲击还是让我再一次为其长度惊叹。从外卖小哥手里接过它们,双方迷之同步从鼻子里哼出来的笑声一起完成了对法棍长度的赞叹。
烤好的法棍是真的香啊,切成小块直接吃都很香,就是费牙——所以我会悄咪咪切下一小截,掏中间软的吃,剩下的一圈脆皮改刀成小块,能吃多少是多少,只奢侈这一小截,只奢侈这一小截。

退烧啦退烧啦!值得庆贺!瞬间所有力气就回来了。今日最大成就就是免疫系统在雇佣军的协助下取得战略性胜利🙈

Show thread

这具身体简直就是拖累!上次扁桃体炎好了还不到一周这又来了,浑身没劲儿就算了,还头疼,还低烧,令人提不起任何干劲,只想躺着。自问平日作息规律,饮食也还算均衡,蔬菜水果占比多,奶茶炸鸡之类的食物从来不碰,不抽烟,偶尔喝点低度酒,规律锻炼,请问我的身体,还要我怎么伺候你你才让我过得舒服点???
今天未能复刻甜水面拌料,原料没找齐全,但因为发现了咸鸭蛋,复刻了耳光炒饭,除了油放得有点太少,有点发干,其他堪称完美,裹了鸡蛋液的饭粒一炒,颗颗分明,病中唯一成就了。

怎么都是从和面开始教的?我没这么勤快呐!

Show thread

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好,又感冒发烧了,没啥胃口,唯一想吃的是甜水面,只可惜远离故土,没地方吃去。
于是,打开浏览器,寻找甜水面拌料配方。

痛经,一颗布洛芬缓释片,说明书上药效12个小时,早上吃了一颗,白天顺利度过,到了晚上嘛,没感觉痛嘛,那就不吃了,反正就算痛起来,那时候都睡着了。
然而,事实证明痛经非常非常的,怎么形容,非常非常的不要脸,它会以洪荒之力疼起来,唤醒你,让你好好感受它的存在,它的魔力,它的行动力,行吧,爬起来吃药。

在毛象混久了,发现了好多有趣的人和大家推荐的互联网工具,但凡我觉得好玩的,都收藏下来了。
因为囤的或好玩或趁手的工具多,加上我玩过之后又爱叽叽喳喳到处安利,比如被加班的苦逼朋友疯狂吐槽老板非要什么词云效果,要她弄出来,本着乐于助人的精神,我说你试试这个,微词云,把你需要的词语输入到这个框框里,然后可视化的词云自动就出来了,希望哪个词最大你可以这样调整,还可以多种颜色,调好之后需要哪种格式就下载哪种格式。
现在我俨然成为好友们心目中的“工具人”,展开的对话往往像这样:
“我想做个XX/我想干什么什么,有没有神器?”
“我找找啊,(扔出网页链接),你看看这个合不合适。”

象友们,求推荐适合ios系统的长毛象APP,tootdon跑路了,Amaroq要的授权太多,github上搜一圈,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选哪个好,象友们有推荐的吗? :11111:

体检报告提示本人缺钙,医嘱:多食用富含钙的食物,多进行户外活动。
前者没问题,但后者真的是不大可能,“多进行户外运动”不外乎就是可以多晒晒太阳,促进钙质的吸收,本质上就是晒晒太阳见见光呗,再说这大冬天的出去恨不得只露俩眼睛,于是,换上短款睡衣,拉开窗帘,开足暖气,把椅子搬到阳光下,顺利瘫坐,开始“光合作用”。

看腾讯新闻旗下的“贵圈”那篇《被嫌弃的中年郭敬明》,感触最深的倒是文中简单的这么一句“另有学者指出,郭敬明的读者主要是年轻女性,‘最没有社会地位和话语权的一个群体’”。
年轻女性——最没有社会地位和话语权的一个群体,再想起年年倒退的中国性别平等指数,你看吧,其实它们什么都知道,所以呀,大家,女权搞起来,不要害怕被人说什么女权,打拳,拳姐,它们之所以污名化这些词语,就是希望让所有人都认为与这些词沾边就是一个人生污点,试图让我们不敢说出这些词语。

这轮降温不是闹着玩的,我屈服了,拿出了秋裤。

今天,我终于成功安利一位朋友来长毛象玩耍了!!!如果是以“注册账号”为安利成功标准,那我这是第一次安利成功,值得庆祝!

In some accounts, waters encircled the Earth at the farthest reaches of north, south, east and west and curved up above the land to make the sky. If the gods decreed, the sky waters could fall to wipe out men and all their achievements in one cataclysmic flood.
啊,这就很浪漫了,阿兹特克人的认为中,地是平的,大地的边缘被水包围,水向天空生长,变成天空,当神明做出裁决后,天幕之水便倾泻而下,真正的洪水滔天,消灭人类,并抹掉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痕迹。

看到第二季第六集,曼达洛人终于笑了一次!呀,太好听了!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发现《曼达洛人》!幸好没错过,此剧又可以叫:
曼达洛人:尤达宝宝和它的男妈妈宇宙漫游之旅
曼达洛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为送孩子回家
曼达洛人:送孩子回家才是“this is the way”
曼达洛人算是爽剧流,节奏快,主线就是保护孩子,送孩子回家,每一集主角都会遇到困难,但每一次都会及时出现帮助解决困难的人,最后每一次都会化解困难,然后奔向下一集,重复这个过程。

啊,看书,机遇号传回地球的最后一条消息是”my battery is low and it's getting dark",看到这里感觉好像一下子飞到火星了,那里有一台人类发明的机器,它是被认真制造出来的,被人以忐忑又期待的心情送到那里去的,它只有单程票,结局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
它没有说”再见“,天要黑了,它只是要睡觉了。或许这就是机器的温柔。

今日奇闻。《每天都有人以生命为赌注去阅读》,如果告诉你,这个名字不可以用,请问是哪里导致它不可以用?
我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半天,猜的是“赌注”不太行,然后,当我听到是“生命”导致它不可以用,与"生命”相关不行的时候,我脑子嗡的一下宕机了。
“生命”不行?这个非常迷人的词居然不行?
我们起床,睡觉,劳动,吃饭,啪啪啪,去卫生间,我们看电影,听音乐,嗑CP,阅读,天冷了就钻被窝,热了就吃冰淇淋抢西瓜中间那一勺,有人为了哲学疯了,有人因为诗歌犯罪,有人为了信仰三步一磕头到拉萨,有人杀人,有人救人,有人自杀,有人按时吃药努力活下去,芭蕾舞演员阿尔茨海默症什么都忘了但听到舞曲的时候依旧颤颤巍巍抬起手比划出经典的手势,建筑工人满身灰泥在工地跳舞,下雨天小情侣跑出去手拉手又跳又唱又亲亲,狗子蹦蹦哒哒天使笑,喵子暗搓搓深渊窥视,蜥蜴呆呆转动眼球,仓鼠的小嘴儿吧唧个不停,栀子花就要香得媚俗,玫瑰就得拿去送情人,路边小花花在雨天洗澡,高山针叶林在下雪天盖被,烧热的油浇在小米椒上嗞啦嗞啦,刚烤出来的面包不仅烫手还烫嘴......这都是生命,它平和,极端,美丽,丑陋不堪,什么都是它,什么都又不是它。
但是你告诉我“生命”不行?你先人板板的。

追查、曝光N号房犯罪的两位女士今年出了纪实书,中文直译过来是《N号房追踪记和我们的故事:当我们将我们称为我们的时候》,拿到国内,目前没有出版社敢出。为什么不敢出,理由很多,怕引起争议,怕被人牵扯什么境外势力,怕被举报,怕火起来之后被人说不利于稳定,没有一个理由是说得通的。很可笑对吧,韩国的一本书,一个事件,到底在怕什么。
但现实就是这么荒谬呀。
策划这个选题的时候就做好了不被通过的准备,但真正得到不通过的消息时,还是难以接受,失望比预想中的来得巨大。
所有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好选题,一个有价值的选题,也是一个很有可能会带来较好盈利的选题,但最后那一关,有人害怕了,对方直言,《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要是放在现在也是不敢出的,言下之意就是虚构小说都不敢出,就更别提这个纪实文学了。2018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中国大陆出版,短短两年,就变成这样了?这种害怕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审查制度?政治化?举报文化?维稳?
房间里的大象茁壮成长,留给人的空间越来越小。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