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没搞明白,算了,反正看头像和背景和名字就知道我是个什么德性了

Show thread

昨天没仔细看,原来notion私下偷看用户资料,疑似和中国做交易。。
被墙那次我记得,开发者是中国人,说是立马和谁谁沟通后解封了,当时还在想功夫网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现在再一想,这开发者500%纯血🀄️,不一般的鸡贼哦。。。
為什麼有些人離開 Notion 了 dwye.dev/post/notion-privacy-c

我:当初我就不该为了cos小吉接下这个锅
对象:是啊,在中国cos什么小吉啊!你cod的不是吉田直树是吉良吉影吧!

nsfw 

本人真的有点放荡了…………………

(转)南京维权人士 苏莉 于2022年10月3日晚9时,在家门口遭一男子用硬物击打头部,胸部,死死按倒在地,用力踢踩下身,直至晕厥,浑身抽搐…呼救十分钟之久,110赶到拉开歹徒。被送到医院,多处骨折,现在没有警察介入,医院因无钱支付不给医治 电话:13851815975

twitter.com/minshengguancha/st

吃饭的时候,得知不少亲戚长辈,在打了第三针中国疫苗后,查出来癌症或原本控制得很好的基础病突然复发致死。最惨的是一个我爸的熟人,打完以后发荨麻疹,身心都受到很重的折磨。还有五十刚出头的,打完疫苗以后查出来白血病(也可能是我爸说错了,总之是血液方面的)。还有打完疫苗后查出来癌症,“疫情”期间封锁在家痛得向外求救的,不到六十岁,最后死在了还在封锁中的上海。所有支持“中国防疫”,特别是拿“老人小孩”但借口的,你们生生世世都要防疫地狱。包括那些“我们也没办法,是上面的命令”,眼睁睁送别人去死的“基层”,你们都该死。

確實,女同性戀怎麼可能專門存在於高知群體裡呢。我還以為這種常識在很多年前關於是不是有錢人才會得抑鬱症的討論中都想過了呢⋯⋯
(強調一下不是說同性戀是疾病。就是說,這個被大眾歧視、忽視的群體來搞什麼人上人的梗並不好玩也並不高級⋯⋯)

哇,有人说了吗,是可以说的吗?

我真的很烦学历梗,我真的特烦拉拉学历梗,怕说了被人说我崆峒呢。在你国跟我说学历,简直他妈在恶心人。

今天西双版纳飞上海的,全部禁入,滞留西双版纳机场。
视频可能会引起不适

周三(10.12)凌晨1点钟的时候(也就是一个体感上还是周二晚上但其实已经是周三!了的时间),我要和对象在FF14陆行鸟-红玉海永结同心了!!!!狒友们想来可以加我好友,没红玉海区号的现在可以创号(cuz不能跨区参加),然后我发请柬给你!!!!

冲浪冲到辅仁大学的一个英文文学和文化资料库,看了两个文论关键词条目,感觉好清晰啊,分享给大家

english.fju.edu.tw/lctd/List/C

打游戏遇到网友搭讪,讲话又没重点又不太客气,聊了两句我:哇,很厉害呢,你是男生吗?
对方:是女的阿
我就,猛然福至心灵发问:那你几岁呀?
对方:8岁了,但我等级比你高,跟你说,这个游戏应该这样玩blabla……

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感觉太唏嘘了
朋友们,真正的幼女就是这样的,女的就是这样的,如果她还没有被世界磨损,温柔绝不她的本性,女的没有被社会性别规范的时候,她真的认定自己是世界的主人。

Zhen提到李诞,我想起了之前看到报道:他早年也是热血愤青,想做记者改变世界。直到去了南方系某媒体,发现那的记者也收车马费。一下子理想破灭,离开了新闻行业。

乍一听好像是一个合理的narrative。但我们网龄足够久的反贼都能迅速反应过来——这不就是“硬生生恶心学”吗!早年五毛KOL吴法天窦含章,都说自己“本来挺支持自由民主的,但被公知硬生生恶心成自干五”。

但“硬生生恶心成“并不是真诚的叙述。正义应该是内心的准则,是那种不会被周围人动摇的信念。成熟的人不会因为很多老公知都不是东西,而哭嚎着“自由民主”幻灭了。很多时候所谓理想破灭,也就是找个借口顺利合污罢了。

几年前我就在微博上说过,能自由出境、因私护照可以自由(不被任何审核)地申领,也就2000年之后的事儿。封锁才是常态。

长城一直被宣传为是古人为了防止外敌入侵而设立的城墙防御工事。但会不会,更多是为了防止饱受饥饿苦役的民众、被苛政猛于虎吓得惶惶终日的草根底层、被杂税苛捐压得喘不过气的编户齐民逃到关外塞外?史书“正统”宣传上总是说塞外关外是不毛之地、苦寒之地,可是人吃人的事件是长城以外多,还是长城以内多呢?今天你国媒体不是也整天宣传美日欧水深火热嘛。那凭什么你就信辽国金国西夏国的子民一定比大宋国的更苦呢。《水浒传》的英雄们就生活在宋朝徽宗时期,看看里面的所谓英雄好汉的“善举”:杀人剖心、杀人放火、把客人做人肉包子。对兄弟两肋插刀,对待不是自己人的人,就像顽童刀切鼻涕虫一样残暴凶狠。水浒英雄对待民众都如此残暴,更不用说明末张献忠之类。苛政、杂役、战争、暴乱、匪徒、酷吏、饥荒……反复上演,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人能不往外跑嘛。历史上的下南洋、闯关东、走西口,这三种迁徙在当年,也都是“润”啊。

自疫情开始,办护照出国变难了。其实只是恢复了之前封锁/半封锁的常态而已。除了疫情防控,还有一个经济因素很多人忽略了:你国一直是全球最大旅游逆差国。疫情之前的一段时期,每年几千万、甚至几亿人次的出境游(据官方数据,2017年出境游人次高达近5.98亿,数据来源于篇末链接的文章),出境消费远大于外国游客来华消费。最近外汇吃紧,用加强出境管理筑起新的长城,可谓一举三得:利于疫情防控、节约外汇,以及只可意会的政治层面封锁。

在这里,再转一次新中国护照变迁:信源是新华网。值得每个人都仔细读一遍。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5

感觉爱女解看到我和老婆每天的相处生活会气得厥过去✌️

怎么还有人嫌弃jingyao没有抗争到底,没有让刘强东身败名裂啊! :ablobsweating: 这么多年她一被提起,更多的中国人就说她是“价格没有谈好”,昨天围观小红书,即使是在其他问题上很女权的网友也因为信息差大骂jingyao想赚钱想疯了。
弦子的事情让大家看到一个人如何抗争到底,但是朱军和刘强东不是一样的人,刘强东很有钱,可以找更多的精英律师,在法庭上一次又一次摧毁jingyao 的防线,jingyao可能会获胜,但绝对是一场相当惨烈的胜利。

所以在可以选择大笔赔偿金的时候为什么不选呢,刘强东会拜托律师或者亲自和jingyao道歉,jingyao也可以拿着这笔钱去过新生活,逐渐淡忘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说到底,这诉讼也是她个人的诉讼,旁人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插嘴告诉她“你应该怎么样”,请不要随意大小爹。

作为性侵受害者,我也是和她一样的选择,拿了钱然后走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
06年左右被性侵,20年和爸爸妈妈袒露,14年的时间也没有办法让我可以平静地说出这些事,到现在,每次说起还是会想哭。jingyao呢?从一开始就被各种公关搞得全国人民质疑,可能从各种公众号里听说被害人详细信息的家人朋友也会怀疑是她,更有可能她的同学家人朋友在不知道是她的情况下转发“美国就是想让我们中国的xx跌价,就是想让中国丢脸,jingyao就是美国的间谍blablabla”。
我只是和爸爸妈妈与一位姨妈说过这件事,仅仅和心理医生说过这件事,没有人在我陈述的时候质疑我就崩溃到住院两次,吃药至今,而她需要在一次又一次开庭反复回忆这些事,被质疑有没有记错,有没有撒谎。她承受了多少痛苦呢?
虽然希望她能够继续打这场官司,但是看到她撤回脚步的时候也很能理解,她的一生有别的道路可以走,不必在这件事情上和恶人死磕到底,很好。祝她未来的生活更更好。

套用《汉谟拉比小姐》第5集的一句话,jingyao的案子虽然没有同我们想象的那样胜诉打败刘强东,但是已经有很多人因为她迈出了metoo甚至女权艰难的第一步,我们和中国社会千百年来积压的男权作斗争,前进了多少步就代表我们战胜了他们多少步,当发现再没有办法往前的时候,不要哭,我们可以笑着撤退,因为有这么多人一起迈出了第一步。
在以后,遇到相似的事情时,我们知道要帮助和信任受侵害的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现在,我们开始迈出自己的步子吧。

和解消息出来后看了下 NYT 中文网的一段,估计除了怂之外还有些信息保密的原因:

预计该审判将为中国政商勾结提供新的线索——共产党几乎肯定更希望隐藏这些信息。在她的法庭文件中,Liu Jingyao已经讲述了其中一些细节,包括关于私人飞机和情妇的谈话,这些谈话描述了中国拥有高层政治关系的富商们丑陋的一面。
法庭文件显示,出席明尼阿波利斯晚宴的有中国精英决策机构——政治局前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以及与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做生意的李华(音)。

🔗
cn.nytimes.com/china/20220929/

俄罗斯Rapper歌手Ivan Petunin自杀了。自杀前,他录了一条视频给他的粉丝。他说他不能做杀人的罪孽,也不想犯这个罪。他说他没有权力向他人开枪。他说部分动员很快就会变成总动员,他会被塞上一把枪逼着上战场,但他不准备担上杀人的责任。他说原谅我我爱的人,但有时你得为你坚持的原则付出生命。他说他最后的决定就是如何死去:是作为历史记录的罪人支持这一切发生,因为攻击他人被杀;还是为表达自己最后的抗议而死。他说那个疯子普京绑架了我们,只给我们3个选择:成为凶手、入狱或像我一样(自杀)。

看到善良无辜的人这样失去生命真是太难过了。😭 那些逃掉总动员润出国的俄人呢?他们现在有了自由,为什么连反战的话都不敢说?!一群孬种!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