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AO3的转发里果然老中又冲出来说“TG只是要ban恋童的内容,你们就开始简中简中”,首先老中最下贱的地方就是在于把AO3在你国被封归结为“恋童”,这是颠倒黑白。经历过227的都知道把下坠污蔑为恋童是肖战粉丝的策略,当时那篇文章的作者只是在微博上放了AO3的链接,并且还在前面打了很完整的tag。肖战的粉丝为了合理化自己举报的手段,污蔑下坠是恋童,实际主角都16岁了,放在现实世界,在北美也只是underage。

第二,北美地区并不实质处罚文学里的“恋童”,这一点在天一案件时,很多朋友为了帮天一洗刷恋童污名化,查了香港、台湾以及美国的出版法律(甚至天一作品里人物都17岁了,也只能算underage,和恋童狗屁关系都没有),在香港是可以正式出版,台湾也出版过,在北美,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查一下State v. Dalton,简单来说就是Dalton因为保存儿童色情影像被判了8个月,又被他妈举报写有关于儿童色情的日记,Ohio state判了他七年,后来UCLA帮他打到高院,高院说只有持有儿童色情的影像制品才算犯法,这意味着文学不在其内。

老中同人女现在看到“成人内容”不能让大家认同阉割,于是把所有涉及成人内容的人都套上恋童的帽子,天一被套过,深海也被套过,仿佛这样就能合理化她们因为言论/创作审查遭到的不可理喻的惩罚。创作自由这四个字根本不在于表面意义上的自由,TG的竞选演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和所有老中一样喜欢说“我百分之百支持创作自由,但我们仍然需要边界”,什么是边界?以什么作为标尺?以一个处处审查的国家的言论尺度吗?没有对自由的真正理解,没有公正和与时俱进的法律的保证,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言论自由。无非只是像所有在同人圈发生过的事一样,举报、进牢房、欢呼,进一步扼杀人们的创作罢了。

Follow

@Ledernierhomme 在那条的评论区下面也有看到有应该是幸存者在说,“将虚构等同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伤害,实际上是对幸存者的一种贬低”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