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As I watch you move, across the moonlit room
There's so much tenderness in your loving
Tomorrow I must leave, the dawn knows no reprieve
God give me strength when I am leaving...

So raise your hands to heaven and pray
That we'll be back together someday

Pinned toot

看到慕猫者游行,我只想说一句:那就快快领养一只回家,洗洗干净,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个账户只有两个功能:1)发广告;2)定期提醒人类一个事实:猫是神赐给人的最好礼物。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猫。”

Pinned toot

晒一下咕噜妹妹收到的巨型生日礼物 有亲戚是滇池岸边的花农 说“鲜花卖不出去 年前价格低 听说这些日子收花的人都没有”

短暂和不可预知的人生需要妆点和陪伴 拥有可爱动植物的家庭更完整 :cat3:

Pinned toot

鉴于咕噜又老了一岁 爷爷决定今年不当爷爷了 

改当一年外公 感受一下

另外 虽然又老了一岁 但看起来和两岁时没什么区别啊 :4120:

Pinned toot

Tenements at Park Avenue and 107th Street, New York City, circa 1898–1910。这些年只在意大利看见过这样的景象,查了一下,此地离当时的Italian Harlem很近。(应该只是巧合,毕竟这是一个跨国跨民族的生活习惯)

把那三条嘟都结合着看一遍就知道是来恶搞的。

digforfire boosted

“夜晚的空气在焚毁的牧场上沉滞。中国苦力们吃完饭,坐在竹棚下喝着米酒打牌。日本人在警卫室里喝着啤酒。扬子江上浮现出数百颗星辰,点缀着军用飞机的导航灯。北方两英里处,在成排的坟堆后方,吉姆望见了一艘日本货轮的桅灯,它正驶向大海,白色的船楼如同一座城堡,在鬼魂出没的开阔地上航行。”

digforfire boosted

Paulnicklen真的太厉害了 他工作的时候知道怎么和动物maintain relationship 他拍这张的时候在顶上看着这对母子近一个小时之后才敢有勇气下潜40feet去靠近她们 respect!

digforfire boosted

《寄生虫》

上半段和下半段风格转换明显。
如果后半段没有真正的“地下人”登场,轻喜剧风的前半段,顶多是穷人不法入侵民宅,到这为止可能没揭示也解决什么问题。贫富差距如果都这样解决,那私有财产失去法律保护,社会就也没有秩序可言了。

影片的关键是在后半段。露营折返的上流一家人,与手忙脚乱的穷人们形成了刺眼的对照:8分钟之内要处理完毕的不仅是牛肉炸酱面,还有与地下人的生死搏斗。家里被淹流落体育馆的穷人,与喜气洋洋准备开聚会的富人,二者生活节奏的对比已超出喜剧的范畴;而暴雨后的生日聚会更是将地上人与地下人的差距展露无疑:“该下的雨昨天都下完了,今天放晴正好开聚会”。

说实在的,如果穷人不是刚好寄居富人豪宅,房子淹水和大院子里开派对本来不会和贫富差距、社会不公扯上关系。但是该电影亮点在于将这两个社会群体的关系,用一个空间内部的上下关系表示出来。类似的例子还有沙发上缠绵的富人,和另一家人在桌子下屏息的片段。

阳关明媚的院子里,高雅风流的名仕云集,大提琴与女高音——电影让这一切都变得滑稽可笑。

另外有两个小感想。一个是,南韩人民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北韩梗,想来也是摆脱不掉的梦魇。另外,看前半部分的喜剧多次出戏,应该是许久不看韩国电影,对韩式人物性格把握不准,总觉得演的成分太多,有的用力过度。

第一次看见Siccawei这个地名,还以为它属于印太地区某个岛屿。 :11127:

毛象的各种app,包括付费的,只在刚建站的时候尝试过。彻底停用这些app如今已经快两年了,网页版,无论是在电脑上还是手机上,都很好用。

2013年,电台开播3年后,我给它编了个app,但后来一直时间没更新,每年继续交着一百块苹果程序员年费——这比起其他运营费用算是小头,但我却总觉得它并不合理。大概交了三四年之后还是没时间更新,终于停交买路钱,app自然也就下架了。

从用户角度一直认为App看似提供了便利,但增加了一层用户不知道的数据收集和处理,所以一向是能不用就不用。

Show thread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幻想变奏曲

翻译 | poco a poco
校对 | troll_troll ricepudding
字幕 | 经成纬至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幻想和现实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中国传统理念里,幻想没有什么地位,就连最不讲证据的宗教也要我们立足现实。中国特色佛法大师六祖慧能就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中国人相信真正的道理不再脑海中,它离不开狂劳颠倒华相。西方人有不同的想法,柏拉图主义告诉我们,理念绝对而永恒,现象暂时且不完美。依据头脑中的理念不断改造世界的过程,后人称之为进步。

抛开宏大叙事,我们也都生活在自己创作的小说里。像愁容骑士一样,我们早早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歪曲事实。怀疑喜欢的人对自己也有好感,因此对着对方的自动回复也能聊一整天。格雷厄姆·格林《恋情的终结》里,主人公怀疑情人不忠,千方百计非要证实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大概也只有这种强大的脑补能力才能写得出狂热的爱和猜忌,写得出好看的文学。在社科领域,事实被范畴建构起来,思考和表达都被套上人为制造的概念体系条条框框。比如说,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每次人们唱着兄弟姐妹爱我中华,我总会对着门口电线杆上不知谁喷上的“河南烂种”四个大字陷入沉思。当然,一学区之隔也能产生鄙视链条,何况我们最瞧不上的是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即便如此,我住在海淀,海淀就是我家,我住在朝阳,安全文明就要依靠我们大家。

伯恩斯坦对堂吉诃德的解读是柏拉图主义的回响,充满着美国式的乐观精神。这种乐观来源于相信美国梦可以实现,相信向上流动的可能,相信生活由自己不由别人主宰。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另一种堂吉诃德,你也见过这种人。他们扮演着绝对不是异装癖的乖巧学霸,扮演人人都很爱我的网红主播,扮演现实生活极为充实因此不会再想到童年心灵创伤的social butterfly。我们只要咬紧牙关,keep a stiff upper lip,就可以扮演下去,假装与风车决斗是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事情,而忘了自己的可悲处境。某种意义上说,现实根本不存在,我们都是堂吉诃德。(poco a poco)

B站:bilibili.com/video/bv12K4y157L

腾讯:v.qq.com/x/page/x3219di5ro1.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A1MDU

掘火:digforfire.net/?p=18585

终于去按了cancel按钮,省下的钱可以买张更加自然流畅的德州吉他手。

Show thread

Alexei Navalny(就是前段时间被俄罗斯毒杀未遂的那一位)的一个thread:

Show thread

听说Amazon已经把Parler从aws上踢出去了,回头看上午看见的左边这一则,算是做个铺垫?右边则是对这些状况的一些思考。认为1984只能由政府实施的,确实比较幼稚。特别是内部咬成50:50什么也干不了的政府。

看到有人拿蛋糕店的例子来说明推特有权拒绝服务,被拒的可以去别家嘛。听起来很合理。

但是,在某些国家,引发被拒绝服务的言论常常都有着相似性。虽然看起来都像是企业层面的操作,但大方向都是为了遏制某种言论的传播。美国也是一样,达到垄断规模的服务商似乎也都是同一种操作。

把大企业的行为和它背后的力量(可能是政府,可能是反对派,也可能是其他金主或者教主)分割开来,可能吗?在其他各处被销号然后涌到长毛象的难民也都认可自己被拒绝服务的合理性?

毛象也可能会有独断专行各种封禁,但在实例层面乃至全网层面,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未出现“异见”这个概念。这儿至多只是一排非连锁的蛋糕店而已,这家不卖,隔壁很可能就卖了。

digforfire boosted

“Aschenputtel”
【弗朗茨·冯·卡茨(Franz von Stuck)是一位德国画家、雕刻家、版画家和建筑师。他以创作古代神话画而闻名。他画中描绘的迷人的女性裸体是流行的象征主义内容的典型例子。卡茨非常注重画框的设计,他自己动手设计画框,精心使用镶板、镀金雕刻和铭文,画框必须被视为整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开始受到人们的欢迎,但是直到他去世时,卡茨本身作为艺术家的重要性几乎被忘却了:他的艺术似乎是过时的,与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那一代人无关。卡茨声望渐衰,直到1960年代后期,当人们对新艺术运动重新产生兴趣时,他的作品才重回人们的视野。
1899年,冯·卡茨画这幅画时,得益于德国兄弟Jacob and Wilhelm Grimm在1812年和1819年出版了一本民间故事集,《灰姑娘》得到了广泛的宣传。这个故事版本内容非常激烈紧张。灰姑娘的父亲并没有死,两个姐姐为了穿上这只金色的舞鞋,把自己的脚都割破了。故事中并没有仙女教母,而是女主人公在母亲墓前种下了一棵许愿树。】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