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As I watch you move, across the moonlit room
There's so much tenderness in your loving
Tomorrow I must leave, the dawn knows no reprieve
God give me strength when I am leaving...

So raise your hands to heaven and pray
That we'll be back together someday

Pinned post

看到慕猫者游行,我只想说一句:那就快快领养一只回家,洗洗干净,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个账户只有两个功能:1)发广告;2)定期提醒人类一个事实:猫是神赐给人的最好礼物。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猫。”

Pinned post

晒一下咕噜妹妹收到的巨型生日礼物 有亲戚是滇池岸边的花农 说“鲜花卖不出去 年前价格低 听说这些日子收花的人都没有”

短暂和不可预知的人生需要妆点和陪伴 拥有可爱动植物的家庭更完整 :cat3:

Pinned post

鉴于咕噜又老了一岁 爷爷决定今年不当爷爷了 

改当一年外公 感受一下

另外 虽然又老了一岁 但看起来和两岁时没什么区别啊 :4120:

Pinned post

午夜音乐,来自一张非常不知名的专辑。

youtube.com/watch?v=z7vOWo5mD7

我在想是不是去炒个醋溜尖椒土豆丝,但是大半夜的,所以还是零食吧。

昨天有两位用户告知看见500 error,在此一并回复:昨天刚刚升级,可能还需要一些clean up——其实大概十个小时前又重新recompile了一遍,因为忘了实现您们要的5000字。重启几次之后,今天的情况应该比昨天好很多。

感觉最新版recompile的时间比一两年前长了好几倍。小宇宙在膨胀。内存升级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digforfire boosted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比尔·埃文斯的普世性音乐思维

译制 | 野次馬
校对 | troll_troll 咕噜猫
后期 | 瓦片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制前言】一直都觉得,和刘别谦一样,Bill Evans也有着他独有的touch。无论你此前听过某首曲子与否,不论是Kind of Blue中“宁静的火焰”(Miles Davis语),还是三重奏中的缱绻迷离,云缭烟绕,亦或是与Jim Hall合作中的珠玉四溅,你永远都能立马认出他的琴声,认出独属Bill Evans的touch。

我曾天真地以为,是他横溢的“天才”造就了这些作品。而显然,并不是只有我一人做如此想:只需稍加检索,就会发现网络上诸如“Bill Evans: An Insight into a Genius”的文章标题在在皆是,而面对这类作品中听上去似乎全无雕琢痕迹的艺术家,人们也乐得用“pure genius”一类的含糊字眼将他们的成就草草概括,也好免去了往艺术家创造力之源一探究竟的麻烦。我们总以为,艺术创作的过程神秘无比,也应该保有这种神秘性,所谓“灵感”、“神来之笔”便是笼在其上的薄雾;谁若胆敢将创作过程拆分出个一二三四,简直就是对缪斯和Hippocrene之泉的大不敬——直到我看了这部对谈。

当你听Bill Evans用至为稀疏平常的口吻,说“我不认为自己像很多其他人一样有天赋”,说自己“没有与生俱来的大才”,听他一再强调自己耗费了多少时间精力,进行了多少条分缕析与近乎做数学题一般的拆解,才能弹出那些看似信手拈来的段落——听到这些话时,此前对Bill Evans的“天才”深信不疑的听众如我,很难不深受触动。你这才意识到,影片中这个真诚、审慎地自我剖白着的Bill Evans,才是那位在即兴演奏时了无滞碍的音乐家的底色。他在这里拨开了那层薄雾,用极其冷静的口吻将这个创造性过程展开在了我们面前——创作本身也许并无定法,但如何确保艺术家的创造力随时“就位”却有迹可循;同理,妙手偶得的时刻的确会出其不意地袭来,但此前漫长而精确的训练却是其先决条件。而恰如Bill Evans本人所言,不仅爵士乐中可以找到这种轨范,人类的一切创造活动都有赖于此。译介这部对谈正是出于这一目的:无论是Bill Evans爱好者,还是想要一窥即兴创作背后究竟的爵士乐迷,又或者是对广义艺术创作过程感兴趣的朋友,相信都能从中有所收获。(野次馬)

B站:bilibili.com/video/BV1EK4y1373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E2ODk

腾讯:v.qq.com/x/page/f32526q4bq4.ht

掘火:digforfire.net/?p=18774

掘火中译:比尔·埃文斯的普世性音乐思维

译制 | 野次馬
校对 | troll_troll 咕噜猫
后期 | 瓦片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制前言】一直都觉得,和刘别谦一样,Bill Evans也有着他独有的touch。无论你此前听过某首曲子与否,不论是Kind of Blue中“宁静的火焰”(Miles Davis语),还是三重奏中的缱绻迷离,云缭烟绕,亦或是与Jim Hall合作中的珠玉四溅,你永远都能立马认出他的琴声,认出独属Bill Evans的touch。

我曾天真地以为,是他横溢的“天才”造就了这些作品。而显然,并不是只有我一人做如此想:只需稍加检索,就会发现网络上诸如“Bill Evans: An Insight into a Genius”的文章标题在在皆是,而面对这类作品中听上去似乎全无雕琢痕迹的艺术家,人们也乐得用“pure genius”一类的含糊字眼将他们的成就草草概括,也好免去了往艺术家创造力之源一探究竟的麻烦。我们总以为,艺术创作的过程神秘无比,也应该保有这种神秘性,所谓“灵感”、“神来之笔”便是笼在其上的薄雾;谁若胆敢将创作过程拆分出个一二三四,简直就是对缪斯和Hippocrene之泉的大不敬——直到我看了这部对谈。

当你听Bill Evans用至为稀疏平常的口吻,说“我不认为自己像很多其他人一样有天赋”,说自己“没有与生俱来的大才”,听他一再强调自己耗费了多少时间精力,进行了多少条分缕析与近乎做数学题一般的拆解,才能弹出那些看似信手拈来的段落——听到这些话时,此前对Bill Evans的“天才”深信不疑的听众如我,很难不深受触动。你这才意识到,影片中这个真诚、审慎地自我剖白着的Bill Evans,才是那位在即兴演奏时了无滞碍的音乐家的底色。他在这里拨开了那层薄雾,用极其冷静的口吻将这个创造性过程展开在了我们面前——创作本身也许并无定法,但如何确保艺术家的创造力随时“就位”却有迹可循;同理,妙手偶得的时刻的确会出其不意地袭来,但此前漫长而精确的训练却是其先决条件。而恰如Bill Evans本人所言,不仅爵士乐中可以找到这种轨范,人类的一切创造活动都有赖于此。译介这部对谈正是出于这一目的:无论是Bill Evans爱好者,还是想要一窥即兴创作背后究竟的爵士乐迷,又或者是对广义艺术创作过程感兴趣的朋友,相信都能从中有所收获。(野次馬)

B站:bilibili.com/video/BV1EK4y1373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E2ODk

腾讯:v.qq.com/x/page/f32526q4bq4.ht

掘火:digforfire.net/?p=18774

本站已经更新至最新版(v3.4.1)。更新后发现custom emojis无法显示图片,只能显示代码。已经手动更新一部分。您强烈需要优先修复某些emojis的话可以在此回复贴出。

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
我们共同面对着 同样的现实
这里是世界 中国的某地
我们共同高唱着 一首歌曲
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
我们共同面对着 同样的现实
这里是世界 中国的某地
我们共同高唱着 一首歌曲
啦啦啦

在这茫茫的大千世界里
难以寻找另一个你
在这茫茫的大千世界里
也难以寻找另一个我

就让它像一支歌(西湖之歌)

就让它像一支歌 别当它是一首诗
听到了声音才开始 听不见它已消失
就让它像风雨中的一阵百里香 别叫它是花园里的一盆万年青
就让它像偶然窗外飞过一片白 别叫它是深深门里藏的一瓶红
就让它像水底一弯捞不起的月 别叫它是墙上一盏吹不灭的灯
就让它像一柱儿时祈祷过的香 别叫它是小小一扇望不穿的窗
就让它像一支歌

digforfire boosted

應邀分享一版謝思煒的《杜甫集校注》( book.douban.com/subject/267968 ),書籤爲我手製。

後世杜集無不源自北宋王洙、王琪編訂刊行之二十卷本,俗稱「二王本」。此本殆不存於天壤間矣。今日所見最古者,當屬歷藏毛氏汲古閣、潘氏滂喜齋,今藏上海圖書館之宋本( book.douban.com/subject/334017 ),爲兩種南宋刻本配補而得:第一本爲「二王本」之紹興覆刻本,「下真跡一等」。第二本爲另一古本「吳若本」之覆刻本,可據以校勘《錢注杜詩》。二本缺卷缺葉,由毛扆據毛晉影鈔第一本、錢曾述古堂影鈔第二本鈔補。一九五七年商務印書館影印入《續古逸叢書》,此珍本始行於世,明清注家多無福一睹第一本也。

近來以此爲底本重勘重注杜集的,有蕭滌非主編之《杜甫全集校注》,以及本次分享之《杜甫集校注》。謝書七冊,卷帙雖過於《鏡銓》,然積薪而上,底本、識斷亦勝於《鏡銓》,私以爲乃現有「簡本」中最適合收藏備覽者。

MultCloud / G-drive:
multcloud.com/share/51e6b425-1

度盤:
pan.baidu.com/s/1q1_t2wrC-h19W
提取碼:djjz
7日內有效。

digforfire boosted

很久没译迪金森,仍然选一整年的诗按次序蜗速译,这次选多产的盛年1864。

这是Johnson版1864年的第一首,很晦涩,也没找到别人对它的分析。仅仅以迪金森其它写“日落”的诗为背景作出我自己的解读。可以参考的诗作包括“The Sea of Sunset”和"I'll tell you how the Sun rose"等。前一首把日落叫作“western mystery”,后一首中她说 “But how he set – I know not –”

对她来说,日落似乎永远与未知和隐秘相连。“它的太阳”——太阳的主人是谁?本身就是一个谜。对我来说,这首诗的魅力在于与海对话的口吻和对落日“意图”的追问。落日之谜未解,却得见船行抵岸?

Show thread

中国最著名的战舰 ready for launch at Newcastle upon Tyne 1886 with six Chinese officials on the launch platform. ALB0710, National Maritime Museum, Greenwich, London.

digforfire boosted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