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digforfire boosted

笔记费里尼 | 肥内 | 掘火档案

纪念费里尼百年诞辰

“澎湃向我邀了一篇4000字的费里尼综述,作为他100岁生日的纪念。本来嘛,这样的篇幅实际上就算结合起自己对费里尼的印象,再具体分析一两部片的一两片段,绝对足够;但我心想,实际上有几部片以前偷懒或提不起劲也漏掉了几部没看,于是想说干脆趁这机会,把费里尼所有执导作品都看过一遍,毕竟有些片看过一次也没再重看过,且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不过,万万没想到,这个回顾计画竟比我预期的还花时间,整整六天。于是我大概前三四天都还比较专心做笔记,每看完一部就把剧情整个顺过一遍,后面几部就顾不上写详细的情节了。还好,我的排片策略是对的,前20年(即从《卖艺春秋》到《爱情神话》)基本是按顺序看;1970年以后的作品,是从不熟(或未看)的作品先看,为的就是给自己空间:如果真的来不及看,那些熟的片就干脆不看了吧!总之,以下就是这些看片笔记。原本只有三万字,在这里另外收进以前写过的一些东西,但也才多凑了五千字而已,回想起来,也正常“

digforfire.net/?p=17661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这个号不时哼出的老掉牙歌词和隔三岔五的晒 :cat3: 幸福已经成功抵消了它发送的那些宏文和大制作的严肃感

笔记费里尼 | 肥内 | 掘火档案

纪念费里尼百年诞辰

“澎湃向我邀了一篇4000字的费里尼综述,作为他100岁生日的纪念。本来嘛,这样的篇幅实际上就算结合起自己对费里尼的印象,再具体分析一两部片的一两片段,绝对足够;但我心想,实际上有几部片以前偷懒或提不起劲也漏掉了几部没看,于是想说干脆趁这机会,把费里尼所有执导作品都看过一遍,毕竟有些片看过一次也没再重看过,且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不过,万万没想到,这个回顾计画竟比我预期的还花时间,整整六天。于是我大概前三四天都还比较专心做笔记,每看完一部就把剧情整个顺过一遍,后面几部就顾不上写详细的情节了。还好,我的排片策略是对的,前20年(即从《卖艺春秋》到《爱情神话》)基本是按顺序看;1970年以后的作品,是从不熟(或未看)的作品先看,为的就是给自己空间:如果真的来不及看,那些熟的片就干脆不看了吧!总之,以下就是这些看片笔记。原本只有三万字,在这里另外收进以前写过的一些东西,但也才多凑了五千字而已,回想起来,也正常“

digforfire.net/?p=17661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The relationship of an individual’s consciousness to his setting is my main theme.”

“human problems created by the powerful historical framework”

对小林正树有特殊好感 《人间的条件》那么长的片看了两遍的原因 得到了书面解释

复习五社英雄的《三匹之侍》 感觉自己当前的看点依旧在于武士介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 然后又看了一遍小林正树的《切腹》——本来情节都有些记不住了 这次看完应该是非常难忘了 作为落魄的武士对于这个传统的控诉(和最终的遵从)

相比之下《七武士》和《用心棒》确实更容易改编为西部片 可能是在这些故事里 武士们更自由 不需要为服务于制度和传统 在来自旧世界的我眼中 它们像是更轻松的娱乐片 而上述两片显然更加凝重

某些画面中的仲代达矢令我想起Henry Fonda——他长得确实比较西方人 虽然我想到的是在《西部往事》中当坏人的Fonda 不过《切腹》显然重塑了仲代达矢在我记忆中的形象(复杂 阴郁 好多反角 而且经常被三船打死) 可能会成为我最难忘的武士形象

然后 《三匹之侍》中的三个武士 不就是武松鲁智深林冲吗?我在看的时候就是这么设想的

哪句歌词最能描述您当前的状态? :bongoCat:

因为缺觉 会少活三十年
但因为伸手就能摸到小凉耳朵 会多活二十年

“爷爷 您该睡的觉我都帮您睡啦!” 咕噜妹妹表示。 :cat3:

一枚分析与自我分析案例 | 夏博 | 掘火档案

“一如上述所言,一种极强的目的性绝对支配着我的文化生活,对思维进阶的迫切需要,驱动着我按部就班的调配好自己获取文化内容的方式方法,我想读什么听什么和我需要读什么听什么已经协调一致,方向明确,条理清晰。一种系统化的,安排得当的文化生活与漫无目的的消遣取乐分道扬镳,也因此,那种自觉自律的生活无需依靠外来的指南,它由始至终被一种内生的秩序规定着文化行为,这大概就是让我彻底绝缘于微博、豆瓣等文化社交平台的重要原因。“

digforfire.net/?p=17652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两点多就下班 去chinatown买半只烧鸭 从南站出来走向牌坊的路上 想起这附近有些地点就是当年拍The Departed的现场 包括牌坊底下那家糕点铺子 还有附近某座高楼上下的生死

chinatown这家烧腊店在大众点评上的负面评价主要就是脏乱差 但这对我毫无影响 今天正好穿了件长大衣 在离家只有几步路的时候看到斜阳下自己拎着塑料袋里装着半只烧鸭的泡沫饭盒的影子 突然想起了新年复习三集《英雄本色》的第二集 不过周润发逼老外吃炒饭的那家中餐馆是在纽约

You don't like my rice? What's wrong with with it? It's beautiful to me, but to you, rice is nothing... to us, it's just like my father and mother. Don't fuck with my family. If you have any dignity, apologize to the rice RIGHT NOW!

电影就是这样成了我人生的重要体验

"The statement drew laughter from the room which quickly died off....“ ——想象中 假如德里罗写政治主题的短篇小说 应该就是这样的

梦见午饭后在家陪母亲看电影,像是电视台电影频道播的老西部片,但屋子的一面墙都成了巨幕。下午两点上课,我边看边注意着时间。一点三十分,片子终于到了高潮,是马车和枪手疯狂奔跑的长镜头,非常壮观的俯拍,但他们从我们眼前冲过之后,我突然(在梦中)笑出声来,原来跟拍的摄影机记录了西部小镇的街景,街边小店招牌中竟然有几个是中文的,而且相当现代。母亲问我笑什么,我赶紧跳起来到墙跟前把穿帮之处指给她看,她也笑了。我暗想,看电影还是得大屏幕。拉开窗帘,阳光涌了进来。一个惬意的午后,但我还是得赶紧出发去上完下午的两节课。 :cat_7:

出生——学爬——学说——学走——念书——考试——升学——念书——考试——毕业——求职——打工——失业——考试——留学——考试——转学——念书——考试——毕业——求职——打工——搬家——求职——打工——裁员——求职——搬家——打工——求职——搬家——打工——罐头——喂养——长毛——掉毛——吸尘——清理

所以我每次倒进垃圾桶的那团沾着灰尘的乱毛就是我的人生 :familiar:

掘火电台b站搬运计划 | 061 巴赫与十字

制作 心韵
封面 petit

“一位试图深入讨论巴赫宗教音乐的研究者,不可避免地会触及这样两个问题,即如何透过技术层面来亲近作曲家的音乐思想,而对巴赫宗教性作品的阐释广度,又究竟可以拓展到何种程度。借助音乐语言所具有的特殊功能,巴赫向世人阐说着的,正是他对基督的信仰,而这些饱含虔敬信心的文句和旋律,也反映了巴赫作为音乐家的自我界定。音乐结构的建造,主题动机的呈现,乐句的装饰和走向,文本在音乐中的传达和强调,这诸般音乐要素在他的作品中融为一体,超越了各自独立的表现力。正如耶稣基督为门徒讲道时所常用的手法一样,隐喻性的元素在巴赫的音乐创作中屡见不鲜。”

收听:
bilibili.com/audio/au1245745

永久链接(含完整文案、图片和谱例):digforfire.net/?p=13020

亚历山大图书馆留存的残卷中记录了一头巨型神兽吞噬月亮的事件 昨晚我也观测到了 而天文台播放的音乐则正好在描述古埃及 这是一种巧合? :salem:

《为咕噜猫而作的三字经》

长毛毛
毛长毛
长长毛
毛长长
长毛长
毛毛长

:pat_potato:

以前每次看Lang的巨片《尼伯龙根》,都遗憾那时还没有彩色,丢失了很多信息。这几天用好几次晚餐来复习《影武者》,还没看完,但为它赶上了彩色时代而庆幸。

然后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看《蜘蛛巢城》,感叹当世最适合拍《水浒传》的应该就是黑泽明了。《影武者》继续强化着这个观点。张彻七十年代拍的那些水浒相关影片,没能拍出它的气场,但是黑泽明肯定可以。很遗憾,这种画面只能永远停留在想象中了。

然后又想起自己微信的上一个也就是第一个头像便是从《影武者》里截的。看来那时真的很喜欢它。 :blobcatcamera:

digforfire boosted

2019现场二次体验 | zzzcat | 掘火档案

“从2019年初,我又开始无规律但不间断地记录一些日常。原因之一是想重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且留存一些有趣而特殊的记忆。这些年工作中往往用的都是格式文本或者纯粹和数字打交道,真到了一张白纸一件事置于自己面前,却无从下笔。前两年看的某些演出,记忆中留下的除了音乐本身,还有很多细节也令人回味。例如,有一次半场休息时捡到了一只古旧皮夹子,而另一场中一位老人和我絮叨他独自从美国某港口坐船到英国南安普顿,而那天在Royal Opera House上演《罗恩格林》是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很遗憾,那些本应记下来的珍贵细节,都没有记录,可能到了下一个20s或30s,这些细节就成了遗忘。“

digforfire.net/?p=17601

照例在🐘首发消息 几个小时后再发公号和b站专栏 原创永远是最宝贵的 伯恩斯坦表示赞同

2019现场二次体验 | zzzcat | 掘火档案

“从2019年初,我又开始无规律但不间断地记录一些日常。原因之一是想重建自己的文字表达能力,且留存一些有趣而特殊的记忆。这些年工作中往往用的都是格式文本或者纯粹和数字打交道,真到了一张白纸一件事置于自己面前,却无从下笔。前两年看的某些演出,记忆中留下的除了音乐本身,还有很多细节也令人回味。例如,有一次半场休息时捡到了一只古旧皮夹子,而另一场中一位老人和我絮叨他独自从美国某港口坐船到英国南安普顿,而那天在Royal Opera House上演《罗恩格林》是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很遗憾,那些本应记下来的珍贵细节,都没有记录,可能到了下一个20s或30s,这些细节就成了遗忘。“

digforfire.net/?p=17601

照例在🐘首发消息 几个小时后再发公号和b站专栏 原创永远是最宝贵的 伯恩斯坦表示赞同

电给了他更多自由 不再只给我们侧影或背影 代价是他和他的乐器被另一些乐器隔开了

好在他的声音一旦响起 便无所不在 :blob_raccoon_peek: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