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As I watch you move, across the moonlit room
There's so much tenderness in your loving
Tomorrow I must leave, the dawn knows no reprieve
God give me strength when I am leaving...

So raise your hands to heaven and pray
That we'll be back together someday

Pinned toot

看到慕猫者游行,我只想说一句:那就快快领养一只回家,洗洗干净,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个账户只有两个功能:1)发广告;2)定期提醒人类一个事实:猫是神赐给人的最好礼物。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猫。”

Pinned toot

晒一下咕噜妹妹收到的巨型生日礼物 有亲戚是滇池岸边的花农 说“鲜花卖不出去 年前价格低 听说这些日子收花的人都没有”

短暂和不可预知的人生需要妆点和陪伴 拥有可爱动植物的家庭更完整 :cat3:

Pinned toot

鉴于咕噜又老了一岁 爷爷决定今年不当爷爷了 

改当一年外公 感受一下

另外 虽然又老了一岁 但看起来和两岁时没什么区别啊 :4120:

Pinned toot

掘火档案 |一堂講座的備課過程|肥内

眼前有一個講座邀約,對象意向上是未來對攝影或影視感興趣的藝考生;但是講座是線上且僅有一個小時,而理想上最好講半個小時、留半個小時給聽眾提問、互動。我於是這樣設想的……

先放《春江水暖》一個鏡頭:顧喜與還沒確定關係的對象江一走著,稍早前,顧喜的四叔也來到附近,正與他的相親對象也走著,這是一個運動長單鏡,起始構圖是四叔與對象在畫面中間偏右(但隨著搖攝,他們會變成中心),聽到的畫外音是在右方近景處顧喜跟江一的聲音,他們在討論「丈母娘炒高了中國房價」的現象,由於他們一開始被藏在樹後,所以聲音似在「內」又在「外」的。隨著鏡頭持續運動,會看到這兩對男女在不同的「平面」上交錯,但顧喜這對會先繞過一棵百年樟樹,並由顧喜再次以畫外音方式複誦樟樹的說明牌子,與此同時,鏡頭離開他們上搖,以仰角拍攝宏偉樟樹,對話則來到江一說「身而為人,每個人都有自己要做的做人功課」,鏡頭這一向上搖攝,像搭配著粗壯、向上延伸的樹幹而昇華;隨後,在顧喜讀完樟樹的「介紹」後,鏡頭下搖,拍到這時走來的四叔這對,鏡頭切,然後是四叔跟對象在樹下互動:她讓他猜她年紀,他猜不出,也沒試著猜,他只想著踐行大哥的叮嚀「該牽手就牽牽手」,當然這件事也沒成功。

拿這個片段當開場有幾個考量。首先畢竟在杭州的藝考班嘛,所以放一部「杭州新浪潮」的作品似乎是合適的。其次,這個段落中的長單鏡可以解釋幾個概念:構圖、運動、文化符碼、台詞設計以及畫外音等。

首先構圖上,因為要講顧喜兩人登場時的對話情況:先聲奪人。被遮蔽時講的「丈母娘相親文化」被「藏」起來,不想被看見,那麼就意味著他們要「打破」這個「規則」。這時,我就想到順勢比較卡拉瓦喬畫作《聖母之死》,講解巴洛克繪畫透過光影與構圖一起製造出來的引導視覺動態效果,以此強調出「運動」,這樣就能順勢接著講下一個關於運動的概念。

digforfire.net/?p=18751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建筑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标记和提升人类在地球上的时光。” —— 埃罗·沙里宁 (摘自《掘火中译:埃罗·沙里宁 - 预见未来的建筑师》,经成纬至译)

那么,道路、桥梁和隧道,应该是体现了人们前进的意志。 :cat_7:

Show thread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艾伦·科普兰生日派对

翻译 | poco a poco
校对 | ricepudding troll_troll
字幕 | 瓦片
后期 | 瓦片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作曲家前言】我经常发现,真正的音乐爱好者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欲望:想熟悉艺术的所有表现形式,无论古老的还是现代的。真正的音乐爱好者不会把对音乐的享受限制在巴赫、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时期。另一方面,读者也许会觉得,有了对公认经典作品更深入的认知就足够了。但是我相信,欣赏亨德尔赋格的“问题”在根本上和欣赏一部欣德米特的类似作品是没有区别的。除了价值之外,不可忽略的是它们有一种明确的相似性。

每个人都会根据各自的能力来欣赏音乐,为了便于分析,我们把听音乐的过程拆分开来,也许会使整个过程更加清晰。在某种意义上说,人们是在三种不同的层次上来听音乐的。不妨把这三个层次分为:(1)感官层次、(2)表达层次、(3)纯音乐层次。可以把这种机械的分类看作假说,唯一的好处是对听音乐的方式有个比较清晰的概括。

所有人都应该在纯音乐的层次上使自己更敏感,这一点非常重要。毕竟人们使用的是实际的音乐素材。理解能力强的听众必须强化对音乐素材的意识,知道它们是怎么发展推进的;必须更有意识地去听音乐里的旋律、节奏、和声和音色。为了跟上作曲家的思想脉络,必须懂得一些音乐曲式的原理,这一点尤其重要。当你能听出旋律、节奏等要素的时候,你慢慢就会在纯音乐的层次上听出门道。(摘自艾伦·科普兰《如何听懂音乐》百花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曹利群译 录入:ZZ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uU4y187D

腾讯:v.qq.com/x/page/g3243konup0.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E0Nzc

掘火:digforfire.net/?p=18742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艾伦·科普兰生日派对

翻译 | poco a poco
校对 | ricepudding troll_troll
字幕 | 瓦片
后期 | 瓦片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作曲家前言】我经常发现,真正的音乐爱好者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欲望:想熟悉艺术的所有表现形式,无论古老的还是现代的。真正的音乐爱好者不会把对音乐的享受限制在巴赫、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时期。另一方面,读者也许会觉得,有了对公认经典作品更深入的认知就足够了。但是我相信,欣赏亨德尔赋格的“问题”在根本上和欣赏一部欣德米特的类似作品是没有区别的。除了价值之外,不可忽略的是它们有一种明确的相似性。

每个人都会根据各自的能力来欣赏音乐,为了便于分析,我们把听音乐的过程拆分开来,也许会使整个过程更加清晰。在某种意义上说,人们是在三种不同的层次上来听音乐的。不妨把这三个层次分为:(1)感官层次、(2)表达层次、(3)纯音乐层次。可以把这种机械的分类看作假说,唯一的好处是对听音乐的方式有个比较清晰的概括。

所有人都应该在纯音乐的层次上使自己更敏感,这一点非常重要。毕竟人们使用的是实际的音乐素材。理解能力强的听众必须强化对音乐素材的意识,知道它们是怎么发展推进的;必须更有意识地去听音乐里的旋律、节奏、和声和音色。为了跟上作曲家的思想脉络,必须懂得一些音乐曲式的原理,这一点尤其重要。当你能听出旋律、节奏等要素的时候,你慢慢就会在纯音乐的层次上听出门道。(摘自艾伦·科普兰《如何听懂音乐》百花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曹利群译 录入:ZZ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uU4y187D

腾讯:v.qq.com/x/page/g3243konup0.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E0Nzc

掘火:digforfire.net/?p=18742

这段五分钟的视频被压缩到了14MB左右。画质和音质当然都很差。

但我今天的感悟却是,我濒死瞬间感受到的那些画面和声音,和bps完全无关。它们以自己独特的解析度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一个名字就能够触发最清晰的重放。

假如一个人认为没有无损音质或是4K画质就不能完美欣赏某部作品的话,那部作品其实和他的灵魂毫无关系。

虽然8倍速,但几个大小黑影还是被压缩得差不多了。但纵身一跃和围着乱转的鱼块是不会被压缩的。 :black_sparkling_heart_black:

Hey baby, what you know good
I'm just gettin' back, but you knew I would
War is hell, when will it end?
When will people start gettin' together again?
Are things really gettin' better, like the newspaper said
What else is new my friend, besides what I read

Can't find no work, can't find no job, my friend
Money is tighter than, it's ever been
Say man, I just don't understand
What's going on across this land
Ah, what's happening brother?
Yeah, what's happening? What's happening my man? :11123:

Show thread

"The average life span of grey squirrels is extremely brief -- generally only between 11 and 12 months, according to the 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Despite this brevity in life expectancy, some free roaming grey squirrels have actually surpassed 10 years in age." 无论如何,这是一顿鱼块的早餐。 :11116:

发型越来越像矢村警长了。得去理发了。没有矢村警长,杜秋冬人肯定早早完蛋。 :11127:

在这张1958年的照片中,那幢屋顶若干横杠的大房子,就是今早海鸥漫步的废墟。附近曾经一次停靠过二十艘航母,:salem: :salem: :salem: 虽然绝大部分都是护航航母,但很多都参加过太平洋中那些最惊心动魄的海战,有的还遭遇了神风特攻队。到了1958年,它们应该已经在此停泊了好几年,几年后也像老房子一样被拆掉了。

长得和它们都不一样的USS Antietam (CV-36)占据了左下角黄金位置。

Show thread

这儿当年是胡蜂号航母的母港,所以送来飞船也很合理(航母甲板上的天线非常时髦)。最下方这张1944年的照片,根据铁道走向之类的细节判断是在这边(42年照片最上方)而不是城东北的老Naval shipyard,虽然背景中那座上面有建筑的小山看起来比较陌生——难道是后来扩建机场时夷平了?看来下半年需要读点儿书了。 :11123:

Show thread

在这张1942年的照片中,它位于照片中部偏右下。上方船坞中停着的是巨型客轮玛丽皇后号,当时已经改作跨大西洋运兵船。

Show thread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