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forfire is a user on digforfire.org. You can follow them or interact with them if you have an account anywhere in the fediverse. If you don't, you can sign up here.

digforfire @digforfire@digforfire.org

Pinned toot

欢迎您浏览我的主页 希望回关请留言或私信

拉片不可饒恕 | 肥内 | 掘火档案

“直至今日仍有人要用“反西部片”给《不可饶恕》贴标签。当然,要是与《原野奇侠》(Shane,1953)这类以极端“程式化”的方式来构筑一部“超西部片”(巴赞的说法)相比,《不可饶恕》既不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过客(戈达尔所以说美国人,特指西部片,都在说些没头没尾的故事;没头可能是真的,但基本多数有一个尾,除非,他所指的是想要看到“牛仔与女郎从此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这样的结局……),更没有潇洒帅气的男主角。但是,这部片基本仍符合“复仇型”西部片,并且,可以归类在1950年代末慢慢成形的“衰老西部片”的设定:主角多数是中壮年牛仔,这些苟活但曾经风光过的传奇,往往要经受归隐或重新在社会中寻找安身立命的位置,同时又不时想著往事荣光的这类纠结。这种亚类型的出现丝毫不让人意外,因为在1930到1950年代风光一时的西部片明星大概也都已迈入中老年。其中最经典的例子或可算是唐‧希格尔于1976年执导的《神枪手》(The Shootist),由当时..."

digforfire.net/?p=16557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digforfire boosted

Sometimes you make me feel
Like I'm living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Like I'm living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It's just the way I smile, you said

I think it's dark and it looks like it's rain, you said
And the wind is blowin like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you said
And it's so cold, it's like the cold if you were dead
And you smiled for a second
I think I'm old and I'm feeling pain, you said
And it's all running out like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you said
And it's so cold, it's like the cold if you were dead
And you smiled for a second
Sometimes you make me feel
Like I'm living at the edge of the world
It's just the way I smile, you said

(2016)“日前,一列和谐号高铁列车从新建成的北盘江特大桥呼啸而过,历时6秒。这标志着世界最大跨度的钢筋混凝土拱桥-沪昆高铁北盘江特大桥建成通车。”

“2017年6月底至7月初,沪昆高铁贵州段发现一些隧道存在偷工减料与施工质量问题。原设计时速350km/h的中国高铁最大跨度桥梁北盘江特大桥两侧隧道渗水严重,动车至此必须限速至70km/h低速通过。...央视发表评沪昆高铁偷工减料《中国高铁岂容硕鼠作祟》。”

“且限速路段通过时间长达近20分钟,极大影响了沪昆高铁正常运行。”

这意味着大桥不再一闪而过?也好,能更从容地看看这座桥和这条河。

太早表态的问题是可能要面对大型反转 但不抓住时机就会丢失点击量 眼球经济从业者的难题

大量账号日复一日都在宣扬一种理念和攻击另一种理念 完全不愿意也不可能去体现自己的“framework of principles”

后者最好的体现依旧是对人生道路的选择和日常生活的细节。

估计全球大部分cv313粉丝(两百人左右?)都看了吧 而位于中国的那八个人看的是b站版 圆满
youtube.com/watch?v=xfXxbp6ZOB

关于旅行者号金唱片选择巴赫和贝多芬的考量

发现Deejay.de发货邮件里的包裹追踪用的是17track的链接 看来确实是一个中国人做的面向全球的服务的小实例 我track国际小包时也常用这个 比ems和中国邮政小包的站方便多了

digforfire boosted

今天做了一个挺特别的芝麻蛋糕,质感介于面包和蛋糕的中间,口味介于甜和咸的中间。蛋糕里的芝麻味层次丰富,来源于tahini,打碎出油的芝麻和一大把生芝麻,还有一小勺麻油提一提味。加了酸奶中和了tahini的腻也让蛋糕更加松软,四周都撒了芝麻粒和白糖,烤出来每个边都是脆的。最后还用了一点小技巧让切面看起来有漩涡的感觉,虽然我做的有点失败😅
其实我很喜欢做quickbread,不用事先软化黄油,可以用手边现有的水果,我最常用的是放久了忘记吃的香蕉。一碗干的一碗湿的材料简单混合在一起,花半个小时就可以烤出香喷喷的蛋糕。今天做的这一款稍微复杂一点,大概原理还是一样的。之前做过蓝莓酸奶muffin也非常好吃,下次试试酸奶加别的水果或者香料🤔

bonappetit.com/recipe/swirled-

慈菇真是一种耐贮藏的食物

据美国媒体报道,虽然加州州长加文-纽森正式宣布放弃建造洛杉矶至旧金山预计耗资773亿美元的高铁项目,但该州仍将继续发行高铁债券,为该项目保留的一段119英里(约合191.50公里)的线路筹款,预计这段线路的建造成本将高达106亿美元。

  2008年,加州选民投票批准发行99.5亿美元的债券,为高铁项目筹资。迄今为止,加州政府已发行了33亿美元的高铁债券。

  虽然纽森宣布放弃旧金山至洛杉矶路段的建设,但已于2015年动工的加州中央山谷路段的建设工作将照常进行,预计将于2027年完工。

  连结贝克斯菲尔德(Bakersfield)和默塞德(Merced)的这条线路将跨越加州最主要的农业区,目前预估成本已由最初的60亿美元大幅提高至106亿美元。加州政府将在未来几个月公布最新的成本预测。

  共和党人卡尔·德马约(Carl DeMaio)计划在2020年进行一次投票,以完全取消该项目的资金。他说,选民们十年前不会想到,他们得到的只是中央山谷的一列火车,而不是连接两个主要城市的列车。他说:“事实是选民被骗了。”

好奇中间这段的使用方式:租个车到起点,买票上车到终点,再租个车?

digforfire boosted

这几天准备辞职非常忙有一堆琐事要处理,今天终于可以早点回家做个饭。因为要搬家了所以整理了橱柜想尽量把食材全都用掉,翻出了几个炖参鸡汤的药材包。其实我一直以来对韩餐都不太感冒,这也是学姐搬家之前给我的,今天做了意外的好喝!
和平时炖鸡汤的方法差不多,整只洗干净之后肚子里塞进浸泡过的米红枣人参还有整颗的大蒜,剩下的药材放在外面一起煮就好了。加冷水没过所有的食材大火煮开,捞去表面的浮沫之后转小火炖一个小时,出锅前加一点点盐调味。
完全没有用到葱姜料酒,鸡汤散发着
着淡淡的药香。我觉得最好吃的就是煮软的米饭和大蒜,混合鸡油还有红枣和药材的香气入口即化!

youtube.com/watch?v=JUmFtHqwrn

如今的parody号一眼看上去几乎乱真 毕竟本主近期的理念似乎践行着“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大产” 而前天 加州才宣布高铁计划中的绝大部分将会无限期延后

“1913年春,山东福山商人朱克赓(字东海)向逊清皇室奏请:在静明园宫阴外以南附近,租用清宫官地二十余亩,建造啤酒汽水公司。引用园内玉泉水,招股十万圆,每股五十圆,地基及泉水作为一百股,“以昭尊崇皇室”。

由此成立“玉泉啤酒汽水公司”,并引进西方啤酒汽水生产技术,很快酿造出第一批啤酒汽水,并首先送给逊位的清皇室品尝:

计有:“柠檬四箱、香槟苏打一箱、香蕉一箱、樱桃白兰地一箱、菊子二箱、菠萝一箱”(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清溥仪内务府档案”)

民国八年八月初十日,公司得到逊清皇室的批准,在京西一带创办啤酒汽水零售点。”

假如这个厂还在,我会很乐意尝尝它的产品。

digforfire boosted

这支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的萨克斯大乐队没有一个固定的乐手阵容,他们根据Gilbert Artman导演编排的作品要求随时增减人员。当演出需要合唱、舞蹈等艺术形式配合,舞台上就会出现他们临时招募的合唱团与舞者。他们于世界各地举办演出时也会将当地的音乐家招揽麾下,如中国、日本、印尼的乐手也都曾于Urban Sax在他们各自国家的演出中登场。

但一些匪夷所思的演出要求不仅淡化了作品中的音乐家成份,也将Urban Sax多媒体艺术的本质凸显出来。全部登台演出的乐手都要头戴黑面具,身穿白色太空服,观众永远不会知道谁是谁,没有谁是主要的,甚至音乐都是次要的,它只是一个连接声音和视觉艺术的媒介。偶尔根据要求,乐手又会摇身一变,身着盛装连衣裙招摇过市。乐团的演出舞台也同他们的服装一般花样繁多,从剧场到大街上再到船上,他们总是在场地的不停移动变换中发挥作品各个声部的音响效应。所以,无论如何不能仅以单一的音乐平面化的去考察Urban Sax的充满科幻寓言的未来主义作品。

digforfire boosted

Lard Free的电子太空音乐依赖于对合成器音色的开发,而Urban Sax则抛弃了合成器,他们用不同音调的萨克斯的差异化组合达到模拟太空音响环境的目的从而摆脱了这种音乐对电子合成器的过度依赖。他们用清一色的原声萨克斯演奏电子太空音乐,这一创举着实喜人,但他们将简约主义手法成功编配到萨克斯大乐队身上这一实践却完全应上溯至50年代Moondog和他的乐队对简约音乐模糊的探究。

在Moondog时代,简约主义理论尚不完备,没有形成一套严密的作曲法则,也没有一个可遵循的范式为人效仿,因此Moondog的简约主义天然的具备自然性,这同后来的Krautrock音乐,以及Urban Sax的早期表现异曲同工。但自然性终归要凝结成规律,服从法则的监管,后来的Urban Sax还是向意图明确的简约派范式义无反顾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