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forfire is a user on digforfire.org. You can follow them or interact with them if you have an account anywhere in the fediverse. If you don't, you can sign up here.

digforfire @digforfire@digforfire.org

digforfire boosted

孤独的教授
在北京某酒吧 刚才

永泰李干好吃得不能停 下次再去买三罐

“嘴巴”这个词是不是不够书面?我是这么觉得的。用“口”不够特指,而“口腔”则描述的是内部。相比之下,眼睛,面部,颧骨,前额,头颅,看起来都更适合出现在文学作品中。鼻子、脖子和耳朵稍欠,大概也是因为它们也包含了不那么严肃的字。而嘴巴的问题更严重是因为它有个口字旁,看起来更像是口语。

先把巴字去掉吧。但有时候一个字又无法调控句子的韵律。

嘴 本义:同“觜”。猫头鹰之类头上的毛角。😹

Dead Can Dance的唤术与套路 | 掘火档案 | 王莫之

““唤醒沉睡的人”——不,不光是人,还有女神——我在听Dead Can Dance的新专辑Dionysus,思绪一个错步,上到第三十九级台阶。且慢,不是“上”,更恰当的表达应该是“下”。“

digforfire.net/?p=16210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英語 Sexuality 的漢譯和華人性觀念的革命》(感觉需要琢磨一下这个词的译法 搜到一大篇:
sex.ncu.edu.tw/publication/201

转眼就七点多了,赶紧去买菜(三个礼拜没买了 基本吃空

接下来半个月的计划:1. 译完这本书(虽然还有六七十页) 2. 写完长篇的自我分析 或许有助于推销 3. 把年初拍胸保证的电影书翻译捡起来 译一章发在掘火 4. 拖着没写的Mutek音乐节游记拾起来?5. 承诺的酒评,要不混合着写个年终自白? 6. 收拾仓库 扔掉一些箱子、碟和书(真没有这个习惯 7. 上周末给孙女清理了一下牙石 下周末沙发上复查......忙了一年挣来的假期 也就这样消耗掉了

“我们出发之后,他的相机被扔到前座上。它关于痛苦和激动的无形银制记忆已在属于它们的黑暗卷轴上蒸馏完毕,而与此同时,在我身后,凯瑟琳最敏感的粘膜表面无声释放着自我复苏的化学物质。” —— 黑暗的现代诗篇。不过翻译的最大乐趣之一在于慢速感受动作。上周刚翻完Crash中作为科学实验的撞车情节,作者自己以慢慢动作去描述录像的慢动作回放,而译者以慢慢慢动作翻译和感受了他的描述。

年末突然蹦出一张神作,来自德克萨斯州百无聊赖的达拉斯 。试听:

delsinrecords.com/release/6283

digforfire boosted

先进媒介与终极关怀(作者:@ayame9joe

👉indienova.com/indie-game-news/

我觉得相当有趣的一个观点就是游戏作为一种隐式宗教(game as implicit religion)。换句话说,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话,游戏和宗教有很多相似之处。可能我们看到这样一个论点自己会首先想起许多,比如我可能就会想到说玩家群体,像是蓝绿阵营等;或者说就是粉丝文化。因为在一些流行的讨论之中,我们也常常看到将尤其是粉丝文化与宗教狂热作为对比的例子,这个观点在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并不新鲜。但是这并不是这个概念所要强调的内容。它反而是要向上去承接一些胡伊青加提出的内容,比如说,游戏与宗教都建立在参与者对于规则的自觉遵从的前提之下,并且由此形成一套行为模式。

digforfire boosted

***有没有同去的同学?***

范景中x白谦慎

15-19世纪中国绘画史中的古典复兴运动
——从吴门到董其昌、四王及其流派

上海图书馆讲座

讲座时间
2018年12月23日(周日)下午2:00

讲座地点
上海图书馆正门四楼多功能厅
(淮海中路1555号)

作为白老师的资深粉丝,已报名!✌️

小津现存作品列表与短评 | 掘火档案 | 肥内 阿树 LOOK “既然坊间许多小津相关读物都已巨细靡遗地罗列他作品的明细,在此,基於评论的精神,几位共笔作者分别对现存的37部小津作品做出短评,或可供读者一个观影的参考。“

digforfire.net/?p=16194

digforfire boosted

一位姑娘,养了好多漂亮的大鹅,银色鹅冠,金色项背。有一天狂风大作北方闪电,吹走了她的几只鹅。她回到家,让母亲帮她梳理了金发,烘烤了面包,背上行囊,外出找寻她的大鹅。一路上她遇见了许多农夫、各种生灵,而最后她遇见了三位新娘和一位年轻人,指引去了一栋大屋子 - mõõlu,里面有漂亮的装饰,精美的餐具,可口的食物。可她发现,她坐的是丢失的鹅骨头做的椅子,吃的是鹅肉做的食物,喝的是鹅血。
另一位姑娘,唱的歌很动听,凡事听过她唱歌的人都觉得她的过着幸福的日子。然而姑娘却是在吟唱心中的悲哀,泪水流过脸颊,流到胸口、膝盖、双脚,流淌着,村里的牲口都喝着了她的泪水。
北欧或者欧洲北部的歌手嗓音都纯净、朴实。偶尔却冲击出无与伦比的高音,那种高音毫无纯净、朴实可言,却充满着不协调和黑暗,好似长期极度抑郁中的爆发。
这种淳朴的历史吟唱和极度不协调的高音,只有在极夜中生活的北欧乐者才能在一首曲子中完美融合。是因为他们的天空有极昼、有极夜,他们的故事很淳朴、也很黑暗。

(故事由Maarja Nuut在她的Maarja Nuut & Ruum音乐会中讲述。)

tree diagram应该译为树状图还是树形图?google一下,返回55,100,000 vs 77,000,000,所以后者。😹 其实我是觉得形显然要比状更加偏重实体

偶尔翻出来听听 非常温馨 顺便又一次感叹这里面的声音真的是泽被后世

听到外屋异动 赶紧奔出去 不过看在今年到了十二月只发生了两起的份上就不打骂了

Phill Niblock - Music For Cello看起来又是耳鸣人可以使用的psychoacoustic mask

“Descent Plus has four cello tones descending one octave over twenty-two minutes, from 300 hertz to 150 hertz” 看到这儿 想起九十年代翻译的某篇音乐文章 里面用bpm来讨论不同的电子音乐 一个高度量化的时代

soundcloud.com/importantrecord

没钱买gopro的人只好这么搞 昨天温度在零度上下 但📱暴露一会儿之后还是开始不听使唤 有保温手机套这种东西吗?或者某种化学加热贴

digforfire boosted

CTO真正的点睛之笔还是对电颤琴、电声和电吉它的运用,虽然管乐组并不强势,但经过电声专家的实时电音处理后,其声音却成倍增长,音色变化多端,一股未来主义声波经过电颤琴和电吉它的悬浮缀饰,俨然催生了一部悬疑科幻音乐。

与之相较,德国和英国的自由交响都显得太过死板古旧了。AV Sclippenbach和他的Globe Unity Orchestra大量的铜管木管乐器有头重脚轻之嫌,他们放弃了贝斯,只保留一架鼓,让出大片空间供管乐器奔腾,钢琴勾勒出音响的河道,使交叠错落的管乐声不至于泛滥成灾。英国人仍保留着对古典音乐的审美趣味,Barry Guy和他的London Jazz Composers Orchestra孜孜不倦的描绘着文化古迹,复述着欧洲历史,他们少了一股探究未来的愿望。Evan Parker Electro-Acoustic Ensemble尽管探明了电声即兴的方向,但他们却刻意疏远了大编制形式。维京人综合了前人的音乐成果,把器乐即兴上升到对音响环境的探索上,他们代表着自由交响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