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醒来前的最后一段梦是我看手机发现是十一点零五分 上午最后一节数学课已经迟到五分钟 干脆决定逃课 按了手机右上侧的一个按钮 那是直接拨打母亲手机的APP 我应该是应该打过很多次从未能接通 只是看到接下来会有一个小时空闲就再拨一次 但这次出乎意料地接通了 电话里传来的是大表姐的声音 她说母亲出去了 她说母亲刚才在给我写信 还念了放在桌上没写完的信 大致是描述窗外的日出日落

然后我就醒了 但依然继续着梦中最后的感觉——也就是说 母亲还在云南 其实这个感觉并没有错

大表姐虽然对我说过给墓拍照不好 后来在去祖坟时也曾给我发来照片 而她在很多年前确实也念过还在上大学的我写给母亲的信

因为能和这些最深邃的愿望式记忆相遇 睡觉对我来说不算浪费时间

也会经常俯视熟睡的孙女 想像她梦见了什么—— 深夜大雪的故居 某种好久没吃的脱水肉干 一个还没有白发苍苍的爷爷 某天爷爷出门上班之后窗外掠过吓她一跳的罕见的信天翁 之类的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一头掘火的长毛象。掘出的不是掘火档案那样几周一次的大火,而是星星点点不停闪烁的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