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喝Southern Comfort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带了一瓶回家给老爸,其实是自己想尝尝,因为Janis Joplin。如今早就不听她了,但这次再尝,终于注意到它的水果香气。

座位上的纸箱里是给咕噜猫买的航天飞机,竟然也走过了61号高速公路,目击了绵延数百里的炼油厂。

Follow

这些从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机场国际机场起飞后拍的照片,某篇文章应该是用了一张,但未指出背景中蜿蜒的密西西比河,河中列队的驳船令我想起黄浦江上的运沙船,而河畔河畔烟雾弥漫的炼油厂就是当天早晨我车窗外的那一片。

右侧是Lake Pontchartrain,湖中有世界上最长(38公里)的水上桥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