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梦见部里为了攻克某疑难杂症,命令我负责铸剑。我们和铸剑师进行了简短的电话会议,特别提到因为可以是dagger形式的,所以几个月内应该就可以完成。

场景是灯光暗淡的外屋和里屋,由一扇门和一扇窗相通。外屋右侧是大门,与内窗相对的外窗被极其厚重的窗帘遮蔽。窗台上摆着电脑显示器,我坐到里屋床头栏杆上,贴近显示器上暗色主题的Outlook,准备将铸剑需要的具体技术信息和图样发给铸剑人并且cc部里所有人。这时铸剑人直接走进来了,他穿着长袍,走近显示器一边阅读我已经写出来的描述一边和我讨论。邮件的标题是The Ten Faxon,也就是剑的名字。

两个屋子的墙上都排满书架。外屋拥有厚重灯罩的一盏白炽灯从天花板上垂得很低,灯光无法照亮书架,但照亮了里屋墙角的一堆关于剑的专业书籍。我们都同意这把剑很快就能完工。我送走铸剑人,没有关门,俯视楼梯井里交错的其他部门的灯光,又看看外屋白炽灯下一堆技术期刊,暗想,疑难杂症部的工作领域越来越宽了。

(醒来后感到吃惊的是The Ten Faxon这个名字,它是我多年前去Quincy看过的一家公寓,虽然不直接坐落在水边,但高层能望见海面。这家公寓在几年前就已经改名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