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音乐厅里的民间音乐

翻译 | 观乐
校对 | 经成纬至 ricepudding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在这一集中,博学者的音乐的与自然人的音乐被轻而易举地联系起来。漫布地球上的各个民族有着天差地别的口语语言,而语言逐渐生出迥异的音乐性的听觉感受,这时的音乐仍是自然、简单的,其变化的速度迟缓,保存有其恒久的原始本质,在爆炸式的社会发展中似乎早被遗忘。反而是“横空出世”的古典乐,生来就显得前所未有的老成,能够容纳更多变化,不断壮大、扩展,隐藏起自己的出身,建立起普世的音乐语言,并带来无数的乐团、音乐学校以及音乐厅。古典乐和民间音乐逐渐代表了两种看起来截然相反的生活方式。但倘若强势的前者试图了解自己——就像哲学要求人类做的那样——结果便是,它一直受着后者的支持,后者是前者的源泉,甚至每一个作曲家乃至演奏者,都有着自己民族的性格。从音乐家的母语和作品听觉上的相似性,到民间音乐对音乐厅音乐更为隐秘的影响,在卡洛斯·查维斯、康特卢布、查尔斯·艾夫斯独具民族特色的作品,以及莫扎特的《降E大调交响曲 》第三乐章优美的灵光中,民间音乐一登上伯恩斯坦的舞台,许多动人的关联就将被充分揭示。于是我们意识到了某些普遍规律——完善、恢弘之物往往是从原始、简单之物发展而来的,在某种意义上,磅礴的古典音乐乃是每一日常对话的总和,我们每说的一句话,都有潜力成为一种乐音。这种潜力像查维斯《印第安交响曲》中的木琴一样,演奏着人类在所有音乐中得到的某种真理性的体验:“它似乎拥有着自己的原始生命,无论其余乐器如何变化,都决不会停下自己的旋律”。 (观乐)

B站:bilibili.com/video/BV1ay4y1z7W

腾讯:v.qq.com/x/page/r3205iqpgom.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Dk3MTg

掘火:digforfire.net/?p=1851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