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幻想变奏曲

翻译 | poco a poco
校对 | troll_troll ricepudding
字幕 | 经成纬至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幻想和现实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中国传统理念里,幻想没有什么地位,就连最不讲证据的宗教也要我们立足现实。中国特色佛法大师六祖慧能就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中国人相信真正的道理不再脑海中,它离不开狂劳颠倒华相。西方人有不同的想法,柏拉图主义告诉我们,理念绝对而永恒,现象暂时且不完美。依据头脑中的理念不断改造世界的过程,后人称之为进步。

抛开宏大叙事,我们也都生活在自己创作的小说里。像愁容骑士一样,我们早早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歪曲事实。怀疑喜欢的人对自己也有好感,因此对着对方的自动回复也能聊一整天。格雷厄姆·格林《恋情的终结》里,主人公怀疑情人不忠,千方百计非要证实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大概也只有这种强大的脑补能力才能写得出狂热的爱和猜忌,写得出好看的文学。在社科领域,事实被范畴建构起来,思考和表达都被套上人为制造的概念体系条条框框。比如说,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每次人们唱着兄弟姐妹爱我中华,我总会对着门口电线杆上不知谁喷上的“河南烂种”四个大字陷入沉思。当然,一学区之隔也能产生鄙视链条,何况我们最瞧不上的是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即便如此,我住在海淀,海淀就是我家,我住在朝阳,安全文明就要依靠我们大家。

伯恩斯坦对堂吉诃德的解读是柏拉图主义的回响,充满着美国式的乐观精神。这种乐观来源于相信美国梦可以实现,相信向上流动的可能,相信生活由自己不由别人主宰。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是另一种堂吉诃德,你也见过这种人。他们扮演着绝对不是异装癖的乖巧学霸,扮演人人都很爱我的网红主播,扮演现实生活极为充实因此不会再想到童年心灵创伤的social butterfly。我们只要咬紧牙关,keep a stiff upper lip,就可以扮演下去,假装与风车决斗是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事情,而忘了自己的可悲处境。某种意义上说,现实根本不存在,我们都是堂吉诃德。(poco a poco)

B站:bilibili.com/video/bv12K4y157L

腾讯:v.qq.com/x/page/x3219di5ro1.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A1MDU

掘火:digforfire.net/?p=18585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