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前几个月收到豆邮,提到“老哥到现在还在坚持做网站,真令人敬佩”。 其实老哥想的一直都是:万一在各种公共平台上被消失,自己的网站是个备份和走散之后集结之处。

但网站其实也活在网站托管商、网络服务商和域名解析系统的仁慈之中。掌控信息基础设施的才是真大佬。而Parler、Newsmax、OANN、RSBN、NTD等等根据自己在金字塔中的位置,被掐掉的难度各不相同。那些只通过Youtube或podcast一个渠道投放的那些聊天节目都是小蚂蚱。

虽然公众对媒体的不信任已经达到极致,但还是需要渠道获得信息,想从政的也需要渠道推销自己。现在这种趋势不改变的话,美国以后基本上就一党化了——在这段日子里,liberalism或成最大输家。

而媒体的自我定位和心态是?这是NYT大选前夜贴出的一段推文,但很快便被迫删除,因为被普遍指责媒体并无declaring谁当选的这个角色。不过,大选后Twitter在推文下和Google在Youtube内容下做标记注明谁胜选的做法,说明想接管这个角色的并不止于媒体,还有平台。这种做法在1月6日之前已经实施了很久。

另一个是ABC Political Director昨天的一段推文,其中的cleansing...the movement也是热点,似乎也已经删除了,因为从一个媒体人嘴里听到这样的用词,确实刺耳。

declaring,cleansing,都算是大词。

Show thread

毛象的各种app,包括付费的,只在刚建站的时候尝试过。彻底停用这些app如今已经快两年了,网页版,无论是在电脑上还是手机上,都很好用。

2013年,电台开播3年后,我给它编了个app,但后来一直时间没更新,每年继续交着一百块苹果程序员年费——这比起其他运营费用算是小头,但我却总觉得它并不合理。大概交了三四年之后还是没时间更新,终于停交买路钱,app自然也就下架了。

从用户角度一直认为App看似提供了便利,但增加了一层用户不知道的数据收集和处理,所以一向是能不用就不用。

Show thread

@digforfire 立场偏见明显却想要当仲裁者的媒体,这真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Absenta_sunflower 媒体作为高级influencer出现在社交媒体上,社交媒体管理者作为enforcer来调整各种声音的权重——publisher和platform高度合作,在当下基本可以佛挡杀佛了。不过假如有不合的那一天,先倒下的还是媒体。

@digforfire 以扎克伯格为例,平台利益优先,确实是媒体先倒下。只是觉得如今这种一边观点统治天下只会加剧割裂,但不解决割裂起因讨论平台媒体也没什么用。
只是今天看着自认为“公正中立”的媒体毫无底线的证明推特决策正确没有违和言论自由之类的谎话,再一次失望罢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