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看到有人拿蛋糕店的例子来说明推特有权拒绝服务,被拒的可以去别家嘛。听起来很合理。

但是,在某些国家,引发被拒绝服务的言论常常都有着相似性。虽然看起来都像是企业层面的操作,但大方向都是为了遏制某种言论的传播。美国也是一样,达到垄断规模的服务商似乎也都是同一种操作。

把大企业的行为和它背后的力量(可能是政府,可能是反对派,也可能是其他金主或者教主)分割开来,可能吗?在其他各处被销号然后涌到长毛象的难民也都认可自己被拒绝服务的合理性?

毛象也可能会有独断专行各种封禁,但在实例层面乃至全网层面,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未出现“异见”这个概念。这儿至多只是一排非连锁的蛋糕店而已,这家不卖,隔壁很可能就卖了。

@digforfire

?

跟“censor左派”有什么关系?

禁封gab基本上算是毛象一个共识了。很多实例甚至封禁了所有不封禁gab的实例。

@faketaoist 实例之间的这种行为更像是用户间的block,被封的gab及其用户也并不是使用其他这些实例service的customer。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