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Amazon已经把Parler从aws上踢出去了,回头看上午看见的左边这一则,算是做个铺垫?右边则是对这些状况的一些思考。认为1984只能由政府实施的,确实比较幼稚。特别是内部咬成50:50什么也干不了的政府。

Follow

Alexei Navalny(就是前段时间被俄罗斯毒杀未遂的那一位)的一个thread:

@digforfire 对推特的批评有道理,但这个case没太大价值,专制政府想找借口很容易,不差川普这一个例子;川普堂堂总统也不是弱势群体,想发声有的是办法,一个电话打给Hanity就好了,支持信息言论自由不如去声援SciHub这类的case。

亚马逊拔线这个有点狠,不过如果关注过8kun的流浪史就不应该意外。

@light 川普的案例其实是长期以来保守派被删帖封人现象的一个climax,现在的各种抗议并不是只为了他一人,而且保守派内部也发出了他当初对这类封杀没有行动最终自食其果的批评。

传统媒体的一个问题是它们越来越依赖于二次传播,而且news cycle越来越短,去年十月份NYPOST被推特和脸书急封过两天解封并且收到一个形式上的道歉,算是完美阻击news cycle的范例。

我觉得各种类型的例子都应该有,面对最广泛的人群。讨厌川普认为他被封活该和认为Sci-Hub侵权被封合理的都大有人在。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