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个月收到豆邮,提到“老哥到现在还在坚持做网站,真令人敬佩”。 其实老哥想的一直都是:万一在各种公共平台上被消失,自己的网站是个备份和走散之后集结之处。

但网站其实也活在网站托管商、网络服务商和域名解析系统的仁慈之中。掌控信息基础设施的才是真大佬。而Parler、Newsmax、OANN、RSBN、NTD等等根据自己在金字塔中的位置,被掐掉的难度各不相同。那些只通过Youtube或podcast一个渠道投放的那些聊天节目都是小蚂蚱。

虽然公众对媒体的不信任已经达到极致,但还是需要渠道获得信息,想从政的也需要渠道推销自己。现在这种趋势不改变的话,美国以后基本上就一党化了——在这段日子里,liberalism或成最大输家。

Follow

毛象的各种app,包括付费的,只在刚建站的时候尝试过。彻底停用这些app如今已经快两年了,网页版,无论是在电脑上还是手机上,都很好用。

2013年,电台开播3年后,我给它编了个app,但后来一直时间没更新,每年继续交着一百块苹果程序员年费——这比起其他运营费用算是小头,但我却总觉得它并不合理。大概交了三四年之后还是没时间更新,终于停交买路钱,app自然也就下架了。

从用户角度一直认为App看似提供了便利,但增加了一层用户不知道的数据收集和处理,所以一向是能不用就不用。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