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午后补觉,梦见收到了一个装着母亲遗物的巨大衣箱。我把它放在通向院子的纱门边,在午后的阳光中将它清空之后,发现箱内沿着箱边凹陷的一圈夹缝中积累了不少经年的灰尘,我把灰尘聚成一把掏出来,起身走到龙头边用流水冲洗。灰尘迅速荡涤殆尽,手中留下了深蓝、深绿和深紫的几簇小花,像是用玻璃或是塑料做的装饰品,年代久远风格素净,花朵都是细长的棱柱体或是圆柱体,一端被切割出钻石般的简单切面,在流水中映着院子里的光亮。当时我想,这些似乎就是母亲毛衣的常用颜色。

然后,我坐回箱边的地上,思考清理出来的几十双旧拖鞋该怎么办,母亲的声音在身边想起:还可以穿。这时我渐渐开始明白这是一个梦,但脑中还是冒出了三句话:

第一个八百天,感受她的慈爱;
第二个八百天,感受她的亲密;
第三个八百天,感受她的无所不在。

我随即一个小学生般意识到,应该把百换成千。

醒来之后,我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做个计算,发现自己在梦中的数学能力基本正常。而在此之前,我还从未把和母亲的关系总结为这样的三段。

就在四天前,也做过一个关于很多鞋子的梦,也记了下来,但没贴出来:

在家负责收拾屋子 大家都说家里东西实在太多了 但都感觉假如好好装装箱子其实也能收拾好 好多没穿过的透明塑料盒装的新鞋子 大部分都是我买给我妈的(貌似美国打折时买了很多)但我妈比较节省所以都没穿过 然后我找了很大的纸箱子把这些盒子装进去 暗想 这样的大箱子其实水运回家也不贵 可以清理出很多空间 然后还找出一些鞋店用的结实的木头里嵌着金属的工具 看起来不错但是磨损了 我问我哥还要不要了 我哥说店里用过的不要了吧 然后我们又说要不然问问爸爸 然后就给他留着了(因为看起来确实像是小时候 他工具箱里的东西)

看来需要好好记梦,既然有这么一个稳定的地盘。

Show thread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