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下午的阳光中,我一个人在小学操场上晃悠。当时的体育课经常安排在下午,我似乎能看见我们班正在操场某一侧排队锻炼,但我低头装作没看见,绕着教学楼溜出学校了。很快,朝东的前方路边出现了一条学生拍成的一字队形,定睛一看发现是高中同年级的一班。我暗想,要是顺着走下去很快就不就和我们班迎面相遇了吗?我赶紧走了一条朝南的岔道落荒而逃。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了,对面迎面走来几个刚放学的初中同学,我再也没法躲,对他们说这几天生病所以没去上课,宽容的他们笑着表示理解。然后我改走一条朝西的路,边走边想,逃了这么多课,特别是体育课,还能毕业吗?不过体育老师或许不在乎,不会报上去的。然后路转向了北,貌似成了学院路,但是前方有一条通向日落的岔道是海淀斜街。这时我想已经快五点了,要不去斜街上南口附近某家还不错的饭馆打包买点吃的带回学校宿舍?然后我拿出手机一边走一边在外卖菜单上操作,想买一份凉皮和一份清真酱牛肉,但点来点去都没法操作,这时已经走到了岔道,我想要不干脆直接去饭馆吃得了,带回宿舍的话,下午五点同学们都打饭回去了。前方林荫道已经渐渐暗淡下来,下班的人慢慢多了,路边杂货店也把各种蔬菜箱子摆出来了,我决定等我妈下班一起去吃。

感想:暴露了对集体活动的终生反感。暴露了很多年没吃北方食物的现实。暴露了对大学头两年自由探险生活的思念——海淀斜街其实是一条从黄庄路口通向图书城南口的小街,大学头两年去得比较多,应该早就没了,这个梦把它嫁接到了学知路口。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