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掘火中译:密话贝多芬

译制 | 热心网友罗某
校对 | 经成纬至 野次馬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在贝多芬诞辰250周年之际,这部纪录片通过分析他两千多封通信,揭示了他的私人生活。他的许多信件和笔记记录了他宏伟而悲剧的一生,讲述了他的性格、他的爱情、他艺术的创新思想、他的人文主义思想。

我们演奏与研究一位作曲家应该先做到“知其人”,而贝多芬这样一个伟大的、音乐史上的丰碑更是不应错过。谢谢各位欣赏。(热心网友罗某)

b站:bilibili.com/video/bv1ch411p7Y

腾讯:v.qq.com/x/page/x3274m56y19.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gwNDQ

掘火:digforfire.net/?p=18836

@digforfire

抱歉 如果贵网站认为 "我们演奏与研究一位作曲家应该先做到“知其人”"

我将拒绝 回答贵网站主编问我的 一切问题

@Holborne @digforfire 我转的时候就在想点师的回复。不过我心里想,在音乐之外,额外知道一个有趣的人,也不错。

@simplesimon @digforfire

对不起 我承认 我喝多叻 说的是 酒话

但是 really sadly
我真的 真的 没法忍受 根本不会阅读乐谱的人 谈论所谓 我们演奏与研究一位作曲家应该先做到“知其人”

JUST SIMPLY NO NO NO NO NO NO and NO

如果谁想了解贝多芬
请 先去阅读 他老人家的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乐谱

就你根本不需要 知其人!!!!
其人 有什么好玩的!
无非 出生 上学 谈恋爱 结婚 写作 工作 有名叻 老了 死了!
以上一切!一切!天主怜悯我!!!!!!都不是他的音乐啊!!!!!!!!
你会读他的谱子 就真的已经够用 至少90% 叻!!!!!

@Holborne @simplesimon 掘火这么些年发过许多观察方式各异的内容,不同作者的意见可能是完全相左的,我都照单全发。

写前言的这位译者我不太了解,但大概知道是学作曲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乐谱打交道。

@digforfire @simplesimon

1 多谢回覆 昨天我也说了 酒话 请原谅 但
2 我从来没有妥协过也不会妥协的观点 是 人物传记 是好的 但我认为 一部纪录片 如果不是由 合作中的音乐分析与神经科学和/或心理学方面的专业人士 共同讲解 我们是依然不能得到 比如“耳聋到底对贝多芬从内心听觉 到音乐审美 再到写作技法 产生了怎样影响”这类问题的答案的。浮皮潦草的 “知其人” 不能让人理解音乐:对于音乐来说 它不是祛魅 而是造魅 不能让任何人离音乐更近一步 反倒更远 因为与音乐实际上无关的信息更多了。看了这个视频 只能说 替Barenboim 感到遗憾。以及
3 如果说 说出 知乐先知人 这句话的人 是 搞作曲的 哈哈 那何妨 也让我们 更多地了解一些 他的私生活 比如 生理缺陷 身份认同 爱情生活 政治主张 以便 对他老人家的作品 了解更多?一个作曲家 总不能说 不希望别人了解他的作品吧?然后如果他又说 知乐先知人 那我想我们就有义务对他的私生活进行更多的了解和评论 这样。

@Holborne @simplesimon 就是因为考虑到我的个人观点可能会给您们造成敝网站倾向于推送某种观点的错误印象,我在社交媒体上越来越不愿意表达个人观点了——我认为用更认真更能全面阐述的文字来表达更严肃,更容易帮助理解和推敲,而不是阅后即焚的内容。

译者前言这一小块基本上是我强迫译者们写的,所以假如他们写得比较草率,也是可以原谅的吧。至于各位认为要正确欣赏/理解/研究某某作品,就必须首先如何如何(先决条件),或者就某些信息对理解作品有无帮助下一个定论,我觉得在各人的生活中,作品的切入方式、位置和意义都可能完全不同。自然,也就有了适合不同读者的不同内容。

@digforfire @simplesimon

首先,从我的帐号上,我没有看出来,在我和您的这一次对话之中,到底除了我以外,还有谁对贵网站推送观点的倾向有着任何已经表明的印象。如果我看到的是我们对话的全部——而没有任何其他方面加入,但我却因为实例和toots之间的不同设置而看不到——的话,那我恳请您不要用复数代称“各位”来指代我。我毕竟不是肖斯塔科维奇笔下的斯大林同志,不喜欢也不习惯用复数代词“我们”自代。

其次,您认为,“用更认真更能全面阐述的文字来表达更严肃…而不是阅后即焚”。然后您又说“假如[翻译者]们[前言]写得比较草率”——即您没有完全否定,这里也有可能出现草率或者不经推敲的文字出现——,那么如果该文字是可以被证明草率的话(一个“搞作曲的”号召人们“知乐先知人”至少是草率的,因为这首先对他自己就很不利),您为什么又要让我原谅牠们,而没有自己按照自己的话,率先将牠们阅后即焚?我想这只能说明,您认为牠们不草率,即您赞同牠们,即“知乐先知人”也很可能是您的观点。但这个观点显然是禁不住推敲的。篇幅不够仅举一例:一个人很难将JS巴赫对妻儿去世的悲痛和他任何具体的作品联系起来。

@Holborne @simplesimon

第一点只是基于我过去的经验积累,和与您的这一系列对话没有关系。

第二点,我的意思是,《密话贝多芬》这样一个内容的看点还是纪录片本身,译者前言只是译者附加的个人感想。如果没有纪录片本身,译者变成作者发来这几句个人感想的话,我肯定会要求扩展一下,从简单观点升级到全面阐述,成为一篇以交流为目的的文章,这是我作为内容编发者需要负的唯一责任。从一开始,设置【译者前言】这一个部分纯粹是为了让观众意识到字幕组成员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一个因为喜欢一个选题而投入了义务劳动,而且对内容的意义进行了思考的人,而不是一个被分配了一篇翻译和时间轴制作的人。他们在付出之余写下的几句感悟,我既不表示赞同也不会去推敲。而且,就“知乐先知人”这个观点本身,我认为各人对于“知”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所以当我看见别人说这句话,确实说不上应该赞同还是反对。

不过您作为读者当然可以对任何发布出来的内容——纪录片、译者前言、巴伦勃依姆乃至贝多芬自己的观点——提出批评。您的认真批评肯定对关注这番对话的读者有帮助,或者至少提醒他们一起来思考。

@digforfire @simplesimon

“了解作品先要了解作者人生”这一论调,很不幸地,总是让我不能停止回忆起,有一位(或几位)翻译了叔本华并且没能反驳他(如果实际上不是赞同他的话)的译者,无论是出于发泄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还是迫于支那政府的压力,在译序里写下的这样的话——

@digforfire @simplesimon

倒数第二点,关于“就某些信息对理解作品有无帮助下一个定论”以及“在各人的生活中,作品的切入方式、位置和意义都可能完全不同”,我曾经写过两篇,颇为易于理解和推敲的,豆瓣日记:
douban.com/note/726111054/
douban.com/note/787458919/
可参看。

最后一点 就 不好意思 莴其实 在“在社交媒体上越来越不愿意表达个人观点了” 这一点上 遭遇的外行 更多 自己柑橘 更累 所以 莴老 使用 里瓣 汗 siang语 作为莴老的 唯一社交网路 汗 示波列。莴老 当然有能力 用带有标点的 支那语 写作 长篇论文 淡 莴还素希望 在 会议中/期刊中 将牠们 读出来/发表出来 而不素 被汗 真正庸该 阅后即焚的内容 并置

这样

@digforfire 所以我说是“额外”嘛。“额外了解一个人”。

@simplesimon @digforfire

蒙师 除了您老之外 第二个人不会劝得动我 在此刻

@Holborne @digforfire 您老是一个充满善意但不愿为音乐本身作出任何让步的人,像切利的“毒舌”。

@simplesimon @digforfire

well I won't mind just put it simply
I was born for this
and I am still living for this
我的全部生命
什么其他的都无所谓 除叻

读懂乐谱

天主怜悯我!

@simplesimon @digforfire

以及

我的人生 只有两台 life-long mentors

Sergiu Celibidache
Peter Allsop

冇别人叻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