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梦见老家的黄昏,母亲还在午睡,父亲则在隔壁工作。我把自己一套三件的塑料行李箱拼接起来打量着它,考虑这套陪我第一次出国的老家伙是不是该退休了,而买了好些年的新箱子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把像是乐高组合的箱子在我住过的空屋子里推来推去,观察它扶手上的刮痕,翻开每一个塑料小盖子,查看其中装不下什么的狭小空间,感叹自己当年不实用的趣味。我打算等母亲醒了之后给她看看这套箱子,没准她能帮我想起我已经遗忘了的当年出国前夕的小细节。然后,我自然地开始回忆起当时国内机场的样子,仿佛就在昨天。

然后我醒了,开始听这首歌,记下这个梦。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