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秋天第一次到瓦尔登湖。当时出差住在Wyndham Billerica,上午四点多起床,徒步走到湖边正好赶上日出,方圆三里之内就我一人。查了一下,旅馆已经更名,但还是旅馆,建筑还是那幢被停车场环绕的孤独大楼。270 Concord Rd, Billerica——查了一下,那天摸黑走了9.4英里。那次租了车,但还是决定步行,而当时手机还没有进入智能时代,只能自己手绘一幅地图带着(应该还在某个箱子里,那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地区道路走向的无序)。而决定这么早出门的原因是因为八点还要赶回去上班。而前一天下班之后开车直奔Lowell,在日落之前找到了了Kerouac的墓碑。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