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维丽娜》(二)|掘火档案

著|罗德里格·雷耶·罗萨(危地马拉)

译|anita


书店是思想滋生的场所,书籍则像是一群群四处蠕动、嗡嗡作响的蚊虫。我一位合伙人常常这么说。他也是个写诗的,人挺聪明(虽然没他想的那么聪明),也很友善。他的比喻确实贴切。收银台旁边书架上那三本小巧的俄语书,也宛若几个蠢蠢而动的爬虫,连续几天向我暗暗低诉着关于她的记忆。她再也没有回来。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更确切地说,是我听闻发生了很多事(内陆省份私刑泛滥;一个邻国发生了政变;可卡因被列为一级非法毒品;火星上发现了液态湖;冥王星被永远排除出了行星范围……)。书籍再次成为生活的唯一内容。渐渐地,我加入了这个世上的忧郁人群,成为其中一员:一个梦想成为作家的书店店员。

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人到访。作家、学生、律师、大款、倒霉蛋、随身带保镖的女士、没带保镖的女士…… 我们都一视同仁,恭恭敬敬地接待。逛完后,他们有时候会掏钱买走一两本。但偷书的真不多见,这还要感谢防盗科技的发达。根据我的经验,来店里的多半是女性,以及背着双肩包或斜挎包的文人学者。

我只有周一、周三和周四在书店值班,余下的时间写作(或幻想写作),同时大量阅读。

下次见到她,是在大街上。白球鞋,牛仔裤,民族风刺绣短上衣,戴着墨镜,头发梳成了发髻。冷不丁碰上喜欢的人,心脏难免砰砰直跳,胃里甚至突然一阵翻腾。我立刻加快脚步追上去,停在她身旁,跟她一起在街角等红绿灯——那是十三街和改革路的交叉口。

“你好。终于又见到你了。”

......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digforfire.net/?p=19019

Follow

此连载每周五更新,欢迎您的关注(其他内容继续放在周六)🥑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