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5月7日。起晚了,喝口水匆忙出门,第一次看见了儿童兔,体型介于大号花栗鼠和小号松鼠之间,因为耳朵还没竖起来,一时不敢相认,而且一动不动大眼睛盯着我,盯了很久,我担心她是不是还活着,所以完全没想摸手机拍照,想的是收拾小尸体,毕竟前几天晚上还是很冷,出生太早可能会活不下来。应该是感受到了大黑影的担心,她闪电般地跑掉了。我可能是出现那个偏僻角落的第一个人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对视。 :noding_cat:

好在兔这种动物,看见了第一只,就会看见第二只,第三只。这是从泵站赶往松林路上遇见的很多成年兔中的一只,应该早就认识农夫爷爷了。 :noding_cat: 再过几天气温会接近盛夏水平,彻底安全的信号,动植物都可以疯长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