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掘火中译:大卫·赫恩:影像人生

译制 | ZZC
校对 | ricepudding 咕噜猫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这一期掘火中译的纪录片又要介绍一位老年人 —— 大卫·赫恩:他是英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摄影师之一;马格南图片社成员;因报道1956年匈牙利革命即匈牙利十月事件而成名;给肖恩·康纳利拍摄007系列中的《来自俄罗斯的爱》剧照为大众所知;1973年,他在威尔士纽波特成立了新闻摄影学校。然而,赫恩后期渐渐远离了新闻摄影,就好像当时他放弃拍摄名人照片一样,回到威尔士拍摄他家乡的人物和景色,根据这部纪录片《大卫·赫恩 ——映像人生》以及他的一些访谈,这样的选择可能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有关摄影的准确与客观。纪录片开篇,赫恩要去会见五十年未见的老朋友简·方达但却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媒体已经开始变得不那么可靠”,而他与方达之间建立的拍摄者和被拍摄者(主体和客体)的关系是基于信任。赫恩并不太擅长指导被拍摄者的姿势和表情,更加依赖于在交流中发现被拍摄者的本真从而抓拍到他们相对自然状态的照片。在马格南图片社创办人之一罗伯特·卡帕的著作《失焦》中有一段关于他去拍摄驻扎在切沃斯顿美空军301轰炸机群的描写,到那儿没多久卡帕就去了俱乐部,极其希望有人能跟他说话,那并不排除卡帕浪漫好客的性格以及本书幽默的写作手法,作为一位富有经验的摄影师,“说话”是了解被拍摄者状态的最好方法。同样,在马格南图片社于2009推出的网络课程The Art of Street Photography中也用了一整个章节讲解与拍摄对象的关系建立:礼貌、尊重、分享,抑或是融入环境成为它的一部分。深入故事内部,了解那些其中涉及到的人,就能成为故事中被接纳的一部分。然而,无论如何观察和了解,摄影作品毕竟都带有拍摄者即主体的主观选择。在拍摄的特定场景下,拍摄者选择的瞬间,即,我站在哪里,我何时按下快门,两者都是主观选择,再经过观众的二次解读,拍摄到的照片与事物的内在真相可能就不是一回事了。这样的拍摄者和被拍摄者关系,对于日常拍摄不具有决定性的伤害,而对于讲求真实与客观的新闻摄影却是致命的 —— 摄影师的立场决定了呈现作品的立场。 “我还是拒绝被成为新闻摄影师,因为这个词很不幸有了另外的含义,就像‘政治家’。我可以对所谓客观做出妥协,尽量忠实于拍摄主题。但也仅仅是尽量而已。”

b站:bilibili.com/video/BV1cg411U7d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33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