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某年 某月 某日
  我们共同面对著同一个现实
  这里是世界 美洲的某地
  我们共同高唱著一首歌曲
  啦啦啦……

  今天是某年 某月 某日
  我们共同面对著同一个现实
  这里是世界 中国的某地
  我们共同高唱著一首歌曲
  啦啦啦……

这个发音不知道是何时改的?我落伍了 :aaaa:

看来需要一本新的《新华字典》

根据以往经验 年终总结电台可能会拖到明年春天才能做出来 那今年年底或许可以写一个简单点的十大:并不只是各种作品 还可以包括演出 地点 甚至事件

最佳箱模表示赞同 :salem:

近期看的两场演出都是在远处听个响就行的烂熟曲目 这场坐在最后一排 能从舞台后方最高一层窗户望见河对面Memorial Drive上行驶的车辆 乐于【看到】这些声音在现实世界中的存在 继续不接受“古乐”这一标签

在有节日打折的情况下 连续试听了好几次依然没有决定下单 说明其实并不需要它们 我想主要原因是 这两种风格的音乐 家里已经太多 包括这两位之前的专辑 而我对它们的探索基本已经结束

发现自己对某些艺人或风格并不会一生追 这是件好事

不过它们依然是优质音乐 试听链接:

日本Techno:

juno.co.uk/products/fumiya-tan

底特律黑人“舞曲”音乐最新形态:

juno.co.uk/products/andres-iv/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音乐中的幽默

本集制作 | 翻译 字幕制作 Monica 校对 经成纬至 ricepudding
系列策划 | 掘火字幕组
本站封面 | Smobniar
视频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的部分,实在不知该写些什么。有关这一集的内容,如果你对“什么是幽默”这个问题感兴趣,本期节目绝对会让你大呼过瘾,详情请移步视频。

这里就没话找话,谈一谈视频翻译过程中的一个收获。

这个收获就是校对老师的发回的文字批注稿,以及在对比修改中认识到,自以为“信”的翻译并不如想象中那样忠于原文。

bilibili.com/video/av77455367

digforfire.net/?p=17520

感恩节照例会收到🎁 估计够吃到🎄了
咕噜猫也会收到爷爷的🎁 然后半夜变回猛兽偷吃 :blobcatflip:

好在都是每年只发生一两次的事件 都算是人生的馈赠 这种牛干好大块

:salem: 发放早餐 路过香蕉 很想吃 虽然大清早空腹不太好 但还是拿了一根 随即想起了大象——看来这依然是脑中唯一的食物-动物条件反射 而它的形成是一个谜 因为我从未喂过大象也没见过别人喂过大象 所以这很可能是一个抽象的个人化投射 而含桉叶油的糖和考拉的配对就没有构成这种条件反射 和大象相比 这种脑子小得多的动物活得没有那么艰难

不过 最后这句话可能解释了这个谜:一种与智慧相称的情感能力 和一种动物世界中最艰难的命运 都需要一种亮色来映衬 而两种表皮的巨大差异则构成了一种可爱

誰願意將一生扮作英雄 去面對風雨共創傷
難道世間真的沒有公道 縱沒有別人可
高聲呼叫我不甘 獨我放聲瘋狂叫嚷
今天的他 呼風可改雨 不可一世太囂張
乜哥乜哥 多麼的討厭
We don't need you anymore ,
go to hell

2013年秋 中国西北

遥远的东方
辽阔的边疆
还有远古的破墙
前世的沧桑
后世的风光
万里千山牢牢接壤
围着老去的国度
围着事实的真相
围着浩瀚的岁月
围着欲望与理想

2018年1月19日摄于京西

远远近近里 城市高高低低间
沿路断断折折那有终站

Hallelujah, the king is dead. He said
"Love was the knife "
And now he'll dream some magic queen might try and save his life
They say his famous final words
Came from the heart of the man

咕噜猫仰望深秋冷雨中飞升的海鸥 表示恐惧之泪乐队太严肃了 她要听宠物店男孩乐队 :angery:

这才学习到玳瑁猫基本上都是女猫 因为“编码这种毛色的基因是在女性或X染色体上进行的。玳瑁猫从一个亲本继承了携带黑色基因的一条X染色体,另一条X染色体携带了黄色或橙色基因。两条X染色体意味着继承它们的小猫将是女性。在玳瑁是男性的罕见情况下,他有三条染色体:两个X和一个Y”

想起了四年前年的十一月在墨西哥湾边遇见的这一只 那儿气候温暖 沿海长廊边都是海鲜饭馆 只要她不被身后的浪涛卷走 想必如今依然活得很好 偶尔也会想起四年前路过此地带着咕噜猫气息的黑衣猫爷爷

好价钱不一定要等黑五 这已经卖到脱销了

对于一个有着类似生活记忆 如今上班又可以随时拿起盖革计数器和搬运铅块的观众来说 这个故事给我的感受非常丰富 远远超过了一个龙虾卷+一杯🍺的价值

以后每次听到计数器的噪音 肯定都会想起这其中的画面 :blobcatscience:

两点半起床 那么八点半吃午饭也是合理的 本想把昨天看了第一集的Chernobyl再看一集 没想到一连看了两集而且今年首次喝醉 —— 先是一杯清酒 然后是一杯红酒 然后是一整瓶🇮🇹起泡酒 显然完全停不下来 而美国人的电视剧在刻画时代和人物方面令我想起了最爱的苏联史诗 康查洛夫斯基的《西伯利亚颂》 最高级的艺术作品自然都是在描述人物和时代 而非事件和场景

然后照例补觉 做了个非常复杂的梦 遗憾的是醒来时只记得结尾:我终于在飓风来临之前的黄昏将船停进船屋 系好缆绳 对另一位也是九死一生将船从巨浪间驶回惊魂未定的老渔夫说 要不要到镇上喝咖啡 我请您 明天上午 然后就推门离开了屋子 看了一眼西方被乌云遮蔽的晚霞 向小镇走去

醒来后思考了为什么梦中的我要第二天请喝咖啡:

1. 要赶着去小镇告急 没功夫喝咖啡
2. 安慰老渔夫 明天终将来临 我们和小镇都会幸存

还有几个原因 刚醒来时还记得 现在反而想不起来了 和近期所有情节严重(即丢猫)的梦相比 咕噜猫彻底缺席 但潜意识里她就是我藏进能够抵御飓风的“船屋”并拴好的船 否则我不可能不在那个末世黄昏寻找她 :pat_potato:

拉片《歡愉》之〈面具〉| 肥内 | 掘火档案 “按:去年(2018)五月,我嘗試過幾種寫《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續集。各種可能性我都想過,當然,一定還有我還沒想過的樣子。但總之,後來想著想著,覺得不如寫一本新的、但依舊談小津與歐弗斯的書,那時命名為《O2O》。這本書,在某種意義上是完成了,但也可以說流產了。總之,在原本的規劃中,是想寫一篇《歡愉》(Le plaisir)的完整拉片。不過,為了寫這篇,我也試過非常多種寫法,幾乎是窮盡我所會的寫法。但是並沒有成功。以下算得上是其中一種也不成功,但寫的最多的方式。其實有寫出來的還不只這些,大概寫到第二則故事的開場。雖說字數不多,但,應該可以看得出來文字是經過一定程度上的壓縮,儘管字少,但是真正想談的東西並不少。反正,文章沒寫完,但是拉第一則故事算是完整寫完了,所以還是可以當作獨立的東西貼出來。後來,六月份去了杭州,倒是藉由帶一些朋友花了六小時把這部片拉完,也算是彌補了我沒寫完這篇文章的缺憾。“

digforfire.net/?p=17434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海农二号和自由号同框 虽是完全不同的物种 但都会在同一片海洋中度过这一生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