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解剖交响乐团

译制 | ricepudding
校对 | 经成纬至 troll_troll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解剖一支交响乐团,看看每样乐器单独演奏是什么样,和其他乐器合奏又是怎么样,是很多音乐解说课会选择的主题。但这期节目的特别之处在于,除了介绍乐器本身,伯恩斯坦还选择了一部不那么著名却能很好地展现交响乐团绚烂音色的作品——雷斯庇基的《罗马的松树》。记得我第一次听到它还是在迪士尼出品的动画《幻想曲2000》里,画面是一群嬉戏的蓝鲸,有强烈的奇幻色彩。而伯恩斯坦对《罗马的松树》的解说,除了音乐技术方面,还涉及到不少罗马的历史文化名胜,听了让人不禁心生向往。(ricepudding)

B站:bilibili.com/video/BV1ma4y1j72

腾讯:v.qq.com/x/page/x3154pfu1uq.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Dg3MTU

掘火:digforfire.net/?p=18478

梦见部里为了攻克某疑难杂症,命令我负责铸剑。我们和铸剑师进行了简短的电话会议,特别提到因为可以是dagger形式的,所以几个月内应该就可以完成。

场景是灯光暗淡的外屋和里屋,由一扇门和一扇窗相通。外屋右侧是大门,与内窗相对的外窗被极其厚重的窗帘遮蔽。窗台上摆着电脑显示器,我坐到里屋床头栏杆上,贴近显示器上暗色主题的Outlook,准备将铸剑需要的具体技术信息和图样发给铸剑人并且cc部里所有人。这时铸剑人直接走进来了,他穿着长袍,走近显示器一边阅读我已经写出来的描述一边和我讨论。邮件的标题是The Ten Faxon,也就是剑的名字。

两个屋子的墙上都排满书架。外屋拥有厚重灯罩的一盏白炽灯从天花板上垂得很低,灯光无法照亮书架,但照亮了里屋墙角的一堆关于剑的专业书籍。我们都同意这把剑很快就能完工。我送走铸剑人,没有关门,俯视楼梯井里交错的其他部门的灯光,又看看外屋白炽灯下一堆技术期刊,暗想,疑难杂症部的工作领域越来越宽了。

(醒来后感到吃惊的是The Ten Faxon这个名字,它是我多年前去Quincy看过的一家公寓,虽然不直接坐落在水边,但高层能望见海面。这家公寓在几年前就已经改名了。)

Her world collapsed early Sunday morning
She got up from the kitchen table
Folded the newspaper and silenced the radio
Those creatures jumped the barricades
And have headed for the sea

:11110: :11113: :11127: :2323234:

“一般認定有關座頭鯨最早的文獻紀錄出現在法國動物學家馬蒂蘭·雅克·布里松的著作《Regnum Animale in Classes IX Distributum》,該著作對座頭鯨的稱呼「baleine de la Nouvelle Angleterre」與座頭鯨的種小名「novaeangliae」都代表「來自新英格蘭的」,可能是因為早期在該地區有許多座頭鯨的目擊紀錄。”

原来一般都是生日前后乘坐五点半那班出海,回来时看日落,今年最晚的只有三点半,所以特意耗到九月初,也能看日落。 :cat3:

Show thread

【猫汤 慎入】大学后期的电台主题曲,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影像配合,毕竟此曲就诞生在日落之处。那时从未想到很多年后会以此为家,和本地土著咕噜猫幸福地生活着。不要小看人生中打动过你的每一首歌曲。它很可能是一段预言。

而咕噜猫正在日落之处的沙发上安睡。 :pat_potato:

日渐衰落的Wax Poetics终于也需要众筹维持了。Fans Founder Package 今天最后一天打(小)折。看来这本杂志的全球订户也就是几百人的规模了。介绍里有个pdf试读。

这些年来一直定着的音乐杂志只有The Wire,差不多快二十年了。Wax Poetics虽然也有五十多期的样子(也就是说收了90%左右),但早年的缺几期,2016年之后的也没有订。

严谨音乐写作的命运大抵如此。早年也定过打了大折或者干脆免费的《滚石》之类,但发现其中越来越多地充塞着洗脑年轻人的时政文章之后,白给也不要了。

kickstarter.com/projects/waxpo

这些从路易斯阿姆斯特朗机场国际机场起飞后拍的照片,某篇文章应该是用了一张,但未指出背景中蜿蜒的密西西比河,河中列队的驳船令我想起黄浦江上的运沙船,而河畔河畔烟雾弥漫的炼油厂就是当天早晨我车窗外的那一片。

右侧是Lake Pontchartrain,湖中有世界上最长(38公里)的水上桥梁。

Show thread

上一次喝Southern Comfort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带了一瓶回家给老爸,其实是自己想尝尝,因为Janis Joplin。如今早就不听她了,但这次再尝,终于注意到它的水果香气。

座位上的纸箱里是给咕噜猫买的航天飞机,竟然也走过了61号高速公路,目击了绵延数百里的炼油厂。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