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着小雪的清晨冷得耳机插头转换器彻底失灵,不过其他兔依然在奔跑。下次带上🥕🥕🥕

Show thread

在这个像是墓园的安静角落水葬了一只兔。她奔跑的样子让我想起近期最熟悉的歌词:

We’ll ride the wind till someone wakes us

Houses of the Holy Kitten :acat:

还得附上原图因为如今听这类老音乐的人已经不多了(虽然再版封面偶尔还是会被censor)

digforfire boosted

《塞维丽娜》(三)| 掘火档案


著|罗德里格·雷耶·罗萨(危地马拉)

译|anita


蓝眼睛的诗人们到了——七个年轻人,三个男性三个女性,一个双性。他们朗读了各自的诗。只有一位展现了“成功时刻”,偷书贼和我都这么认为。除此之外,正如一位不乏洞见但心怀嫉妒的批评家事后所写,这次朗诵像一台洗衣机一样机械。蓝色眼睛这个称呼颇为滑稽,因为那帮诗人戴的是有色隐形眼镜。

读诗会结束后,我回到了收银台,她则走到活动区临时搭建起的吧台旁,加入了观众和诗人的行列。我看见她翻阅着两三本蓝色小册子,那是诗人们的作品,借此活动摆出来促销——用那位批评家的话来说,书的装帧比书里的内容更加用心和审慎——我猜测她会从中挑出一本,不付钱就拿走。

我告诉她要关门了,她听后却没有离开,我很高兴。就在我把几套蓝皮诗集放在我们用来展示新奇书目的桌子上时,她靠了过来。

“所以,你一本都没拿?”

“你可以搜身检查啊。”她说。

“真的?”

她点点头。我的血液一下全都涌到了一处。我抬起手,伸出食指,停在距离控制保险门的红色按钮半厘米外的地方。

“关上吧。”她对我说。

我摁下按钮,伴着巨大的噪音,保险门缓缓落下。

噪音消失后,我请她抬起手臂,她照办了。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双手轻轻拂过她身体的两侧,就像想象中一个专业搜查员会做的那样,按部就班,一本正经,从上搜到下,再从下搜到上。

“满意了吗?”她问。

我没笑。

“其实,没有。”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想继续吗?”她说。

......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035

《塞维丽娜》(三)| 掘火档案


著|罗德里格·雷耶·罗萨(危地马拉)

译|anita


蓝眼睛的诗人们到了——七个年轻人,三个男性三个女性,一个双性。他们朗读了各自的诗。只有一位展现了“成功时刻”,偷书贼和我都这么认为。除此之外,正如一位不乏洞见但心怀嫉妒的批评家事后所写,这次朗诵像一台洗衣机一样机械。蓝色眼睛这个称呼颇为滑稽,因为那帮诗人戴的是有色隐形眼镜。

读诗会结束后,我回到了收银台,她则走到活动区临时搭建起的吧台旁,加入了观众和诗人的行列。我看见她翻阅着两三本蓝色小册子,那是诗人们的作品,借此活动摆出来促销——用那位批评家的话来说,书的装帧比书里的内容更加用心和审慎——我猜测她会从中挑出一本,不付钱就拿走。

我告诉她要关门了,她听后却没有离开,我很高兴。就在我把几套蓝皮诗集放在我们用来展示新奇书目的桌子上时,她靠了过来。

“所以,你一本都没拿?”

“你可以搜身检查啊。”她说。

“真的?”

她点点头。我的血液一下全都涌到了一处。我抬起手,伸出食指,停在距离控制保险门的红色按钮半厘米外的地方。

“关上吧。”她对我说。

我摁下按钮,伴着巨大的噪音,保险门缓缓落下。

噪音消失后,我请她抬起手臂,她照办了。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双手轻轻拂过她身体的两侧,就像想象中一个专业搜查员会做的那样,按部就班,一本正经,从上搜到下,再从下搜到上。

“满意了吗?”她问。

我没笑。

“其实,没有。”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想继续吗?”她说。

......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035

几次低温之后,以为看不见兔了,但偶尔去看,还是有一只在等着我。胖令人欣慰。 :pat_potato:

Criterion四月新片之一,封面设计貌似在模仿Blue Note风格? :11123: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指环之眼

译制 | November
校对 | ricepudding Vaughan Luo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喜欢瓦格纳和讨厌瓦格纳的人都很多,这个现象从这位作曲家在世时就开始了。布鲁克纳、马勒追随他,勃拉姆斯反对他,尼采对他则是由爱到恨。甚至可以说,他算得上是音乐家中的“流量担当”。在Goodreads上,讲述作曲家的音乐类书籍的阅读量通常都少得可怜,但如果是关于瓦格纳的,总是不乏热烈的讨论(相对来说)。尤其是亚力克斯·罗斯(Alex Ross)去年新出的那本《瓦格纳主义:音乐阴影之下的艺术与政治》(Wagnerism:Art and Politics in the Shadow of Music),即使不读这本书,从变身为“主义”的作曲家名字也能看出瓦格纳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瓦格纳作为一位音乐家,为什么会对数代的生活和艺术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保罗·亨利·朗在《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中总结道:首先,瓦格纳自己不仅仅想当一个伟大的音乐家。他的音乐除了是艺术,也是抗议和预言,是按其精神重新组织生活的通道。而且他并不满足于通过艺术来提出他的抗议,他自由地利用一切手段,包括历史、哲学、政治、宗教,来达到他的目的。其次,其他作曲家的音乐,通常能让听者去感应音乐在心中引起的情感,听者参与了再创造的活动;而瓦格纳却不给听者这样的自由,他采用最完备的音乐语言,加上可以清楚指认的象征,试图提供一个全面完整的叙述。此外,把天然的本能和利害关系“精神化”,使之成为世界观的问题,这是德国人的智力本性,而瓦格纳促进了这一倾向,这也是他的艺术和观念对德国生活的未来带有潜在危险性的原因。我想,这些特征都在《指环》中得到了最高的体现。

必须承认,我并非一个对瓦格纳和他的作品了如指掌的崇拜者。我对《指环》的了解其实是在托尔金的《魔戒》之后,也是因《魔戒》开始的。其中的各种元素,尤其是全能的指环以及对指环的放弃,让我对这部传说中的歌剧系列产生强烈的好奇……虽然当了解到托老曾回应说“Both rings were round, and there the resemblance ceases”,便放弃了在两部作品中寻找相似性的想法,但作为一个魔戒迷,我对这种神话题材抱有天然的好感,便选择了这期视频进行译制。本期视频梳理了《指环》中的神话背景、人物、每一幕的剧情以及在整个过程中出现的重要主导动机,并做出了简洁但充满洞见的分析。无论看没看过这部歌剧,相信都能从中有所收获。

对瓦格纳来说,神话的真实不受时间限制,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还在看《指环》的原因吧。(November)

b站:bilibili.com/video/BV1JT4y117C

腾讯:v.qq.com/x/page/l3318008oj1.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gzNDY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027

几次低温之后,花坛彻底枯了。但家里继续有花 :black_sparkling_heart:

掘火中译:指环之眼

译制 | November
校对 | ricepudding Vaughan Luo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喜欢瓦格纳和讨厌瓦格纳的人都很多,这个现象从这位作曲家在世时就开始了。布鲁克纳、马勒追随他,勃拉姆斯反对他,尼采对他则是由爱到恨。甚至可以说,他算得上是音乐家中的“流量担当”。在Goodreads上,讲述作曲家的音乐类书籍的阅读量通常都少得可怜,但如果是关于瓦格纳的,总是不乏热烈的讨论(相对来说)。尤其是亚力克斯·罗斯(Alex Ross)去年新出的那本《瓦格纳主义:音乐阴影之下的艺术与政治》(Wagnerism:Art and Politics in the Shadow of Music),即使不读这本书,从变身为“主义”的作曲家名字也能看出瓦格纳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瓦格纳作为一位音乐家,为什么会对数代的生活和艺术带来如此大的影响?保罗·亨利·朗在《西方文明中的音乐》中总结道:首先,瓦格纳自己不仅仅想当一个伟大的音乐家。他的音乐除了是艺术,也是抗议和预言,是按其精神重新组织生活的通道。而且他并不满足于通过艺术来提出他的抗议,他自由地利用一切手段,包括历史、哲学、政治、宗教,来达到他的目的。其次,其他作曲家的音乐,通常能让听者去感应音乐在心中引起的情感,听者参与了再创造的活动;而瓦格纳却不给听者这样的自由,他采用最完备的音乐语言,加上可以清楚指认的象征,试图提供一个全面完整的叙述。此外,把天然的本能和利害关系“精神化”,使之成为世界观的问题,这是德国人的智力本性,而瓦格纳促进了这一倾向,这也是他的艺术和观念对德国生活的未来带有潜在危险性的原因。我想,这些特征都在《指环》中得到了最高的体现。

必须承认,我并非一个对瓦格纳和他的作品了如指掌的崇拜者。我对《指环》的了解其实是在托尔金的《魔戒》之后,也是因《魔戒》开始的。其中的各种元素,尤其是全能的指环以及对指环的放弃,让我对这部传说中的歌剧系列产生强烈的好奇……虽然当了解到托老曾回应说“Both rings were round, and there the resemblance ceases”,便放弃了在两部作品中寻找相似性的想法,但作为一个魔戒迷,我对这种神话题材抱有天然的好感,便选择了这期视频进行译制。本期视频梳理了《指环》中的神话背景、人物、每一幕的剧情以及在整个过程中出现的重要主导动机,并做出了简洁但充满洞见的分析。无论看没看过这部歌剧,相信都能从中有所收获。

对瓦格纳来说,神话的真实不受时间限制,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还在看《指环》的原因吧。(November)

b站:bilibili.com/video/BV1JT4y117C

腾讯:v.qq.com/x/page/l3318008oj1.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gzNDY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027

@super 因为巴拿马运河比苏伊士运河窄很多,从东亚到美国东海岸的船尺寸受限

@super 不是 那艘是20,000TEU 这艘是12,000TEU 还有相当差距

看🚢的人突然暴增,因为这是一艘创纪录的大🚢 (估计是为了让媒体和领导先在寒冬爬起床来,在港外磨蹭了一个多小时 :familiar:

1977年,Westway (London)。应该去的地点,虽然严重怀疑如今是否还能站在哪个位置,以及后面的楼是否还存在。

在这儿看到洛杉矶附近货车盗窃现场,想起前几天看完的Experiment in Terror。作为黑色电影不够紧凑,但有些镜头拍得还是很精致——可能我对旧金山还是残存着一个精神六十年代人的怀念,而片中的保护民众的FBI也是那么高大。目击这些形象的坍塌和自己政治观念的转变是同步,也算是二十年前第一次怀着朝圣心态前往加州以来重要的人生体验。

不过死谷还是得去——如今的加州记忆彻底被电影覆盖了。也是前几周刚看过的《猜猜谁来吃晚餐》(也是旧金山的故事)里有这么一段牧师和老头子的对话:

— You're really thrashing about then. That's very interesting, indeed. And rather amusing, too, to see a broken-down old phony liberal come face-to-face with his principles. Of course, I always have believed that in that fighting liberal facade there must be some sort of reactionary bigot trying to get out.

— Oh, go to hell. You and your crowd are still preaching hell.

五六年前也在微信发过另一个在父母结婚纪念日的梦 也是父母一起在外屋做饭的场面 父母一起做饭真的是人生中罕见的场面 待会儿找找

Show thread

#记梦 父母结婚纪念日的梦 

父母结婚纪念日的梦

梦见在家忙着收拾衣橱 吃惊地发现橱里有大量我妈的衣服 而且都非常好看 收着收着突然想起来还没去做午饭 一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二十几了 担心父母吃不上午饭了因为下午一点就得上班 推门到了厨房 发现他们已经自己做上饭了 然后我发现地没有扫干净 赶紧补了几下 想起是昨晚自己喝多被我爸拖去睡觉了所以没干完 然后又回去收拾衣橱 不时举着沉重的挂了几层女士衣服或者围巾纱巾的衣架到外屋提醒我妈这些衣服都还没穿过要穿啊

#记梦 

最后一个梦是位于小学三楼走廊尽头的教室给老师和同学们炒肉丝 炒了一半出来找厕所 找了二楼一楼都没找到 怕肉丝粘锅赶紧跑回去 结果已经被老师起锅分给同学们了 我对没能掌握味道表示遗憾 然后去自己位置 发现座位被喜欢挑拣的同学搬走了 已经端碗坐下的同学们对这种搬走炒肉丝同学椅子的做法纷纷表示谴责 我则到教室后面 看看是不是把别人的椅子也挑一把抽走 但发现最后的空地上堆着好多新椅子,虽然看起来不太舒服 挑了一把试了试 椅面确实较小 于是在想是不是还是挑一把别人的旧椅子 然后给人放一把新椅子 :11127:

此连载每周五更新,欢迎您的关注(其他内容继续放在周六)🥑

Show thread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