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审核员看来一直都在工作而且依旧严苛 本来以为经历着大事看多了生死尺度能放宽点儿 我幼稚了 :angery:

复习《卡桑德拉大桥》,看到了一些熟悉的景象,特别吸引我的是开始的这两分钟,它展现这个世界的三种存在:

1. 人迹罕至的、早于人类诞生并会在人类灭绝之后继续存在的自然
2. 人类精心建造和世代聚居的著名城市
3. 代表(和管理)人类的联合国万国宫和世界卫生组织总部,庞大威严的建筑暗示着文明和权力

遗憾的是1和2的画面并不连续。即便从勃朗峰飞到日内瓦上空可能只需要十分钟,对于导演来说还是太漫长了,而且他使用这些画面很可能只是为了交代地理位置和送上风景明信片,但我还是喜欢在短时间/短距离内从1走到3的穿越感。

4. 在某家工业产品网店下过一单 当即扣钱那种 号称隔日运出 隔日之后完全没动静 在线chat查状态 报上单号之后客服就消失了 后来电话终于揪住一个能说话的 说紧缺 得等几周 但一两天后该店连续打来电话非常热情地向我推荐另一种N95替代品 被我拒绝 几天前邮件要求店家砍单退钱 无反应 又上网chat 被告知砍单可能得等一周 (差不多算黑店了)

5. 今天下午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靠谱的网店 价钱自然还是比正常价要高只是不那么离谱而已 下单之后收到有名有姓的客服邮件要我写下名字日期并表示acknowledge目前无货-到货日期未可知-此单不得退货也不得取消 我欣然同意 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很快会被治愈 也许末日就在今年? :familiar:

Show thread

口罩购买经历:

1. 在Amazon自营下过两单 几天后被砍 说这两种产品已经没有了 都不提是否有back in stock可能

2. 在三家国家级装修/hardware连锁店尝试过
2a.本地店pick up没货 网购也无货
2b. 本地店pick up没货 网购可以下单 truck delivery $69.99起 下了一单 第二天发现已被默默砍单 没有任何通知
2c. 本地店pick up貌似有货 当天可取 立刻欢天喜地下了几单 立刻全都被砍 打电话过去 客服非常帮忙 告知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来审批口罩订单 医护急救人员优先 所以我的被砍 她尝试在自己电脑上单独给我下一单 但也立刻被砍

3. 走投无路ebay上买了高价货(原价180%)几个小时后就发现卖主涨价为原价400% 并且继续大卖 又过了一天彻底卖空

云是妄想,是回忆,是绝望,是欢乐
是负伤的大地开放的百合
是神性的花园(飞鸟在那里筑巢)
是被遗忘的和平,天使们堆放的麦垛
是你情人的内衣,发着清香
是你未来的家宅(现在住着蝴蝶)
是虚无,提升我们灵魂的大手
是美丽,激励我们感官的祖国

穿过仄窄幽寂的走廊
你望见云城在上,大地辽阔
幸福使人喑哑,一个长发披垂的人
在云下放走灵魂;他是否理解
今天他不是生活中的一个?

在那历史的第一个下午,也有这样的云
洁白、温暖、被阳光照透
也有这样的云影诡秘地徘徊于
公社的马厩和酋长的头顶
你望见孔子的云、苏格拉底的云
而圣哲的遗言只有一句:
尽管人天生没有翅膀,但不要申诉
当云光移近,你最好保持沉默

西川的这首诗 前几年新年后在朋友圈贴出来 被嘲笑“酸” 至今不懂年轻人诗歌趣味 但又贴一遍并配今天下午久违的阳光 说明爷爷喜欢的最终还是爷爷喜欢的 (咕噜妹妹:自从当了港务局局长之后每天沙发上看见的就是这番把羊群赶下大海的景象 :salem:

配乐:Wanderwelle & Bandhagens Musikförening

why? aren't we human?
have we not eyes?
Have we not hands,organs, sense, dimensions, affections, passions
fed with the same food? 
hurt with the same weapons? 
subject to the same diseases
healed by the same means
warmed and cooled by the same winter and summer? 
if you prick us, do we not bleed?
if you tickle us, do we not laugh?
if you poison us, do we not die?
and if you wrong us, shall we not revenge?

刘别谦的作品中 最爱这一部To Be or Not To Be 每年都要看三遍 虽然算是喜剧 但每次看到这段都 :cwy:

1916 - 2020

印象最深的两部:

Paths of Glory (1957)

Ace in the Hole (1951)

第一次见到他(顺便暴露年龄):

The Heroes of Telemark (1965)—— 中译《雪地英雄》,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北欧的雪原,了解重水的重要

难得看到希腊邮票 不过 貌似免费小报《今日南咕噜屯》也开始警惕了

鉴于咕噜又老了一岁 爷爷决定今年不当爷爷了 

改当一年外公 感受一下

另外 虽然又老了一岁 但看起来和两岁时没什么区别啊 :4120:

曾经有两三年 Stevie Wonder的Saturn被计划用作故事结尾处的歌词 去年秋天被换掉了 今天突然想起来它的应景,捞一下:

music.163.com/#/song?id=216128

youtube.com/watch?v=z2cJRiLDd2

依然震耳欲聋 :blobcatflood:

digforfire boosted

#晉書bot

卷三 帝紀第三 武帝
〔唐太宗〕制曰:……雖登封之禮,讓而不為,驕泰之心,因斯以起。見土地之廣,謂萬葉而無虞;睹天下之安,謂千年而永治。不知處廣以思狹,則廣可長廣;居治而忘危,則治無常治。加之建立非所,委寄失才,志欲就於升平,行先迎於禍亂。是猶將適越者指沙漠以遵途,欲登山者涉舟航而覓路,所趣逾遠,所尚轉難,南北倍殊,高下相反,求其至也,不亦難乎!況以新集易動之基,而無久安難拔之慮,故賈充凶豎,懷姦志以擁權;楊駿豺狼,苞禍心以專輔。及乎宮車晚出,諒闇未周,藩翰變親以成疏,連兵競滅其本;棟梁回忠而起偽,擁眾各舉其威。曾未數年,綱紀大亂,海內版蕩,宗廟播遷。帝道王猷,反居文身之俗;神州赤縣,翻成被髮之鄉。棄所大以資人,掩其小而自託,為天下笑,其故何哉﹖

digforfire boosted

儿子学校语文老师布置的一篇科幻小说阅读,在水星上七年才能见到两个小时阳光,别的孩子都是生在水星上的,两岁见过阳光现在已经忘了。只有一个小女孩,在地球上待到五岁才过来,对阳光有记忆,总是在怀念阳光,并且充满悲伤。慢慢的,所有其他孩子都开始恨她和讨厌她,“她最大的罪就是对阳光的记忆”。等到下一次预测阳光要降临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说,这一切都是一个玩笑,和其他孩子合力把那个小女孩关进了黑暗的壁橱,不管她怎样恳求反抗。

小说里那些孩子的“自然反应”的确是我们熟悉的,因为熟悉,身处其中还不觉得。这可以解释这里的人为啥那么蔑视和痛恨他们正在为无望的事不服从的邻人,也可以解释这里的人认为看事情“不够现实”是最大的罪。

我很惊讶老师选择这么沉重的东西,让孩子们那么早的抽身自省。

都已经是第三天了 醒来发现 竟然还没完?咕噜猫表示:有猫腻 :neko_glasses2:

Show thread

因为别的事两点就醒 顺便看了看Iowa结果。。。 :1096884_owl: :1096884_owl: :1096884_owl:

相比之下 白天路过的这个poll似乎更有信息量

digforfire boosted

筆記《魯貝的光》| 肥内 | 掘火档案

“按:這篇拉片筆記是為了給深焦寫的一篇《魯貝的光》(又譯「魯貝之燈」,但直譯該是「魯貝,一道光」)影評所做的準備。因此,沒看過這部片的讀者建議繞道(全文近九千字,也很耗時)。整個拉片、筆記的過程持續了一天(畢竟沒有條件能專心做這件事,過程中必須不時中斷,所以才顯得耗時),寫到後面基本累了,筆記就寫得少了,且慢慢有些想法浮現,想寫在影評中,所以也就沒有顯示在筆記中;當然,最後寫作的過程又是完全不可控,因此,那些「想法」大概很少留到正式文章,至於是哪些也記不清楚了。總之,拉片、筆記絕對不是看一部片最理想的方式。上次做費里尼筆記多數都是完整看完一遍之後,再重新做筆記(因此看一部片所花的時間往往是片長的兩倍),這次則是在去年六月已經二刷的基礎上,邊看邊停下來做筆記的。這樣對於好好感受一部片是很不利的。希望我很快又有機會可以好好品味一下這部片。以下是筆記的全文,間或搭配一些可供圖解的截圖。”

digforfire.net/?p=17709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digforfire boosted

#晉書bot

卷一 帝紀第一 宣帝
帝弟孚書問軍事,帝復書曰:「亮志大而不見機,多謀而少決,好兵而無權,雖提卒十萬,巳墮吾畫中,破之必矣。」與之對壘百餘日,會亮病卒,諸將燒營遁走,百姓奔告,帝出兵追之。亮長史楊儀反旗鳴鼓,若將距帝者。帝以窮寇不之逼,於是楊儀結陣而去。經日,乃行其營壘,觀其遺事,獲其圖書、糧穀甚眾。帝審其必死,曰:「天下奇才也。」辛毗以為尚未可知。帝曰:「軍家所重,軍書密計、兵馬糧穀,今皆棄之,豈有人捐其五藏而可以生乎?宜急追之。」關中多蒺藜,帝使軍士二千人著軟材平底木屐前行,蒺藜悉著屐,然後馬步俱進。追到赤岸,乃知亮死審問。時百姓為之諺曰:「死諸葛走生仲達。」帝聞而笑曰:「吾便料生,不便料死故也。」
  先是,亮使至,帝問曰:「諸葛公起居何如,食可幾米?」對曰:「三四升。」次問政事,曰:「二十罰已上皆自省覽。」帝既而告人曰:「諸葛孔明其能久乎!」竟如其言。亮部將楊儀、魏延爭權,儀斬延,并其眾。帝欲乘隙而進,有詔不許。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