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digforfire boosted

@sankusa @BloodyJasmine
>只是想要个存档的地方
那更应该自建一个博客了。
寄身于别人的平台,受别人管理,一定存在自己辛辛苦苦写下的东西不见了的问题。国内是这样的,国外也好不到哪去,君不见 tumblr、twitter难民?
互联网时代,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站,就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只能在网络中流浪漂荡。
自建博客难度真的不高,更别说还有 wordpress.com/ 这样的托管平台,如果觉得 wordpress 太重了,可以选择现在时兴的静态博客,托管的话除了 github pages 、gitlab pages 可以选择 vercel.com/ 这样的免费托管平台。

格放20200515:麥秋 | 肥内 | 掘火档案

後話:

讀劇本時發現紀子與謙吉在咖啡廳時,牆上的畫本來寫是米勒的《拾穗者》。他們的對話也與麥子有關——謙吉說,省二(也就是紀子那個戰後沒有回家的哥哥)在戰時給他寄的信中夾有一隻麥穗,因為謙吉當時在讀《士兵與麥子》。大概小津覺得麥的意象太強太刻意,最終改成了花;而花,卻因此象徵了紀子的內心——我們都知道紀子此刻應該對謙吉已生好感(花的畫「從以前就在那裡」則再一次強調出「近在眼前的情感始終都在只是還未發現」的主旨)。有趣的是,《麥秋》開場時的海浪,雖說是用來與片末的麥浪前後呼應(為了體現片末的麥「浪」,小津用的橫向跟拍鏡頭不是直線運動,而是弧狀運動,鏡頭對準了一個屋子——可能是大和大伯家——作為圓心的弧形運動),但這個浪又像是接續了《晚春》的收尾;繼而,未歸的省二,又像是《東京物語》沒回來的昌二之前導。《麥秋》因此在小津電影序列中佔有極重要的角色。遠嫁的紀子搭上帶著女兒的鰥夫謙吉,在某種程度上後來也變形為《早春》。

digforfire.net/?p=18113

刚才下线一分钟,更新至最新的v3.1.4. :blobfoxthisisfine:

这种2:1我赢了的心态并不罕见 :blobfoxangrylaugh:

而周六九点看片(开午饭)意味着我的创造力即将恢复? :foxing:

穿过仄窄幽寂的走廊
你望见云城在上,大地辽阔
Procedamus in pace!

感觉这儿近期似乎有很多人改了ID,老年痴呆的外公只好请万能的猫身猫面像帮助辨认,她说:我只记得为我点过赞的。 :blobfoxsmug: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告别民族主义

译制 | Olafisaac
校对 | troll_troll 经成纬至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当音乐文化穿梭于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纪,所谓的地理空间的边界早已被擦除,单一封闭的信息在不同族群的交织中融为一个混沌体。即便是对于边缘化的少数民族或族裔来说,希冀通过民族主义音乐来表达他们意识形态的诉求也很难不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影响。我们毋需再受限于特定的民族主义标签与桎梏,自由的音乐也得以成为真正的“世界性语言”。

告别民族主义似乎已经成了我们二十一世纪的音乐宣言,然而回望十九与二十世纪,民族意识的觉醒与民族文化的复兴使得音乐创作的旋律、调式、节奏等无不体现出鲜明的民族主义风格。从查尔斯·艾夫斯到曼努埃尔·德·法雅,本期节目将带我们回到他们的时代,让我们一同领略感受那些作品中民族主义情感的灵光。(Olafisaa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Qa4y1i79

掘火:digforfire.net/?p=18108

刚吃完夜宵的值班警卫一边整理着装一边暗中观察间谍偷拍 :blobfoxpolice: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告别民族主义

译制 | Olafisaac
校对 | troll_troll 经成纬至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当音乐文化穿梭于全球化的二十一世纪,所谓的地理空间的边界早已被擦除,单一封闭的信息在不同族群的交织中融为一个混沌体。即便是对于边缘化的少数民族或族裔来说,希冀通过民族主义音乐来表达他们意识形态的诉求也很难不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影响。我们毋需再受限于特定的民族主义标签与桎梏,自由的音乐也得以成为真正的“世界性语言”。

告别民族主义似乎已经成了我们二十一世纪的音乐宣言,然而回望十九与二十世纪,民族意识的觉醒与民族文化的复兴使得音乐创作的旋律、调式、节奏等无不体现出鲜明的民族主义风格。从查尔斯·艾夫斯到曼努埃尔·德·法雅,本期节目将带我们回到他们的时代,让我们一同领略感受那些作品中民族主义情感的灵光。(Olafisaa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Qa4y1i79

掘火:digforfire.net/?p=18108

平成日影閒談(16部)| 肥内 | 掘火档案

“按:這篇文章是《看電影》雜誌邀約,當時他們要做平成日本電影百選的企劃。編輯發來百部片單,我大概看了看寫作時間,從中勾選了以下16部(排序是按我書寫的先後)。編輯當時給的寫作條件:一是每部片900字左右;二是盡量想辦法在介紹這些片的同時扯一下該片對於這平成30年的意義——儘管我以為這應該是選了這些片的編輯應該要做的事……總之,約有三分之一(再按:實際上增補完所有「肥按」之後算一下,是四部)都是趁這個機會看的,其餘看過的片也有超過七成都重看,沒時間重看的要不已經很熟,要不也會稍微再拉一下,希望寫出來的東西能夠相對精準。以下。”

digforfire.net/?p=18085

虽然一直认为各站站长的管理方式纯属个人自由,甚至不打算接受“中文长毛象”这个概念(互关用户大多说中文,这只是一个巧合),但这一篇基本上算是在这个特定时代特定领域的宣言式发言,推荐所有中文用户阅读——毕竟其中体现了我自己的一些理想和观念,只是我早已无法完全匿名但还有很多其他责任要负,难以作出类似的表达,算是我自己的局限。

blog.bgme.me/posts/mastodon-an

Simon Preston 好熟悉的名字,虽然最爱的依然是Jeremy Brett。而咕噜猫碰巧正在看守一大波键盘手。

清晨六点,驻守碉堡的值班警卫刚吃完早饭正在洗脸,发现有人偷拍军事禁区,立刻大喝一声猛扑过来,将他连人带间谍📷一起扑倒在地 :cat_7: :aaaa:

只记得最后一部分的梦:我在一处类似修道院的地方留宿,清早启程之出门走到街边上,在终于完成使命之后匆匆但却轻松地打量一下这个陌生的地方。天色尚暗,但能看见街对面金碧辉煌的城堡映着日出。城堡横跨街道,像是一座古代的城楼,窗框装饰着大片的金子,屋檐下也贴着装饰用的金箔,花纹类似于威尼斯总督府。我在人行道上前进,倒退,想找一个最佳角度拍摄,尽量让日出点亮这座建筑的每一片辉煌。街上路人很少,但都明白我是一个旅游者。拍完后回到修道院,我的大批行李已经放在了庭院里,准备由他人来装运(估计需要两辆马车)。行李包括了一对双胞胎胖娃娃,她们坐在花坛尚,被一堆箱子簇拥着,笑眯眯地望着我——她们属于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草,类似于人参娃娃仙草姑娘之类的神物,属于我出访这个国家需要带回的重要内容。就在刚才,我走过入口出黑暗的甬道时还看着手中刚在街边采摘的美丽植物,担忧植物出海关是否会被查扣,不过走到庭院边,看着天光下她们,灵机一动:过海关的时候就说植物和她们是一样的,一起的,肯定就放行了,于是终于放心。 :black_sparkling_heart:

清理制服上粘着的猫毛是一项需要专注的工作,所以需要按住想要凑过来的外公,防止他干扰。 :cat_9:

忙了一周的港务局局长,周日下午终于能够稍息片刻,但依然忙着自己动手干洗制服,以便下一周能够整洁地巡视来自七海的船舶。 :wolftaur:

其实我也经常希望能够有叼住咕噜猫后脖领带她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逃命的能力,毕竟会比寻找猫笼把她塞进去要快得多,但实验证明,这只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才有可能,如今已经长成猪,叼不起来了。(画面有点夸张,毕竟猫身能够伸缩,体积可以小得多。不过十几磅肉的重量每次抱抱时都能切实感受 :familiar: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