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西方三英里处,虹桥和徐家汇的营地附近,数十个彩色降落伞正从一架在八月天空中巡航的B-29上落下。在这种美国丰足从天而降的景象包围之中,吉姆开心地笑了。他开始了第二顿饭,也几乎是更重要的一顿饭,如饥似渴地读了六份《读者文摘》。他翻着杂志清脆的白色纸页,它们与他在龙华阅读的油腻的影印本有天壤之别。它们充斥着他从未了解过的世界的标题和妙语,还有一大堆难以想象的名字——巴顿、艾森豪威尔、希姆莱、贝尔森、吉普车、大兵、开小差、犹他海滩、冯·伦德施泰特、突出部之役,以及其他一千个欧洲战争的细节。它们共同描述了在另一个星球上的英勇冒险,充满了牺牲和坚忍的场面,无数勇敢的事迹,与吉姆所知道的在扬子江口发生的战争完全不在一个宇宙,而那条巨大的河流还没有大到能够吞吐中国所有的死者。吉姆在苍蝇和呕吐物的包围之中假寐了片刻。为了不被《读者文摘》赶超,他想起了长崎原子弹的白光,他曾目睹它的闪光被中国海反射过来。它那苍白的光晕依然笼罩在寂静的田野上,但似乎很难与D日和巴斯托涅媲美。与在中国发生的战争不同,欧洲的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自己站在哪一边,这是吉姆从未真正解决的问题。尽管战争已经催生了这么多新名字,但它是否正在东亚的这些大河边重新装填弹药,准备使用吉姆已经开始学习的那种意义模糊得多的语言,继续打下去,直到永远?”

厚书就应该快赶,否则,到了第3⃣️4⃣️章的时候,已经在频繁地回头查看同一个名词是怎么译的。老年痴呆早期的重要战略。 :aaaa:

Herbie Hancock - My Point Of View (Blue Note Tone Poet Series) 这两天在几家店同时有了小规模restock,去年秋天发行时忘了买的我赶紧补了一张。应该不是repress。奇怪的现象。

春节是一个回味亲人关系的好机会。

《雨人》和《德州巴黎》的相似之处除了公路电影的风格之外,还包括了兄弟重逢的设定,并且都有一个外国口音的善良的妻子/女友介入,作为无血缘亲人关注并缓解血缘亲人的摩擦。还有他们对于父母、童年和家庭的共同记忆。

人生最重大的主题就是和解。顺便看看1.2mbps的视频效果。

小时候只在过年时出现的名牌货,亲测质量完爆各种古老花炮厂。头些年在美国西部赶路时看到这个标志的大帐篷时惊呆了。虽然身陷禁放州,但没准余生还能摸到?

digforfire boosted

没有海鲜的西班牙海鲜饭 | ricepudding | 掘火厨房

说到西班牙美食,大部分外国人应该第一个想到海鲜饭吧。其实paella是瓦伦西亚地区的特色传统,并不是西班牙各地普遍流行的食物,就像饺子不能算中国的代表美食一样。而在瓦伦西亚,传统的paella是用兔肉、鸭肉、鸡肉做的。当然,海鲜口味的paella也是有的,但是我认识的一位深谙瓦伦西亚美食之道的朋友曾对海鲜饭里放青豌豆的做法嗤之以鼻,说那都是给外国游客吃的,只要有青豌豆的paella都可以断定不正宗......

digforfire.net/?p=18659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没有海鲜的西班牙海鲜饭 | ricepudding | 掘火厨房

说到西班牙美食,大部分外国人应该第一个想到海鲜饭吧。其实paella是瓦伦西亚地区的特色传统,并不是西班牙各地普遍流行的食物,就像饺子不能算中国的代表美食一样。而在瓦伦西亚,传统的paella是用兔肉、鸭肉、鸡肉做的。当然,海鲜口味的paella也是有的,但是我认识的一位深谙瓦伦西亚美食之道的朋友曾对海鲜饭里放青豌豆的做法嗤之以鼻,说那都是给外国游客吃的,只要有青豌豆的paella都可以断定不正宗......

digforfire.net/?p=18659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周二早晨七点半出发去买菜,这样八点开门时可以早早进去。接下来过年这两天估计会有点挤,而今天中午又要下雪了。

看着🐘上各种常常看不明白的高谈阔论,我为自己在又一处社交网站成为小透明而鱼块。 :blob_raccoon_peek:

digforfire boosted

忘了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有台最大的汽轮机则远去欧洲,到瑞士修理,一年以后才修好”的原因貌似是因为国际形势不友好,汽轮机只能走陆路绕道苏联去瑞士,所以花了一年多。 :aru_2010:

Show thread

“1945年,美日之间战争激烈时, 日军曾经将沪西第三集中营 (今上海动物园) 关押的侨民转移到杨树浦, 那里是日本在沪军事设施和工业设施相对集中的地方。前面已经述及,沪西第三集中营以收容老人、体弱多病者、幼儿等为主,日军此行,目的的将这些侨民当 人质,阻止美军对那里目标的轰炸。对此,美国从有关国际公约出发,对日本提出严重警告。” (熊月之,《上海盟国侨民集中营述论》)

“(1950年)2月6日日中午12时25分到下午1时53分,中华民国空军派遣主力飞行员,共派遣4编组批次17架轰炸机——含12架B-24“解放者”重型轰炸机、2架B-25“米切尔”中型轰炸机、2架P-51“野马”战斗机和1架P-38“闪电”战斗机——在上海市区投弹67枚,对多个上海重要的电力、供水、机电等生产企业进行轰炸,其中以当时上海最大的发电厂——杨树浦发电厂遭到的破坏最为严重,厂区共遭到15枚炸弹命中,其中有9枚命中发电厂的厂房及设备,输煤设备全部被炸毁;另有13台锅炉和6台汽轮机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其中一台主发电机严重受损,电厂当时的15万千瓦的正常负荷迅速下降至零;上海电力公司共有28名员工罹难,其中24人找到了完整的尸体、4人为失踪而尸骨无存。 ” (维基中文)

“蒋邦派出的飞机中有美制B-24型轰炸机,飞行高度可在万米以上;而我们的高炮射程只能7千米左右,高射机枪的射高就更低了。所以我们的防空炮火根本打不着这些飞机。加以“二?六”那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能见度好,便于飞机轰炸瞄准目标。

杨树浦电厂的发电总装机容量大约是1,985,000兆瓦,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10,供电范围几乎是上海的七成。轰炸的确给上海工业、农业及民生生活带来严重损害。除杨树浦电厂外还轰炸了闸北自来水厂、码头、造船厂,市民死伤1100余人。尤其在沪东区杨树浦一带,它本是市里的重要工业区,不少工厂都是千人以上的规模,现在都停工、停产,一派凄寂景象,上海进入了发展艰难时期。市委号召人民团结起来,战胜困难,深挖潜力,进行生产自救。电厂工人发挥英雄精神,日夜抢修,42小时后修复了部分机组,市区得以部分恢复供电。有台最大的汽轮机则远去欧洲,到瑞士修理,一年以后才修好。电力由全市统一调配,首先保证国计民生相关的最重要企业用电。此外,还开动有的单位备用的柴油发电机。我们学校在清查仓库中发现有19台柴油发电机和相当多的柴油。除留下5台自用外,均由区委调拨给其他单位。上海机电行业的技术是全国领先的,柴油机厂可以赶制一些柴油发电机。但是全市仅工业企业就有一万多家,柴油机供应僧多粥少,而且柴油也是紧缺物资。在美蒋对沿海进行封锁后,供应更为困难。上海公交总公司有一位姓张的总工程师,发明了以木炭为能源的汽车,得到了加快推广,这期间行驶在路上的公交车和长途汽车,都在后面背着一个铸铁箱子,放置木炭。许多马路的路灯因缺电而停开,晚间马路一团漆黑。大的商店还开着,可能他们有着自备电源;小商店就各显神通,气灯、煤油灯、马灯等五花八门都用上了;医院是保证的重点,照常运行。各居民区创办了一批手工业家庭作坊,以解决就业问题,商业部门大开绿灯,马路上小商小贩多了起来。工厂中的工人,家在农村,在土改中分得田地的,主动回家从事农业生产;工厂也允诺,一旦供电恢复即可来厂上班。总之,困难是存在的,但政府和百姓团结一致,千方百计共度难关。社会营生和秩序依然井井有条,丝毫未出现失控和混乱状态,这就是上海人民众志成城的光辉事迹。” (周文骞 ,《在杨树浦电厂门口亲历1950年“二·六”大轰炸》,新民晚报))

雪景最考验压缩比,这是压缩十倍至1.4MBPS之后的效果,比二十多年前的《繾綣 28800BPS》高了一些。

digforfire boosted

今年的Norton讲座是online的,免费注册。虽然已经听过几次Laurie Anderson的单口相声,还是先占个坑——活过去年之后,她可能会有些新感想。

mahindrahumanities.fas.harvard

附上几年前在掘火发的讲座录音,同一个地点: digforfire.net/?p=11487

Ian Curtis was truly an all or nothing character and his obsession with literature was a microcosmic way of viewing the way in which he threw himself at everything that he cared about. Following his tragic death, Deborah Curtis shared a list of the books which he read while they wear together which offer up a fascinating look into what helped inspire and shape those two treasured Joy Division records — check it out below.

Joy Division’s Ian Curtis’ favourite 32 books:

Adrian Henri, Environments And Happenings
Aldous Huxley, Brave New World
Anthony Burgess, A Clockwork Orange
Antonin Artaud, The Theatre And Its Double
Arthur Rimbaud, A Season In Hell
Arthur Rimbaud, Illuminations
Dawn Ades, Dada And Surrealism
Franz Kafka, In The Penal Colony
Franz Kafka, The Castle
Friedrich Nietzsche, The Antichrist
Friedrich Nietzsche, Thus Spoke Zarathustra
Friedrich Nietzsche, Twilight Of The Idols
Fyodor Dostoyevsky, Great Short Works Of Fyodor Dostoevsky
Fyodor Dostoyevsky, Notes From Underground
Fyodor Dostoyevsky, The Idiot
Hermann Hesse, Steppenwolf
Hermann Hesse, The Glass Bead Game
J.G. Ballard, High–rise
J.G. Ballard, The Atrocity Exhibition
Jean–paul Sartre, Nausea
John Heartfield, Photomontages Of The Nazi Period
John Wilcock, The Autobiography And Sex Life Of Andy Warhol
Ka–tzetnik 135633 [Yehiel De–nur], The House Of Dolls
Michael Green, The Art Of Coarse Acting
New Worlds [British Science Fiction Magazine] Nik Cohn, Rock Dreams: Under The Boardwalk
Nikolai Gogol, Dead Souls
Oscar Wilde, The Complete Works Of Oscar Wilde
Selected Poems By Thom Gunn & Ted Hughes
Various, A Century Of Thrillers: From Poe To Arlen
William S. Burroughs, Naked Lunch
William S. Burroughs, The Third Mind
William S. Burroughs, The Wild Boys

faroutmagazine.co.uk/joy-divis

今年的Norton讲座是online的,免费注册。虽然已经听过几次Laurie Anderson的单口相声,还是先占个坑——活过去年之后,她可能会有些新感想。

mahindrahumanities.fas.harvard

附上几年前在掘火发的讲座录音,同一个地点: digforfire.net/?p=11487

当Generalissimo作为对蒋介石的称谓时,正确的中译应该是?

大清早听Pearl Jam,心境如此。

昨天是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波士顿精神号出航,虽然似乎只是在港内绕了一圈。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