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上周才看了Shepitko的丈夫Klimov拍的Come and See,非常震撼。今天又读到三七事件:

“下午小金門曾有大霧,16:37天尚明而霧漸散時,東崗西南灣附近發現該不明漁船靠近,防區第三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第一營營長、第四七二旅旅長與師部參三科(作戰)科長先後率領幹部到場指揮,經警告射擊、驅離射擊後漁船擱淺於「L-05」漁蚵港哨西側「小金門灘」上[7]。漁船被兵器連66火箭彈射中穿透木船殼未爆後,有三人下船舉手投降並用國語溝通卻遭射殺[註 3]。之後,防區第三連連長奉令帶兵上船搜索,發現該船機件故障而隨漲潮於霧中迷航入灣,所搭載均為無武裝的越南難民且已有死傷。旅長下令將所有船民無論死活搬至沙灘上,不准就醫或任何供給與救援,並在與師部密集通聯後確定將全數滅口[註 4];一彈未斃者,則再補一槍。耆老、婦女、孩童、一名孕婦與一名嬰兒皆無倖免。次日,由營部連衛生排的士兵奉令掩埋。掩埋時尚有存活而被活埋者,掙扎哭喊者亦被下令以軍用圓鍬擊殺,並即刻焚燒船身後就地掩埋於沙中以毀滅一切證據。最後發現一名被藏在船層夾板中的小男孩亦遭勒令處決。在場奉命看守的營部連士官過夜統計屍首總數不止十九。

事件中,由於有醫護兵拒絕執行格殺令,旅長下令旅部連接管營部連預防譁變。同日於海上國軍又擊沉一艘接近查看的中國大陸漁船,四人遇害,後來有退伍老兵另稱為「三八事件」[8]。 ”

zh.wikipedia.org/wiki/%E4%B8%8

被领导鼓动给同事们做一次关于丝路的讲座,一直没时间整理。之前话题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亚洲同事提起中亚吃马肉的习俗,讲完了估计会有各种无法预料的讨论。不过我肯定会说:还好以前去过了,如今已经去不了了。(想起了回程路上镇守星星峡的国版AK47 :11123:

对于一张将近四十年才再版一次的唱片而言,这种消息真是噩耗。黑胶唱片是个技术活儿,这种还算有点名声的厂牌都会出错,更不要提这些年里浑水摸鱼的了。

Show thread

“刚果热带雨林中的当地人始终知道㺢㹢狓的存在,他们使用陷阱猎取㺢㹢狓。古埃及人也知道㺢㹢狓的存在,在欧洲人发现㺢㹢狓后不久人们在埃及发现了一幅有㺢㹢狓的壁画。后来亨利·莫頓·史丹利到那里去探险时当地人报道说在密林中有与史丹利带来的马类似的动物。当时有许多人猜测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动物。有人甚至称它为“非洲独角兽”。当时英国在乌干达的总督哈里·约翰斯顿爵士看到了一些这些动物的足迹,他就已经发现这些足迹不是住在森林里的马的足迹,而是偶蹄动物的足迹。直到1900年伦敦动物学学会才获得了一些当地人猎取的㺢㹢狓皮毛。当时动物学家们给这个未知的物种取名为Equus johnstoni,也就是说将它歸入马属。但是1901年6月一具几乎完整的皮毛和两具颅骨到达欧洲后,动物学家们认识到将它们分为马属是错误的,并很快就察覺这些动物与欧洲冰川期的短颈长颈鹿的化石的相似之处。直到1909年白人才捕获了一头活的㺢㹢狓,此前有不少猎人多年徒劳地互相竞争成为第一个猎获一头㺢㹢狓的白人。” (wiki) :blob_raccoon_peek:

并不是为了怀旧,而是重启一下创作状态。这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的故事:亲情遭遇谋杀,而重大背景是社会潜规则和国家的历史遗留问题。

从后天起要加大运动量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Show thread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教师礼赞

译制 | electrica
校对 | troll_troll ricepudding
后期 | 瓦片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封面 | Smobniar
片头 | petit

【译者前言】我们一生中能遇到的老师里,坏老师总是比好老师更多。

遇见好老师大约是一个概率问题,一种幸运。伯恩斯坦说在他人生的六七十位老师中,有二十多位赋予了他学音乐的激情和灵感,已经是相当高的比例了。在我的求学经历中,最多的其实是那些无功无过的平庸老师,好老师总是屈指可数,真正糟糕的也并不算多。不过,出于分类方便,我选择把平庸和糟糕的老师统一归到“坏老师”这一类别里去。这种分类同样也可以从老师的定义讲起:怎样算老师呢?如果只是平平淡淡踏实且无趣地教授知识,就算是完成了身为老师的任务或者——往大里说——使命了么?好老师,或者说真正的老师,不仅是在传授知识本身,也是在传递对知识的尊重与热爱。

热爱、激情、喜悦、振奋。好老师的影响就像太阳,温暖又热烈。在那些形容老师的词语和比喻里,似乎一切也常常与火的意象挂钩:“一个好老师能在你心中激起火花,点燃你对音乐或任何你正在学习的事物的热情。”对我来说,听一个好老师讲课的过程中体会到的那种感受,跟读到一本好书、看到一部好电影的感觉是很相似的,兴奋中几乎带有一点晕眩或是震颤。

一个老师给人的影响究竟有多深远呢?我们遇到的坏老师或许影响了我们走过或本该选择的路,但一个好老师的影响总是更加深刻和丰富,就像一件无法夺走的礼物。我想起石黑一雄的Never Let Me Go里面Miss Emily曾对Kathy说过这样一句话:”We were able to give you something, something which even now no one will ever take from you.(我们得以给予你们一些直到今天都没有人能从你们身上拿走的东西。)”不管坏老师从我们身上改变了什么,我们总是可以更加专注于好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就像本期《年轻人的音乐会》的主题一样,伯恩斯坦饱含感情地回顾了对自己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的老师们,这同时这也是他对学习、对知识的一次致敬。(electrica)

B站:bilibili.com/video/BV1mp4y1h7B

腾讯:v.qq.com/x/page/q3235c39seh.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EyNDU

掘火:digforfire.net/?p=18719

对亚裔的攻击怎么就成了热点?基本日常。去年三月拾易拉罐老年人这件事从没见人提起过。哦,可能是因为没出人命。

abc7news.com/san-francisco-pol

digforfire boosted

#Tusky has been removed from the PlayStore by Google

看到wantlist日更邮件中的价格降到三十多,搜了一下,明白是终于等到了repress。半年前第一次press时买了一张有问题走替换流程,但却突然断货。

这张我其实应该有一张扎眼盘(酪黏人独享名词)躲在仓库某处。 :11123:

又一次梦见坠机。在闹市,一架三角航空的737,掉在一片被围墙拦住的工地,滑到工地尽头之后撞在路对面的大楼上断成两截停了下来,前一段几乎直立起来,乘客们纷纷从断裂处逃生,满街行人都震惊地驻足观看。我对旁边的人说,还好没有油了,否则会起火。

就在这时,另一架飞机栽了下来,这次只看见翻滚的白色机腹和机尾,所以无法判断航空公司,但能认出是一架洛克希德L-1011。我对旁边的人说,得赶紧闪开,因为它翻滚着直冲这边过来了,几秒钟就会破墙出现在眼前。

因为接连坠机,我判断外星人即将入侵,便边回身观看身后的海面,并且对旁边的人说,要是当初听我的建议在海边楼顶安装高能激光发射器就好了。

似乎从没见过实体1011,因为该机问题多多,九十年代末就已经差不多退役了(也许只在很多年前机场滑行时路过一两架货机)。可能是小时候看三面图对机尾发动机印象深刻。

之前一直在想是不是买张八十年代版,但估计质量不行,所以一直迟疑。今天又复习了一遍这部至爱,手痒一搜,竟然发现这个月就再版了。 :11111:

“In 1968, Switzer married Tom Miller, the man who had successfully put an end to Semple's violence while running the Boston Marathon in 1967. They divorced in 1973. Switzer married and divorced public relations executive Philip Schaub.[39] She later married British-born runner and author Roger Robinson in 1987.[40][41]

:salem:

Switzer would eventually make amends with Semple after he changed his mind with regards of women in sports. The two would even become close friends and she last visited him shortly before Semple's death in 1988.[42] ”

:salem:

Show thread

对一张照片的两种注解:

“1967年,Kathrine Switzer 成为第一个参加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女人。当时有很多看不惯女人跑马拉松的男人,上去阻扰她跑步。”(豆瓣版)

“In 1967, she became the first woman to run the Boston Marathon as an officially registered competitor.[3] During her run, race manager Jock Semple repeatedly assaulted Switzer trying to grab her bib number and stop her competing. After knocking down Switzer's trainer and fellow runner Arnie Briggs when he tried to protect her, Semple was shoved to the ground by Switzer's boyfriend, Thomas Miller, who was running with her, and she completed the race.[3]" (维基版)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