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感觉《投奔怒海》算是她最好的作品了吧。顺便看看文革刚过之后中国最南方的面貌。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BBC经典四重奏

译制 | ZZC
校对 | 咕噜猫 Vaughan Luo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制前言】四位年轻人穿着厚重的呢大衣或夹克挤在一辆小轿车里驶往斯托克,这座城市拥有过英国最厚的电话号码本,也是诸多知名陶瓷制品工厂的所在地。雪后公路之后的那一个镜头中出现了低矮暗沉的彼得·芝士曼维多利亚剧院,青白色的入口上方围绕着一圈冷色调的、显然有灯管已不能发光的招牌,好像是另一幅爱德华·霍普那表现夜间清冷孤单的画,唯有狭窄的门框内透出微弱暗黄的光,才是人们在雪后的夜晚可以得到温暖的地方。贝多芬《f大调第七号弦乐四重奏》第三乐章在背景中音量被渐渐放大,我也跟着走进了维多利亚剧院那扇通往温暖的前门,舞台上小提琴手穿着绛紫色的呢子外套好像是他挤在小车里穿的同一件,浅紫色的衬衫和亚麻色、没有涂抹发蜡的蓬松头发显然不是演出的典型行头。他那金色的睫毛随着音符起伏闪烁,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张唱片封面上看到过如此生动而邻家的Peter Cropper — 林赛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你们想象一下大多数人做同一件事情二十、三十、四十年,一遍遍地演奏同样的音乐。嗯,我们才拉了九年,但每一次演奏时,我任然能发现些新东西。”镜头拉远到可以看全四位乐团成员和前排观众,演出场地并非是类正式且拥有离开观众“五十码开外”高高在上的舞台的音乐厅,而是被观众包围的一片“低洼”空地。乐队成员围绕乐谱相向而坐,不是寻常所见四重奏演出时的座位圆弧形排列面对观众,灯光聚焦于中心那四位穿着休闲没有正装拘束的音乐家,好像观众们在聆听一场圣神却又真切质朴的对话。这一段是当时我看这部纪录片《BBC经典四重奏》时经历的第一次感动,林赛四重奏的节奏好似从来没有如此的平滑顺畅,他们小提琴声中那特有的“乡野感”也变成了温暖而亲切。

“这就是弦乐四重奏的伟大之处。”自十八世纪初意大利作曲家斯卡拉蒂创作了一系列六首名为Sonatas的室内乐并在标题上注明了Senza cembalo也就是without harpsichord,那作为弦乐四重奏雏形,其框架就被限制为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并没有键盘乐器作为和弦的填充,只由四件乐器在高中低音区各司其职。乐章的结构也相对固定,第一乐章为奏鸣曲式,第二乐章为慢半,第三乐章是谐谑曲或为小步舞曲,第四乐章又回到奏鸣曲式或回旋曲。这个古老的、甚至有些学究般严谨的形式,是作曲家常用的创作形式之一,也是大篇幅作品例如交响曲的基础。请允许我用另一类艺术形式中的一位现代艺术家亚力克斯·卡茨作为例子:他的作品构成多为线条色块、切割出真人高度的广告板一般的人物画像、新写实主义或者波普风格,这些完全不会让他同传统的绘画技法联系在一起。在某次展览的影像资料中他说自己就读于某艺术学院时习得的是对衣着的好品味,这样避重就轻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提到他练习过严格的古典画技法和印象派的plain air即外光主义画法对于他的深刻影响。只有一项精炼严谨的艺术形式才会给其发展提供无穷嬗变的养分,这也就是弦乐四重奏的精妙。将旋律抽丝剥茧般地提炼出来后,就有了电影《独奏者》中主角在天桥下用大提琴拉出的那几个音,而加入其他三件乐器发展出后续的旋律,白鸽飞向天空自由舒展的贝多芬《a小调第十五号弦乐四重奏》第三乐章中的旋律。季米特里斯·米特罗普洛斯将贝多芬《升c小调第十四号弦乐四重奏》改编成了管弦乐版,填充了更多的弦乐器,调整了低音部的编制,要求乐章之间不能有停顿,十八岁的伯恩斯坦听完后印象深刻挥之不去,后来,他基于这版稍作改编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出,成就了一场被他自己认为是“人生中最骄傲的演出之一。”在本片中展示的另外一个完美的例子则是斯蒂夫·莱希的作品《不同的火车》,音符或和弦模仿了是单词、词组的声调或是火车刹车和铁轨的摩擦发出的声响。“在他的技巧中,速度、精准以及力量皆为某种纪律与计算服务,纪律与计算并非源自聪明的演奏者,而是脱胎于音乐本身。”萨义德评述古尔德的句子,用在描述四重奏这种音乐形式上也正好。

弦乐四重奏的四人演奏小型编制给予演出形式和场景更多的灵活性,无论是富丽的音乐殿堂还是亲切的咖啡茶室,都可以作为四重奏的演出场地,毕竟室内乐的出处便是旧时欧洲贵族、音乐家或爱好者们的会客厅。斯托克豪森的《直升飞机四重奏》可谓是演出形式和场所的极致,而又回到这篇短文的开头,在片中林赛四重奏演出的场地彼得·芝士曼维多利亚剧院或可被称为smart casual(商务休闲)。在演出中场休息时刻,到休息区走一下喝一杯聊个天,音乐属于台上也属于日常生活,这不就是四重奏或室内乐这个音乐类别的原初么。

好在《BBC经典四重奏》这一部纪录片集中展现好多个著名的四重奏乐团在不同年代不同场景下演出各时期作曲家的代表作品的珍贵影像,观众可以撷取自己喜欢的作品或乐团作进一步赏析。在不能去到可以在演出中场休息时挖冰淇淋的音乐厅欣赏现场的后疫情时代,我们做回那个坐在收音机前的小朋友,用手撑着头一遍一遍聆听好录音,听同一部作品二十、三十、四十遍之后,一定也还会发现新知。(ZZ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vL4y1v7E

腾讯:v.qq.com/x/page/f3308jxoisn.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gxOTY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中译:BBC经典四重奏

译制 | ZZC
校对 | 咕噜猫 Vaughan Luo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制前言】四位年轻人穿着厚重的呢大衣或夹克挤在一辆小轿车里驶往斯托克,这座城市拥有过英国最厚的电话号码本,也是诸多知名陶瓷制品工厂的所在地。雪后公路之后的那一个镜头中出现了低矮暗沉的彼得·芝士曼维多利亚剧院,青白色的入口上方围绕着一圈冷色调的、显然有灯管已不能发光的招牌,好像是另一幅爱德华·霍普那表现夜间清冷孤单的画,唯有狭窄的门框内透出微弱暗黄的光,才是人们在雪后的夜晚可以得到温暖的地方。贝多芬《f大调第七号弦乐四重奏》第三乐章在背景中音量被渐渐放大,我也跟着走进了维多利亚剧院那扇通往温暖的前门,舞台上小提琴手穿着绛紫色的呢子外套好像是他挤在小车里穿的同一件,浅紫色的衬衫和亚麻色、没有涂抹发蜡的蓬松头发显然不是演出的典型行头。他那金色的睫毛随着音符起伏闪烁,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张唱片封面上看到过如此生动而邻家的Peter Cropper — 林赛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你们想象一下大多数人做同一件事情二十、三十、四十年,一遍遍地演奏同样的音乐。嗯,我们才拉了九年,但每一次演奏时,我任然能发现些新东西。”镜头拉远到可以看全四位乐团成员和前排观众,演出场地并非是类正式且拥有离开观众“五十码开外”高高在上的舞台的音乐厅,而是被观众包围的一片“低洼”空地。乐队成员围绕乐谱相向而坐,不是寻常所见四重奏演出时的座位圆弧形排列面对观众,灯光聚焦于中心那四位穿着休闲没有正装拘束的音乐家,好像观众们在聆听一场圣神却又真切质朴的对话。这一段是当时我看这部纪录片《BBC经典四重奏》时经历的第一次感动,林赛四重奏的节奏好似从来没有如此的平滑顺畅,他们小提琴声中那特有的“乡野感”也变成了温暖而亲切。

“这就是弦乐四重奏的伟大之处。”自十八世纪初意大利作曲家斯卡拉蒂创作了一系列六首名为Sonatas的室内乐并在标题上注明了Senza cembalo也就是without harpsichord,那作为弦乐四重奏雏形,其框架就被限制为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并没有键盘乐器作为和弦的填充,只由四件乐器在高中低音区各司其职。乐章的结构也相对固定,第一乐章为奏鸣曲式,第二乐章为慢半,第三乐章是谐谑曲或为小步舞曲,第四乐章又回到奏鸣曲式或回旋曲。这个古老的、甚至有些学究般严谨的形式,是作曲家常用的创作形式之一,也是大篇幅作品例如交响曲的基础。请允许我用另一类艺术形式中的一位现代艺术家亚力克斯·卡茨作为例子:他的作品构成多为线条色块、切割出真人高度的广告板一般的人物画像、新写实主义或者波普风格,这些完全不会让他同传统的绘画技法联系在一起。在某次展览的影像资料中他说自己就读于某艺术学院时习得的是对衣着的好品味,这样避重就轻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提到他练习过严格的古典画技法和印象派的plain air即外光主义画法对于他的深刻影响。只有一项精炼严谨的艺术形式才会给其发展提供无穷嬗变的养分,这也就是弦乐四重奏的精妙。将旋律抽丝剥茧般地提炼出来后,就有了电影《独奏者》中主角在天桥下用大提琴拉出的那几个音,而加入其他三件乐器发展出后续的旋律,白鸽飞向天空自由舒展的贝多芬《a小调第十五号弦乐四重奏》第三乐章中的旋律。季米特里斯·米特罗普洛斯将贝多芬《升c小调第十四号弦乐四重奏》改编成了管弦乐版,填充了更多的弦乐器,调整了低音部的编制,要求乐章之间不能有停顿,十八岁的伯恩斯坦听完后印象深刻挥之不去,后来,他基于这版稍作改编指挥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出,成就了一场被他自己认为是“人生中最骄傲的演出之一。”在本片中展示的另外一个完美的例子则是斯蒂夫·莱希的作品《不同的火车》,音符或和弦模仿了是单词、词组的声调或是火车刹车和铁轨的摩擦发出的声响。“在他的技巧中,速度、精准以及力量皆为某种纪律与计算服务,纪律与计算并非源自聪明的演奏者,而是脱胎于音乐本身。”萨义德评述古尔德的句子,用在描述四重奏这种音乐形式上也正好。

弦乐四重奏的四人演奏小型编制给予演出形式和场景更多的灵活性,无论是富丽的音乐殿堂还是亲切的咖啡茶室,都可以作为四重奏的演出场地,毕竟室内乐的出处便是旧时欧洲贵族、音乐家或爱好者们的会客厅。斯托克豪森的《直升飞机四重奏》可谓是演出形式和场所的极致,而又回到这篇短文的开头,在片中林赛四重奏演出的场地彼得·芝士曼维多利亚剧院或可被称为smart casual(商务休闲)。在演出中场休息时刻,到休息区走一下喝一杯聊个天,音乐属于台上也属于日常生活,这不就是四重奏或室内乐这个音乐类别的原初么。

好在《BBC经典四重奏》这一部纪录片集中展现好多个著名的四重奏乐团在不同年代不同场景下演出各时期作曲家的代表作品的珍贵影像,观众可以撷取自己喜欢的作品或乐团作进一步赏析。在不能去到可以在演出中场休息时挖冰淇淋的音乐厅欣赏现场的后疫情时代,我们做回那个坐在收音机前的小朋友,用手撑着头一遍一遍聆听好录音,听同一部作品二十、三十、四十遍之后,一定也还会发现新知。(ZZC)

b站:bilibili.com/video/BV1vL4y1v7E

腾讯:v.qq.com/x/page/f3308jxoisn.ht

优酷:v.youku.com/v_show/id_XNTgxOTY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迎周末,来杯小绿酒。虽然以前偶尔想要买瓶土产威士忌,都会去找Port Author狂野女歌手最爱的Southern Comfort,但这种液体苹果硬糖显然是更童年的鱼块。

终于第一次去查了Bed of Roses MV的外景拍摄地,啊,又是我一直等着去但还没去的Death Valley。

Keep the Faith这张专辑的特殊之处是,我当初喜欢的歌全都挤在A面,B面基本听不下去。A面的那些歌曲和当时的U2、Inxs的风格有些类似,最后一批自带万人体育场的摇滚金曲。

《成长的烦恼》里有一集是父亲一定要陪儿子去看Springsteen现场。现在想,假如孩子长大些,应该去看也Bon Jovi了吧。都是家门口新泽西乐队,虽然老爹估计就知趣退下了,毕竟他们差了快一代。

哇,已经两亿多点击量了:

youtube.com/watch?v=NvR60Wg9R7

前几天五点半出门,只看见一只,今天特意四点出门,明白过来:人家没有夏时制。

都吃得变形,毕竟接下来就是没有新鲜草的大雪天了 :blobcatnight:

五十年前开始买唱片的那一批人过世之后,这类对我来说很有意义的小知识也就渐渐失传了吧。 :cwy:

discogs.com/forum/thread/40374

那么,假如一架飞船以200rad/h旋转,舱内温度便会基本均匀(不知道是如何考虑隔热的)。计算了一下,在一艘半径4米的飞船里,这样的转速制造的加速度只有0.03g,基本无感。 :11123:

时差十三个小时了。

地球上有些地方一生应该可以去很多次,比如库斯科。还有些地方一生只能去一次,比如罗布泊。

出土文物:“了解摇滚乐手的生活”曾经是卖点。

Interstellar复习到第九遍,注意到Ram的沧桑感很真实——还是说他们直接买了一辆旧车?冬天疯狂撒盐的玉米地湖区,大部分皮卡的车身腐蚀确实是车轮附近的那个部位开始,最终会洞穿。

近期基本漂浮在近地轨道上,所以高G对接也很亲切。特效的正确用法。设想小时候同时看此片和星战,肯定更喜欢它(虽然琢磨着星战也该复习一遍了,虽然估计着和异形一样,印象深刻的只会有一两集)。

而如今喜欢它的原因已经和科学无关了。看完之后,再次确认自己完全就是为了去看热泪盈眶的情节。跨光年跨岁月的远程通讯太难了,珍惜那些能写封长信的机会。 :nasa:

测试一下会被压缩成什么样。要是小时候能有这么一幅海报还不得疯掉。

清晨音乐。当然还是电脑小声播放文件,这些四五十年后依然没开封的老版就先继续封着吧。可能会在某个周末用手术刀片开启。

《革命往事》中既没有纪念碑谷,也还未能获得个人记忆的伴唱,但已经和《狂沙十万里》一样难忘了,这是怎么回事。

黑色食物最高 :salem:

想起卡尔砂冈先生在不朽的纪录片《宇宙》中描述的那种螃蟹: en.m.wikipedia.org/wiki/Heikeg

digforfire boosted

小广告!之前讲过的二手书店失序书店@ciaochaos@digforfire.org 终于悄悄开业了。现在大众点评还没有页面。具体位置是在北京市西城区东新开胡同路东,北京启喑实验学校对面。目前营业时间没有固定,如果有朋友有空来玩的话可以加微信确定是否营业中,微信id:ciaochaos30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