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看封面就能预测自己喜欢的是哪一张(已经听了几百遍),和想喜欢但听了几遍喜欢不起来的那一张,和听之前就表示怀疑随后便计划移除的那两张。 :familiar:

严寒买花本应该开车,但周一并没有这个功夫,只好特意带上棉被,出门之后捂住。 :blobcatnight:

喜欢前景中的生活气息。维基中文中的配图,<2007年。可能早已被作为脏乱差给收拾干净了。

《明史》(卷一百二十四):“太祖知王終不可以諭降,乃命傅友德為征南將軍,藍玉、沐英為副,帥師征之。洪武十四年(1381年)十二月下普定。王遣司徒平章達裏麻率兵駐曲靖。沐英引軍疾趨,乘霧抵白石江。霧解,達裏麻望見大驚。友德等率兵進擊,達裏麻兵潰被擒。先是,王以女妻大理酋段得功,嘗倚其兵力,後以疑殺之,遂失大理援。至是達裏麻敗,失精甲十余萬。王知事不可為,走普寧州之忽納砦,焚其龍衣,驅妻子赴滇池死。遂與左丞達的、右丞驢兒夜入草舍,俱自經。太祖遷其家屬于耽羅。” ——————>《方舆纪要》 卷 114晋宁州: 忽纳寨 “在州 (治今晋城镇) 西。明初瓦尔密闬曲靖,破走入晋宁州忽纳寨,赴滇池死,即此寨也”。——————>

天终于晴了。开窗放进干冷空气,享受冬天。 :blobwolfreach:

Butterscotch streetlamps mark my path. 但左边空场上那座教堂难道不就是如今中国超市CMART门外那座被神奇地改建为公寓的教堂吗? :salem: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波拉尼奥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

译制 | anita
校对 | Angela Wu 野次馬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这是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 1953-2003)于1999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上接受的一次访谈。访谈过程中有几个诙谐时刻,比如波拉尼奥描述墨西哥诗人好友马里奥·圣地亚哥(Mario Santiago Papasquiaro, 1953-1998)的种种怪异行径,形容他“简直就像是几天前刚从一架飞碟上下来的”;又比如他谈及自己跟同伴们一起在墨西哥城偷书的经历。主持人顺着这个话题,问起他对于另外一种偷盗,即“剽窃”行为的看法。波拉尼奥回答说,文学的传世长河就是由你来我往的抄袭构成的;换言之,所有人到头来都在写同一本书。他提到自己非常喜欢马里奥圣地亚哥的一句诗:“如果我得活着,就让它没有方向,没有理智。”他甚至将这句堪称圣地亚哥本人写照的表述,用作一本书的题词,却事后被告知这句诗出自另一位墨西哥诗人之手,而不是圣地亚哥写的。莫非这也是圣地亚哥耍的一个剽窃伎俩?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波拉尼奥、圣地亚哥,以及另外多位诗人作家,在墨西哥城共同创立了名为“下现实主义”(infrarealism)的先锋派诗歌运动。墨西哥诗人、学者鲁本·梅迪纳(Rubén Medina, 1955-)是该运动的另一位创始人,他在《下现实主义:一代拉丁美洲新先锋派,或居伊·德波的“迷失的儿童”》(Infrarealism: A Latin American Neo-avant-garde, or the Lost Boys of Guy Debord》(2017)一文中,说明了下现实主义运动理念的众多渊源,其中包括欧洲“情境主义国际”先锋艺术运动(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 1957-1972),美国垮掉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秘鲁“零时”诗歌运动[1](Hora Zero),等。梅迪纳说,以马里奥·圣地亚哥为代表的下现实主义运动成员在垮掉一代身上看到了一个理想的诗人形象:梦想家、局外人,始终在冒险,始终在挑衅和对抗。这种精神特质在文初提到的那句被波拉尼奥引来用作题词的诗中获得生动的呈现;至于波拉尼奥所表达的对于“剽窃”的态度,则可以隐约从情境主义国际所倡导的艺术共产主义理念中找到回音。本文的目的正是分析,上述貌似轻松随意间提及的趣闻轶事,折射出哪些下现实主义诗歌运动的深层美学主张和伦理追求。

首先,我们有必要对infrarealism一词的译法做简要说明。该词目前有“现实以下主义”和“下现实主义”两种常见翻译。在2017年《芝加哥评论》为该运动做的专题The Infrarealists中,马里奥·圣地亚哥的英文译者科尔·海诺维茨(Cole Henowitz)明确从语源学上将surrealism和infrarealism对照起来进行谈论。她指出surrealism的前缀 sur意为“在…之上”(over or above),infrarealism的infra则为“在…之下”(under or below)。这表明两场运动是从不同角度挖掘现实的另外一面。2017年8月一次活动中,北京大学的范晔老师也说他倾向于翻译成“下现实主义”,便于和超现实主义做一个对应。除了字形结构上的对应,下现实主义运动与超现实主义之间在理念上也保持密切对话。虽然诞生于不同的地域和年代,两场运动的参与者们所面临和所欲对抗的,都是日益商品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他们积极思考新的路径来抵御市场逻辑对生活和艺术创作的异化,以重新寻回精神的纯粹和本真。马里奥·圣地亚哥撰写的下现实主义宣言中,有一句“将炽烈的、痉挛的人生观还给艺术”(“TO RETURN TO ART THE NOTION OF A PASSIONATE & CONVULSIVE LIFE”,原文为大写)。据海诺维茨说明,圣地亚哥这是挪用了超现实主义色彩鲜明的“残酷戏剧”(Theater of Cruelty)宣言中,安托南·阿尔托(Antonin Artaud, 1896-1948)的一句表达:“在剧场中注入一种炽烈的、痉挛的人生观”[2](“to restore to the theater a passionate and convulsive conception of life”)。这是两场运动在理念对话上最直白的表征之一。总之,无论从语源学角度还是理念的传承与对话上来看,本文都认为将infrarealism译成与“超现实主义”一词相对应的“下现实主义”更为恰当。

回到这次访谈,当主持人问,对你来说,诗是什么?波拉尼奥回答,我实在不知道诗是什么,只知道有一些人曾走近过诗这个现象。它应该是一种行为方式,一种少年才有的心气或神态。比如,兰波(Arthur Rimbaud, 1854-1891)和洛特雷阿蒙(Comte de Lautréamont, 1846-1870),他们二人走过的路就是一条诗的路。波拉尼奥认为,马里奥·圣地亚哥走过的路,也是一条诗的路。据此可见,对下现实主义者们来说,诗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状态,似乎比写出什么风格的诗作更加意义重大。2017年《芝加哥评论》(Chicago Review)汇集起两篇下现实主义宣言、多位成员诗作以及彼此通信,为这场诗歌运动做了一期专题。在导言中,这一期的编者兼译者约翰·伯恩斯(John Burns)指出,下现实主义诗人群体,彼此之间创作风格和主题大相径庭,难以划一,他们共享的不是诗歌本身的风格,而是与主流对抗的叛逆姿态。他们的叛逆不限于对诗歌形式的颠覆及创新,而更多体现在选择不同于传统精英诗人的社会属性和生存状态。他们致力于打破诗与生活的藩篱,将写诗融入日常生活,转化为生活方式,而非用于争名夺利、攀爬社会金字塔。他们同时拒绝依附任何体制、机构,拒绝参与建立任何圈子和权力集团。鲁本·梅迪纳为这一期专题作序,正是上文提到的那篇文章《下现实主义:一代拉丁美洲新先锋派,或居伊·德波的“迷失的儿童”》。在美学之外,他更强调下现实主义运动的伦理面向。值得注意的是, “伦理”一词在波拉尼奥的下现实主义宣言中也出现数次,其中有一句这样说:“我们的伦理是革命,我们的美学是生活:这是同一件事。” (“Our ethics is the revolution, our aesthetics, life: one-single-thing.” ) 梅迪纳进而援引福柯在《什么是启蒙》(1994)一文中的表述,指出伦理是“一种与现时性发生关联的模式,一种由某些人作出的自愿选择,总之,是一种思考、感觉乃至行为举止的方式,它处处体现出某种归属关系,并将自身表现为一项任务。”[3]下现实主义运动成员们的美学追求与其对自己的伦理要求是不可分割的。诗歌形式上的激进和锋芒必然体现在诗人的生活方式与日常举止特征之中。据梅迪纳介绍,波拉尼奥及其同伴频繁地在公开场合挑衅权威作家和主流文学机构。而作为回应,从七八十年代以至于今日,墨西哥城文学文化机构都保持着对下现实主义的批判,将他们贬低为一个不可理喻的运动(“a nonsense movement”),声称由于其成员的无知、邪恶,以及生活方式的堕落,这群人根本没有能力阐发连贯的美学理念,或进行真正的文学写作(梅迪纳 2017:16)。

除了在现实生活中保持着对抗与挑战权威的勇气,据梅迪纳介绍,下现实主义者们也有意识地践行着不断上路、远离固定圈子和权力团体的理念。比如,截止到七十年代末,多位成员离开墨西哥去往西班牙、法国、智利和美国。波拉尼奥就是其中一员。他于1977年离开熟悉的墨西哥去往欧洲,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通过从事各种职业维持基本生存,其余时间写诗。他卖过服装首饰,做过卸货工,在营地当守夜人,等等。如果赚的钱足够担负一两个月的日常开支,他就会暂停工作全职写诗。他还会通过投稿参加文学竞赛赢取一些奖金的方式获得收入。梅迪纳说,下现实主义者们很清楚,那些占据着精英特权位置、权力体系中心位置的人,时刻在阻止、歪曲和取消他人的表达,而他们拒绝与之同流。如果下现实主义的主要原则是绝不参与或创建权力团体,那么他们为此所采取的具体策略就是不出版——不通过墨西哥文学机构的官方渠道出版,或者压根不在任何地方出版(梅迪纳 2017:19)。因此,从七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下现实主义成员的发表或出版记录寥寥无几。无论是以个体还是团体的名义,他们经常拒绝自己的作品被列入文学杂志或作品合集。正因为墨西哥文学出版界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他们往往被批评为是一帮患有“浪漫幼稚症”的“文化恐怖分子”。但是,梅迪纳说,保持不出版的状态守卫了他们的伦理信条:比被权威力量承认更重要的,是探索如何将诗与日常生活相融合,将诗视作一切反叛的核心。

根据梅迪纳,下现实主义理念的一个启发来源,是居伊·德波(Guy Debord, 1931-1994)创立的情境主义国际运动,而情境主义的理论基石,众所周知,则为德波自己初版于1967年的《景观社会》(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景观社会”,又译为“奇观社会”,指在消费文化的潮流下,商品通过图像、影像建构起一个幻象社会,表象覆盖真实,影像取代了真正的人类联系。德波在该书的一开头便呈出中心论断:“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里,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聚。直接存在的一切全都转化为一个表象。”情境主义国际运动成员的诸多先锋艺术实践,正是为l了打破景观对本真生活的遮蔽,抵抗资本家通过生成景观来操控社会生活。与此同时,出于对自身沦为另一道资产阶级景观的警惕,情境主义者们决心不做任何革命运动的专家、明星、权威。这恰好也正是下现实主义诗人群体所信奉的原则。南京大学的张一兵教授在《情境主义国际的风风雨雨》(2020)中写道,1968年“红色五月风暴”一夜之间让情境主义国际的梦想成为现实,革命的狂欢走上法国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情境主义国际抵达了事业成功的顶峰。然而,他继续说,这是一个悖论,因为革命的狂欢让情境主义登上了景观本身制造的舞台,大批盲目的追随者和粉丝纷至沓来,使情境主义国际沦为一种“景观意识形态”,成为了它们自己反对的角色。基于对这个悲剧结局的认识,1972年,德波正式宣布情境主义国际解散。根据梅迪纳的介绍,下现实主义运动在1976-1977年成立之初共发表四份宣言,其中两份由波拉尼奥撰写,一份由圣地亚哥撰写。圣地亚哥版宣言中的“我们的主张是什么?拒绝把写作当成职业。”(“WHAT DO WE PROPOSE? TO NOT MAKE WRITING A PROFESSION.”) 这恰恰呼应了情境主义国际先锋艺术家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分工和职业化现象的批判。两场运动的参与者都致力于对抗艺术的商品化趋势,警惕艺术创作活动的景观化和僵化。据梅迪纳指出,波拉尼奥版下现实主义宣言(即下现实主义第一宣言)的标题“再一次,放弃一切”(“Leave it all, once more”),是挪用了1922年超现实主义创始人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 1896-1966)决定抛弃达达主义时发表的宣言,后者的标题正是《放弃一切》( “Leave Everything”) 。昔日的先锋一旦被编撰成正统,登堂入室,成为自己当初的反对者,它们就必然丧失其先锋性质,而立即招致新一代先锋派的批判和挑战。而一旦布勒东的超现实主义也被收录入欧洲艺术史正统,波拉尼奥这一代青年诗人就必然需要“再一次,放弃一切”。达达主义如此,超现实主义如此,情境主义国际也如此。就像波拉尼奥在第一宣言中写下的另一句话:“真正的诗人永远在自我放弃。绝不要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全文/观看:

bilibili.com/video/BV1yM4y1F73

digforfire.net/?p=18992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中译:波拉尼奥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

译制 | anita
校对 | Angela Wu 野次馬
后期 | 瓦片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这是罗贝托·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 1953-2003)于1999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国际书展上接受的一次访谈。访谈过程中有几个诙谐时刻,比如波拉尼奥描述墨西哥诗人好友马里奥·圣地亚哥(Mario Santiago Papasquiaro, 1953-1998)的种种怪异行径,形容他“简直就像是几天前刚从一架飞碟上下来的”;又比如他谈及自己跟同伴们一起在墨西哥城偷书的经历。主持人顺着这个话题,问起他对于另外一种偷盗,即“剽窃”行为的看法。波拉尼奥回答说,文学的传世长河就是由你来我往的抄袭构成的;换言之,所有人到头来都在写同一本书。他提到自己非常喜欢马里奥圣地亚哥的一句诗:“如果我得活着,就让它没有方向,没有理智。”他甚至将这句堪称圣地亚哥本人写照的表述,用作一本书的题词,却事后被告知这句诗出自另一位墨西哥诗人之手,而不是圣地亚哥写的。莫非这也是圣地亚哥耍的一个剽窃伎俩?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波拉尼奥、圣地亚哥,以及另外多位诗人作家,在墨西哥城共同创立了名为“下现实主义”(infrarealism)的先锋派诗歌运动。墨西哥诗人、学者鲁本·梅迪纳(Rubén Medina, 1955-)是该运动的另一位创始人,他在《下现实主义:一代拉丁美洲新先锋派,或居伊·德波的“迷失的儿童”》(Infrarealism: A Latin American Neo-avant-garde, or the Lost Boys of Guy Debord》(2017)一文中,说明了下现实主义运动理念的众多渊源,其中包括欧洲“情境主义国际”先锋艺术运动(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 1957-1972),美国垮掉的一代(The Beat Generation),秘鲁“零时”诗歌运动[1](Hora Zero),等。梅迪纳说,以马里奥·圣地亚哥为代表的下现实主义运动成员在垮掉一代身上看到了一个理想的诗人形象:梦想家、局外人,始终在冒险,始终在挑衅和对抗。这种精神特质在文初提到的那句被波拉尼奥引来用作题词的诗中获得生动的呈现;至于波拉尼奥所表达的对于“剽窃”的态度,则可以隐约从情境主义国际所倡导的艺术共产主义理念中找到回音。本文的目的正是分析,上述貌似轻松随意间提及的趣闻轶事,折射出哪些下现实主义诗歌运动的深层美学主张和伦理追求。

首先,我们有必要对infrarealism一词的译法做简要说明。该词目前有“现实以下主义”和“下现实主义”两种常见翻译。在2017年《芝加哥评论》为该运动做的专题The Infrarealists中,马里奥·圣地亚哥的英文译者科尔·海诺维茨(Cole Henowitz)明确从语源学上将surrealism和infrarealism对照起来进行谈论。她指出surrealism的前缀 sur意为“在…之上”(over or above),infrarealism的infra则为“在…之下”(under or below)。这表明两场运动是从不同角度挖掘现实的另外一面。2017年8月一次活动中,北京大学的范晔老师也说他倾向于翻译成“下现实主义”,便于和超现实主义做一个对应。除了字形结构上的对应,下现实主义运动与超现实主义之间在理念上也保持密切对话。虽然诞生于不同的地域和年代,两场运动的参与者们所面临和所欲对抗的,都是日益商品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他们积极思考新的路径来抵御市场逻辑对生活和艺术创作的异化,以重新寻回精神的纯粹和本真。马里奥·圣地亚哥撰写的下现实主义宣言中,有一句“将炽烈的、痉挛的人生观还给艺术”(“TO RETURN TO ART THE NOTION OF A PASSIONATE & CONVULSIVE LIFE”,原文为大写)。据海诺维茨说明,圣地亚哥这是挪用了超现实主义色彩鲜明的“残酷戏剧”(Theater of Cruelty)宣言中,安托南·阿尔托(Antonin Artaud, 1896-1948)的一句表达:“在剧场中注入一种炽烈的、痉挛的人生观”[2](“to restore to the theater a passionate and convulsive conception of life”)。这是两场运动在理念对话上最直白的表征之一。总之,无论从语源学角度还是理念的传承与对话上来看,本文都认为将infrarealism译成与“超现实主义”一词相对应的“下现实主义”更为恰当。

回到这次访谈,当主持人问,对你来说,诗是什么?波拉尼奥回答,我实在不知道诗是什么,只知道有一些人曾走近过诗这个现象。它应该是一种行为方式,一种少年才有的心气或神态。比如,兰波(Arthur Rimbaud, 1854-1891)和洛特雷阿蒙(Comte de Lautréamont, 1846-1870),他们二人走过的路就是一条诗的路。波拉尼奥认为,马里奥·圣地亚哥走过的路,也是一条诗的路。据此可见,对下现实主义者们来说,诗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状态,似乎比写出什么风格的诗作更加意义重大。2017年《芝加哥评论》(Chicago Review)汇集起两篇下现实主义宣言、多位成员诗作以及彼此通信,为这场诗歌运动做了一期专题。在导言中,这一期的编者兼译者约翰·伯恩斯(John Burns)指出,下现实主义诗人群体,彼此之间创作风格和主题大相径庭,难以划一,他们共享的不是诗歌本身的风格,而是与主流对抗的叛逆姿态。他们的叛逆不限于对诗歌形式的颠覆及创新,而更多体现在选择不同于传统精英诗人的社会属性和生存状态。他们致力于打破诗与生活的藩篱,将写诗融入日常生活,转化为生活方式,而非用于争名夺利、攀爬社会金字塔。他们同时拒绝依附任何体制、机构,拒绝参与建立任何圈子和权力集团。鲁本·梅迪纳为这一期专题作序,正是上文提到的那篇文章《下现实主义:一代拉丁美洲新先锋派,或居伊·德波的“迷失的儿童”》。在美学之外,他更强调下现实主义运动的伦理面向。值得注意的是, “伦理”一词在波拉尼奥的下现实主义宣言中也出现数次,其中有一句这样说:“我们的伦理是革命,我们的美学是生活:这是同一件事。” (“Our ethics is the revolution, our aesthetics, life: one-single-thing.” ) 梅迪纳进而援引福柯在《什么是启蒙》(1994)一文中的表述,指出伦理是“一种与现时性发生关联的模式,一种由某些人作出的自愿选择,总之,是一种思考、感觉乃至行为举止的方式,它处处体现出某种归属关系,并将自身表现为一项任务。”[3]下现实主义运动成员们的美学追求与其对自己的伦理要求是不可分割的。诗歌形式上的激进和锋芒必然体现在诗人的生活方式与日常举止特征之中。据梅迪纳介绍,波拉尼奥及其同伴频繁地在公开场合挑衅权威作家和主流文学机构。而作为回应,从七八十年代以至于今日,墨西哥城文学文化机构都保持着对下现实主义的批判,将他们贬低为一个不可理喻的运动(“a nonsense movement”),声称由于其成员的无知、邪恶,以及生活方式的堕落,这群人根本没有能力阐发连贯的美学理念,或进行真正的文学写作(梅迪纳 2017:16)。

除了在现实生活中保持着对抗与挑战权威的勇气,据梅迪纳介绍,下现实主义者们也有意识地践行着不断上路、远离固定圈子和权力团体的理念。比如,截止到七十年代末,多位成员离开墨西哥去往西班牙、法国、智利和美国。波拉尼奥就是其中一员。他于1977年离开熟悉的墨西哥去往欧洲,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通过从事各种职业维持基本生存,其余时间写诗。他卖过服装首饰,做过卸货工,在营地当守夜人,等等。如果赚的钱足够担负一两个月的日常开支,他就会暂停工作全职写诗。他还会通过投稿参加文学竞赛赢取一些奖金的方式获得收入。梅迪纳说,下现实主义者们很清楚,那些占据着精英特权位置、权力体系中心位置的人,时刻在阻止、歪曲和取消他人的表达,而他们拒绝与之同流。如果下现实主义的主要原则是绝不参与或创建权力团体,那么他们为此所采取的具体策略就是不出版——不通过墨西哥文学机构的官方渠道出版,或者压根不在任何地方出版(梅迪纳 2017:19)。因此,从七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初期,下现实主义成员的发表或出版记录寥寥无几。无论是以个体还是团体的名义,他们经常拒绝自己的作品被列入文学杂志或作品合集。正因为墨西哥文学出版界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他们往往被批评为是一帮患有“浪漫幼稚症”的“文化恐怖分子”。但是,梅迪纳说,保持不出版的状态守卫了他们的伦理信条:比被权威力量承认更重要的,是探索如何将诗与日常生活相融合,将诗视作一切反叛的核心。

根据梅迪纳,下现实主义理念的一个启发来源,是居伊·德波(Guy Debord, 1931-1994)创立的情境主义国际运动,而情境主义的理论基石,众所周知,则为德波自己初版于1967年的《景观社会》(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景观社会”,又译为“奇观社会”,指在消费文化的潮流下,商品通过图像、影像建构起一个幻象社会,表象覆盖真实,影像取代了真正的人类联系。德波在该书的一开头便呈出中心论断:“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里,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聚。直接存在的一切全都转化为一个表象。”情境主义国际运动成员的诸多先锋艺术实践,正是为l了打破景观对本真生活的遮蔽,抵抗资本家通过生成景观来操控社会生活。与此同时,出于对自身沦为另一道资产阶级景观的警惕,情境主义者们决心不做任何革命运动的专家、明星、权威。这恰好也正是下现实主义诗人群体所信奉的原则。南京大学的张一兵教授在《情境主义国际的风风雨雨》(2020)中写道,1968年“红色五月风暴”一夜之间让情境主义国际的梦想成为现实,革命的狂欢走上法国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情境主义国际抵达了事业成功的顶峰。然而,他继续说,这是一个悖论,因为革命的狂欢让情境主义登上了景观本身制造的舞台,大批盲目的追随者和粉丝纷至沓来,使情境主义国际沦为一种“景观意识形态”,成为了它们自己反对的角色。基于对这个悲剧结局的认识,1972年,德波正式宣布情境主义国际解散。根据梅迪纳的介绍,下现实主义运动在1976-1977年成立之初共发表四份宣言,其中两份由波拉尼奥撰写,一份由圣地亚哥撰写。圣地亚哥版宣言中的“我们的主张是什么?拒绝把写作当成职业。”(“WHAT DO WE PROPOSE? TO NOT MAKE WRITING A PROFESSION.”) 这恰恰呼应了情境主义国际先锋艺术家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分工和职业化现象的批判。两场运动的参与者都致力于对抗艺术的商品化趋势,警惕艺术创作活动的景观化和僵化。据梅迪纳指出,波拉尼奥版下现实主义宣言(即下现实主义第一宣言)的标题“再一次,放弃一切”(“Leave it all, once more”),是挪用了1922年超现实主义创始人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 1896-1966)决定抛弃达达主义时发表的宣言,后者的标题正是《放弃一切》( “Leave Everything”) 。昔日的先锋一旦被编撰成正统,登堂入室,成为自己当初的反对者,它们就必然丧失其先锋性质,而立即招致新一代先锋派的批判和挑战。而一旦布勒东的超现实主义也被收录入欧洲艺术史正统,波拉尼奥这一代青年诗人就必然需要“再一次,放弃一切”。达达主义如此,超现实主义如此,情境主义国际也如此。就像波拉尼奥在第一宣言中写下的另一句话:“真正的诗人永远在自我放弃。绝不要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全文/观看:

bilibili.com/video/BV1yM4y1F73

digforfire.net/?p=18992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猫薄荷草是好用无毒性的草,它对猫咪有兴奋作用,但对人却有镇静的功效……”

为了避免大叶片挡住小叶片应得的光线,连摘五六片吃掉了,感觉异常兴奋,赶紧搜索相关知识,结论是……我是猫? :salem:

Show thread
digforfire boosted

求助各位象友,有没有靠谱的香港租房中介推荐一下?或者具体租房信息也行~西营盘及周边都行 :6530:

digforfire boosted

温暖一锅炖——白葡萄酒炖牛肉 | 掘火档案

图文|ricepudding

勃艮第的红葡萄酒炖牛肉声名在外,可是你知道白葡萄酒也可以炖牛肉吗?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道白葡萄酒炖牛肉。这道菜最初是我在Gordon Ramsay的书里看到的,自己稍稍做了调整,非常喜欢。我做过好几次,不仅适合在自己家吃,还非常适合打包带去朋友家,加热后风味不减,每次都好评连连。

关于牛肉的部位,Gordon Ramsay书里用的是牛膝盖至脚踝那一段部位(shin),中国不容易买到。其实用牛腩、牛肋排、牛尾这些适合慢炖的部位也很好吃,我这次用的是牛腩。

关于白葡萄酒,不必用太好的,但也不能差到空口喝不下去的那种。一般100块钱左右一瓶的就可以了。烧菜需要干型的,不要太甜。一次消耗不完的话,最好买旋塞而不是橡木塞的,这样用完可以盖回盖子,冷藏两三个月作料酒没问题。如果你还担心用不完,那我以后还有很多白葡萄酒做的菜肴可以分享。

除了牛肉本身,这道菜的两朵绿叶——gremolata和土豆泥也是点睛之笔。gremolata是一种意大利调料,由新鲜的欧芹、柠檬皮屑和大蒜混合而成,气味芳香,是意大利名菜炖小牛膝(Osso Buco)里必备的佐料,但其实可以运用到很多别的菜里,解腻增香效果一流,强烈推荐一试。至于土豆泥,可以充分吸收融合炖菜里鲜美的汤汁,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Gordon Ramsay用的是山芋,我怕太甜了,还是换了土豆。当然,这么美味的肉汁,无论配面包、配意面、配couscous、配米饭都是极好的。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假如吃腻了红烧牛肉、咖喱牛肉,相信这道菜一定能为你家的新年大餐增色不少。在这里就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了!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digforfire.net/?p=18974

温暖一锅炖——白葡萄酒炖牛肉 | 掘火档案

图文|ricepudding

勃艮第的红葡萄酒炖牛肉声名在外,可是你知道白葡萄酒也可以炖牛肉吗?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道白葡萄酒炖牛肉。这道菜最初是我在Gordon Ramsay的书里看到的,自己稍稍做了调整,非常喜欢。我做过好几次,不仅适合在自己家吃,还非常适合打包带去朋友家,加热后风味不减,每次都好评连连。

关于牛肉的部位,Gordon Ramsay书里用的是牛膝盖至脚踝那一段部位(shin),中国不容易买到。其实用牛腩、牛肋排、牛尾这些适合慢炖的部位也很好吃,我这次用的是牛腩。

关于白葡萄酒,不必用太好的,但也不能差到空口喝不下去的那种。一般100块钱左右一瓶的就可以了。烧菜需要干型的,不要太甜。一次消耗不完的话,最好买旋塞而不是橡木塞的,这样用完可以盖回盖子,冷藏两三个月作料酒没问题。如果你还担心用不完,那我以后还有很多白葡萄酒做的菜肴可以分享。

除了牛肉本身,这道菜的两朵绿叶——gremolata和土豆泥也是点睛之笔。gremolata是一种意大利调料,由新鲜的欧芹、柠檬皮屑和大蒜混合而成,气味芳香,是意大利名菜炖小牛膝(Osso Buco)里必备的佐料,但其实可以运用到很多别的菜里,解腻增香效果一流,强烈推荐一试。至于土豆泥,可以充分吸收融合炖菜里鲜美的汤汁,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Gordon Ramsay用的是山芋,我怕太甜了,还是换了土豆。当然,这么美味的肉汁,无论配面包、配意面、配couscous、配米饭都是极好的。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假如吃腻了红烧牛肉、咖喱牛肉,相信这道菜一定能为你家的新年大餐增色不少。在这里就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了!

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digforfire.net/?p=18974

近期接连碰见两部适合自己趣味的电影:The Song of Bernadette (1943)和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 (1967) :blobcaticecream: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