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digforfire boosted

被压迫的人要警惕对其对立面的象征物产生fetishism,包括但不限于名人名言名作和各种理念。

digforfire boosted

《<深度>之博尔赫斯》译者随笔

文|anita

2021年11月25日

1919年到1922年间,西班牙马德里有一本短暂存在过的文学杂志《大都会》(Cosmópolis)。博尔赫斯十几岁时(他生于1899年),拿一本英德词典、一版海涅的《抒情间奏曲》,开始自学德语,很快能够翻译德语文章,部分译作就发表在这份杂志上。他还清晰记得主编的名字,叫恩里克·戈麦斯·卡里略(Enrique Gómez Carrillo, 1873-1927),我去查了一下,居然是个危地马拉人,家庭出身普通,1890年得尼加拉瓜诗人鲁本·达里奥(Ruben Dario, 1867-1916)赏识,在后者的帮助下离开中美洲来到欧洲(尼加拉瓜与危地马拉同属中美洲国家)。抵达欧洲之后,戈麦斯·卡里略迷上巴黎生活,成为出色的文学评论家和新闻记者,平时热衷旅行和恋爱,绯闻众多。54岁去世,极为多产,维基只列了30本,但据一位研究者统计,一共是87本书,包括纪实类、虚构类和散文随笔等等。小说擅长描写情欲与堕落主题。在1920年代,对于西班牙和西班牙语美洲的读者来说,戈麦斯·卡里略都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大都会》这本杂志的理想之一,也是沟通西班牙和西语美洲之间的交流,消除偏见与隔阂。

精彩纷呈的一生。我幻想,能花去几年时间为这样一个人作传,应该是挺幸福的一件事。仿佛是跟他一起活一遍,阅读他喜欢的作品,思考他思考的问题,感受他的情感和精神世界。

整理博尔赫斯访谈字幕,结果花了两个多小时读这个之前听都没听过的人的资料,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280

《<深度>之博尔赫斯》译者随笔

文|anita

2021年11月25日

1919年到1922年间,西班牙马德里有一本短暂存在过的文学杂志《大都会》(Cosmópolis)。博尔赫斯十几岁时(他生于1899年),拿一本英德词典、一版海涅的《抒情间奏曲》,开始自学德语,很快能够翻译德语文章,部分译作就发表在这份杂志上。他还清晰记得主编的名字,叫恩里克·戈麦斯·卡里略(Enrique Gómez Carrillo, 1873-1927),我去查了一下,居然是个危地马拉人,家庭出身普通,1890年得尼加拉瓜诗人鲁本·达里奥(Ruben Dario, 1867-1916)赏识,在后者的帮助下离开中美洲来到欧洲(尼加拉瓜与危地马拉同属中美洲国家)。抵达欧洲之后,戈麦斯·卡里略迷上巴黎生活,成为出色的文学评论家和新闻记者,平时热衷旅行和恋爱,绯闻众多。54岁去世,极为多产,维基只列了30本,但据一位研究者统计,一共是87本书,包括纪实类、虚构类和散文随笔等等。小说擅长描写情欲与堕落主题。在1920年代,对于西班牙和西班牙语美洲的读者来说,戈麦斯·卡里略都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大都会》这本杂志的理想之一,也是沟通西班牙和西语美洲之间的交流,消除偏见与隔阂。

精彩纷呈的一生。我幻想,能花去几年时间为这样一个人作传,应该是挺幸福的一件事。仿佛是跟他一起活一遍,阅读他喜欢的作品,思考他思考的问题,感受他的情感和精神世界。

整理博尔赫斯访谈字幕,结果花了两个多小时读这个之前听都没听过的人的资料,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280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深度》之博尔赫斯

译制 | anita
校对 | Joe 野次馬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大概算得上是博尔赫斯最为人熟知的一句名言了。图书馆代表渊博的知识、深邃的理性,博尔赫斯也常因其“睿智和广博的大脑”而被视作一个“全然智性的人”(访谈中主持人语)。然而,博尔赫斯否认了这一说法,坚称自己实际非常敏感:“我多愁善感到令人厌烦。”因此,不同于外界的想象,图书馆及其象征的理性,只是博尔赫斯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他同样在意经验与感受,对勃发于身体层面的野蛮冲动心存向往。在掘火之前推送的《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一文中,波拉尼奥谈到,博尔赫斯学到了阿根廷作家马塞多尼奥·费尔南德兹(Macedonio Fernández, 1874-1952)先锋主义的冒险大胆,与此同时,又深受墨西哥作家阿方索·雷耶斯(Alfonso Reyes, 1889-1959)冷静克制的气质影响,后者“代表文学家、以及图书馆的意象”(《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为博尔赫斯提供了古典的养分;两者共同成就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博尔赫斯。1976年的《深度》(A fondo)访谈中,主持人念了一段博尔赫斯的老师、西班牙诗人拉斐尔·坎西诺斯·阿森斯(Rafael Cansinos Assens, 1882-1964)对他的评价,其中那句“他敏锐而沉着,有着诗人的热情,知识分子的冷静又幸运地约束着这股热情”,言简意赅地总结了博尔赫斯身上理智与感性兼备的特征。(请访问掘火主页、B站专栏或微信公众号阅读前言全文)

b站:bilibili.com/video/BV1tB4y1D7z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270

掘火中译:《深度》之博尔赫斯

译制 | anita
校对 | Joe 野次馬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大概算得上是博尔赫斯最为人熟知的一句名言了。图书馆代表渊博的知识、深邃的理性,博尔赫斯也常因其“睿智和广博的大脑”而被视作一个“全然智性的人”(访谈中主持人语)。然而,博尔赫斯否认了这一说法,坚称自己实际非常敏感:“我多愁善感到令人厌烦。”因此,不同于外界的想象,图书馆及其象征的理性,只是博尔赫斯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他同样在意经验与感受,对勃发于身体层面的野蛮冲动心存向往。在掘火之前推送的《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一文中,波拉尼奥谈到,博尔赫斯学到了阿根廷作家马塞多尼奥·费尔南德兹(Macedonio Fernández, 1874-1952)先锋主义的冒险大胆,与此同时,又深受墨西哥作家阿方索·雷耶斯(Alfonso Reyes, 1889-1959)冷静克制的气质影响,后者“代表文学家、以及图书馆的意象”(《皮格利亚对话波拉尼奥(2001)》),为博尔赫斯提供了古典的养分;两者共同成就了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博尔赫斯。1976年的《深度》(A fondo)访谈中,主持人念了一段博尔赫斯的老师、西班牙诗人拉斐尔·坎西诺斯·阿森斯(Rafael Cansinos Assens, 1882-1964)对他的评价,其中那句“他敏锐而沉着,有着诗人的热情,知识分子的冷静又幸运地约束着这股热情”,言简意赅地总结了博尔赫斯身上理智与感性兼备的特征。(请访问掘火主页、B站专栏或微信公众号阅读前言全文)

b站:bilibili.com/video/BV1tB4y1D7z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270

Army铁丝网里探出头来的小野花 中文名字是 白玉草 :salem:

顺便分享昨天买的 很久没买的🌹 :salem:

有的植物好看不好吃 那么就当作室内装饰吧 兔有一间无限大的屋子 已经基本消失的小饭桌摆在一千英尺之外

digforfire boosted

万能的象友,求助一下鸟类救助的事。今天遛狗的时候发现的这只小鸟,扑腾不了几步,也看不出来是哪里受了伤,不知道是不是刚学飞,边上几颗树也很高,不知道鸟窝在哪里。从狗狗嘴边抢下来后,害怕它被流浪猫抓走,所以想想干脆带回家了。
现在暂时把它安置在一个小仓鼠笼里,用黑布遮了大部分。我的手一靠近它就用力扑腾,也不太敢动它。现在它安静下来休息着,但我有点手足无措,就这样放出去也不行,养着又不知从那里着手。希望的是能暂时养好它,确认它能飞走的时候就放它走。
还请万能的象友帮忙看看,这是什么鸟,吃什么,该怎样喂养?谢谢啦!
#鸟类救助

美国租车异地还比较贵这件事 每次想起来都是一声叹息 对不想返回原地 想继续换一种交通工具继续前进的人来说 真是不友好 :familiar: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