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每隔几个月就会想要囤积一堆滇味食品:

1. 昭通酱。其实主要是盯守这个,一年只上一两次货的样子。它在我眼里算是中国的味噌了,虽然略带辣味,但我认为可以直接用来做汤,因为它有一种独特的黄豆鲜味。假如家里一直有这种多功能酱,从豆瓣酱到六必居黄酱都不需要了。还有一种能买到的花椒尖酱算是昭通酱的更辣更咸版本,也可以尝尝,不过后者才是真爱。之前问过亲戚吃不吃昭通酱,回答是不吃,她们家的酱向来都是自己做的——那种我小时候用来抹烧饵块的酱,在尝过昭通酱之后显得更加神秘了。

2. 油腐乳。其实至少有一部分云南人管它叫做油卤腐。油卤腐和其他地区腐乳的不同之处应该是偏硬而且沁透了浓郁的香料味儿——毕竟是油浸的。天台阳泉这个牌子比我习惯的味道要重一些,凑合吃吧。

3. 乳扇沙琪玛。本来这个中秋不打算买月饼了,遇见这个新奇组合,买一盒尝尝,顺便烧香。乳饼乳扇都是好吃的乳制品,标准做法都是油煎,重要的云南记忆。

4. 酸腌菜。已经试过很多牌子,质量参差不齐,但基本上都太碎而且不够酸。小锅米线必备,所以再试一个牌子吧。

5. 各种大理话梅。洱宝应该算是云南本地大众名牌。几年前吃过大理亲戚从大理本地小店买了给我带着上路的雕梅,那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这种食品。很大的一块雕花梅肉。这次买的是小包装,不知底细。家里还有几袋吃不动了的小梅屋,因为我发现我喜欢的也就那一两种。

(白醋是拿来凑单的)

:salem: 十多年前的照片了 🐄估计已经不在人世 但瞬间便是永恒

digforfire boosted

掘火中译:艾略特·卡特:时间的迷宫

翻译 | 杨宁
校对 | Vaughan Luo ricepudding
字幕 | November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2008年年底,战后先锋音乐界的代表人物、美国当时最德高望重的在世作曲家艾略特·卡特迎来了他的百岁生日。这可能不算很稀奇。但大部分庆生演出上演的都是他九十几岁创作的新作,这就有点稀奇了。再之后的事则令人称奇:卡特活到了101岁、102岁、103岁,每一年的庆生音乐会都有新作首演,而且都是充满新鲜感的作品。他好像不会老。然而在2012年的年底,传说中“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他还是仙去了。

近年来时局激变,连气候也震荡起来,常让人感叹什么叫“活久见”。但和卡特相比,我们的所见恐怕不算什么。卡特在小时候看过第一个留下影像的指挥家阿图尔·尼基什(Artur Nikisch)的现场演出,要知道尼基什可是在1922年去世的,距今已经整100年;从那时起,整个唱片业经历了从无到有又盛极而衰的轮回,而这不过是卡特一个人的一生所见而已。他见过一战后欧洲的废墟,也见证了“9·11”和奥巴马的上台。他小时候的纽约没有汽车,影片中的纽约(摄于2000年前后)全城堵车。“史前”记忆和当下的矛盾,他笑呵呵地娓娓道来,让我们不禁想问:对他来说,时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部纪录片拍出了这种沧海桑田的美感。而这种美,和卡特的音乐观有关……

B站:bilibili.com/video/BV1HN4y1F7g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324

掘火中译:艾略特·卡特:时间的迷宫

翻译 | 杨宁
校对 | Vaughan Luo ricepudding
字幕 | November
封面 | 可一
片头 | petit
策划 | 掘火字幕组

【译者前言】2008年年底,战后先锋音乐界的代表人物、美国当时最德高望重的在世作曲家艾略特·卡特迎来了他的百岁生日。这可能不算很稀奇。但大部分庆生演出上演的都是他九十几岁创作的新作,这就有点稀奇了。再之后的事则令人称奇:卡特活到了101岁、102岁、103岁,每一年的庆生音乐会都有新作首演,而且都是充满新鲜感的作品。他好像不会老。然而在2012年的年底,传说中“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他还是仙去了。

近年来时局激变,连气候也震荡起来,常让人感叹什么叫“活久见”。但和卡特相比,我们的所见恐怕不算什么。卡特在小时候看过第一个留下影像的指挥家阿图尔·尼基什(Artur Nikisch)的现场演出,要知道尼基什可是在1922年去世的,距今已经整100年;从那时起,整个唱片业经历了从无到有又盛极而衰的轮回,而这不过是卡特一个人的一生所见而已。他见过一战后欧洲的废墟,也见证了“9·11”和奥巴马的上台。他小时候的纽约没有汽车,影片中的纽约(摄于2000年前后)全城堵车。“史前”记忆和当下的矛盾,他笑呵呵地娓娓道来,让我们不禁想问:对他来说,时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部纪录片拍出了这种沧海桑田的美感。而这种美,和卡特的音乐观有关……

B站:bilibili.com/video/BV1HN4y1F7g

微信:mp.weixin.qq.com/s?__biz=MzAwN

掘火:digforfire.net/?p=19324

小时候和我妈赶路时经过昆明一处旧货市场,见过一模一样的,很想要,但没能说服她。当时要价可能也就五块钱。

One of the many Buddhist statues found at the Mes Aynak site in Kabul, Afghanistan.

Horse grave in a Roman moat in the heart of London.

Rescue archaeology.

终于证实七年前曾经乘火车路过。树木和电杆是乡下的基本地标,景观侦探的好帮手 :salem:

digforfire boosted

段义孚的最后书单 | 一位华裔地理学家在最后一本回忆录中列出的地理学书单,与另外一些他的故事。 | digforfire.net/?p=14849

digforfire boosted

段爷爷的《制造宠物》有中译本了。段爷爷不养宠物,他唯一拥有的为他带来类似感受(?)的物品是Tiffany的苹果镇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