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打火机 | 当Tikiman 不止一次说到“one love”,举起手中的打火机,底下的人群并没有对这闪动的火点作出回应。但我想不到他们这么合适在俱乐部演出,即便是白兔这样的小空间。所以我没能看见如Alva Noto去年底的演出那般,能聚拢起好多装逼人士。因为Rhythm & Sound是这么小众化、俱乐部化。 | digforfire.net/?p=740

拉片《歡愉》之〈面具〉 | 為了寫這篇,我也試過非常多種寫法,幾乎是窮盡我所會的寫法。但是並沒有成功。以下算得上是其中一種也不成功,但寫的最多的方式。 | digforfire.net/?p=17434

文艺女青年的最佳night out | 比邻各色背景的劳动人民居住的East End,靠着东伦敦的港埠,这个上世纪初很多中国水手集结的地方,我们可以从经常出现的以‘传道’为名的楼房体会到他艰辛沧桑的历史感,虽然现在沾着不远处的经济中心Canary Wharf和West India Quay新起的高级公寓的光,Limehouse还是没有摆脱那几分暗里做事见不得人的感觉。Troxy这个20年代的art-deco风格的前电影院,加上内部带着80年代俗艳色彩的装饰,或更适于做一个东伦敦黑帮控制下的舞厅,却成为了一个不错的有点突兀的摇滚场所。 | digforfire.net/?p=481

小津的晚期風格,試論 | 對於小津的晚期風格,有一段時間可以說是相當執著,執著於就這個讓阿多諾、本雅明以及薩伊德尤其感興趣的概念,如何用在小津身上,特別是用來解析《秋刀魚之味》。 | digforfire.net/?p=16930

我爱流量流量爱我,对我来说好音乐算什么 | 这不和谐的几分钟,eminem和trent reznor正巧言中了这十几年来音乐行业的一大痛点——堂堂音乐降格为背景音乐,装饰音乐,氛围音乐,以被广告商相中为荣的辅助音乐。 | digforfire.net/?p=14594

千真万确的罪 | 任何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绝不会因为它具有天真无邪的特质而汇聚众人的目光;往往,这个地方的“罪”便是它的闪光点。罪——罪恶?罪孽?罪过?原罪?基督教的七宗罪借那部著名的电影早已广而告之:嫉妒,贪婪,傲慢,暴怒,懒惰,贪食,色欲。这七种原罪,宿于每个人、每个区域、每个时代;当然,它们也深入好莱坞。 | digforfire.net/?p=1731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罕见乐器 | 而“罕见”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要在特定的历史阶段,特定的场合下才有其意义,故加上了限定词“以前”、“现在”与“将来”的罕见乐器。 | digforfire.net/?p=18186

2009年周游——我的年度观影回顾 | 这次再写,或许也是因为算是为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结束做个纪念吧。而这个十年也刚好是我开始学电影的十年,对我个人来说,无疑也是意义重大的。以下的周游,就是今年看的影片所带我畅游的,有时间且有兴趣与我同游的朋友,就请您花点时间一起来吧。 | digforfire.net/?p=553

记得清理冰箱 | 特俗,但还是决定在去台北跨年之前为Radiohead记录一下2012。作为坚持向掘火贡献流水账的边缘作者,赶时髦,备忘一下。套用张铁林在《顽主》里的金句“我已经不是青年了,但我仍爱激动”。 | digforfire.net/?p=6912

从弗洛伊德到列侬,或从《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到马拉多纳 | 德军上校:自打来到萨拉热窝,我一直在找瓦尔特,可找不到。现在,我就要走了,我知道他是谁。
盖世太保:瓦尔特是谁?您现在告诉我,赶紧的!
德军上校:我指给你看...你看这座城市(镜头摇拍萨拉热窝)...这就是瓦尔特。 | digforfire.net/?p=6267

安东尼奥尼谈七分钟长镜头 | 一个技术控导演,遇上一个技术控影迷。 | digforfire.net/?p=5290

dig for fire.sparkle第11期:下落不明 (2004年) | 几多个故事 并无下一句 | digforfire.net/?p=16954

跳舞的政治 | 音响靠柴油发电机驱动但音量巨大,DJ播放着电台里没有的舞曲。他们的血液中没有一滴酒精,只奔涌着E字开头的药物——那一年,伦敦的青年们迎来了锐舞运动的全面升级。也是在那一年,曼彻斯特的青年们在俱乐部听着乐队起舞,迎来了锐舞超越摇滚的拂晓。他们的T恤上写着:伍德斯托克’69, 曼彻斯特’89。 | digforfire.net/?p=4

以《茶泡飯之味》解說劇作佈局策略 | 於是,從佈局策略來說,這部片應該是挺貼切的例子。基於它的「過渡」雙向性,分析它的劇作,可以首先畫出一張人物關係表。 | digforfire.net/?p=18415

游离中的音乐修行者Damo Suzuki | 年初的一天忽然收到封陌生的Email,像是手机发的,“你好Shenggy,我是Damo Suzuki的经纪人,他三月的伦敦演出你想参加并做他的Sound Carrier乐手吗?你打鼓或玩合成器都行。” 自从06年退出"挂在盒子上"后就再没想过以后还会以鼓手的身份重返舞台,自己毫不犹豫的回了信并告诉他我要打鼓。 | digforfire.net/?p=248

Blue Note唱片賞析(三): Dexter Gordon -Doin’ Allright | Gordon在这张唱片里的演奏方式奠定了他之后20多年的音乐风格,几乎从未改变。这张唱片中Gordon的演奏水准显然要比一年前的Riverside的录音中精进不少,而这时期他的萨克斯音色在他音乐生涯所有的录音中最为优美和圆润。 | digforfire.net/?p=6039

電影隨筆錄16,17,19,25 | 一場婚禮(一種屬於關係的開始)起,喪禮(一種屬於關係的結束)終,這是「無常」的形式,導演算是克制,死別的激烈性早就被各個成員自己的戲劇性給取代,並被那個發生在場外的謀殺壓制;若我們遙想《四個婚禮和一個喪禮》這樣的影片時,無常則成為一種濫用的把戲。 | digforfire.net/?p=725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