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记忆中的大厨——Issac Hayes逝世十周年 | 或许我们可以猜想海耶斯对管弦乐的热爱有没有从Burt Bacharach那种华丽的Chamber pop情歌中得到一些影响,他把这种制作取向转移到了Soul和Funk上。 | digforfire.net/?p=15748

小津集成04:1930 | 事實上,對於一個創作者的風個越是減少那份心理期待,或許反而會有更多觀影樂趣。 | digforfire.net/?p=2272

关于音乐与大脑的三个学术报告录音 | The 2014 Boston University Music and Brain Symposium讲座录音 | digforfire.net/?p=9537

对话Islaja | 10月1日晚,因为遇上将要在NOTCH07(北欧中国音乐节)上演出的Jukka Räisänen,于是同这位芬兰实验民谣双人组Islaja的男乐手边走边聊。但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Islaja乐迷,对话随意闲散,我现将那些聊天式的零落句子整理组合成段落。 | digforfire.net/?p=362

Dunkirk筆記 | 為了防止瞌睡,在戲院看《敦克爾克》(Dunkirk)時,還是拿出了紙筆。 | digforfire.net/?p=14653

吴应炬,合成器,上海美影厂 | 如果说合成器是中国美术片配乐的绝妙配角,那么,吴应炬就是中国美术片的王牌绿叶。 | digforfire.net/?p=10831

行动、牺牲、雨水、食物和生灵 | 而这三部歌剧就像和它们同期发射的旅行者一号一样,虽是一个很古老的名字,但依然在我们的前方。 | digforfire.net/?p=16114

〈廣島,我們的愛人〉 | 電影筆記對《廣島之戀》的圓桌討論。節譯。 | digforfire.net/?p=5366

影評書寫札記(一) | 影評人!別把自己看的太重!你比一個導演博學,是基本要素。但你很難比導演們博學。 | digforfire.net/?p=2751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致敬西贝柳斯 | 西贝柳斯音乐于我的意义,并不在于《第七交响曲》的整体如何分为三段或者四段,也不在于哪里出现了Aino段落或者其变奏,而在于可以把我带到另一处的清冷和宁静,一个可能我本该属于的地方。 | digforfire.net/?p=18212

音乐的未来 | 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截了当地总结一下,在过去,让西方艺术音乐存活的是什么,同样的因素又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现在。 | digforfire.net/?p=7988

后摇前传:TALK TALK的留白 | 有关Talk Talk,如果我们想要解密后摇的诞生,这个配方可以是灵魂乐的呐喊与静谧,可以是让某些乐器变得难以辨识的理念,可以是Miles Davis的两张专辑以及一系列的印象派作曲家,还可以是朋克的态度。 | digforfire.net/?p=14942

周遊2009年(PART IV) | 或许可以说,商业动画片对于「好看」的依赖,要比一般影片要多。当然我指的是商业动画片。不过即便像过去那些先锋影片的创作者如费辛杰(Oskar Fischinger)、李(Len Lyn)或麦肯拉伦(Norman McLaren)乃至于东欧或俄罗斯动画经常也都是向艺术领域靠拢的。 | digforfire.net/?p=583

Twisted Antenna – London Calling Part 2 : Dubstep | 制作/沈静(DJ S […] | digforfire.net/?p=56

掘火中译:伯恩斯坦《年轻人的音乐会》| 什么是古典音乐 | 什么是古典音乐?这是一个既简单而又艰深的问题。 | digforfire.net/?p=17910

就在今夜 | 第一次在现场看阿潘,第一次在现场和杜德伟唱【钟爱一生】(小学起的梦想),第一次在现场和娃娃唱【漂洋过海来看你】(自小学起的梦想),没有李宗盛,罗大佑,陈升,张艾嘉又如何?我当然想看张艾嘉在现场唱【最爱】,我更想钟晓阳在台下现身,这可能吗? | digforfire.net/?p=2521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