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关于关注审核。
只要是我直觉上感觉会泛泛合得来,电波比较对得上的人,会通过的。
如果是处事风格和说话方式我不太感冒,有些不合眼缘或者实在直觉上不太喜欢的朋友,我也就随性不通过了,不是说不通过的人哪里有问题的意思。很感谢大家点那个关注申请,但我也有一些我的坚持,请互相谅解,也不要因为被拒绝而感到不舒服,也许是我的判断很片面而已,即使不能关注我也欢迎留言。
如果是没有一条嘟文或者根本看不出喜好和风格的用户不会通过。
感谢来关注我。

Susan boosted

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 —— 《北风行》李白

Susan boosted

看到了无删减版《风筝》的一段台词,我被震感了,因为这几乎是一段神预言。这段台词是青年时期的高君宝在养母秋荷坟前的独白:你等着或许有一天,你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情形,一些中国人将一无所有,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最后都变成无赖,睁着眼睛说瞎话,张着大嘴说屁话,昧着良心说假话,荒唐无耻到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为何物,什么诚信廉耻什么正义礼让,阶级斗争转为利益之争,实用主义甚嚣尘上,没有信任没有责任,道德沦丧,甚至贪污腐败唯利是图,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些都是今天大家互相揭发互相批斗互相出卖人整人人斗人的结果!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荷兰《好声音》(《中国好声音》等节目的原版)节目组曝出惊天丑闻,从导师到老板妹夫都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性侵甚至强奸参赛者,包括儿童版《好声音》的参赛者。基本上这也是荷兰娱乐圈几十年来最大的丑闻了。

公司老板(荷兰传媒大亨):我觉得女性在这方面也有问题。荷兰同学的社交媒体昨天全都爆炸了,几十条ins story狂喷。

荷兰华人媒体的一份报道:

mp.weixin.qq.com/s/W6euxemqxuT

Susan boosted

强烈推荐The Exiles,今年Sundance上映的纪录片,电影起源于“六四”事发后学生领袖流亡到美国,纪录片导演Christine Choy被邀请去拍摄这些人在美国的日常生活和采访,拍了50卷胶片之后因为没钱而不了了之。当时她觉得这些影像对她而言没有太大的含义,因为她并没有身处天安门广场中,并且以为这事情很快会被解决。然而27年过去了,这些人没有一个可以回国,2017年她还在国内拍片,采访一些年轻人时,几乎没人知道“六四”的事情。于是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决定把这些旧影片找出来,并找到其中的三个人,吾尔开希,严家其和万润南,一边回顾一边采访。这个纪录片除了回顾一些“六四”流亡人士的历史影像之外,我觉得更多的是Christine Choy在这件事上所展现出的世界观和人生态度,以及为什么要拍纪录片。非常喜欢她,老太太在NYU上课都能烟酒不离,常常语出惊人但直中要害,个人魅力简直无敌。How do you empower the spectator, How do you give them the information they don’t normally receive? Documentary is true recording of the history while the history was unfolding. 周日Sundance还有第二轮放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PS,我等着看豆瓣条目哪一天会被删掉哈哈!#Sundance #film #documentary festival.sundance.org/program/

Susan boosted

岳师傅的事情,我非常感同身受,我的前同事也是这么不明不白死的

他辞职后因为境遇不好去朝阳公园半夜散心,因为手机没电又没带现金和工作人员产生争执,然后失踪

过几天才发现溺亡,叔叔阿姨上午去公园要说法,结果公园说没监控。叔叔阿姨遂报警,终于公园才放出入口处有我前同事的录像,公园方在说谎!!

【然后!!】警察说下午再来提取录像,同时公园在中午紧急拆除了荷花池附近的监控,下午警察来就开始死无对证,直接宣布是自杀,警察上午离去是不是就是在公园争取时间??叔叔阿姨这几年的日子和岳师傅家几乎一样,但是由于声音太微弱才无人关注

我每次想到自己作为他前辈没能帮助到他都很自责,该死的共产党

Susan boosted

昨天在世界时间线上看到的,原嘟找不着了……直接分享吧。看得我恶心,不过好感慨有人认真梳理这几年的事情

谁看了不骂一句呢

客观评价习近平(四万字,慎读)上
2047.one/t/17320

Susan boosted

#租房流水账 #租房避雷指南
每次租房都get新的雷点……发出来狠狠提醒自己 :0250:

1.拍马桶照片,回去在拼多多、咸鱼等平台找对应的马桶盖,看马桶是否为旧式马桶(如果是,极难清理和维修,容易堵塞)。

2.一定要查看厨房、卫生间所有下水管道是否通畅,若有堵塞,不能租。

3.打开手机看房间各处的信号,有的房子里根本没网,单独办理宽带也要一笔钱。

4.若有浴缸,需要查看浴缸是否下水顺畅,待半小时查看浴缸出水后是否会从别的出水口返上来。

5.如果要做饭,最好租带厨房的,不然没处倒油污,容易堵塞其他地方的管道。

6.入住之前给水电表、燃气表读数拍照。

(合同上写得一清二楚,后面也可能遇到各种恶心的事情,比如现在房东依旧装死不回消息,合同上写明了下水道管道、马桶堵塞等问题由他们负责维修。

Susan boosted

@gorgeousglimmer 承诺书这种东西是最形式主义的,教委又不能7X24监视学生,承诺书签了也白签啊。前一阵还有学生告发补课老师,现在这么一搞家教和学生成了利益共同体,反而会愈发紧密。我搞私教的朋友说国家越管他挣的越多。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那是某书店的二楼。年方二十的他登上靠在书架上的西式梯子,寻找新书。莫泊桑、波德莱尔、斯特林堡、易卜生、萧伯纳、托尔斯泰••••••

天色逐渐黑下来了,他却还热心地读书脊上的字。那里陈列的,与其说是书籍,毋宁说是世纪本身。尼采、维尔伦、龚格尔兄弟、陀思妥耶夫斯、基霍普特曼、福楼拜••••••

他在薄暮中挣扎,数着他们的名字,可是书籍自然而然地淹没在暮色中。他终于失去耐性,想从西式梯子下来。他头上刚好悬着个秃灯泡,忽然亮了。他就立在梯子上,俯视在书籍之间移动的店员和顾客。他们显得怪渺小的,而且非常寒碜。

人生还不如波德莱尔的一行诗。

他立在梯子上,朝着这些人望了片刻。”
——芥川龙之介:一个傻子的一生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0180:​去看了一些锻炼脊柱核心力量的东西,结合都市生活简单总结了一下比较适合的
1.永远的吊单杠,长条人不要到儿童设施吊单杠
2.游泳,水是人类的好伙伴呢
3.猫式伸展,你也可以尝试一下猫猫的生活
4.一侧盘腿一侧伸直腿,左右伸展(解释不来了)
5.dyingbug,甘受将死之虫的挣扎吧桀桀
6.腹式呼吸,肚子嗯起来
7.小燕飞,具体情况具体练,但是飞不起来的你还可以去吊单杠感受双脚离地的快乐。

Susan boosted

@dating 剛看到有人在問python教程,想起自己本來也有意趁著過年這段時間,重新完整補一遍python3.9的教學。釐清一些概念,看看有沒有遺漏的(我自己的python是為了做東西當初兩天掃完的)。有人願意加入嗎?強度可能比較高,兩三天一次(也看想加入的朋友的意見),每次大概一個半小時。主要就是一起看影片,外加一點小討論。沒基礎也OK。不想討論只想一起看影片也OK

歡迎留言在下面,一起約時間

Susan boosted

那篇采访里提到寄上访信的事,因为身边很多公务员,对上访这类的事情也多了许多了解,首先是阻拦上访是算在绩效里的,公务员工资除了固定每月那点微薄的死工资,还有年度绩效工资,这都和上访率挂钩的,每年关键时期(比如开各种大会、领导检查)都会高密度拦截群众上访的行为,每个公务员都会分配几个可能会上访的村户,就硬守着,不许买火车票不许外出远门,而且每个城镇都会派专人常驻北上广这种大地方,为的就是能在本地人上访之前拦下打回去,就算群众因为各种阻力放弃上访也会进当地政府的某个名单里被密集监控,还必须签署一个以后再也不上访否则就怎样怎样的保证书,如果上访人的亲属里有公务员,那基本阻拦上访的任务就是这位亲属的事了,而且这位亲属在单位会很不好过。这种不断骚扰的人海战术真的让人觉得有一种被密不透风的网逼得无法呼吸的感觉,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除非做好了抛弃一切亲缘关系、不在乎子女家人前途的准备,不然是很难继续上访的,即便已经放弃了这些,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本以为《县警对组织暴力》是《孤狼之血》怀旧版,结果是 

警察&黑帮人真情告白你侬我侬。
滂沱大雨中给他吃了碗稀饭,看到他吃完默默洗碗的样子不禁爱上了他,决定永远帮助他。(真的就是原台词)

Susan boosted

我悟到了治疗政治性抑郁的一个方法,就是在情绪涌来时对自己默念“我原谅自己”,念一遍就有效,念三遍这一趴就可以翻篇了。

因为政治性抑郁的根源还是对社会上发生的不公感到无助、羞愧、为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而难过,根本原因还是在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那么应对这种自我惩罚的方法就是爱自己和原谅自己,用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就可以产生显著效果,让发作的情绪得到降落。

“我原谅自己”也是夏威夷疗法(零极限清理)升级后的第五句话。夏威夷疗法的前四句话是“对不起,请原谅我,谢谢你,我爱你”,默念这四句话的理念是对自己过往在社会关系中的行为和结果承担100%的责任,对于切断自己与他人的累世业力,消除无来由的焦虑和抑郁十分有效。因为你的焦虑和抑郁虽然似乎找不到原因,但究其根本都是你过往的经历和想法所致。现在夏威夷疗法有了“我原谅自己”作为第五句话,这句话一开始我也不明白用意何在,但现在忽然似有所悟。在这里也希望有类似问题的象友能一起试试,试试又不会有什么损失,说不定就起效了呢。

最后祝大家身心健康! :ablobcatheart:

我其实已经有点羡慕还能和外界的一切产生真实的冲突的人了。自省万千不能丧失动力,还是连活着这点念想都是别人给的。哪有力气吵架挣扎和暴露真实了,没有了。

思来想去,想来思去,也找不到时代留给我的一条活路。

Susan boosted

就杭州日报那个双相译者的报道。我不想对父亲做评价(他确实很绝望也是有需要的照料者),而且他自己也说了只希望孩子能活着,不在乎是不是天才。退一万步,就算父亲本人真觉得自己孩子是天才,在他的叙事里也是成立的。

但是你媒体是什么东西?栏目叫“倾听”我就不信媒体真的不做信息整合了?不然要你编辑有什么用?人家父亲都没强调天才,你从标题到宣传到侧重点都是“天才”,就为了吸睛。这也是对求助者的盘剥。

中间事实信息不做求证,直接引用“(针对双相)药物是没有效果的,唯一的方法就是及时送医”“通常这类病人一两次自杀未遂后很少再有这个念头,他们会比之前珍惜生命”。这么大影响力的地方媒体,就这么误导读者?患者看到信息以为吃药无效不吃药怎么办?非患者一看觉得“哇吃药无效欸双相就是会打人要把他们统统关起来”怎么办?父亲的叙述可能受到经历的局限(第一次就诊是几十年前,可能精神科医生当时水平或者认识有问题,可能是父亲的解读出现偏误),但你编辑一点都不查证的是吗?你可以选择在整合信息的时候不引用这一句,可以选择在开头或者之后做出解释。但你什么也没做。

以及我不觉得可以在未经当事人允许情况下,就公开报道当事人的病情。当事人出院以后怎么办?当事人到底是不是愿意公开病情?严重躁期发作结束后,双相者是会回归社会的,也可以做出意思表示,也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啊你完全不过问对方是不是同意就发了?我感觉就是社会太默认监护人的代理权了,觉得监护人说了就可以替代被监护人决定。那换个情况,如果当事人是同性恋呢,他监护人kuaji一下帮他出柜了,你媒体也随便发?到时候完全可以起诉媒体欸。到底在不在乎当事人、当事人所属群体、当事人本人权益啊WTF.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