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an boosted

我觉得 Kindle 成功之处就在于它把自己的品牌和“电纸书”这个概念给同化了,绝大多数用户直接觉得 Kindle = 电纸书,根本不知道其他 e-ink reader、平板甚至显示器的存在。
在此再次 plug 一下之前写的一个 e-ink reader alternative: blog.douchi.space/?p=221

它相对于 Kindle 对我来说有如下两种绝对优势:
- 安卓系统,就当作一个安卓平板用,Kindle app、微信读书、豆瓣阅读、第三方漫画 app 什么的随便你装,native app 嘛体验在电子书上还真是好于用 Kindle 的浏览器网页版凑合。
- 有多种大小可选。Kindle 的 size 我认为比较适合通勤或者手持看英文纯文字书,像我这种用床头架躺尸看或者在书桌上看中英文都有的,就觉得 Kindle 太小。Boox 这个 lineup 从 Kindle size 到 7 寸 32 开书本/ipad Mini 大小到 10 寸左右这种 iPad size 到 13.3 寸笔记本屏幕 size 全都有。另外配合遥控器床头架躺尸翻页不要太爽
至于手写,我不怎么用就不多说了。
更具体的测评见 #blog 全文:blog.douchi.space/?p=221
#tech #reading

Susan boosted

Louis Léopold Boilly, Portrait du chanteur Simon Chenard (1758-1832), en costume de sans-culotte, portant un drapeau à la fête de la liberté de la Savoie, le 14 octobre 1792 (1792)

#figurative artvee.com/dl/portrait-du-chan

Susan boosted

RT @cuobiezi@twitter.com

最严“相关法律”来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

新规明确了很多以前遮遮掩掩的规定,几乎囊括了所以互联网业务形式。

cac.gov.cn/2021-01/08/c_161167

🐦🔗: twitter.com/cuobiezi/status/13

Susan boosted

看到徐勤先去世的消息,想起两件事。

一个是刚去北京实习时候的事情。当时和几个同事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东四,干什么去我也忘了。上了车以后,过了几个街口,司机突然说,这里八九的时候墙面上都是枪眼呐,放了大半年一直在那里,后来才补好了粉刷起来。

车上没人接话。倒不是因为恐惧。当时虽然文化传媒领域已经紧缩,大环境还是可以谈一些敏感话题的。大家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忘了是谁问了一句,您是亲历者吗?司机就继续说,他当时还年轻,那天本来想去,被爸妈锁在家里了。然后听到枪声,一直不停。

“夜里还听得到,一直不停。”

后来还说了些别的。说自己想去捡子弹做一个证物爸妈也不让,最后没捡着。说街上有人把枪支摆在车上,希望学生去拿。为什么呢,这样就可以坐实是暴动。我们问那最后有人拿了吗?司机说没有,大家也不是傻子。但最后没拿也出事了。

我至今也不太明白司机为什么突然对着我们聊八九的事情,或者说想不清楚契机是什么。也许他对每一个看起来能说上话的乘客都会聊一下当时的事情。也许每次车开到那附近他都会触景生情。不管怎么说,我们和他分享了那段记忆,以一种间接的形式。

另一件事情我之前也在毛象讲过。是某年去日本某地玩,住民宿。民宿的主人是一位归化很多年的北京老人。得知我们在北京住了多年,问我们,北大还是之前的北大吗?又自问自答,说北大早就死了,三十年前就死了。然后说:“我宁愿渺小地活着,也不要待在伟大的国家里。”

我其实很想和他说说岳昕,但是后来他的日本邻居上门拜访,就没有机会再提起这个话头。

正确的记忆不真实,真实的记忆不正确。乐观的时候,我会想,存在过的人和事情总会以各种痕迹存在。只要努力去找一定能找得到。悲观的时候我又觉得,来不及了。一代人已经消逝,我们注定不会拥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和《生活与命运》。别人的叙事毕竟是别人的,不可能完全借他们的杯酒浇自己的块垒。

我们遭遇到这样大的惨剧,一次又一次。没有反省、没有回顾、没有任何上台面的讨论。从教科书里删去。从微博里删去。从阿拉伯数字里删去。从简体中文里删去。然后会是新的麻木、新的牺牲、新的不可说、新的境外势力阴谋。

如果这一切还将持续下去,且暂时不会终结。我愿意做那年去往东四的那辆出租车里的司机。我把我听到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我选择了公开发布,但请不要转出毛象。不过,读到这里的你可以记住这些故事,讲给别人听。)

Susan boosted

去吃麦当劳,选了个套餐,里面有两块麦麦脆汁鸡,我跑去柜台问,能不能给我两块鸡胸,
服务员(男)回答:可以呀,吃胸补胸。
是微信点单,点完单有用餐评价,我就投诉了。
两分钟后接到了麦当劳的电话,我说了这件事,然后问,这算不算言语上的性骚扰?
又被问,服务员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
我说忘记了,但他站在柜台,总不会是临时工吧?
她说她马上去了解这件事的具体情况。
隔了十分钟,麦当劳给我回电话了,说她了解过了,我所言属实,她向我道歉,并会有严肃处理。
我说,我的诉求就是让他知道,他得对自己说的话负责,这种话能说吗?
她又道了遍歉,说一定会有处理,我也道了声谢,结束通话。

1. 其实我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是懵了,根本想不到去反击。但我原谅自己的这种后知后觉,谁也不知道去吃个麦当劳还会遇上言语骚扰,也一下子想不到应对措施。(因为意识到这是言语骚扰后,我有觉得自己太怂了,在责怪自己)
2. 当有投诉通道,一定要去投诉,这是你的权利。不要觉得投诉没有用,投诉总比忍着好。

Susan boosted

是这样的朋友们,上次我在毛象发自拍,就是普通的试衣服照片,没露脸,完全可以穿出去逛街的那种,然后很多朋友点赞转嘟,我都还挺开心的。直到后来几天,我在联邦时间上,刷到了有人存了我的照片当成原创的发了出来,那个账户不是bot,看起来也是看不懂中文的样子,整个账号都是收集的别人的自拍。我觉得很恐怖,就立刻把他拉黑了然后删掉了自己的照片。所以如果有这方面的顾虑,可以考虑比较安全的发照片的方式,比如开小号或者锁嘟之类的。

Susan boosted

法国BVA调查所作的民意调查显示,在“20世纪作家中谁最让你心动”这类问题上,加缪拿到了4.5的高分,萨特只有0.8。

——
哈哈哈哈为什么啊怎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Susan boosted

栗子红酒炖牛肉

这个菜式几年前在一个很农家的法式小餐馆里吃到,是它的招牌菜,温暖丰厚,就在家里做了。里面的牛肉吸收了“十八香”,会吃上瘾。用料比较多,分步解释。

1.牛肉的处理。牛肉(今天是chuck round)一磅到一磅半,切成大概三到四厘米的块。两大勺普通面粉放大碗里,现磨海盐和黑胡椒调味,这步里重要的是加入两满茶勺肉豆蔻粉(nutmeg),然后把牛肉倒进去翻动裹匀,可以看见牛肉蒙上一层半透明的面粉衣。接下来,中火热锅,放一大勺牛油果油,把牛肉倒进去炒五分钟,直到通体变成咖啡色(见照片),其实这一步也完成了炒面粉的步骤,但比单炒油面酱要清淡。肉豆蔻的香味既清又沉,也是一味温性祛寒的草药,常和丁香一起调味肉食。

2.需要过油的蔬菜。三个蒜瓣压扁,两个洋葱切成大瓣(如果是shallot更好,直接放八个不用切),宝宝胡萝卜150克。小火煸香蒜和洋葱,转大火炒胡萝卜,直到炒熟。

3.番茄。今天番茄不大,我放了六个。热水烫后剥皮去芯粗切(不用怎么切,最后会融化在炖锅里)。

4.板栗剥肉200克蒸熟。

(剩下的写在回复里)

#过日子

Susan boosted

一些电子书站 

libgen.rs/
永远的神,遇事不决先上这个

b-ok.asia/
除了libgen之外,我个人经常挖东西的地方

digitalcollections.nypl.org/
纽约公共图书馆电子档,不少史料扫描档,可以找些古书和地图

the-eye.eu/
神秘又庞大的资料库,啥都有,现在大概已经扩到了140T容量,最好别想着全都爬下来。
我主要用来查TPRG相关和神秘学材料。

aozora.gr.jp/
青空文库,日文公版书永远的神。

vol.moe/
如果你想用kindle或者kindle app看漫画

=======
虽然这话此处有点多余,不过作为一个多少和卖字沾点边的,还是额外说一句:有条件请支持正版——至少如果您喜欢的书的作者还活着,且能收到版税的话。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求助象群,看看孩子吧(鞠躬.jpg)

今天逛诚品书店,看到了心头好《同级生》和《卒业生》一共3本漫画(见图)想买但是不敢,因为怕被海关扣……有两个问题,想问问有没有知道,或有经验的友邻:

一个问题是,这个漫画是台湾授权版中翻,我在香港购买的话,能过大陆海关入境嘛?会因为版权问题被扣下么?

另一个问题是,这个是耽美漫画(有轻微肉,不明显),能够过海关嘛?是只能人肉背回过去咩?会被开箱检查么 :0b08:

万分感谢各位,请大家吃蛋蛋 :gudetama_068:

昨天点外卖点到一家好好吃的脆皮鸡米饭!呜呜呜呜很后悔没有多加一份肉!

Susan boosted

手儿要拉 手儿握紧
远方的巨人招手你要小心
风云的面孔 时代人物
手拿着枪杆永远为了人民
长征的路 坎坷不平
闯进了天安门就来到北京
斗争的市场指数迷惑
革命的教条象股票的行情
五千年专制恭请您来肃清
小心革别人命的角色被人革命
里子要抓 面子要紧
马克思先生送走几条人命
光荣的政府同胞的鲜血织成
伟大的胜利结果献给人民
五千年专制恭请您来肃清
可是谁又能替您洗净双手血腥
手儿要拉 手儿握紧
走近的侏儒笑容你要小心
风云的面孔 伟大人物
手拿着枪杆永远为了人民
啦... 啦... 啦...
《侏儒之歌》

草,罗大佑牛逼。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警方國安處今早上門拘捕多人,指去年民主派提出「35+公民投票初選計劃」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人士名單:

- 新東參選人
劉頴匡、何桂藍、楊岳橋、林卓廷、鄒家成、范國威、梁國雄、陳志全、呂智恆、柯耀林、李芝融

- 新西參選人
伍健偉、朱凱廸、張可森、黃子悅、譚凱邦、郭家麒、吳敏兒、尹兆堅

- 九東參選人
胡志偉、施德來、黃之鋒、譚文豪、李嘉達、劉偉聰

- 九西參選人
馮達浚、岑子杰、黃碧雲、何啟明、安德里、劉澤鋒、毛孟靜

- 港島參選人
袁嘉蔚、梁晃維、鄭達鴻、徐子見、彭卓棋、楊雪盈、徐子見

- 區議會(第二) 參選人
岑敖暉、涂謹申、王百羽、鄺俊宇、李予信

- 衛生服務界參選人
余慧明、劉凱文

- 初選組織者
戴耀廷、鍾庭耀、趙家賢、鍾劍華、鍾錦麟、區諾軒、吳政亨(三投三不投)

(1000更新)

Via 被捕人士关注组
#香港
#国安法
#滥捕

Susan boosted

分享我喜欢的梁祝题材诗
《前世》——陈先发
需得一提,这样的飘逸浪漫,因为是东晋的故事。

Show thread

果然很多东西只有写出来才能反省,不开始写什么也做不到!

同时想要杜绝的写作心态是,为了交代什么去写什么,害怕投入过多的写作成本,而不直接去写应该表达的东西本身。这是“心不诚”。

决定坚信在写作的领域没有什么是我写不出来的。一切看起来“写不出来”而决定不去写的东西都是心魔,都是迷障,都是自我恐惧。勉力去写吧,不管有多糟糕。

Susan boosted

秋是第二个春,此时,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
不要等待最后的判决,因为最后的判决每天都要做出。
不要走在我的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
不要走在我的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
请走在我的身边,我的朋友。
所有伟大的行为和伟大的思想,都有一个荒谬的开始。
真正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
我们听说过的责任只有一个,那就是爱。
—— 《秋是第二个春》阿尔贝·加缪
#诗歌

Susan boosted

这就是为什么所有暴君对游牧民族抱有根深蒂固的仇恨;为什么那些地狱的仆人要那样迫害吉普赛人和犹太人;为什么要强迫所有自由人定居下来;分配给我们的地址其实就是判给我们的徒刑。

他们想缔造一种固化的秩序,篡改时间的路径。他们希望日复一日按部就班,没有变化;他们希望建起一台巨大的机器,每个生物都被迫占据一个位置,各就各位,展开虚假行动。各种机构和办公室,各种标记和通讯,等级制度,各种头衔和学历证明,申请和被拒,护照,编号,卡券,选举结果,折扣价和积分点,囤货,物物交换。

他们想在条形码的协助下让这个世界举步维艰,给所有东西贴上标签,让所有人知道一切都是商品,你要为此花多少钱。不让人类读懂这门新新外语,只允许机器和机器人读取。就这样,到了夜里,他们就能在地下的超大商店里举办诗歌朗诵会,读的尽是他们自己的条形码。行动起来。走动起来。

离开的人是有福的。

——Olga Tokarczuk《云游》

#读书笔记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