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关于写作,给自己的期待和警告。(长) 

所有想写得好一点的人,都应该拒绝他人对自己的写作技巧和内容进行冠冕堂皇的”如何才能写得更好“这类的繁杂方法论指导。无论这种看上去有效的教育通过什么形式,讲座还是教程,高雅的还是通俗的,形而上的还是形而下的。
通往更好的写作的道路和通往更好的自己的道路是一致的,没有任何课本可言。路径非常简单,坚持不太容易。
想要写出好的,先要知道什么是好的。要知道什么是好的,要通过自己的眼睛阅读到一定的数量,并依靠在阅读中产生的直觉和内在审美去判断作品的高下,解读作品的内容,感受作品的美。
然后,去根据那些具有深度的对文学的看法和剖析,去校准自己对作品的解读和看法。阅读是主观的,你看到的是你自己能看懂的。杰出的文学批评是你的主观看法的参照物,你能从中看出你究竟对文学作品的阅读的深入程度有多少:你可以凭直觉,凭爱好去反复阅读一本书,究竟看没看懂一本书它真正好在哪里?
挑选具有深度的文学评论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很多论文和成果都是糟糕透顶的瞎说,目前的个人经验是,挑选你喜欢的作家对作品的评论,会有奇效,但同时可能陷入一种艺术风格上的茧房,不过那是走了很远之后才要担心的事,随它去吧。
当你能看懂一本书好在哪里,能寻找到哪种故事表现得好,哪种故事表现得不好。接下来就是很长很长的训练:不断地去记诵那些好的东西,不断地去体验那些杰出的作品中表现的一切,去思考如果你要下笔写一个同样的故事,你会怎么处理,你的处理和作者的处理差距在哪里。量的积累是无限的。
以上,是可以学习,可以磨练,可以精进的部分。属于技能。
比起这些可以在作品中学习的写作技能,更艰难的,决定一个作者真正的价值的,恰恰是不能学习的部分。
除非精神抄袭,一个作者写出的东西无法高于他自身。其实一个作者读出的东西也很难高于他自身,但是其他作者对作品本身的高阶解读,是有助于作者阅读作品的,所以”阅读课“至少有课可上。
当人的心里没有正义,他无法写出正义的人。如果人根本不相信爱,他无法写出爱人的人。如果人厌弃和压抑自己的欲望,他无法写出活色生香的情欲。换言之,人本身就是人的作品,人有多深邃,你的作品就有多深刻。
人性的深渊是无底洞,但是人会在某个作品里保存着自己一闪念中的光芒。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也可能心存一点善念,这一点善念就可能成为一个好作品。好作品不代表作者是个好人,它只代表它本身表达的一切。
一个好作者只能把自己一遍又一遍地抛向这个世界,就像锤炼一柄利剑。这是个九死一生的过程,需要有在过程中逐渐成熟的,死犹未悔的意志,也许在长长的路途中,你会发现你的起点并不重要了,你发现了比写作更重要的东西,也许你最终还是选择永远写下去。我想无论路途的终点是什么,最后,走下去的人都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和意义。

Pinned post

又:如果有朋友写了故事想要评论,想让我写文评的可以留言……我会尽力。

Pinned post

关于关注审核。
只要是我直觉上感觉会泛泛合得来,电波比较对得上的人,会通过的。
如果是处事风格和说话方式我不太感冒,有些不合眼缘或者实在直觉上不太喜欢的朋友,我也就随性不通过了,不是说不通过的人哪里有问题的意思。很感谢大家点那个关注申请,但我也有一些我的坚持,请互相谅解,也不要因为被拒绝而感到不舒服,也许是我的判断很片面而已,即使不能关注我也欢迎留言。
如果是没有一条嘟文或者根本看不出喜好和风格的用户不会通过。
感谢来关注我。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李翘楚在狱中多次请求减少药量,却被看守所长期忽视

据脸书 FreeLiqiaochu 李翘楚发布更新,临沂当地看守所及司法系统长期无视李翘楚减药请求,并且多次拒绝让她接受全面身体健康检查和保外就医的申请,同时至今禁止家属与李翘楚会面。

根据案情更新提到,8 月 11 日,律师与家属同时面见了负责案件的法官,但仅律师其后被允许通过视频会见翘楚,家属会面再次遭拒绝。在会见中,翘楚自述自己每天上午 9:00 服用 10 粒药物,下午 4:00 服用 2 粒半药物。药物带来巨大的副作用,导致自己身体发胖,闭经达 7 个月之久。因此曾多次向看守所提出药量太大,请求减量,但看守所却以就诊医生判断防止幻听反复等为由,一再拒绝为翘楚减量。

但当律师与家属向法官提出长期服药对李翘楚身体产生巨大的副作用,并再次请求为翘楚进行全面身体健康检查时,法官却称“目前看守所反馈李翘楚身体很好”,并以李翘楚本人没提出该要求为由,拒绝了这一基本的健康权利申请,同时也再次拒绝了家属关于保外就医的申请。

由于李翘楚在看守所的基本健康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减药诉求长期被忽视,家属至今也未能成功会见,反复提出的进行全面身体检查和保外就医等申请也一直不被接纳,引起外界对她身体状况的担忧。

欢迎加入NGOCN的Telegram频道:ngocn01

微信好友:njiqirenno2

Susan boosted

#女性主义 #女权主义 #feminism 转发:朋友们如果有被这个id加过微信,请尽快删除+拉黑。

此人常年潜水性别群。和不同人私信聊天永远是“老师,拉我进xx群”,声称自己是弦子的朋友,但有时需要语音验证就不会回复,或有更多进群门槛时就不再回复。

这人的朋友圈从不发任何私人有关动态,只发性别相关链接以模糊自己的身份,骗取大家信任。

有伙伴(不是一位)加他之后,发现自己的朋友圈被截图上微博并被网暴,合理怀疑是这人做的。

昨晚被质疑后,很多朋友私信质疑他,但他从未回复,只是一直不停得改昵称、签名、所在地、微信ID。

———总结:
这人不像是真的关注性别,而是故意潜水,中伤其他伙伴。

———你可以做什么:
通过开头的昵称搜索这个人,如果加了他的微信,删除拉黑他;

但不一定能近通过昵称定位到这个人,但微信ID一年只能改一次。目前此人已经改动了自己的微信ID,为【y6g7g4f3g7g7h8b5f7yv】,大家可以搜索后拉黑,或改备注or改标签,标记一下这个人

这条信息为根据不同朋友提供的信息整理而来,可以补充,转发(请直接复制粘贴后转发文字,不要截图)

Susan boosted

这两天有一位象友在询问来日务工难度,我简单粗暴地总结成以下公式分享↓(防杠buff:杠我就是你对)
日语好➕英语好➕会编程:无敌,干什么都行
日语好➕英语好:日系外资的咨询,管理,行政等一切非技术岗位
日语好➕会编程:接近无敌,干什么基本都行,进外资可能有点小痛苦因为同事不一定讲日语
英语好➕会编程:只能干码农,运气好进了外资就无敌,除了生活有点不太方便。运气不好进不了倒是不至于找不到工作但是会因为交流障碍很辛苦
日语好:大部分日本人社畜水平,工资一般,工作稳定,按部就班
英语好:没有屁用

Susan boosted

:0180: 我把【雅思经验分享文】肝出来了!

放在博客:shutgnblink.me/2022/%E9%9B%85%

本人复习一个半月8分上岸(你甚至可以在嘟串里看到全过程)
考完写了六七天,写着写着居然最后1w8字,简直事无巨细保姆级一站式...

包括 雅思基本信息、方法技巧、工具推荐、时间规划、词汇积累、刷题反馈、考试流程、心态鸡汤

零基础也可以看,而且感觉还挺适合零基础的 :blobcatfluffhappy:

#雅思 #IELTS
#长毛象安利大会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Susan boosted

@civetkikyou 最后再补充一下审判结果后的报道。不好意思发给你这么多信息,只是想补充下瑞典本国的信息。(谷歌翻译有些词抓的不准,但为了客观起见最好还是用第三方翻译所以只好请你尽可能去理解了)

前中国驻华大使安娜·林斯泰特被判无罪
2020 年 7 月 13 日更新 2020 年 7 月 10 日发布
在与被关押在中国的出版商桂民海的女儿安吉拉·桂高调会面后,前中国驻华大使安娜·林斯泰特被判无罪。 地区法院表示,大使的行为属于大使的职责范围。
“判断不仅对我很重要,对外交也很重要,”林德斯特在评论中说。
Lindstedt 在与外国势力谈判时被指控犯有任意罪。 原因是去年 1 月的一次会议上,安吉拉·桂声称她被告知不要向媒体谈论她的父亲桂敏海。

在周五来自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的判决中,她被无罪释放。 法院认为她的行为符合她作为大使的使命,并且她没有干预会议期间发生的谈话,因此她没有犯罪。

也不可能将会议期间发生的事情视为定期谈判,与会的两名商人不能被视为外国势力的代表。

- 即使她已经这样做了(与外国势力谈判,编者注),她也会被授权以大使的身份这样做,斯德哥尔摩地方法院议员安娜弗洛丁说。

“始终为瑞典的最大利益行事”
Lindstedt 在给 SVT Nyheter 的评论中写道,她对这句话感到宽慰。

“作为一名瑞典外交官,你必须倾尽所有,试图让一个被剥夺自由的人获释。 我一直为瑞典的最大利益行事,我想强调的是,向警方报告我的并不是外交部”。

会议于去年一月在斯德哥尔摩的喜来登酒店举行。 除了Angela Gui,还有两位商人参加。

关于会议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意见不一。 Angela Gui 声称,其中一名商人 John Meewella 告诉她不要通过与媒体交谈来引起人们对她父亲案件的关注。

反过来,这位前大使声称,这位商人的提议不应被视为要求或劝告。

“伤害已经造成”
在 2000 年代初担任驻华大使的博耶永格伦认为,无罪释放令人欣慰。

- 这不应该成为法庭案件。 Lindstedt 在喜来登会议期间的行为证明了一种奇怪的无知,但将其作为法律依据则是另一回事。

Angela Gui 对判决并不感到意外,但仍认为 Lindstedt 的行为不当。 在给 Dagens Nyheter 的书面评论中,她写道: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超出了 Anna Lindstedt,瑞典和其他公民在中国被绑架和监禁,亲属受到威胁保持沉默。 这里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它是否应该被接受,无论对个别案件的判决如何。”

检察官现在有三周的时间来决定可能的上诉。

- Henrik Olin 对 SVT Nyheter 说,现在说还为时过早,我们必须先完成判决。

Susan boosted

@civetkikyou 以及补充下这位前大使的背景资料、和当时与她一同前往的中国商人是谁,这位Kevin Liu的公司与瑞典有商贸往来而且应该很密切至少从他与前大使的关系来看。此外、当时她被召回后是被提起公诉的、这是自1794年以来第一次以外交官危害国家利益罪受到起诉。

谁是职业外交官 Anna Lindstedt?
2020 年 1 月 8 日更新于 2019 年 12 月 9 日发布
现在被起诉的大使 Anna Lindstedt 在她身后有着长期的高级外交官生涯。 在担任了近 30 年的许多负责任的任务后,她被解除了职务。 现在她被怀疑任意与外国势力谈判,这一罪行可能导致两年监禁。
1990年,安娜·林斯泰特被外交部外交培训录取时年仅30岁。 在做了五年记者后,她准备好转行,并渴望走出去。

她很快在雅加达和伊斯兰堡的大使馆获得了海外实习机会。 经过十年的外交努力,她被提升为外交部亚洲部门的管理职位。 从那里开始,为大使工作开辟了道路。

她当了三年驻越南大使,然后在墨西哥工作了五年,当时毒品战争如火如荼。

会说五种外语
“一个经验丰富、能干、坚强的人。” 与 SVT Nyheter 有联系的几位 UD 同事是这样描述她的。 根据她的简历,除了英语和法语外,她还会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印度尼西亚语。

密集的气候谈判
由于她在 2016 年巴黎气候峰会上作为瑞典首席谈判代表所做的努力,她获得了法国的骑士勋章,即荣誉军团。

作为驻北京大使,Anna Lindstedt 负责管理瑞典最大、最重要的外国机构之一,该机构拥有 60 名员工。 在她上任六个月后,即 2017 年 6 月,斯特凡·勒文总理进行了正式访问。 与瑞典公司签署了几项协议,也与中国商人刘凯文签署了协议。

今年 1 月,Kevin Liu 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酒店主持了与被监禁的瑞典图书出版商桂敏海的女儿 Angela Gui 的会面。

据匿名和可靠消息来源称,安娜·林德斯特担任经理的方式受到严厉批评。 外交部在使馆视察期间,对各单位的工作和沟通方式提出了一些改变。

根据 SVT Nyheter 看到的备忘录,外交部检查员 Ingemar Dolfe 呼吁对大使馆管理层的工作人员提供更多支持和指导。

三年任务
根据外交部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签署的政府决定,安娜·林斯泰特于 2016 年被授予为期三年的驻北京大使任期,最迟至 2019 年 8 月 31 日。大使任期通常为三至五年。

但根据 DN (每日工业报)的信息,Anna Lindstedt 被要求提前离开北京,仅仅过了两年。 据说原因是她与出版商桂民海的案件处理受到批评。

想继续在北京
Anna Lindstedt 拒绝缩短她的使命并继续在北京工作,直到 2018 年 11 月,她从 2019 年 3 月开始接受了 2030 年议程大使的工作。

在等待新职位的过程中,安娜·林斯泰特继续与中国商人和中国驻瑞典大使保持联系,最终于1月24日至25日在斯德哥尔摩与桂敏海的女儿安吉拉会面。

左图是瑞典时任驻华大使安娜·林斯泰特(Anna Lindstedt)与商人凯文·刘(Kevin Liu)和约翰·米维拉(John Meewella)合影。 右图中,Anna Lindstedt 与站在Kevin Liu 旁边的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一起。 这些照片是在斯德哥尔摩与桂敏海的女儿会面时拍摄的。 照片:摘自 John Meewella 的推特账户
Anna Lindstedt 对法律程序表示欢迎,并通过她的辩护律师否认她犯有任何罪行。

Susan boosted

Lindstedt, 以下称林大使,是瑞典驻北京大使。她联系到Angela,说我这里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爸爸重获自由,而且这是最后的办法了。因为瑞典外务部已经用尽了手段,无法达成任何进展。如果你还希望你爸爸得救的话,就和我,以及两名中国商人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个酒店见面。为什么要带这两个中国人见面呢?因为这两个人,有释放桂的门路。这件事被称为 Sheraton Affair , 因为事发地点在Sheraton酒店。相关报道我会链接在底下。她确实在酒店见到了这两个中国商人。一个人唱白脸,说Angela你想想你的前途你的未来,你可以在中国或者中国以外有很好的工作和收入,只要你闭上嘴巴,说不定你爸爸也可以被放出来。另一个人唱黑脸,如果你和我们合作,那你还能见到你爸爸,如果你继续公开发表声明,接受采访,那你爸爸永远都不会被放出来。那么问题就来了,瑞典驻华大使林女士想啥呢?为啥会这么做?前文我们说到了Angela有一个瑞典记者朋友是一直支持她的。这个记者也应邀到场。但Angela此时突然不被允许离开酒店了。她可以把记者带进去酒店,但她不能离开。事实上Angela不是一个人去的,在场甚至还有一个瑞典汉学家。而林大使据记者推测,纯粹是觉得斯德哥尔摩装死太久,现在有这么一个门路必须用一用,结果则是完全被利用了。结果整个会面变成单方面的批斗会,Angela专程从剑桥飞去斯德哥尔摩只是被两个中国人威逼利诱还被侮辱说是香蕉人。因为她不肯屈服,所以永远不会被算作中国人。(辱华指数逐渐上升)批斗会开完,她还是被放了出来。可见在中国人心里做白人还是更安全的,至少还能放出来。她出来以后就把整个事件公开了。她本认为此事是瑞典驻华使馆或者外务部的公务活动。对此外务部的回应是,这是大使的个人活动。Angela于是向大使提起了公诉。林大使并没有被判有罪,但还是引咎辞职了。如今,桂敏海以间谍罪被捕并判处十年刑期。据说证据是他在香港期间走私书籍。瑞典试图从中国处取得判决书的复印件,但中国对此保持了沉默。同时中国宣称桂放弃了瑞典国籍,而瑞典则只承认本人在瑞典提交的放弃国籍申请。即桂在瑞典是瑞典人,在中国是中国人。

medium.com/@angela_62804/damne

thediplomat.com/2019/03/how-ch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女儿Angela,如上所诉,主要住在剑桥。她关于本案受到的恐吓可以说比本案还要值得研究。毕竟桂敏海案基本上从桂失踪以后就没有任何可靠消息了。但是在Angela身上发生的事,全由她自己叙述。是连续的。自事件发生后她就受到监控。她会常常在大街上被陌生人拍照,她去参加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一下taxi,就被一个陌生人拍照,拍照者拍完就跳进了另一辆车。她在斯德哥尔摩租住的公寓门突然被人打开,那人叫喊一声,又立刻消失。她多次确认,认定那不是保洁人员。此时播客主持提及另一件事。即Zeit杂志当年在中国的驻外记者。这位驻外记者在北京租了一个小四合院里的一间。她也长期受到监视。她会常常觉得她不在家的时候,家里有人来过。而且这个人会非常刻意地让她知道,有人来过。花被改过位置,衣服被扔到地上。用这种方式告诉房子的所有者,我想进来就能进来。你小心点。但Angela也有自己的支持者,一个瑞典记者。名字过于北欧无法听译。他们尝试过组织抗议,也尝试过把在斯德哥尔摩中国驻瑞典使馆门前的路牌换成桂敏海,即把街道改为桂敏海路。斯德哥尔摩市政府拒绝了这个提案。斯德哥尔摩也有非常多的知识分子参与了对Angela的支持行动。至今仍为之发声。但时过境迁,抗议的声音日趋微弱。在此期间,中国驻斯德哥尔摩使馆当然如大家可以想见的一样同死猪一样。没什么反应。但是中国使馆不是真的什么也没做的。他们有去骂报道此事的瑞典记者。并且恐吓了桂的妻子一号和妻子二号。两个妻子都很安静。但是,唯一不服的有且只有Angela。因此中国使馆只好放出消息说Angela疯了,她精神失常,她撒谎。fake news。只要有新闻报道她的事,中国使馆就回应说她疯了。这里就终于,到了我为什么翻译这个播客到十二点的真正原因。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Anna Kerstin Erica Lindstedt 事件。

林戴安维基词条:

zh.wikipedia.org/zh-tw/%E6%9E%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既然瑞典政府完全放生了桂敏海,那桂的死活谁知道呢?Angela说自己其实时不时能同桂通过Skype联系上。桂其实并不是一直被关在监狱里的。他偶尔会从监狱里被带出来,进入所谓的”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可以简单被理解为画地为牢,随时私刑。Jennifer他的德国籍妻子在此期间也同他在一起。他也可以同女儿进行Skype电话。他当然在严密的监视下只能说,我和”朋友“一起去逛公园之类的话。恐怖的是,有时候电话打过去,看到桂的一只手突然不能动了,或者突然看到他有颗牙不见了。就是这种亲切的内部电话。他也被允许见医生。他从宁波到上海,在上海由两名(女性)瑞典外交官陪同,去往北京见瑞典医生。就在那里(推测意思是医生那里)他又被中国警察突然逮捕,突然又丢进了监狱。瑞典外交官就在那看着。两名外交官并没有就此向记者表达任何意见。Jennifer拒绝同记者对话。她非常害怕。但因为Jennifer并没有说出自己害怕的理由。这部分就只能由女儿Angela来讲述了。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Margot Wallström是当时的瑞典外务首相。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女性主义政治家。也启发了非常多后来的女性政治家。Margot做了什么呢?至少在公开场合,她啥也没做。她公开发表过很多演说。一次都没有提过这件事。她的继任者(也是一位勇敢的女性)时至今日,她也啥都没做。一次也没有公开对此事发表过任何意见。记者尝试过非常多次给瑞典外务部写信,试图以此为话题和外务首相或者其代表见面。每次的回应都是拒绝。记者就要求能否为这个拒绝获得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是将是不能见报的。即使是这样的对话也被拒绝了。通过电邮的交流,瑞典外务部也尽量地拖延。外务部就是完全不肯讨论这个话题。在一个极大的拖延之后,他们官方的解释除了一些套话以外,据称2018年他们进行了一次调查。但,关于桂是否还活着,健康状况如何,他们完全没有回答。记者猜测,他们就是不知道。记者自己,尝试了一些非正统的手法。就是去找瑞典大使们,去他们家里吃饭。结论是,斯德哥尔摩决定和北京的大使馆在此事上合作。瑞典驻北京的大使们因此必须保持沉默。而所有大使们一致认为,瑞典在中国面前,展示了一个完全错误的形象。(无所谓了,在俄罗斯面前更差)事实上,他们可以做很多事,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可以进行技术制裁,也可以召回大使等等。2022年初,北京冬季奥运会,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就是那个普京以外全员缺席的运动会。给人感觉一共就两人去了,一个是普京,一个是谷爱凌。瑞典并没有派代表团去。原因竟是新冠。是的,完全没有提桂敏海。关于这件事,受采访的一个瑞典出版商,有他自己的观点。出版商叫Martin 什么什么, 他出了一本关于桂敏海的书。他的看法是,如果桂敏海不是个亚洲脸孔,而是一个普通的瑞典人。金发碧眼,名叫Lars,瑞典不会装死成这样的。也就是说,种族歧视。(个人认为潜在的种族歧视可能存在,但Lars的待遇也好不到哪去。参见彼得·达林的待遇 。彼得达林维基词条: zh.wikipedia.org/wiki/%E5%BD%B
电视认罪经历:彼得·耶斯佩尔·达林(Peter Jesper Dahlin,1980年5月30日-[a]),曾用名Pater Beckernrindge,瑞典籍人权活动家,主要关注中国维权运动,“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创办人之一。2016年1月3日,彼得·达林被中国警方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1月1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公布了他的“认罪”视频,后彼得·达林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证实,被拘禁的23天中接受日夜审问、不准睡觉、整夜不关灯等根据国际公约所认定的酷刑后被命令写悔过书,电视认罪是被中国公安强迫的,事先被要求在镜头前背诵中方指定的稿子[2][3][4]。1月25日,达林在获释后被驱逐出境返回瑞典。)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其实第一个问题并不是桂敏海电视认罪以后瑞典政府做了什么。而是从2015年十月到2016年一月桂敏海完全失踪的时间内,瑞典政府做了什么呢?他的女儿报了案,他的老婆报了案,并清楚地指出,这可能是一桩绑架案。答案也很简单:瑞典政府啥也没干。在桂上电视以后,瑞典政府当然有所反应。但非常克制。可以说过于克制。简单讲,发了个推特。其他国家的驻北京大使都迷惑了。这好像不太对劲吧。德国大使们表示可以支持瑞典大使,欧盟大使也表示可以支持。瑞典拒绝了。瑞典大使馆的行为很清楚地表明了,他们不愿意为自己的公民提供庇护。对此记者的猜测是,也许瑞典大使认为自己可以通过一些非官方的手段达成目的。除此以外,很显然,人家害怕中共。他们已经看到挪威给刘晓波颁发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被惩罚多年。中国几乎完全冻结了挪威和中国的经济活动关系。那么为什么瑞典不敢在经济上和中国脱钩呢?例如VOLVO这样的公司,曾经几乎垮掉了,最后基本上是中国给救回来的。这公司现在被中国持有很多股票,几乎是个中国公司了。瑞典知名大家族瓦伦堡家族Wallenberg也一直以来一个人身份和北京保持很密切的关系。这件事也反过来影响了瑞典的出版界。记者也在瑞典采访了不少出版界人士,人们都被瑞典政府的怂劲儿深深震撼了。记者这时也问了一个很值得问的问题,如果桂不是一个瑞典人而是德国人呢?德国使馆会如何做(什么都不会做,上海封城时试验过了)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从泰国他很轻易地就被绑架了。之后他辗转经过了柬埔寨,并最终进入了中国。在被公开认罪之前,他其实和女儿和妻子都取得过联系。他和女儿打过一个skype电话。电话里他突然用英语和她说话(桂平时和女儿说瑞典语)她立刻感觉到诡异。她猜测是否是因为有人在旁边监视这段对话,而这个人不会说瑞典语,只听得懂英语。而他对自己的妻子则说,不要担心,我现在在出差。但是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问问题。2016年一月,他就上了电视认罪。说自己自愿为早年间一场车祸中某女性的死亡负责。如此,一个瑞典籍香港书店老板在泰国被绑架,经由柬埔寨被绑至中国,在中国电视上被迫认罪的新闻,就开始震荡了世界。但震荡其实相当不大,报道这件事的记者其实是在今年年初因为俄乌之间的紧张关系去了一趟瑞典才听说此事的。但总之,现在才是案件真正开始的时间。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地摊文学,意味着什么呢。少妇白洁吗?太小看地下诗人了。好歹也要和政治沾边呀!不错,你又猜对了,那就是中共色情同人文!那些你在AO3都不敢看的标签,人家专门卖这个!卖去哪里呢?不错,就是香港啦。2012年,他通过出版商Mighty current 赚到了身价百万。(居然是通过卖习近平的黄书赚到这么多)他在芭提雅的豪华Condo也是这么来的。(习近平帮人家赚这么多)他第二任妻子Jennifer后来也从柏林搬去了杜塞尔多夫,在那里他们也有一个房子(house)而Angela我们也都已经知道在剑桥读书。(习近平间接地资助了人家女儿读剑桥)那么这种行为危不危险呢?怎么说,走私拔火罐应该也挺危险的吧。我个人是非常支持这种冒险行为的。而据他自己的熟人说,这个人本身就是那种爱冒险的人。(不是说是个书虫吗)
这里展开链接一下导致其被抓的黄书,习近平和他的情人们。目录如下:
目录

第一章,相爱在清华-6

第二章,在军委办公厅的日子-13

第三章,三年之恋-16

第四章,终于要分手-22

第五章,正定错爱-28

第六章,马斯卡廷奇遇-32

第七章,可爱的邻居赖昌星-37

第八章,李谷一,唱不完的乡恋-42

第九章,江泽民救急- -45

第十章,人间尤物刘晓庆-49

第十一章,初识彭丽媛-55

第十二章,白丽萍的秘密任务-58

第十三章,坠入爱河的日子里-62

第十四章,喜得美人归-65

第十五章,宁德美玉-70

第十六章,迷情六四学生领袖-78

第十七章,福州的梦没有雪-88

第十八章,释放汪君宝-99

第十九章,白玉伴读添情丝-104

第二十章,董娘子与宋娘子-111

第二十一章,王储大战背后的神秘女人-125

相关链接:

archive.org/stream/xijinpinghe

终于,我们回到2015年,泰国芭提雅。再次看到这个通过卖黄书换来的Condo大门,重新审视当时发生的绑架。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桂敏海当时生活可以说非常的潦倒。他本来想开一家空气净化器公司(可见北京空气当时已经很不好了)但是公司开垮了。在他拜访自己的作家朋友Mike Chen的时候,他说他不知道他要靠什么活着了。在这个时候,他的收入来源就开始不透明化了。桂有两个面向。一个是文艺青年的面向,一个是生意人的面向。在做生意方面,他是个非常不透明的人。早年在哥德堡他就卖过中文书给中国人,主要是关于汉学的。他后来加盟了一个空气净化器公司,后来又从里面退了出来。之后他去了德国,开始卖中药给欧洲人。(听起来像是卖拔火罐一类的)总之就像是在为自己的人生寻找意义一样在寻求不同的买卖。最终,他找到了——那就是——地摊文学 !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桂敏海的博士论文是 Feudalismus in der Marxistischen Historiographie Chinas 可能的意思是“中国马克思史学史中的封建制度” 他的导师Tommy表示,桂非常聪明。英语说得比其他中国学生都好,兴趣也非常的广泛。桂对于融入进瑞典社会的兴趣也非常强烈。他常和其他学生一起被邀请去教授家里吃饭,他也会做饭给大家吃。是个很受欢迎的学生。1992年,在长居瑞典四年后,他就得到了瑞典国籍。(此处播客主持也大型疑惑了)但在当时作为中国人在瑞典申请身份就是相对比较简单(WTF)据他的教授回忆,整个过程没什么周折就办下来了。桂当时在中国有个女朋友,两个人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Angela,1994年生人。应该是奉子成婚,一家人在瑞典呆到了1998年。两个人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婚姻破裂,妻子一号就回去了中国。婚姻破裂可能对桂产生了一些负面的影响。他后来在学校犯过一个案子。具体情形已经不可考。但他似乎在学校收学费的柜台和他人发生了暴力冲突。背上了偷人学费的嫌疑。这件事不止他一个人参与,情形也比较复杂。他似乎不能在指控面前澄清自己,而且离开了瑞典。这种行为也被认为是逃亡了。然而后来呢,这件事情持续调查的结果其实是桂敏海并没有什么责任。桂先是去了中国,然后又辗转去了很多地方。(书虫蜕变,神通广大了起来)他也和他第二任妻子在柏林有个住处。他就在中国,德国和瑞典中间左右横跳。这时一个十分合理的问题就来了:一个瑞典人,如何在中国和欧洲之间反复横跳?是的,你猜的不错,大哥并没有注销自己的中国护照。此时就要介绍一下他的第二任妻子: Jennifer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从桂敏海消失开始,他的女儿Angela Gui就从未停止过在公共场合为他发声。记者直接找到了Angela。交谈后记者得知:桂敏海58岁,1964在宁波出生长大。基本上是个书呆子。他眼镜度数很深。而且为了保护自己贵重的眼镜很少出门。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据说同其他的书虫们有个自己的读书会。他在当时是个地下诗人。(这里发散一下,他的笔名是阿海,他的诗作见链接 icpc-chinesepen.org/%E6%A1%82%
当时他时不时会被警察找。但是没有和警察起过大的冲突。那是思想相对自由的80年代,在六四屠杀前的事情。六四屠杀发生时他并不在北京。而是在那之前就他坐火车到赫尔辛基,再从赫尔辛基到斯德哥尔摩然后去了哥德堡。通过个人渠道,在哥德堡大学Göteborgs universitet得到了一个学生资格。在那里他修了master学位,尔后写了自己的博士论文。他的博士生导师Tommy 什么什么(听译不能)也和记者亲自谈过。接下来是Tommy给到的信息

Show thread
Susan boosted

好了我听完整集了。关于里面的内容我只听了一遍,估计写下来会有错误。播客也放在上面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
事情首先要从2015年开始说起。桂当时从香港离开去往曼谷。从曼谷去了芭提雅,他自己的condo。当他外出购物回来以后,他遇见了一个等在那里的人。在和这个人交谈过后,桂就把自己购买的杂物交给了condo的保安,自己则开车和陌生人一起走了。整个影像被监控摄像头记录下来。这是他被绑架前留下的最后影像。而这个陌生人,则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习近平手下的黑手党。这是史上唯一的一次,中国在中国境内以外的地方绑架了欧洲公民。(在境内则有很多先例)从2015年10月25日开始,桂敏海再也没有获得过自由。因为这里主要是介绍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案件已经公开的部分就用维基百科(中文内容同其他语言内容有所差距,此处只引述公告内容)来解释:
【2016年1月17日,新华社发表文章称他涉及2003年12月一宗发生在宁波市的车祸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但他在2004年11月借用他人身份证以出境旅游名义潜逃。文章称桂在2015年10月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同时引述据称由桂撰写的声明:“回国投案自首是我个人自愿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这是我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我不希望任何个人和机构介入或者干预我回国的事情,甚至进行恶意炒作。”桂敏海还表示,“我虽然有瑞典国籍,但是我真切地感到我还是一个中国人,我的根还是在中国。所以我希望瑞典方面能够尊重我个人的选择,尊重我的权利和隐私,让我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
【2020年1月,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桂敏海因犯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同年2月24日被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法院公告指桂敏海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并指桂敏海在2018年经本人申请恢复中国国籍[1],不过瑞典外交部表示桂敏海仍持有瑞典国籍,只有经过瑞典移民机关审核通过后才算正式放弃国籍】

Show thread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