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一个油猴子脚本,用来关闭中国某些网站首页令人不适的哀悼灰色,目前支持 B站、知乎、微博(新版)、淘宝、京东、网易云。
greasyfork.org/zh-CN/scripts/4

——————
更新到了 0.0.5
- 用 jQuery 重写了,代码更少了
- 尝试对微博旧版做兼容,最终达不到效果,标明了不支持微博旧版 :(
- 勉强支持了网易云音乐,但会有一秒左右的延迟

ps:
- 因为自己看着别扭随手写的,没想到这么多人转发哈哈,还需要兼容哪些网站欢迎在下方回复
- 大部分网站只需要复制图2标出的部分,粘贴在下方并改成你需要兼容的网站就可以,大家也可以自己尝试下

老生常谈: #TZCAFE 不会屏蔽其他站点,这里不会出现链接里[2]或[3]中出现的做法。

请本站网友不要接受或者说纵容管理员的「保护」,妳可以自己选择是否手动屏蔽您想屏蔽的站点或个人,方法见链接[1];当然你也可以使用备份、导出、迁移等功能,打包自己的所有数据,离开这个不负责任的站点。Up to you,主动权在你手中。

[1]: tzcafe.com/@dimlau/10823045042
[2]:bgme.me/@admin/109424598938129
[3]:fedilove.cyou/@fedilove_admin/

『强盗的苦恼』
作者:星新一
黑社会的强盗们聚集在一起,商议着下一步的行窃计划。

“真想痛痛快快地干它一桩震惊社会又成功无疑的大买卖呀!”

一个歹徒异想天开地说,谁知这个集团的首领接着他的话爽然应允道:“说得对!我也一直这么盘算着,现在想出了些眉目,大伙准备一下吧,我要干活了。”

这番话让强盗们吃惊不浅,大家争先恐后地问道:“究竟怎么干呢?”

“干咱们这一行的,大家都把行动时间选在夜里,但由于四周太安静,下手时难免惹人注目。这次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地搞它一家伙……”

“有道理,您到底不愧是咱们的头儿,想出的主意总是高人一招。不过,如何下手呢?”

“光天化日之下,持枪闯进银行抢劫。”

首领的话恍若呓语,喽罗们不禁大失所望。

“别开玩笑了啦!简直不着边际。照你所说的去干,恐怕还没跨进银行的大门,就被抓去蹲牢房了。”

“蠢货,你们的脑子里怎么总少根筋。好了,听我来说个端详……现在我们编写了一个电视剧脚本,送给银行附近的交通警察,然后大家装扮成电视摄制组的工作人员,到银行去拍

摄一个袭击银行的场面,这样银行方面毫无防备,必定给打个措手不及,到时候,大家只管动手抢钱,即使万不得已开了枪,警察也会无动于衷,只当作剧情所需而特意安排的音响效果呢,最后,大家听我的命令,一起撤退……”

首领的话音未落,喽罗们早已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只见一个个佩服得五体投地。

“高见,太棒了!妙不可言!”

“这下可以过大瘾了,伙计们,快着手赶起来吧!”

强盗们弄来一辆面包车,在车身上写下“电视剧摄制组”的字样,不一会儿,电视摄影机也找来了,自然无需准备胶卷。待脚本印剧完毕,喽罗们将自己精心地装扮起来。有的扮做穷凶极恶的打手,有的扮成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最后一切准备就绪,首领一声令下,这个精心策划的计谋便开始付诸实行。

强盗们把车开到银行门口,握着手枪刚刚走出车门,在附近执勤的交通警察果然都围了上来询问。一个强盗赶忙给他们送上几份电视剧脚本,并说明缘由,很好,他们就心领神会不再追问了。

万事如意!没想到事情一开头便如此顺利,强盗们精神十足,相继冲进银行,大声喝道:“银行的诸君,我们是真正的强盗,赶快把钱交出来!谁敢乱动,马上就要了他的小命!”

谁知,计划到此就乱了阵脚,发生了意外。一个门卫突然媳皮笑脸地凑上前来,打破了这里的紧张气氛。

“先生们,我可以帮忙吗?你们来拍电视,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上司真有意思,这种事也不通知一下,好让职员们准备一下,要知道宣传工作是何等地重要啊,可他们……”

另一位青年顾客也挤上前来热心地说说道:“我是作家。你们刚才说的那句台词不太适合,什么银行诸君,简直就像在发表竞选演说。另外,我们是真正的强盗这种说法也欠含蓄,一下就把底亮给观众了。脚本是谁写的?下次让我来帮你们的忙。”

他拿出名片,絮絮叨叨地纠缠不休,强盗们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来到窗口,在那里工作的一位姑娘慌忙站立起身来说:“什么时候播放呀?请签名留念,我也能上镜头吗?等等,让我再化妆一下……”

银行的女职员们纷纷离座,朝这边拥了过来,“嗳,把我们也拍进镜头吧,我们都是电视迷,挺在行的,不用排练啦!”

对这乱哄哄的场面,一个强盗不耐烦了,他忍不住扯起嗓子叫起来:“够了!这不是演戏,弟兄们,来真格的!”接着他扣动了板机,子弹呼啸着飞向天花板,击碎了照明灯。

然而此举也并未凑效,一个男孩儿挤过来说:“嗬,真够劲!简直跟真的一样。”另一个人接上话又说道:“大概天花板内的电灯里预先装进了火药,然后让它爆炸的吧,要是不知情的人,倒还真的给唬住了呢!”

这时,这家银行的行长露面了。

“喂,先生们。你们能否再加上一个枪击玻璃的镜头!那是放弹用的特殊钢化玻璃,倘从侧面为我们作宣传,将会提高顾客对本银行的信赖……”说着,递上一个装有钱的信封。

“先生,让我们来扮演不屈服于强盗的威胁,饮弹而亡的光荣角色吧,拜托了!”男职员们也围拢过来请求着。

强盗们无奈,只好百般解释,可此时却没有一个人把他们的话当真。甚至连那个最初帮助维持秩序的交通警察也苦苦哀求道:“让我们来扮演捉拿强盗的警察吧,这样或许能使电视剧表现得更逼真,更扣人心玄。先生,您知道,如果我们还在家乡的父母能在电视银幕上看到自己的孩子,该有多么高兴啊!”

事情闹到如此地步,早已难以收场,强盗首领站出来,愤愤地大声吼道:“大家听着,今天暂停拍摄,回去修订脚本,改日再来重拍!”

强盗们狼狈地撤出现场,一个个牢骚满腹。

“再也想不到会弄出这么个结局来,当今社会准出毛病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无法无天的人!”
<hr/>
获取更多RSS:
feedx.net
feedx.fun

#观止 #每日一文

知乎上看来的 

黑龙江阿城县1969年9-12月,收回社员自留地,小片开荒地44000亩,河北省1969年有2成生产队将社员自留地收回集体经营,山西省学大寨典型盂县1969年收回社员自留地14756亩,自留树3900株,自留羊928头,1970年,盂县有488个大队取消自留地,山西长治地区80%把自留地收回集体代种,社员年终发30斤自留粮,20%的农村则干脆取消了社员自留地,也不发“自留粮”。浙江省1968 年开展了所谓“三献一并”(献自留地、 献零星果木、献宅边地、并队升级)活动,把自留地说成是“贫下中农的吃苦地,地主富农的发财地,资本主义的复辟地,农村干部的淘气地”,迫使广大社员献出自留地、宅边地和在自留地、宅边地上栽种的零星果木。②广东省曲江县的119个生产队则在没收社员自留地的同时,把社员的私人房屋也无偿收归集体所有。❸有的地方允许社员有少量自留地,但对其有种种限制,如四川省郫县红光公社红光大队规定,自留地只准种粮食、油料、饲料和少量蔬菜,不准种花草、高档商品菜和其他经济作物。甘肃省的一些地方规定自留地只能种粮,不准种蔬菜和其他经济作物,种的菜和其他农副产品不准进集市出售,并派干部和民兵小分队沿路堵截,把农民限制在单一种粮的圈子里。 创造所谓“哈尔套经验”的辽宁省彰武县不仅大批四辣(葱椒蒜椒),并将韭菜根连根拔起拔起来,挂在树上批,要把这长了一在又一样不断滋生的“资本主灯挖苗断根、断子绝孙,关于社员家庭副业,家庭副业被指责为“资本主。义复辟的温床”加以严格限制。不少区社队硬性规定检资”养家禽家畜的数量,规定:“鸡头鸭头不准超过人头”

看完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养不长头的鸡鸭不就行了😂

『一个小小的建议』
作者:乔纳森.斯威夫特
本王国人口约一百五十万,其中约二十万对夫妇有生育能力,减去三万对有扶养能力的夫妇(目前国家处境困难,恐怕不会有这样多),再减去五万流产人数,每年还会有十二万穷苦的孩子出生。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赡养这些孩子。 

这些孩子既不能从事手工业,也不能务农,六岁之前,也难以靠行窃为生。 

在目前爱尔兰经济萧条,失业严重,劳动力不被需要的形势下,把孩子养大确实是亏本的事。我从商人那儿获悉,不满十二岁的男女儿童是没有销路的;即使达到这个年龄,卖价也不会超过三镑,至多不过三镑零半克朗。这个价钱对于父母和国家都无利可图,因为孩子的衣食费用至少四倍于此。 

鉴于这些情况,再加上我对于这个重要课题已潜心研究多年,也曾仔细权衡各位专家提出的不同方案,我仅谦恭地提出自己的建议。

我从伦敦一位来自美洲的见多识广的朋友处获悉,营养充足的健康婴儿,在周岁之际,无论用于烧、烤、煎、煮都是一种味道极佳、营养最高并最有益健康的食物;而且我毫不怀疑,把它用来做炖肉丁或菜炖肉片也同样合适。

所以我敬请公众考虑:在已经算出的十二万儿童中,保存两万作种,其中四分之一为男性,这已超出我们给牛羊猪豕之类留种的比例,理由是虽然这类儿童大多非正式婚姻所生,流于粗鄙,但人们不必介意于此,一男仍可配四女。其余的十万,到周岁时就卖给全国各地有钱有势的人士;同时向做母亲的建议,最后一个月要让孩子吃足奶水,使其肥嫩,以备筵席享用。

款待朋友时,一个孩子可做两道菜;而一家人独自享用,仅一块连身前肢或后肢就可各作一道好菜。如果用胡椒和盐略加腌制,第四天烹煮出来味道异常鲜美,特别是在冬季。

我曾计算,每个初生儿体重平均12磅,养育得当,一年后可达28磅。

我承认,此类食品不免价格昂贵,但也因此更合地主们享用。他们既已吞噬了多数孩子的父母,当然也最有资格饱餐这些儿童。

婴儿肉一年四季都可产出,但三月前后供应更为丰富。一位身为法国名医的严肃作者指出,在罗马天主教国家,斋戒节9个月后,儿童出生将多于其它季节,由此推论,届时市场上儿童肉体将供应充足。本王国天主教家庭出生的婴儿所占比例约为3对1,因此,享用婴儿肉体的一个附带性好处就是可以减少我们人口中天主教徒的数量。

我计算了包括雇农、工人和五分之四的农户在内的穷人儿童的养育费用,连襁褓布在内,每年约为2个先令。我相信,任何绅士都不会吝惜花费十先令买一具肥嫩的幼儿的胴体。正如我刚才所说,当款待特殊朋友或阖家享用时,一具胴体可烹饪出四碟极富营养的菜肴。这样乡绅可成为好地主,在佃户中博得好名声。而孩子的母亲将免除了婴孩的拖累并净赚八先令,便可做工,直到养下一胎。

应该考虑到,遵循这个时代的节俭美德,婴儿可以剥皮销售。婴儿皮可用来做女士的漂亮手套和风雅绅士们的凉鞋。

对于我们都柏林市来说,屠宰场或许是实施这一建议的最方便的场所,但尽管可以确信屠夫们不会赞同,我还是提议购买活的婴儿,享用时现宰现做,就像我们烤乳猪那样。

……

我离题太远,现在言归正题。我坚信我的极具建设性的意见是最为重要的。

首先,正如我已指出的,这将大大减少已经超出限度的罗马天主教徒的数量。这些天主教徒正企图利用大量良好的新教徒选择离开自己的祖国而不是在自己的家园违心地交纳什一税给英国国教的牧师的大好机会,选择留下来,以便让自己成为国家最危险的敌人的繁殖者。

其次,那些粮食与牲口被扣押、没收以支付他们所欠地主的租金,从而没有任何财产而陷入赤贫的穷人将会拥有一点自己的财产。

第三,按一个两岁以上儿童每年不少于10先令的抚养费计算,全国将会获得减少10万名儿童的抚养费而节省出来的每年5万镑的股票投资金,这还未包括为王国的先生们介绍美味的收益。而且,这笔资金只在我们之间周转,投资的商品也完全由我们生产制造。

第四,那些持续稳定的生育者通过出售婴儿每年可获得8先令,这将免去他们孩子出生第一年的抚养费用。

第五,这种食品还可以给酒店带来大量顾客,并促成新的消费习惯。店主无疑会精明地注意配以适当的调料让美味更加可口,这既提升了烹饪技术,也使食客更频繁地光顾酒馆,给店主带来良好的收益。那些美食家自会作出公正的评价,而熟练的厨师更会设法满足对美味的奢侈欲望。

第六,这将会极大地巩固婚姻,而婚姻是所有明智的国家要么通过奖赏鼓励,要么通过法律和刑罚维护的。这还会增进母亲对孩子的关爱与呵护,当她们细心地照料穷苦幼儿的生活时,我们将会看到结婚的妇女成为诚实正直的榜样,因为她们将为市场提供最肥美的儿童。而男人也因为害怕导致流产而在妻子怀孕期停止对她的拳打脚踢,这正如牝马怀马驹、母牛怀牛犊、母猪在产崽之前不被虐待一样。

至于我本人,在提了多年空洞、不切实际的意见,劳而无功之后,以为再无良策了,幸而想到这个建议,不但完全是新的,而且内容切实,化钱不多,费事不大,靠我们自力就可实行,因而不会冒得罪英格兰的风险。这类商品不宜出口,因肉质太嫩,不宜长期盐腌——不过我也可以说出一个国家的名字,它是可以不加盐就把我们整个民族吃掉的。

郑重声明:我提出这一建议,绝对没有私利的贪图,确实因为社会需要,动机只是为了国家的公益,为了增加贸易,安置儿童,救济贫民,同时也给富有的人一点乐趣。我本人没有无子女能从中取得分文,因为我最小的孩子已经九岁,而老妻也早过生育之年了。

#观止 #每日一文

『胖子和瘦子』
作者:契诃夫
在尼古拉耶夫斯基铁路的一个火车站上,两个朋友相遇了,一个是胖子,一个是瘦子。胖子刚在火车站吃完午饭,嘴唇还泛着油光,亮铮铮的,像熟透了的樱桃一般,浑身都散发着白葡萄酒和香橙花的气味。瘦子刚从车厢里下来,吃力地提着箱子、包裹和硬纸盒,身上有一股火腿和咖啡渣的气味。在他背后,一个长下巴的清瘦女人探头张望着,这是他的妻子;还有一个高个子的中学生,眯着一只眼,那是他的儿子。

"波尔菲里!"胖子看到瘦子以后,突然大声呼喊起来,"真是你吗?我亲爱的朋友!好久不见了啊!"

"哎呀,我的老天啊!"瘦子吃了一惊,也叫道,"这不是米沙吗?!我小时候的朋友啊!你这是从哪里来的啊?"

两个朋友立马拥抱在了一起,连吻了三次,然后互相望着对方,眼里饱含泪水。两人都是又惊又喜!

"我亲爱的朋友啊!"吻过之后,瘦子开始说道,"简直是太意外了!这是一个惊喜!哎,你倒是好好瞧瞧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英俊呢!还是那么气派!我的老天啊,你现在混得如何呀?发财了吧?结婚了没?你也看到了,我都已经成家了⋯⋯瞧,只是我妻子,路易莎,娘家姓万岑巴赫⋯⋯她是个清教徒⋯⋯哦,这是我儿子,纳法纳伊尔,还在读中学三年级呢,纳法尼亚(纳法纳伊尔的爱称),这是我小时候的朋友!我们中学时候也是同学!"

纳法纳伊尔犹豫了一下,把帽子摘了下来。

"我们中学是在一起念的!"瘦子继续说着,"你还记得吧,那个时候大家都是怎么拿你开玩笑的?同学们给你取了个外号叫'赫洛斯特拉特'(古希腊人,他为了扬名于世,于公元前356年放火焚烧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宏伟壮丽的阿泰密斯神庙),那是因为你拿香烟把公家的一本书捎了个洞。大家还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恶菲阿尔特'(古希腊人,于公元前5世纪初,为波兰军队带路,引敌入境),是因为我喜欢打小报告。哈哈哈⋯⋯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孩子呢!你别怕羞呀,纳法尼亚!你倒是走过来呀⋯⋯哦,这是我妻子,娘家姓万岑巴赫⋯⋯是个清教徒"。

纳法纳伊尔迟疑了一会儿,躲到父亲身后去了。

"对了,朋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啊?"胖子热情地望着瘦子,问道,"现在在哪儿供职啊?都做到几等官啦?"

"我亲爱的朋友啊,我现在还在供职呢!做八等文官都有两年啦,还得过一枚圣斯坦尼斯拉夫勋章呢。可就是薪水太少⋯⋯唉,去他的!我妻子现在在教音乐课,我呢,工作之余用木料做些烟盒。都是些很棒的烟盒呢!我拿出去卖一卢布一个。要是有人一次性买十个或者更多的,我就给他点折扣。反正就这样勉强过着呗。你也是知道的,我以前在一个厅里做科员,现在调到这边做科长了,还是在以前那个部门⋯⋯之后还会在这里继续干着。对了,你呢,现在怎么样啊?恐怕都做到五等文官了吧?嗯?"

"不止呢,还得再说高点",胖子说,"我现在已经升到三等文官了⋯⋯都有两枚星章了"。

刹那间,瘦子脸色苍白、目瞪口呆,但很快地,他脸上的肉就朝四下里扭动开了,并立即露出一副相当欣喜的笑容,仿佛他的脸和眼睛都要射出火星一般。他耸起肩膀,弯下腰,缩下去半截⋯⋯他手上的那些箱子、包裹、硬纸盒好像也跟着缩了半截似的⋯⋯他妻子的长下巴拉得更长了;纳法纳伊尔则垂手直立,系紧了大衣上所有的钮扣⋯⋯

"大人,我⋯⋯真是太高兴了啊!您和我可称得上是儿时的朋友啊,而您一下子就平步青云,变成大贵人啦!嘻嘻!"

"哎呀,够啦够啦!"胖子皱起了眉头,"干嘛要用这样的腔调说话呢?我和你可是小时候的朋友呢,用不着搞官场上的那一套奉承啊!"

"那怎么行啊⋯⋯大人您怎么这么说呢⋯⋯"瘦子嘿嘿笑着,整个人缩得更小了,"大人您的恩情⋯⋯使我如蒙再生的甘露啊⋯⋯大人,这是我儿子,纳法纳伊尔⋯⋯这是我妻子,路易莎,清教徒,某种意义上来说⋯⋯"

胖子本想反驳点什么,但瘦子脸上那副尊崇谄媚、低三下四的寒酸相使得这个三等文官一阵恶心。胖子于是扭过脸去,挥手向瘦子作别。

瘦子握了握胖子的三个指头,整个身子都弯下去了,像中国人那样嘿嘿陪笑着。他的妻子也在一旁陪着笑脸。纳法纳伊尔将两脚靠拢敬礼,制帽都掉到地上去了。一家三口都感到又惊又喜。
<hr/>
获取更多RSS:
feedx.net
feedx.fun

#观止 #每日一文

数学方向选择 

正如大家所知,代数几何是现代数学的主流。当代大多数一流的数学家都工作在这一领域。因此如果你觉得自己天赋异禀,并在代数,几何与分析各方面都有着扎实的基础,我建议你绝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赋:应义无反顾的选择代数几何这一专业。当然把代数,几何与分析这三门基础功课同时学好的人很少。比如有些同学有着很好的分析功底,但代数中的抽象思维能力却相对显得薄弱。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选择分析方面的专业,比如:复分析,分形, 调和分析或微分方程。
如果你代数和分析都不怎么样,可却在几何方面有着良好的感觉,要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应和梅加强老师好好探讨一下。让他帮你判断一下看自己是不是可以学习几何。
除以上三部分同学之外,还有这样的一部分同学:他们对代数,分析与几何都不擅长,但却一直坚信自己在数学上仍能有所作为,并幻想有朝一日成为中国数学界的中流砥柱。如果你属于这部分同学中的一位的话,我建议你选择动力系统。动力系统这一学科其实就是专门为这部分同学开设的。
当然即使是动力系统也不是人人都能学的。因为动力系统需要大量的微积分。可总有那么一部分同学还没来得及把极限的概念搞清楚就大学毕业了。如果你不巧就是这样的一位同学,也就是说你大学四年压根儿就没学数学,但仍希望自己将来能在数学上一展宏图的话,我建议你选择组合数学这一专业。这一专业的特点就是它只用到中学的数学。 如果你在中学时参加过数学竞赛并获过奖项的话,这一学科正是你大展身手的地方。
我想大多数同学看到这儿之前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专业了。可若仍有人羞怯的说他在中学时早恋,因此连中学的数学也没学好,我想告诉这部分同学不要怕。在我们系有专门为你们开设的一个专业:统计学。这一学科只要求懂得小学数学中的加减乘除四则运算就够了。 更重要的是,选择这一专业的大多都是女同学。在你准确无误的把成千上万个数据加起来并娴熟的计算出他们的均值时,你也赢得了众多师姐师妹的芳心:短短三年的研究生生活或许能让你再次体会一次那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往事。
最后这一条是专门针对那些悲情人物的。他们连小学的数学也没学好。不要说把上千个数加起来,就是把两个数加起来,对他们来说都是件很吃力的事。然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削弱他们对数学的一片痴情。他们日日夜夜泡在图书馆里。他们翻阅了所有的数学文献,却从未找到一本能读懂的。 但他们仍坚持不懈, 为的就是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专业。他们的行为感动了上帝。上世纪的某一天,上帝为他们创造了一台机器帮他们计算。这就是计算机。借助计算机,他们可以很快的进行加减乘除的运算。这就是计算数学。

我一直认为,SourceHut是最可信赖的代码托管服务。今天,它更新了服务条款,宣布了两个变更。
1)删除托管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项目,“因为这些项目只用来收割穷人和非法交易。”
2)关闭美国办公室,从此不要求用户遵守美国法律。
sourcehut.org/blog/2022-10-31-

:sys_twitter: twitter.com/ruanyf/status/1587

如果您目前位于一个互联网相对自由的国家,就可以轻松地使用本页面的 Snowflake 工具运营一个代理,帮助其他地区(如伊朗)的人们规避互联网审查 :pblobspy:

home.o3o.ca/snowflake/

打开此页面的 Snowflake 开关,并保持浏览器标签页开启,用户就能连接到您新建的代理。用户连接上你的代理时就会看到图标变绿 :blobcatheart:

@torproject #Snowflake 项目的更多信息: snowflake.torproject.org/?lang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