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个问题:你的烦心事是什么。
好多回答都是我认为好小好小的事情。
我就觉得,他们好幸福啊。

《不想上班》歌曲中很喜欢的一段 

我才不要二十五就挂掉
整天埋头苦干
八十岁才下葬
我才不要每天
早餐午餐晚餐
早睡早起上班
就像机器空转
所有新鲜事都与我无关
世界末日我都还在加班
雄心壮志一天一天消散
痴心妄想的都入土为安
让我疯狂
让我一次嚣张

寻衅滋事这个罪,听名字就知道是为了寻衅滋事而设的。

『做附属品』
作者:亦舒
大字标题:女性不是男性的附属品。

喊了也有这么些年了,不甚收效,可见不光是叫嚷可以解决问题,是要拿出实力来的。

老话一句,经济如果不能独立,则啥子都不用谈,衣食住行全靠他人施舍,却口口声声不愿做附属品,哀莫大焉。

做附属品,也讲个人经验,有些人条件实足,性格也配合,喜欢做,胜任有余,相安无事,不失为一种愉快的营生。

任何一种生活方式必有其酸甜苦辣,不擅做附属品,或不屑做者,只好自己动手,事无巨细,包揽上身,因系私人选择,毋须觉得特别光荣。

时移世易,社会上拥得起附属品的人也越来越少,不论男女,都在选择理想的合伙人,你补充我的不足,我填补你的缺点,再也没有一面倒,如影附形这回事了,更不用叫“我不是你的附属品”。

全盛时代早已过去,彼时,太太们搓完八圈,呼奴喝婢,茶来伸手,热毛巾揩脸之后,尚可与妯娌抱怨:“男人真没良心。”

多好。

#观止 #每日一文

Pink Floyd在采访中表现得就像赵立坚,如果实在不想沟通,可以拒绝回答,或者拒绝采访。我觉得记者提出尖锐的问题才是比较正常的事情,而在尖锐的问题的回答中,有很多表达自己的方式,最差的一种就是战狼式的回答。
在Trump以前的一个采访中,表达了对方的提问更像是陈述而非问题,然后离席拒绝继续采访。
在沟通中因为意见不和而说“你应该多读书”,既是羞辱别人,也是羞辱自己。

『始于眉毛』
作者:川端康成
因为是女人,而且要就业,她就想选择一个以女性美吸引人的职业。可是,谁也没有说过她美。她找到的,却是禁止化妆的职业。

一天,上司把她叫到跟前说:

“你描眉了吧?”

“没有啊!”她怯生生地用手指沾了点唾沫,把眉毛擦了擦。

“那么,你是修剪过喽?”

“没有啊!生来就是这样。”她几乎哭出来了。

“唔,你好歹有双漂亮的眉毛,就是不在这里工作,你也能活下去吧。”

从她的眉毛,上司找到了裁减她的借口。她才第一次明确地了解到了自己的眉毛之美。她满心喜悦,连失业的悲哀也忘却了。自己也有美的地方,对结婚也就有信心了。

丈夫没有说她的眉毛长的美。他说她的乳房美,脊背、双膝也很美。然后,然后……别人告诉她,她身上有许多美,她沉湎在幸福之中。

但是,一想到丈夫搜遍了她身上的美之后又将会怎样,她也就禁不住怀念起当初以为自己身上没有一点美而认命了的时候那种无忧无虑来了。

#观止 #每日一文

fox的观众是自认为在治理美国的人
abs的观众是自认为应该治理美国的人
华尔街日报的读者是真正在治理美国的人
纽约日报的读者觉得美国应该被俄罗斯人治理
cnn的观众觉得美国正在被俄罗斯人治理
太阳报的读者只关心治理美国的人的女儿是不是前凸后翘
——《李汉森: 你应知道的美国媒体“左”和“右”》

惊觉之前常见的一个站quey.org没了,我好像之前关注过站长。

心声 

中国地图
(吴少山《捉梦谣》)

中国地图真美丽,
把你放进箱子里;
跟我一起去美国,
我好天天看见你。

这是我为数不多需要用到跨站时间轴的时刻

经过 @cassolotl 的许可 [1],我翻译了伊的原帖 [2],内容是伊制作的一张解释 Mastodon 各时间轴上分别会出现哪些嘟嘟的流程图。以下是原帖的翻译:

> 几年前我做了这张流程图,解释了哪些嘟嘟会出现在哪些时间轴上!

> 通过此图,你能看到每个实例各自会有一条不同的本站时间轴,甚至还会各自会有一条略微不同的跨站时间轴——你也可以看到为什么跨站时间轴更新得比本站时间轴要快得多。

> 这也就是为什么对好的嘟嘟进行转嘟、以及使用话题标签为什么很重——联邦宇宙的本质就是碎片化且更难以搜索的。

[1]: queer.party/@cassolotl/1083194 。伊同意将流程图归于公有领域,可以随意分享。翻译的 .psd 文件在此: mega.nz/file/AR8gADpb#ci0IFRvd ,使用 GIMP 等软件可编辑。
[2]: queer.party/@cassolotl/1081950

#长毛象 #联邦宇宙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长毛象资源分享日 #长毛象安利大会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