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该串为布尔迪厄《言语意味着什么——语言交换的经济》(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摘抄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巴塔耶 消融、自我丧失与连贯性 

“所有色情的实际行动,都以触及存在最私密的部分为目的,达到失魂落魄的地步。从正常状态过渡到色情状态,意味着在我们内部,在不连贯的维度上被构成的存在相对消融(dissolution)。

……

整个色情行为的原则在于摧毁封闭的存在之结构,也就是摧毁处于正常状态的双方伴侣各自的存在结构。

……

决定性行动是脱光衣物。赤裸与封闭状态对立,也就是与不连贯的存在状态对立。这是一种交流的状态,揭示出存在超越自我封闭、对可能达到的连贯性的追求。我们感觉这类私密行为是淫秽的,而肉体通过这些行为打开了通向连贯性的大门。淫秽意味着一种混乱,即拥有自我(possession de soi)、持续坚决地拥有个体性(possession de l'individualité)的肉体状态被打乱。

……

将脱光衣物视为具有充分意义的文明中,这一行为即便不与死亡行为相似,至少也等同于无危险性的杀死。”

向还没有试过喜茶的锡兰雪糕顶的象友们倾情推荐T T 香中带苦非常不错

卞之琳《春城》 

手滑了,“扑到你的五角”应为“扑到你的屋角”

Show thread

卞之琳《春城》 

北京城:垃圾堆上放风筝,
描一只花蝴蝶,描一只鹞鹰
在马德里蔚蓝的天心,
天如海,可惜也望不见你哪
京都!

倒楣!又洗了一个灰土澡,
汽车,你游在浅水里,真是的,
还给我开什么玩笑?

对不住,这实在没有什么;
那才是胡闹(可恨,可恨):
黄毛风搅弄大香炉,
一炉千年的陈灰
飞,飞,飞,飞,飞,
飞出了马,飞出了狼,飞出了虎,
满街跑,满街滚,满街号,
扑到你的窗口,喷你一口,
扑到你的五角,打落一角,
一角琉璃瓦吧?

“好家伙!真吓坏了我,倒不是
一枚炸弹——哈哈哈哈!”
“真舒服,春梦做得够香了不是?
拉不到人就在车磴上歇午觉,
幸亏瓦片儿倒还有眼睛。”
“鸟矢儿也有眼睛——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有什么好笑,
歇斯底里,懂不懂,歇斯底里!
悲哉,悲哉!
真悲哉,小孩子也学老头子,
别看他人小,垃圾堆上放风筝,
他也会“想起了当年事……”
悲哉,听满城的古木
徒然的大呼,
呼啊,呼啊,呼啊,
归去也,归去也,
故都故都奈若何!……

我是一只断线的风筝,
碰到了怎能不依恋柳梢头,
你是我的家,我的坟,
要看你飞花,飞满城,
让我的形容一天天消瘦。

那才是胡闹,对不住;且看
北京:垃圾堆上放风筝。
昨儿天气才真是糟呢,
老方到春来就怨天,昨儿更骂天
黄黄的压在头顶上像大坟,
老崔说看来势真有点不不祥,你看
漫天的土吧,说不定一夜睡了
就从此不见天日,要待多少年后
后世人的发掘吧,可是
今儿天气才真是好呢,
看街上花树也坐了独轮车游春,
看完了又可以红纱灯下看牡丹。
(他们这时候正看樱花吧?)
天上是鸽铃声——
蓝天白鸽,渺无飞机,
飞机看景致,我告诉你,
决不忍向琉璃瓦上下蛋也……

北京城:垃圾堆上放风筝。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作为陷阱的男性特权,作为性别区分作用结果&恐惧与焦虑产物的男子气概 

如果说妇女因为服从有贬低、否定她们的倾向的一种社会化作用,学会了克制、顺从和沉默的消极道德,男人也是统治表现的囚徒和暗中的受害者。那些旨在承担和实施统治的配置如同旨在服从的配置一样,并非存在于一种天性之中,而是应该经过一种社会化的长期作用构成的,也就是说,如同我们所见,是一种相对于异性的主动区分的长期作用构成的。

……

男性特权也是一个陷阱而且它的对立面是永久的压力和紧张,这种压力和紧张是男人在一切场合展示其男子气概的义务强加给每个男人的,有时甚至发展至荒谬的地步。……男子气概既被理解为生殖的、性欲的和社会的能力,也被理解为斗争或施暴的才能(尤其在报复中),但男子气概首先是一种责任。……对男性价值的颂扬,其黑暗的对立面是女性特征引起的恐惧和焦虑:女人既是弱者和软弱的根源,也是荣誉(la h’urma)的脆弱性、神圣的左侧(女性的、与男性神圣的右侧对立)的体现,总是面临受侵犯的危险,但是她们也会因为有弱者的武器而变得强大,比如狠毒的阴谋(thah’ raymith)和巫术。因此,在不可能实现的男性气概的典型中很容易发现一种巨大的脆弱性原则。这种巨大的脆弱性,自相矛盾地导致人们有时疯狂地投入到男性的暴力活动中,比如我们社会中的体育运动,尤其是那些最适合生产男子气概的可见符号和显示并证明所谓男子素质的运动,比如打斗的运动。
众所周知,荣誉——或其对立面羞耻——不同于犯罪感,是在他者面前表露出来的,男子气概同样是由其他男人通过现在的或潜在的暴力事实所确认,并由属于“真正男人”的集团的认可所证明的。

……统治、剥削或压迫的意愿依赖一种“男性”恐惧,男人害怕自己被逐出无弱者的“男人”世界,被逐出所谓“强者”的世界,这些人之所以有时被称为“强者”,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痛苦,尤其对别人的痛苦表现强硬:凶手、施刑者和所有专政机构及所有“综合机构”,甚至最普通的机构比如监狱、兵营或寄宿学校的小头目都是“强者”……正如我们所见,男子气概是一个相当具有关系意义的概念,这个概念是面向和针对其他男人并反对女性特征,在对女性且首先在对自身的一种恐惧中形成的。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统治结构的再生产 

我非但不承认统治的结构是反历史的,而且试图确定这些结构是再生产的一种不断的(因而是历史的)作用的结果,单个的行动者(包括男人及其武器如身体暴力和象征暴力)和团体、家庭、教会、学校、国家都对这个结果起到了推动作用。

……

象征暴力通过赞同这个中介建立起来,被统治者不得不赞同统治者(并进而赞同统治),因为被统治者为了思考统治者或者自身,或更确切地说,思考自己与统治者的关系,只能与统治者使用相同的认识工具,而这些工具不过是统治关系的被归并形式,它们使这种关系看起来是自然而然的;或者,换句话说,被统治者为了认识和评价自己或为了认识和评价统治者而建立的模式(低/高,男/女,白/黑,等等),是归并如此被自然化的分类的结果,这种归并的社会存在就是其结果。

……

由于象征暴力的基础不仅处于需要澄清、被蒙蔽的意识中,而且处于适合统治结构,且产生于统治结构的配置之中,这些配置是统治结构的产物,我们只能从配置产生的社会条件的根本改变中,期待象征统治的受害者与统治者的同谋关系发生破裂,因为配置使得被统治者以统治者的观念看待统治者和他们自身。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性与性别的区分构造 

生物学的社会化和社会的生物学化的长期共同作用在身体和头脑中产生的生物学表象,与相当真实的效用互相结合,以颠覆因果关系,并导致一种自然化的社会构造(作为性别习性的“性”)出现,这种自然化的社会构造作为基础,具有作为起因的任意区分的性质,具有现实及现实的表现的性质,它有时甚至通过研究本身获得承认。

……

社会秩序像一架巨大的象征机器一样运转着,它有认可男性统治的趋向,因为它就是建立在男性统治的基础之上的:这是劳动的性别分工,是对两性承担的活动及其地点、时间、工具的非常严格的分配;这是空间的结构,存在着男女对立,大庭广众或市场专属男人,家庭专属女人,或在家庭内部,炉火归男人,牲畜棚、水和植物归女人;这是时间的结构,劳动日、耕地年、或生命的循环,中断的时刻是男人的,漫长的妊娠期是女人的。

……

倘若性关系表现为一种社会关系,这是因为性关系是通过主动的男性与被动的女性之间的基本区分原则形成的,而且这个原则建立、组成、表达和支配欲望。其中男性的欲望是占有的欲望,是色情化的统治;女性的欲望是男性统治的欲望,是色情化的服从;或者,严格来讲,是对统治的色情化认可。……进入,尤其当用在男人身上时,是统治欲望(libido dominandi)的一种体现,统治欲望与男性力比多并非完全没有瓜葛。

……

象征性的构造是在身体(和大脑)深刻而持久的变化中,也就是说在实践构造针对身体的、尤其是性的合法用途强行规定一种有区别的定义,这种定义倾向于将一切表明另类的东西——尤其是生物学的一切潜在性——排挤出可思可行的世界,以生产这个社会赝品,即一个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或一个有女性特征的女人,而生物学的一切潜在性存在于“各种形态的反常”(摘抄者注:polymorphous perversity?)中, 弗洛伊德认为,所有儿童都是“各种形态的反常”者。在客观性中建立两个阶级约定俗成的规范,只有经历一种统治的社会关系的躯体化(somatisation)过程,才能体现一种自然法则的表现。

……

两种性别中的每一种都只是相关地存在,都是区分构造作用的产物,区分构造的作用既是理论的,又是实践的,它对于将一种性别变成其对立性别的(文化上合乎情理的一切观点的)社会区分实体,也就是说,变成男子气概而非女性的习性,或女性特征而非男性的习性是必要的。

Show thread

该条及以下为布尔迪厄《男性统治》(海天出版社2002年版)摘抄

Show thread

痖弦《野荸荠》 

送她到南方的海湄
便哭泣了
野荸荠们也哭泣了

不知道马拉尔美哭泣不哭泣
去年秋天我曾在
一本厚书的第七页上碰见他
他没有说什么
野荸荠们也没有说什么

高克多的灵魂
住在很多贝壳中
拾几枚放在她燕麦编的帽子里
小声问她喜爱那花纹不
又小声问野荸荠们喜爱那花纹不

裴多菲到远方革命去了
他们喜爱流血
我们喜爱流泪
野荸荠们也喜爱流泪

而且在南方的海湄
而且野荸荠们在开花
而且哭泣到织女星出来织布

Show thread

痖弦《春日》(节选) 

“没有渡船的地方不要给他们制造渡船
让他们试一试你的河流的冷暖
并且用月季刺、毛蒺藜、酸枣树
刺他们,使他们感觉轻轻的痛苦”

Show thread

欧阳江河《哈姆雷特》 

在一个角色里待久了会显得孤立。
但这只是鬼魂,面具后面的呼吸,
对于到处传来的掌声他听到的太多,
尽管越来越宁静的天空丝毫不起波浪。

他来到舞台当中,灯光一起亮了。
他内心的黑暗对我们始终是个谜。
衰老的人不在镜中仍然是衰老的,
而在老人中老去的是一个多么美的美少年!

美迫使他为自己的孤立辩护,
尤其是那种受到器官催促的美。
紧接着美受到催促的是篡位者的步伐,
是否一个死人在我们身上践踏他?

关于死亡,人们只能试着像在梦里一样生活
(如果花朵能够试着像雪崩一样开放。)
庞大的宫廷乐队与迷迭香的层层叶子
缠绕在一起,歌剧的嗓子恢复了从前的厌倦。

暴风雨像漏斗和漩涡越来越小,
它的汇合点直达一个帝国的腐朽根基。
正如双子星座的变体登上剑刃高处,
从不吹拂舞台之下那些秋风萧瑟的头颅。

舞台周围的风景带有纯属肉体的虚构性。
旁观者从中获得了无法施展的愤怒,
当一个死人中的年轻人被鞭子反过来抽打,
当他穿过血淋淋的统治变得热泪滚滚。

而我们也将长久地,不能抑制地痛哭。
对于我们身上被突然唤起的死人的力量,
天空下面的草地是多么宁静,
在草地上漫步的人是多么幸福,多么蠢。

Show thread

马雁《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 

她们坐着,两两相对
互相瞪视对面女子的鼻梁
以及鼻梁两侧的眼睛

没有人说喝酒

晚餐的过程是平和的
一锅鱼汤以及四份凉菜
金属的筷子在她们指间滑动
因为汗液,
益发地光滑了

准确地说,她们是一群不合格的女人:
她们抽烟,夜不归宿
甚至在背地里搞同性恋

此刻她们是纯洁的
餐巾纸握在左手
右手礼节性地慵懒着
空中选准了角度悬着

然后探向一片萝卜
或者未知的另一种优美
她们开始走神

四条腿已经相撞,依靠着
剩下四条在犹豫

一些音乐传来,于是沉默

隔着桌子可以望到对面的
低胸装开口,和她的睫毛

她吹口哨
她说:看什么呢?

一碟菜没了,汤剩下了
她说,浪费
另一个人撇撇嘴

后来时间过去了
她们起身离开

很多条腿在众目睽睽下
领走了她们

Show thread

马雁《冬天的信》 

给马骅

那盏灯入夜就没有熄过。半夜里
父亲隔墙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哽咽着:“睡不着。”有时候,
我看见他坐在屋子中间,眼泪
顺着鼻子边滚下来。前天,
他尚记得理了发。我们的生活
总会好一点吧,胡萝卜已经上市。
她瞪着眼睛喘息,也不再生气,
你给我写信正是她去世的前一天。
这一阵我上班勤快了些,考评
好一些了,也许能加点工资,
等你来的时候,我带你去河边。
夏天晚上,我常一人在那里
走路,夜色里也并不能想起你。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这让人安详,有力气对着虚空
伸开手臂。你、我之间隔着
空漠漫长的冬天。我不在时,
你就劈柴、浇菜地,整理
一个月前的日记。你不在时,
我一遍一遍读纪德,指尖冰凉,
对着蒙了灰尘的书桌发呆。
那些陡峭的山在寒冷干燥的空气里
也像我们这样,平静而不痛苦吗?

Show thread

在国内但不在北京/河北的象友们!!今天麦当劳有免费麦旋风!!免费!!(狂挥手

卡洛斯·富恩特斯《查克·莫尔》 

“……他已经不信教了,这还不够:走半条街就得制造一个理论,比方说,他要不是墨西哥人才不会信基督呢,而且——不是,你看哈,很简单,西班牙人来了,叫你拜这么一位上帝,肋旁被刺,血肉模糊,钉在个十字架上。被牺牲的人,被敬献的人。一种跟你全部仪式、整个生活这么接近的感情,可不就自然而然接受了吗?反过来,要是墨西哥被佛教徒或者穆斯林给征服了呢?让我们的印第安人崇拜一个死于消化不良的人,想象不出来吧。但是一个不光要人给他献祭,还让人把他心挖出来的上帝,嘿,真把威奇洛波奇特里将了一军!从狂热、血腥、注重奉献和仪式的角度看,基督教是土著信仰一种新奇但又自然的延伸,悲悯、仁爱、另一半脸的方面则被屏蔽了。在墨西哥就是这样:要信什么人,先得杀了他们。”

Show thread

也想问一下象友们有无masculinity(主要是toxic masculinity)相关的文献推荐 :blobcatsurprised:

马雁《细雪》 

Eternity and a Day

穿树皮靴的人,
把我带到深邃的胡同里,
小鸭子胡同,鸭雏胡同,
鸭蛋胡同,哪一个更像真的?
我们在小鸭子胡同里找小偷。
这些坏蛋,他们骗我,
你要把他们找出来。

我要把他们找出来。
这城里天天有人跳楼,
我哥哥说他要“自刎”,
他一边说一边笑。
他们一直跳,
从一栋跳到另一栋,
乘着雨夹雪的风,
趁着没有人抬头看,
他们滑翔。

我是坏人,
但现在不是。
现在我是楚楚可怜。
人人都应该站在我面前,
透过湿润的冷看我。
坏心眼在飞转。

这湿润的冷!
正在弥漫着不清晰的城。
穿树皮靴的人,
抽打着,抽打着。

这些坏人,穿过马路
在清寒中低着他们的头。

Show thread

求到了!!谢谢慷慨分享pdf的象友和转发的热心象友们!!谢谢毛毛象!! :11111:

勒内·夏尔《一阵石头雨中有个吃人妖》(张枣 译) 

一阵石头雨,我们留守在躁动的往昔递交给我们的矿层中。身陷囹圄的未来之矿柱,听任有着饕餮胃口的现在凶吉未卜地大肆摆阔和狂热地规划,无需泪流满面。

Show thread

番茄工作法 小小repo一下 

1. 没看书之前也试过番茄,但效果并没有太好,今天才发现是因为缺了“预测可用番茄时间”和“记录干扰”两项,实践之后觉得前者能更实际地帮助确定当日目标,后者能控制连奔逸一词都难以形容的注意力(……)
2. 最大的好处是让使用者一下有了很强的时间感,不会再想着“啊现在还早今天总会写完的”然后拖到凌晨1点
3. 25分钟的周期一开始会让人觉得根本还没干够就被打断了,但循环一阵后就会觉得不错,5分钟间隔划划手机正好满足分心需求;连续4个之后休息30分钟也是不错的安排,体感4个后会感到轻微疲惫,今天因为赶工拖到6个之后有点不行了,确实体会到人的专注时长是有极限的
4. 配合降噪耳机+无人声音乐使用效果巨好!戴耳机/摘耳机有很明显的进入/退出工作状态的感觉

Show thread

谢谢推荐番茄工作法原书的象友!书真的很薄,昨晚一小时就看完了,今天尝试按照书里的方法去干活,整个人立即死而复生,谢谢谢谢 :blobheartcat:

Show older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