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该串为布尔迪厄《言语意味着什么——语言交换的经济》(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摘抄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开一个萨义德《格格不入》(2004年三联版)的串

Pinned toot

巴塔耶 消融、自我丧失与连贯性 

“所有色情的实际行动,都以触及存在最私密的部分为目的,达到失魂落魄的地步。从正常状态过渡到色情状态,意味着在我们内部,在不连贯的维度上被构成的存在相对消融(dissolution)。

……

整个色情行为的原则在于摧毁封闭的存在之结构,也就是摧毁处于正常状态的双方伴侣各自的存在结构。

……

决定性行动是脱光衣物。赤裸与封闭状态对立,也就是与不连贯的存在状态对立。这是一种交流的状态,揭示出存在超越自我封闭、对可能达到的连贯性的追求。我们感觉这类私密行为是淫秽的,而肉体通过这些行为打开了通向连贯性的大门。淫秽意味着一种混乱,即拥有自我(possession de soi)、持续坚决地拥有个体性(possession de l'individualité)的肉体状态被打乱。

……

将脱光衣物视为具有充分意义的文明中,这一行为即便不与死亡行为相似,至少也等同于无危险性的杀死。”

布尔迪厄 合法话语、语言的生成潜能与绝对权力 

……如果不考虑下面这一经常被证明的事实,即语言乃是范例性的形式机制,其生成潜能是无穷的,那么我们就不能理解语言的象征性效果。没有什么不能被说的东西,却有可能什么也没说。通过语言,也就是说,在语法的限度内,一个人可以说出一切东西。从弗雷格以来我们就已经知道,词语可以无需指代任何东西而仍然具有其意义。换句话说,形式上的严密性可以掩盖语义上的任意性。所有的宗教神学以及所有的政治神正论都利用了下面这一事实,即语言的生成潜力可以超越直觉或经验证实的限度,生产出形式上完美无瑕而语义上空洞无物的陈述。仪式是关于强置(imposition)情境的限定性案例,其中,通过一种可能很不完美的技术能力的演练,一种社会能力——被赋予了言说权而且是具有权威的言说权的合法言说者的社会能力——得以操演。

……

合法的话语是一种创造性的言语,它使其所要说的东西得以成立。……正是这种神圣的言辞,这种具有神圣权力的言辞,如同康德归于上帝的本原直观(intuitus originarius)那样,创造了它所陈述的东西。我们永远不应忘记的是,通过生产那种为集体所承认并且因而能够被实现的关于存在的表征,语言生产着存在,从这种力量中,语言获得了无限的生成性的同时也是创造性的——康德派意义上的——潜能;由于它具有这种潜能,对关于绝对权力的梦想来说,语言无疑是首要的支持力量。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词语的多义性、意义的界定、特定场域中专门化的话语 

一个词语的不同意义是在其不变的内核与不同市场的特定逻辑之间的关系当中被界定的,它们本身客观地处在与市场的关系中,在这个市场中,最普遍的意义得到了界定。

……

事实上,不存在任何中性的词语……每一个词语、每一种表达方式,都面临着一种危险,即都带有两种相互对抗的意义,这反映了它们被其发出者和接收者所理解的方式。

……

专门化的话语能够从社会空间的结构与社会阶层场域的结构之间所暗藏着的对应中获得其效验。社会空间包括政治场域、宗教场域、艺术场域、哲学场域等等,在其内部,这些专门化的话语被生产出来;而这些专门化的话语的接收者们则处于社会阶层的场域之中,并且根据这种场域来解释所接收到的信息。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区分性价值(distinctive value)和风格 

在语言流通中引发的客观意义首先是以区分性价值(distinctive value)为基础的,这种区分性价值来自言说者们在语言产品与其他产品之间有意无意建立起来的关联;其中,语言产品是由一位具有社会特征的言说者所提供的,而其他产品则是在一个确定的社会空间里被同时提供的。

……

从这一观点出发,我们可以对有关风格的问题进行再检验:这种“对语言常规模式的个体偏离”,这种其去向是为话语赋予其独特属性的专门化的精工细作,是一种此时此刻感知着的(being-perceived)东西,它只是在与正在感知着的主体的关系中存在,它被赋予了各种区分性倾向,这就使其能够在不同的谈吐方式,即独特的言说风度之间做出区分(distinction)。因此,不管它是一个关于诗的问题(与散文相对),还是一个关于特定(社会的、性别的、代际的)阶层的词语选择问题(与另一阶层的措辞相对),风格都只是在与能动者的关系中才存在,这些能动者被赋予了感知与欣赏的图式,从而使其能够把风格构造成一套汇合起来理解的系统性差异。在语言市场上流通的并非是“语言”本身,而是以风格来标定的话语,这既指其生产的方面,即每一言说者都从普通语言中形成了一种个人语型(idiolect),也是指其接收方面,即每一接收者都通过把构成其单独的以及集体经验的所有东西附加于信息之上,从而有助于生产他所感知和欣赏的信息。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语言惯习与语言市场 

一方面,存在着已经被社会建构好了的语言惯习的固有配置,它暗示着一种言说或者讲述确定事物的特定倾向(表达性利益)和一定的言说能力,这种言说能力既包括生产无数语法正确的话语的语言能力,也包括在确定情境中充分运用这一能力的社会能力。另一方面,还存在着语言市场的诸种结构,它们把自己作为特定律令和审查制度的体系而施加影响。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语言交换作为象征性权力关系 

为了与这种社会哲学划清界限,我们必须认识到,尽管把社会关系——甚至支配关系——看成象征性交换,也就是说,把它们看成是隐含着认知和承认的交流关系有其合理性,但是我们绝不能忘记,这种绝妙的交流关系——语言交换——也是一种象征性权力的关系,言说者之间或者其各自的群体之间的权力关系正是通过它才得以实现。

Show thread

布尔迪厄 索绪尔语言学的问题 

现代语言学的全部命运实际上是由索绪尔的初创行为(inaugural act)所决定的;通过这种初创行为,他把语言学的“外部”要素与内部要素区别开来,并且通过为后者保留语言学的头衔,排除了所有在语言与人类学之间确立一种关联的研究,排除了讲说它的人的政治历史,甚至是语言讲说区域的历史,因为所有这些事物不能对语言知识本身有所增益。尽管结构主义语言学被假定为源自语言被赋予的自治性(这种自治是相对于该种语言生产、再生产和使用的社会条件而言的),但它如果不实施意识形态的影响,即将一种科学性的表象赋予给对历史产品的自然化,即赋予给象征性的对象,它就无法成为占支配地位的社会科学。

……

在各种情况中,社会都被排除在外——这使得语言或者任何其他象征物都被当作了其自身的终极目标——这颇有助于结构主义语言学的成功,因为它赋予以纯粹内部分析和规范分析为特征的“纯粹”实施以一种没有结局的游戏的魅力。

Show thread

该串为布尔迪厄《言语意味着什么——语言交换的经济》(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摘抄

有没有什么便捷且无成瘾性的减压娱乐活动……精神太紧绷了书和电影都看不进去,游戏更不敢打 :neko_cry:

文盲求问如果要分析文学文本里sex-language-(political)power/authority/dictatorship三者之间的……连结?同一性?应该去读谁 :cwy: :cwy:

chinawriter.com.cn/n1/2020/081
好喜欢这篇……“拉丁美洲是文学的,是的,几乎是一部虚构作品,但它绝非是一个民间故事。拉丁美洲是个19世纪与21世纪搀和在一起的动荡之地。与其说它魔幻,不如说它更为古怪。魔幻现实主义却将美洲过于复杂的状况,简化为“可爱”。拉丁美洲并不可爱。”

包慧怡 《骑士文学ABC》 

“Beheading Game 断头游戏——不,不,施洗者约翰可不是莎乐美断头游戏的受害者,他只是断头的受害者。如假包换的断头游戏须到《高文爵士》中去找。‘让我一斧子砍了你的头吧,明年我让你砍我的’——迷人、慷慨、轻佻,这一建议可能首次出现于八或九世纪的爱尔兰史诗《布利克琉的盛宴》(Bricriu’s Feast),后来又在十二或十三世纪的法国罗曼司《卡拉多之书》(Le Livre de Caradoc)中回荡。我们的珍珠诗人对这些作品熟稔于心。”

“Greenness:绿色——没错,绿骑士真的是绿色的,从头到脚,从眼珠到毛发,从斧子到坐骑!如炼金术般尚未成为一门确切科学的中世纪色彩象征学在此登峰造极。绿色的积极内涵包括:春天与蔬果、年轻与精力、庄重与沉稳,永恒真理;对应的消极内涵包括:超自然性、死亡与腐败、欺骗与谋杀,不变的恶。这些特质绿骑士一件不缺。他栖身于一个充满二元对立的绿色魔方之中,生有雅努斯(Janus)的面孔。”

“Ritual Object:仪式物——波提拉克夫人从腰间解下赠予高文的绿腰带是暧昧的:赠者有意,受者无心;确切地说,波夫人送出的是定情物,高文却将它作为护身符接受——也不看看腰带的颜色!于是乎,该信物成了他永世背负的十字,时刻提醒他自己曾犯下的错误。”

Show thread

巴塔耶 “淫秽”(l’obscénité)是一种关系 

“乱伦从淫秽中来,我们如何才能定义乱伦?我们不能说: ‘这’是淫秽。淫秽是一种关系。没有像有 ‘火’或有 ‘血’一样有“淫秽”,只有像比如说 ‘令人羞耻的凌辱’一样的淫秽。如果这个人看见了,说了,那这就是淫秽,这准确地说不是一个物,而是一个物和一个人的精神之间的关系。”

Show thread

巴塔耶 便利要素对禁忌的影响 

“尤其要强调的是便利要素(commodités)的影响。列维-斯特劳斯的论述中相当清楚地阐明了便利要素的这一作用。允许结婚的亲属和禁止结婚的亲属之间很是随意的界限,根据保障交换循环的需要而变化。当有组织的循环不再有效时,乱伦的范围会缩小。如果有用性不再起作用,久而久之,反对乱伦的障碍的任意性会变得令人不快,男人们便会无视这些障碍。……每次禁忌为便利服务时,限制就重新扩大了范围,因此,在中世纪的离婚诉讼中,与习俗无关的理论上的乱伦,被拿来用作王族合法解除婚姻的借口。”

Show thread

巴塔耶 婚姻:与色情的对立;与赠予的对立;僭越与禁忌的折中 

“而且,就像我们所说的,婚姻和色情通常是对立的。以繁殖为目的的经济上的结合成了婚姻的主要方面。婚姻的规则若是起作用,那么规则就会将性生活的整个过程视为首要对象,然而婚姻规则似乎最终只有分配财富的意义。女人具有有限的意义,即产子与劳动。

但是,这种矛盾的演变是预先给定的。色情生活在古代不可能只在一个时期被规则化。规则的最终影响是将色情排斥到规则之外。色情一旦与婚姻分离,后者就首先具有了物质意义,列维-斯特劳斯强调其物质意义有其道理:作为欲望对象的女人的分配规则保障的是作为劳动力的女人的分配。”

“在一层意义上,婚姻将利益与纯洁结合,将肉欲与肉欲禁忌结合,将慷慨心与贪欲结合。不过,婚姻的最初运动,即赠予,尤其将婚姻放在了与之相对的另一个极点上。列维-斯特劳斯完全阐明了这一问题。他很好地分析了赠予运动,我们在他的观点中可以清楚地发现赠予的本质为何:赠予本身就是放弃,是对动物般的享乐、即时和无保留的享乐的禁止。”

“婚姻是性活动与尊重的折中,婚姻越来越具有尊重的意义。结婚的瞬间,向已婚的过渡中保留了僭越中的某些东西,婚姻本质上就是僭越。但是,在母亲和姐妹的世界里,在某种方式上,夫妻生活遏制了繁殖活动的过剩,使其失去了作用。在这一运动中,禁忌所建立的纯洁——这种纯洁是母亲、是姐妹的特性——有一部分慢慢地转到了变成母亲的妻子身上。因此,婚姻状态在对反对自由满足动物需求的禁忌的尊重中,确保了继续人类生活的可能性。”

Show thread

巴塔耶 “完善的人性”与动物的无序的对立 

“重要的是,乱伦的禁忌总是将动物的无序与完善的人性(humanité accomplie)的原则对立起来:具有这种完善人性的人,总有点像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妇人一样,假装相信肉体和动物性不存在。社会中的完善的人性从根本上排斥性欲的无序;否定其自然原则,拒绝已有的条件,只承认一个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居家空间,里面进出的只有天真又不可侵犯、温和又难以接近的体面人。这一象征不仅给出了乱伦禁忌的限制,具体来说就是母亲与儿子或女儿与父亲,而且给出了无性之人的形象——或圣殿,无性之人在暴力和激情的污秽的庇护下树立起自身的价值观。”

Show thread

巴塔耶 禁忌:人对动物性的否定;禁忌同时赋予禁忌对象更强的价值 

“相对的,禁忌的对象不正是被禁忌这一事实本身变成了欲望对象吗?或者至少在最开始不正是如此吗?禁忌具有性的本质,表面看来,禁忌强调禁忌的对象的性价值。或者更确切地说,禁忌赋予其对象以色情价值。人与动物的对立正在于此:反对自由活动的限制赋予不可抵抗的动物冲动以全新价值。”

“劳动的出现、历史上可以把握的禁忌的出现、主观上持续的厌恶的出现和难以克服的恶心,均标志着人与动物的对立,尽管时间久远,但毋庸置疑。我提出一个几乎没有争议的事实作为原则:人不愿接受自己不过是自然之物,人否定自己是动物。因此,人改变外部自然世界,从中获取工具和制造的物品,从而构成一个全新的世界,人类世界。同时,人也否认自身,人训练自己,拒绝满足自身动物需求的自由放任,而动物对自身欲求是毫无保留的。”

“因为有人存在,所以一方面就有劳动,另一方面有否定,即通过人的动物性的禁忌所做的否定。
人从本质上否定其动物需求,动物需求是大多数人类禁忌所针对的要点,人类禁忌的普遍性令人震惊,而且表面看来很是自然,仿佛根本不是问题。”

“对近亲的放弃——有所保留,禁止自己享用哪怕是属于自己的东西——确定了人类的态度,与动物的贪欲完全对立。就像我说过的,放弃又反过来强调了放弃对象具有的诱惑价值。但是,放弃近亲结婚为建立人类世界做出了贡献,在人类世界里,尊重、困难和保留战胜了暴力。这种放弃也是色情的补充,其中,承诺给贪欲的对象获得了一种更加强烈的价值。反过来,如果没有对被禁价值的尊重,就没有色情。(如果色情既不能背离常规,这种背离常规又不吸引人,那么就没有对禁忌的完全的尊重。)”

Show thread

巴塔耶 交换/赠予基础上的婚姻,奢侈品与慷慨原则,祭典式的运动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将婚姻这一制度的结构重新放入使古代人口兴旺发达的交换的整体运动中。他借来“令人钦佩的《赠予的研究》(Essai sur le don)(17)一书的结论”。他写道:“在如今看来成为经典的这一研究中,莫斯首先力图指明,在原始社会中,交换并不以交易的形式出现,而更是一种相互赠予;其次,与我们当前社会相比,在原始社会中,这些相互赠予占有更加重要的地位;最后,这种交换的原始形式并非只具有经济特征,且经济特征并非主要特征,而是莫斯以‘整体社会事实’(un fait social total)(18)这一称呼完美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原始形式,也就是说,同时具有社会和宗教、巫术和经济、实用和情感、司法和道德的特征。(19)

这种始终具有仪式特征的交换受到一种慷慨原则的支配:某些财产不能用于普通的或是实用性的消费。这些通常是奢侈财产。事到如今,奢侈财产在根本上依旧是仪式生活的重要部分,专门用于赠礼、招待、节日祭典;其中之一就是香槟。香槟只有在某些场合才会喝,根据规则,香槟都是赠予的。当然,喝掉的整瓶香槟都是交易的对象:这些香槟是要付钱给生产者的。但是,在喝的那一刻,付钱的人只喝下了香槟的一部分;这至少是支配财产消费的原则。这里,财产的本质就是祭典的本质,出现这类财产本身就指明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时刻,不是日常随意的某个时刻。另外,这种财产的目的是回应某种深切的期待, ‘必须’或 ‘应该’如流水般汩汩流淌,更确切地说是无节制地流淌。

列维-斯特劳斯的论题源于这一考虑:娶自己女儿为妻的父亲和娶自己姐妹为妻的兄弟,两者与从不邀请朋友、在自家酒窖“自斟自饮”的香槟所有者相似。父亲必须将女儿、兄弟必须将姐妹作为财富纳入仪式性的交换流程中:他必须将其作为礼物赠予,但是交换流程意味着在某一既定场所要遵守一整套规则,就像游戏规则一样。

……

奢侈品生产的真正意义在于展现拥有者、接受者或赠予者的荣耀,而奢侈品生产自身也是对有用劳动的破坏(这与资本主义恰恰相反,资本主义则是将新产品所创造的劳动成果逐渐积累下来):某些物品被用于仪式性的交换,从而得到认可,被从生产性消费中抽取出来。

……

在禁止乱伦中,被否定的是一种肯定的结果。将姐妹赠予他人的兄弟,与其否定自己与近亲女性结合的价值,倒不如大大肯定自己的姐妹与另一个男人的婚姻,或是自己与另一个女人的婚姻。与即时的快感相比,以慷慨精神为基础的交换中的交流更加强烈、范围更广。确切地说,祭典意味着引入运动,否定自我封闭,因此,至上的价值拒绝守财奴那种符合逻辑的计算。性关系本身就是交流,就是运动,具有祭典的本质,因为性关系本质上就是自身激发的交流,从一开始就是一种向外的运动(24)。”

(17) 中译本《礼物——古式社会中交换的形式与理由》,汲喆译,商务印书馆,2017年。——译注

(18) 莫斯构想出的一种人类学、社会学方法论、观念,在《赠予的研究》一书第四章第三节(中译本《礼物》,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第128页)中首次提出。这一研究方法的原则在于让研究对象自行显露,并非研究者赋予其意义。莫斯认为,社会通过整体的分解与重组自我研究,研究者必须重构这些完整的、整体的社会体系,描述其运转机制。整体社会事实可以通过与所有社会成员关涉的特征得以识别。礼物就是一个整体社会事实,它可以拓展到社会所有领域(法律、政治、经济、婚姻……)。而科学家或社会学家的作用只不过是觉察到礼物所表达的意义。——译注

(19) 《亲属关系的基本结构》,第66页。马塞尔·莫斯的《赠予的研究》第一版,发表于《社会学年鉴》,1923—1924年,近期再版,收于去世的伟大社会学家莫斯的作品集《社会学与人类学》(Sociologie et Anthropologie)的第一卷(法国大学出版社,1950年)。在《被诅咒的部分》(La Part maudite)(子夜出版社,1949年)中,我用较大的篇幅阐述了《赠予的研究》的内容,其中,我看到了一种全新的经济观念的基础,或者至少是将一种全新的生活视角引入其中的原理。

(24) 《亲属关系的基本结构》,第596页。

Show thread

Notion读文章也好用得要命,各种颜色标注十分轻松,胜过许多剪藏app,强烈推荐大噶都试试

福柯 什么是作者 

“作者并不先行于作品,它是我们文化中用以进行限制、排斥和选择的一种特定功能原则。简而言之,通过这一原则,我们可以阻止对小说的自由传播、自由复制、自由建构、分解和重构。事实上,如果我们习惯于将作者呈现为一个天才,一个永恒的创造力的源泉,那是因为事实上我们在让它以恰好相反的方式发挥作用。我们可以说作者是一种意识形态的产物,因为我们将其重现为其历史真实功能的反面。(当一个历史既定功能被以反转的形式重现时,我们说它具有意识形态功能。)因此,作者是一种意识形态形象,通过它我们可以标记自己对意义增殖的恐惧。”

这段就真的,好impressive!!!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