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他用黑色的大头针(在地球仪上)标记所有建立了压迫制度的地区。地球仪上剩下的自由区域很少,一天比一天缩得更小,终于某一天,莫里斯忧郁而失落地钉住仅存的部分,遗憾地看着木头三脚架上的地球仪——唯一自由的只剩下海洋。”

克里斯蒂娜·佩里·罗西《疯人船》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