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马雁《细雪》 

Eternity and a Day

穿树皮靴的人,
把我带到深邃的胡同里,
小鸭子胡同,鸭雏胡同,
鸭蛋胡同,哪一个更像真的?
我们在小鸭子胡同里找小偷。
这些坏蛋,他们骗我,
你要把他们找出来。

我要把他们找出来。
这城里天天有人跳楼,
我哥哥说他要“自刎”,
他一边说一边笑。
他们一直跳,
从一栋跳到另一栋,
乘着雨夹雪的风,
趁着没有人抬头看,
他们滑翔。

我是坏人,
但现在不是。
现在我是楚楚可怜。
人人都应该站在我面前,
透过湿润的冷看我。
坏心眼在飞转。

这湿润的冷!
正在弥漫着不清晰的城。
穿树皮靴的人,
抽打着,抽打着。

这些坏人,穿过马路
在清寒中低着他们的头。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