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书,包括脆皮鸭,我就不需要社交网络 :11127:

刚刚又发疯了,强迫小段把我的备注改成小公主hhh

我执着收藏欣赏各种美丽姐姐照片的行为,让我怀疑我内心有个油腻肥宅人格,打开手机相册一看,嚯好家伙,全是女孩子。

盆盆 boosted
盆盆 boosted
盆盆 boosted

#诗歌视觉化

活动第37期题目:
她是晚星的告别辞,点燃在沙漠
肋骨中间。
——《最后一盏灯》沃莱·索因卡

@VisualizingPoetry

盆盆 boosted

抱歉,想从一个稍嫌邈远的话题谈起。我信奉一种老派的「自由主义」,认为自由具有天然的正当性,但本身却非一个自足的概念。在社群尺度上的自由要得以成立,永远依赖于一部分人自愿放弃最大程度行使自由的权利。So “let the more sophron one be me.”
这些天收到许多外站流亡豆友的关注请求。承蒙枉顾,徒增惶恐。社恐如我,毕竟也懂得投桃报李的礼仪。阻止我不加拣择,任意结交各位的理由,其实仅仅是我——或许有些天真地——认为我对里瓣「以相对封闭换取相对自由」的理念亦负有一点点责任,在「扩大里瓣与长毛象宇宙间的信息流动」这件事上应当保持自我克制。
无论如何,很高兴和大家在这个小宇宙里比邻而居。或许在积累了更多点滴互动的未来,会有「蓬门今始为君开」的一天。谢谢你,失礼了,好好玩,祝愉快。

昨天八点半就睡了,非常舒服地睡到早上七点;而今天到这个点还精神充沛,我的睡眠今年真的是抽了风一样。

感觉本站都不是话唠?本站时间轴更新频率好低hhh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