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boosted

今天去取博客来两岸e小包
海关的人都懒得给我把箱子粘好😂

禁忌、时尚与姐妹情

Killing Eve第一季Villanelle扮成酒店服务生去女卫生间行刺。正下楼的时候被身后主管叫住,你不知道那是客用卫生间吗?Villanelle回头微微一笑,举着一根卫生棉条说,我给客人送棉条,我总带着一支。这真是个有理有据,无可反驳的借口。主管只好放行。
digforfire.net/?p=16561

分享一个非常有趣的博主 飘飘
她微博炸了好多次可能
总之后来她好像不用了(或者说我搜索不到她微博了)
但还好我收藏夹了她的博客
pansora.wordpress.com

river boosted

今天除了丁丁,还读了黄国峻《水门的洞口》。可以3星。台湾的这一代作家,常常给我一种读着读着不知道身处何方的感觉。有一些都市人共通的孤独、渴望、不安全感,也有一些对于台湾人而言特别的愉悦或者追求愉悦而不可得的困惑。

未完成之作,确实有一点点单薄,不知道写完的话会是什么面貌。可惜人已经没了...(32岁时在家中自缢身亡)

突然想起村上说的一点,谁说作家一定要病恹恹寻死觅活?不用这样也可以写出好作品来~(大意)人家就天天跑马拉松~现在越来越同意这一点了哈哈哈!

river boosted

今天收到美亚买的这本 where the animals go,真的是把数据可视化做到令人感动的地步。

⬇️流泪推荐!

剛才看到賴香吟貼《天亮之前的戀愛》後記,才知道蘇碩斌現在是台灣文學館館長了。就好有趣。這人怎麼什麼都會,他有一本《看不見與看得見的臺北》基本算是臺北城市史。

一位朋友新建的影视中的菜谱页面
她是可爱的厨子,与电影空间研究者
m.facebook.com/cookimage2019

225nimyan.blogspot.com/2019/01

好久沒看黃念欣的博客了⋯⋯

今天和朋友說起董生就翻出來看看

然後發現最近都是貼的專欄文章

river boosted

⏰indienova发行的《铸时匠》(Clocker)2月15日正式登陆steam商店👉store.steampowered.com/app/916

《Clocker》是一款与时间相关的解谜类游戏。

“《命运石之门》中,冈部伦太郎为了规避真由理的死亡,多次进行时间跳跃,然而始终逃不出死亡的结局。而在游戏 Clocker 中,钟表匠 John 也面临着相似的窘境——他与女儿被无形的时间所隔开,明明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却彼此不能相见。所以在玩家的帮助下,John 能否通过改变时间再次见到自己的女儿成为了贯穿整个游戏的主题。”

⏰宣传片👉bilibili.com/video/av39810164?

分享两篇曾于2017年和2018年在本站刊登的文章:
1⃣️Clocker开发日志:看似简单的机制与指数爆炸(作者:Klame)👉indienova.com/indie-game-devel

2⃣️Clocker:逻辑,时间与亲情(作者:etherko)👉indienova.com/indie-game-news/

river boosted
river boosted

Cyberpunk、2077 与性别之殇(作者:Atlas_w)👉indienova.com/indie-game-news/

即使将来 2077 不能尽如人意,我们也不能完全怪罪 Cyberpunk,因为将它与一些实际并不存在的刻板印象捆绑在一起,不仅仅让关于它们的批评脆弱不堪,更意味着新一阶的、更难打破的刻板印象的诞生。

近几年的科幻片最喜欢的是地心引力,刚突然发现原来他还导了hp阿兹卡班那一部。呀,那一部hp是我最喜欢的hp电影。尤其后三分之一真是超级好看。

river boosted
river boosted

电视里说:“穿上旗袍,做一个懂得谦卑的女人;穿上旗袍,做一个懂得欣赏的女人;穿上旗袍,做个正能量的女人……”
奶奶:穿个旗袍这么麻烦阿拉还是不要做女人了。

除了walkers芥末姜味儿薯片。这一款(比利时产)芥末海苔薯片也好吃。并且没有前者的甜味。@kyojinsballpen

river boosted

YIIK,后现代与千禧世代(作者:@ayame9joe )👉indienova.com/indie-game-revie

作为游戏的 YIIK 并不令人满意,但是,作为文本的 YIIK 依然具有价值。某种程度上是因为这款作品如实记录了千禧世代的生活,在此基础上,它自我标榜并且探索了后现代的可能。

村上春树的《奇鸟行状录》是 YIIK 的灵感来源之一。其他值得注意的后现代文学作者包括 Thomas Pynchon(《万有引力之虹》),David Foster Wallace(《无尽的玩笑》)。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一头掘火的长毛象。掘出的不是掘火档案那样几周一次的大火,而是星星点点不停闪烁的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