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boosted

越南語對柬埔寨一些地名名勝有獨自起的漢名,諸如金邊城一些重要寺院起名做「金寺」「銀寺」(Chùa Vàng, Chùa Bạc;完全按漢源對應的漢字當作「黃寺」「白寺」),吳哥古蹟的名字就更好玩了,叫「帝天帝釋」(Đế Thiên Đế Thích),其中小吳哥(Angkor Wat,寺城)叫「帝天祠」(đền Đế Thiên;đền對應的漢源字是“殿”,但我在越南旅遊時發現,叫đền的古蹟、其漢文門匾大多是叫“祠”、“靈祠”、“古祠”),大吳哥(Angkor Thom,大城,高棉帝國的都城)叫「帝釋」,「釋」指「釋迦佛」,來源於大吳哥的巴戎寺(Bayon,古蹟中唯一的大乘佛教寺院,“微笑佛像”的所在),叫「帝釋祠」(đền Đế Thích)。“帝天帝釋”就是大小吳哥的合稱,便是整個吳哥古蹟了。

俗语,“白露食龙眼”。我翁做细时候便因此在当日狂吃龙眼,去学堂碰到同学,同学问:“哎,你怎么变胖了。”

《福州市志》第八册第六篇〈方言〉第二章 词汇:第二节 造词法:一、语音学造词:㈤音译式。p.436

Show thread

第三部第九章。新语入文言一例:“我公公考问了她读的《少年》,又考考她别方面的学问,大为惊奇,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认定她是‘吾家读书种子也’!从此健汝跃居心上第一位。他曾对锺书的二弟、三弟说:他们的这个那个儿子,资质属某等某等,‘吾家读书种子,唯健汝一人耳’。”

Show thread

> 圆圆的肠胃可以吃西瓜,还有许多别的东西我也让她吃了。锺书爱逗她,惹她,欺她,每次有吃的东西,总说:“Baby no eat.”她渐渐听懂了,总留心看妈妈的脸色。一次爸爸说了“Baby no eat”,她看着妈妈的脸,迸出了她自造的第一句英语:“Baby yes eat!”她那时约六岁。

生 成 语 法

Show thread

全书能够表达“反正”或类似意思的“横直”例句如图。

Show thread

第三部第八章。

> 随就接上一句叫卖声:“大米要吗?”(读如:“杜米要𠲎?”)大米不嫌多。因为吃粞不能过活。

“读如”部分,以“杜”注“大”音;但是却以“𠲎”注“吗”音,而没有将引文索性写为“大米要𠲎?”,有一种训读的感觉。

Show thread

第三部第八章。主语为人的“沦陷”用例一则:“我们沦陷上海,最艰苦的日子在珍珠港事变之后,抗日胜利之前。”

Show thread

第三部第七章。有一些疑似是方言的表达很令人在意。
“爹爹因唔娘多病体弱,而七年间生了四个孩子,他就不回内寝,无日无夜在外书房工作,倦了倒在躺椅里歇歇。”不知道“唔”这个字是否是为了表现方言口语中表达“我”的那个词汇。
“我问:‘小叔叔呢?’锺书说:‘小叔叔不相干,爹爹是负责人。’”“不相干”这个词,查了许多汉语词典,都解释为没有干系,多用于否定。只是揣摩本句文意,似乎有没出息、不中用的语意?福州歌谣《南洋记》:“民国世界毛(没)相干,穷人饿死成堆山,逼得有脚行没路,只好出外走番邦。”《中国歌谣集成福建卷・福州市鼓楼区分卷》(1989年)收同作品,并注释“毛相干”为“没有出息”(同书p.28)。

三月 boosted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有点无聊有点愤怒夹带私货不负责随便推荐一些语言学习的工具(很多需要🪜)

英语
Thesaurus (同义词替换,网站)
语法检查:Grammarly(app、插件)1checker(win软件)
背单词:vocabulary(纯英解释,超级好玩,而且例句库是选自各种权威杂志报刊的,推荐,网页版、ipad端好用,手机端体验一般)

日语
词典app:moji辞書(超强大超级全的中日词典,必备);白檜辞書/shirabe jisho(可以手写查难写汉字,还有笔画展示,一个字的各种发音,好用)
查词网站:goo辞書、kotobank
(权威词典如大辞泉、小学馆都有app但要付费下载,本抠抠觉得不必要)
音调朗读:ojad(可以直接输入文本tts朗读,日语最重要的就是语调!)

德语
linguee、collins德英词典、duolingo

通用
史上最强翻译器:deepL
聊天/语音:discord(可以自行找符合需求的server,各种语言各国学伴,全世界联合起来闲聊)

三月 boosted

西里尔字母 O 的变种,出现在一些古教会斯拉夫语手抄本中:ꙩко,眼睛(单数)ꙫчи 或者 ꙭчи,眼睛(双数)серафими многоꙮчитїи,多眼的炽天使这个“多眼O”ꙮ,仅用于一些古手稿中的“серафими многоꙮчитїи”短语。古文字学家叶菲姆·卡尔斯基(Yefim_Karsky)在1429年刻的一部诗篇的副本中最早找到并记录下这个字母,现在则能于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见到这份手稿。这个字母在2008年正式收录进Unicode版本 5.1。

weibo.com/3911558393/K3xRczOmf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日本语听力 (学生用书): 第二册, 还收录了总武线一词.

书本信息: goodreads.com/book/show/581501

三月 boosted

谜语集,清代光绪六年手抄本。

以前读高中,社团巡礼时也有老教师把红线系树上,线上贴满谜语,叫大家来“准谜”(福州话猜谜的意思)。礼物还满适我们的意,而且智力的挑战总是不容这个年纪的孩子们错过的。只是谜底都很偏,好多条估计挂了能有十几年了,想要“做码”去网上搜,估计也搜不着答案。不少谜语,更是要结合福州话的读音乃至思考方式,才能得出答案。也许这便是老福州人的幽默与自娱了。
当时我自以为猜出答案,便找到老师相报。老师问我编号:“谜语太多了,你得报编号。”我又跑回去记了编号过来。老师掏出一本几乎被翻烂的手抄本,掏着笔杆定位编号,然后对我摇了摇头。也许这么多年来这字谜就没有一条被猜对过吧?我不由得这么想。
当然还是有人答对了。只见他被一群人簇拥着,走到老师的摊位前,报出编号和谜底。老师在编号上打了一个勾,然后抬头看了看他,托了下镜框。一阵欢呼。不明情况的周边同学以为发生了什么,于是围了过来,而后饶有兴致地猜起谜来。我都忍不住嫉妒地想:也许老师是叫他来做的托,不然吸引不到更多人来,还便宜他赚到了礼品与羡艳的眼光。
还有一回,一个同学神秘兮兮地找到我,说有学姐送给他了一个谜底,但不好意思一个人去。我便陪他。他自信满满地报出编号和谜底,老师掏着笔杆定位,定位到一个已经被勾过的数字。而且这勾的笔迹也不新,已经被笔杆划了好多道痕。老师便抬头看觑这位同学,他明白发生了啥,唰一下脸红了,就拉着我落荒而逃。也许在高中校园里,便有几个谜底是如幽灵一般,被一届届地口传,好整蛊到新的“有缘人”吧。这个同学后来有没有拿这个旧谜底去骗下一届的学妹,就未可知了。
看着这本谜语手抄本,忽然想起来这些往事,还有那红线、芒果树、亲切的乡音。我对红线没什么特殊的感情,芒果树有时甚至嫌它烂掉的果子臭,乡音于我则已是无色无味的。可当它们在我记忆里交织,却给我留下梦幻般的情境,并没有逻辑与论证参与的空间。人们总向喜欢要求理性,可其实喜欢也只是我们与身边的人、事,和这个世界摩肩而过时擦出的火花而已。

脱离中小学的正音太久了,经友邻一说才意识到以下是地方普通话特色:
> 倒数[dào shǔ]读成[dǎo shǔ],把炸鸡[zhá jī]念成[zhà jī]

不是特别晴空万里,阴云较多的时分,若隐若现的太阳, 叫做日头花。

剛纔和連江朋友交流,他那邊小孩的送養也可以用這個詞。

Show older

三月's choices: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