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ity comes from how to lose yourself.
——鄙圈大佬 Ronald Wilford 赠余隆语

哎呀我话好多要自我掌嘴。

想到之前为“西乐在中国的历史”里的老人家们觉得痛心,觉得唏嘘,那么多才华出众、真心可鉴的人一辈子被糖炒栗子一样在热锅里撞着石头炒,就替他们觉得不值,搞得我自己一碰这个话题就精神压力很大,最后崩溃得再也不想碰这个领域。

更糟糕的是,这段历史,尽管可以以小见大地映射整个国家的什么东西,但我并不觉得真的有人感兴趣。也就是说,这帮人受了这么多委屈,都没人care,唯一的结果就是自己被折腾。

直到有一天,有人跟我说,本没有“正常的”历史,我才想通一点,至少我不用去假想一个“正常”的 would have been。

但老人家们自己呢?有人活得长,留下了作品和证言,算是圆满地走了,还带着噩梦。有人90多了,还在为60年前的事道歉,但并不被原谅。有人很淡定地说一辈子学的东西还只用出来了一点点,看来是用不到该用的地方去了。有人开了个公号算陈年旧账。有人退休之后再也不谈过去的事。

从研究者的角度,我并不觉得他们完全无辜。但这点并不妨碍我看到他们在死局中挣扎。真的不忍,看不下去。

有没有“原创”的人生,好像他们在乎一样。

至于“自愿的生活”,如果以某些“应然”的理念来要求,当然不可能存在100%自愿的生活。如果把这条设为讨论前提,那毫无意义。

现实中的自愿,无非是各种限制之下所能做出的自认会利大于弊的选择。因此,关键在于当事人在当时如何看待这些限制,是否认为它是(1)恶的,(2)不必如此恶的。如果是这两者,那他其实不接受这些限制,就可以看作是不自愿的。

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把事后的见识嫁接到当时来讨论当时是否自愿,无非是扮演幸存者的姿态而已

总结:

无论是创作还是研究,无论是通过他人的作品还是自己的作品,希望以想象中、亦即虚构的生活,来丰富自己的生活,就是痴心妄想。

这是我越来越少读 fiction、看电影甚至社科著作的原因。至少不会那么当真了。

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他人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都不可能变成别人的,所以都没什么值得羡慕的。有这工夫羡慕不如直接去过这样的日子。

要真有什么志气,现在回国搞各种基础性建设,遇到的坑不会比以前少,只是种类不同了。可以做的事情那么多,抱着某些理念洁身自好,阳光雨露,然后说羡慕烂泥地里的生活,得了吧您呐。

schonne boosted
schonne boosted

黄老师这本书拖到现在才看,确实有趣又精彩。五星推荐!

一句话概括:近代中国直男心态之探索。 :cat4: :realdoge: 😂

这阵子忙完要开始看点大众口味的东西。在某人的引导下,逐渐认识到自己有讨好型人格,从小缺乏关爱、鼓励和引导,并且人生前34年基本上没有生活可言。
前两点真是一言难尽。之前我一直劝别人“不要否定自己的感觉”,却把自己训练成了油盐不进、用理性封冻情感的AI……现在一把年纪要开始学习如何任性还真有点不习惯……

这阵忙完之后开始看点大众口味的东西,回到中世纪时间观嗯

近期做了点微小贡献的项目上线惹,不知道能不能嫁接上大众常识又不掉价,请大家试听反馈! digforfire.org/media/sNHI774ok

schonne boosted

【求帮转】 创建十五年的掘火档案 长期征求稿件和电台节目 内容并不限于音乐电影 文学动漫设计饮食各种自然人文学科兴趣爱好跨界思想 所有选题皆为作者自由策划 不蹭热点 常年一枝独秀 主张基于长期积累的大胆探索 保持无私分享的画风 欢迎您的创作

永久主站:digforfire.net/
podcast: itunes.apple.com/us/podcast/ju
网易云音乐:music.163.com/#/djradio?id=972
Bilibili:space.bilibili.com/353238687
微信公号:掘火档案

忙起来才知道人真的可以不需要看书。
不过我本来就不觉得书是无法替代的东西,
以前很多农民不识字,照样活得精彩通透嘛(比如我奶奶)~
反倒,书很容易成为权力的附庸和共谋

头一次觉得群策群力头脑风暴有用,原来是在史无前例的事情上。(嗯同时操作两件史无前例的事情ing

不太懂为什么文艺作品要强调“不会过时”,或者干脆“不会过时”的才是好作品?

schonne boosted

今天收到美亚买的这本 where the animals go,真的是把数据可视化做到令人感动的地步。

⬇️流泪推荐!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一头掘火的长毛象。掘出的不是掘火档案那样几周一次的大火,而是星星点点不停闪烁的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