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sted

想起来,买得最多的是总被商家放进冰柜保存的寿桃牌小桥米线。太细了。

Show thread
boosted

马上就14号了,还有五天就能抱到小肥仔了(・ω<)★

boosted

R23+ 警告 关于女性自慰想起了某部3D黄油 

题材是Mass Effect
两女,一个女性身上长着超级夸张的男性器官,也就是Futa,另一个是普通的女性器官。Futa想要干翻另外一个女的,结果那个女的性欲比Futa 还要旺盛,把这个Futa 搞昏迷了。

我纳闷这算不算女性互相自慰,还是说只是套了个女性乳房和脸,本质上算男性强暴Play?当然那部黄油结局比较意外是Futa被干翻了。

布洛伊尔对弗洛伊德的性理论无法赞同,于是离开他。这样一来,布洛伊尔之前的援助对弗洛伊德来说,竟感觉像负债似的。弗洛伊德开始生起气来,说要把它们还给他,布洛伊尔则不愿意他还,并说希望用来抵销弗洛伊德帮布洛伊尔的亲戚治疗的费用。弗洛伊德又把这当成,布洛伊尔意在宣扬自己是他的保护者,这令他更生气了。而且最后,他竟然开始憎恨起了布洛伊尔。

“人其实对亲近的人并不了解”,还说“太亲近之后,就会没办法思考那个人也会死的可能性”。

在现实世界常常会发生聚散离合,昨天的敌人成为今天的朋友,或者相反。这时候,要表现这种关系往往就会出现大时代式的语言,或充满感情的表现方法,因为每个人其实都会被利害关系所动,因此想含糊带过的心情也可能发生作用。

我们很难判断两者之间的差别。不过,就算产生爱恋的心意,也没有关系。只要能抑制自己,不要随心所欲去采取行动,并能保持友情层面的交往,把“性”富含的精神性提高,应该可以升华为纯粹而美好的友情。

朋友之间有一种默契,他们往往会去做一些傻事,一些没有任何益处的事,有时反而会有损失也在所不惜。一起喝酒起哄,去做一些浪费金钱、浪费时间、聪明人所无法忍受的事,这就是朋友。因此,若发生这类行为,就成了你们友情的证明,这具有确立友情“仪式”的意味。

在日语的“虫不喜欢”“昆虫的告知”“管不住肚子里的虫”等说法中,如果把“虫”看作“无意识”或“潜意识”的话,不是很有趣吗?当我们觉得“虫不喜欢”时,如果去想“我的潜意识到底怎么了”,便可能会有新发现,可能会开始看见“虫不喜欢”的对象所拥有的优点,进而变成朋友也不一定。我们可以通过对“虫”的分析,来认知自己。

“这么说,有人交出胳膊,有人交出腿,有人交出耳朵,有人交出脊背,而这个 人,交出了眼球。我们要把身体的所有部分全收集起来。你呢?”他逼视着赤身裸 体的我,“你交出什么?交出灵魂吗?”
“不,”我说我不会交出灵魂。”

boosted
boosted

性教育 

@lgcjl 哈哈,我的性教育来自于偶然翻到我爸妈结婚时民政局发的夫妻生活手册,厚厚两大本,油盐酱醋茶啥都教,性生活怎么过也教。很认真地科普幼儿和老年人都有性欲(对应如何处理幼儿某些口欲和年纪大了两人怎么过性生活),人的生理结构,性爱的四个阶段(具体到平台期怎么做可以延迟高潮)……总之就像你说的,看完以后打开新世界大门,而且很自然地对某些处男意淫黄文提不起兴趣……

boosted

我没觉得长毛象不可以有什么偶像崇拜之类的。本来实例就是可以根据爱好建立的。一个实例有一个统一的爱好,就算是真人偶像我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其实任何一个平台都少不了头部用户。还有,除非彻底放弃中文用户,不然对墙内保持严防死守到网址都不能发的态度也没什么必要。

mao站它不能讨论政治的站规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很难以接受的点。虽然政治话题的范围实在是太宽泛了,说了等于没说,这不是还是让人搞自我规范那一套吗。不过实例拥有者想定什么规则就定什么规则,只要有用户接受,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
我目前比较迷惑的几个点是,
1. mao站的服务器在国内,并且没有备案。安全性先不提。据我所知,服务器在国内的网站不备案,理论上是不可行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不备案,那不管内容合不合适,被随时拔网线的风险都很大。备案,先不说负责人愿不愿意承担手持身份证拍照地址留存的风险,这个网站能备案下来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的。死循环。
以及在目前的中文政治环境下,肉身在墙内的中文站长肯定是有一定风险的。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得感谢各位中文站长在钱上的付出和承担的风险。不过我想,在关于风险这个问题上,各位站长应该都各有想法,这里也就不细说了。

2.万象中文宇宙,只mao站一家,这个说法实在是太好笑了。

3.我最近在微博有安利过长毛象,很多在猫站的用户反馈给我的几个常见误解是,一,中文站现在只有mao站。二,只有mao站无需翻墙。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觉得这种基于信息的不对等来抬高自己的做法有些许的不恰当。mao站很多用户都是第一次接触长毛象,那么更有必要让他们了解这个项目的全貌,而不是让他们认为自己身处的环境就是宇宙的全部。

4. 过度迷信用户数和嘟文数,但是实际上,mao站现在的功能并不好用,服务器很卡,甚至发图片这种基本功能也有诸多限制,时不时突然的宕机,直到某天再也打不开。这和两年前也没有什么区别。【PS,版聊是用户特色和选择的交流方式我也没资格说啥啦,只不过版聊充斥出来的大量嘟文并不能代表什么吧,而且明明版聊在微博也是大家所不提倡的一种行为呃。】

5.基于我之前使用的体验,我认为现在的mao站并不是一个十分稳定好用的实例,甚至突然消失的风险相较于别的外站更大。我希望大家都是在充分探索宇宙,了解规则之后决定下来哪个地方更适合做自己的窝,而不是觉得【只有这里可以用了。。。】

6. 塞关注,没什么好说的,微博行为,令人迷惑。这里不是微博,也不是qq群,你的通知也不是什么必看新闻每日圣旨需要所有人都签个到。

7.长毛象所谓去中心化/多中心化的一个典型应用就是,你可以以你自身为中心,去散发你的网络,关注什么实例,拉黑什么人,取决于你自己,不是别人。【啊所以最优解还是自己一个人搭一个实例最方便啦!】我蛮希望每个实例都能在本站条例中写清楚屏蔽了什么实例的。我看到qoto就是这么做的。而mao站正相反,mao站是仅有的可以和几个外站联通,这和墙的思路难道不是一样的吗23333。

长毛象没那么完善,在人数上,内容产出上,它还不如微博,但是它是有其不可替代性的。只是把它作为版聊的工具,微博的竞品,依然要进行自我审核,看别人允许你看到的内容,那微信群和微博不比这里热闹和好用多了吗?就不要给站长增加流量负担了吧。。。

PS:一个吐槽。
我之前发安利的时候没在wb直接发实例网址,稍微简单的改了一下,就国际惯例.改成点,/改斜杠啥的。但是当有好几个人来问我怎么网址打不开,我发现他们是直接复制的我改过以后的地址,并且不知道哪里不对的时候,我是绝望的。更别说和他们解释清楚什么是去中心化,梯子,怎么自主找内容这些概念了。算了,随缘。
我没有想说智商论的意思。这就如同让刚上小学的我学微积分一样,cmx这种平台对于他们来说有点为时尚早。还有就是因为在墙内,饭天天喂到嘴边喂久了,人就不会自己找饭吃了,也不在乎自己吃的是啥了。习惯是很可怕的。
我的很多基友跟我说,长毛象对于普通人来说门槛有点高。我也承认,长毛象在墙内的app商城里没有一个可用的app这个问题,就挡住了很多人使用的脚步。。。哪怕实例本身没有被墙,但是对于已经把所有社交中心都放在手机app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很难越过的槛。

【嗯,关于这件事我bb完惹。】

“您把氧的符号写出来吧,
我写了个大写字母H。
“您知道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吗?”
我讲了一阵。在我的回答中,“化学”的内容寥寥无几,门捷列夫的故事倒是 不少。我对门捷列夫有些了解。还用说吗,他是勃洛克的岳父哇!
“您可以走了,”博伊琴科说。
第二天我得知,我以三分的化学成绩被录取了。录取了,录取了,考上了内务 人民委员部东北劳改营管理局中心医院医士训练班!

没有一个老科雷马人指望从大北方活着回来——刑期对我们没有意义。只 要没枪毙,没打死就好。即使那样,也……

他也看见了窗外 这场捕猎。既然有人在抓潜鸭,木工就会做个笼子,工地主任就会把这只潜鸭送 给那个更大的官员,说明白些,送给那个官员的妻子阿格尼娅•彼得罗夫娜。于 是,工地主任的未来就有了保障。
但潜鸭留在了未冻结的水面去死。于是,一切复归平静:好像它根本没有飞 到这一方来过。

我并不是从文章的行文内容、修辞手法等外表层面来进行阅读,而是去分析它们的内在灵魂,将自己心中感受到的东西如实记述下来。如果要从外层阅读一部作品,除了读作品自身,还必须了解作者、知晓儿童文学的历史,需要做的准备很多。而阅读一部作品的内在,则只需要专心潜入作品之中,尽量去体会作品中人物的感受就可以了。

蛤蟆屎、巫婆脓、灵魂疽、脑袋蛆。修士,你懂吗?基督与我们共同呼吸充满腐尸味的空气,上帝是多么谦恭啊!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他竟然成了我们中的一员!宇宙之王,居然也被吾辈作为犹太人笨蛋钉在十字架上。他们说,撒旦被推翻是因为他拒绝崇拜圣道。这个最邪恶的魔头肯定毫无幽默感可言!

Show more
掘火长毛象

A change of speed, a change of style
A change of scene, with no regrets